谢黎墨心软

      “本来以为能不顔用操心这些事,看来逃不过了。也罢,敌人既然都逼ꖼ到家门口了,我们也只好将敌人置之死地。”

      既然答应了张迎要试着管理家中生意,䥥沈良便告知张迎完全不要再过问生意的事,当即就在张迎屋内,用屏风割出一小间。然后吩咐小萚莲,“把家中关于制酒酿酒的相ٜ关书籍、账目以及其他所有相关的记载的竹简、纸张都放置于小间䇟内。”

      沈良一边慢慢的铺开一张纸,一边缓缓的嘱咐小莲禞,“以്前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吗?,不要慌。”语气平淡和日常说话一㤆样杋,“这几日除了日常端来吃喝或者汤药,不要随便再进这间屋ಈ子的门,你≨还有其他人都一样。”

      小莲ﳠ对现뱀在这个姑爷似乎有点陌㞒生,认真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现在,沈良开始学习。

      他似乎暂时找到了前世管理十几万员工的大公司时的感觉,当然如今这些文件也就相当于其中一个小部门的体量。

      沈良一目十行的看着龃,随即书中的信息被消化吸收,接着被印记在脑海。

      时间还是稍微有点紧张,횥下邳的生意没有停,这两天应该就有事需퉐要他做出决定,其中杀伐果决.躡.....额⫒,总之沈良要把握好分寸。

      沈良如此努力的学习生意之道,没想到还是闹了笑话。

      那天,沈良넘在查看酿酒情况的时候,闲来㱨无事想搭把手,把没有经过蒸煮的粮食直接放入酿酒的酒缸内。虽然,这事及时被酿酒的师傅看见,粮食也被重新从缸中取出,但还是闹了笑话。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后来,类似的笑话还会时不时的报出来,算错账啦,赔了钱还炫耀自己做成一单生意ɓ啦。

      沈良信誓旦旦的号称自己是经商奇才,但很显然他不是。 玾

      他也在为目쾼前张家生意遇到的困难做着努力,但没有多高明,无非跑䓠到粮食店铺,去加价购入粮食,开尰始的时候加的钱不多,所以并没有成功。

      㓫他就带着许多的钱,跑到一处粮食铺子,高调的要买粮食。

      “店家,我要买둹粮食。”

      ≣ “请问,你要买什么粮ꮱ食呢?”

      “什么粮食?”

      “对啊,我这里有米,有粟,有五谷杂粮,你要买哪一种?”

      “稍等,我回去锐确认一下。”

      沈良并ꁁ不知道要买什么,于是回到家问了酿酒的师傅,回来才又出钱买了粮食而去。

      而粮食铺的老板,在知道他是张家女婿的时候,笑的前俯后仰。最后摇头道:“这等女婿,张家怎么好让他来管理家中生意。”

      但沈良似乎并没Ꙧ有放弃的意思墱,뀋不停地拿着钱,去各家铺䄷子购买粮食,但买到的量也就够吃的,若是酿酒却是远远不够,当然除仳了这些零碎的购入粮食,他也在试着谈成一笔大生意,用更高的价㴊钱,购入一大批粮食。

      ኣ张良的一举一动,自ꀦ然也被暗处的冯家看在眼里。

      这天,李元和冯向杰又一次聚集到了酒肆中。

      对于他们共同솝的对手,实叡在是有点提不起劲来,感觉上对手太弱,太没有竞争力了。

      “李兄,最近可听说过张家的᯲事。”

      “冯兄←,这次你做的够绝的,不但张典那老头没了,张迎也没办法管理家中生意了。”

      “张迎쾪只是碰巧捎带给弄伤了,李Ⴑ兄中意的人,我自然是嘱咐过不要伤到的,只是当时她扭打的太激烈,一时失手.읎.....”

      李元摇了摇手,却笑了。

      “冯兄想哪里去슀了,她受伤又如⤇何,现在这种情况,对你我都更加有利了。”

      “额......哈哈哈。”冯向杰邪恶一笑,“李兄是指张迎ᰴ负责的生意由沈良接手管理的事吧蓴。”

      “哈哈哈,是啊是啊,最近我也在观察着张家的一举一动,这个沈良平时也有些才华,本以ᱨ为他能做出点什么来,没想到......他的举动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对对对,笑৾话,哈哈哈,来我们饮酒。”

      两人互饮一杯,李元继续,竚“听说他前日做了一笔生趥意퐲,沾沾自喜,可等对方軟走了,合算账目却发现赔了齁不少钱......哈哈......他......他㍹竟然算错了!”

      “是啊,是啊!”冯向杰夹起一块卐熟佛肉,饶岧有滋味的嚼着,感受着唇齿间的肉香。

      李元又道:“不过,也不能完全忽视对手,最近听说他在各家粮食铺中奔走,似乎打算说服某一家和他做生意鸃。”

      韓 “只是买些散碎粮食罢了,李⚝兄放心。㌎”

      “还是要小心一些,总是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如倛果他真的说服了哪一家,駤只要能买进粮食,张家这次就不会被绊倒,到时候就有可能东䅚山再起,那时我们就多了一个难对付的敌牦人了。”

       “放心,我们已经和各家铺子签订了契约,ཱུ他们想和瓒沈良做生意,必然要垀和我们家毁约,到时候他沈良出多少钱,我就出多少钱,保证他们无米下锅。”

      李元道:“如此甚好,千万要谨慎行事。”

      “李兄多虑了,这次我们有蒋흞太守在,何愁大事不成,以后헭定然顺风顺水。”

      李元微皱着眉,心事重重,“是啊,如此体量的粮食,又是雨季,一旦事情有了眉目就得抓紧时间开始酿酒了,否则粮食发了霉,损失就大了꾮。”

      “粮食都储存好了,再过一个月也没问题,到时只要兖州恢复太平,我们便殠开始酿酒,只需半年就可以完成第一单生意。蒋太守答应了,一旦确定幋要酿酒,钱会先拨付给我们,所以只需一个月,我们就有钱到账了,半챛年就是一笔大笯生意完成,再往后就看໦兖州的发展猽情况了,即便到时兖州有了自己的酒商,这次之后徐州鼛的酒商都已没了竞争力,我们以后做生意也就容易多了。”

      李元猛喝一杯酒,他有些紧张,毕竟家中全鿱部身家也都压进去了。

      “听说冯家还借了地下钱庄的钱?”

      璚“那些,只要一个月后收到兖州的第一笔钱,就能完全还뛷清了,小事!”

      ꩨ 䟿两人推杯换盏惘,觥筹交错,一同畅想着以后的美好日子。兖州生意大赚一笔,๔顺带着打击了徐州的竞争对手,徐州生意以后也会逐渐做大做强。这样想着,心情大好。 뚆

      除了龍竞争对手把沈良看做一个笑话,张家家丁丫鬟镲没一个看好他的,“这ꮒ位姑爷不仅不懂酿酒,生意上的事似乎也是一窍不通,张家这次怕是完了。”鞜

      当然,许多有想顀法的师傅都已开始偷偷的离开张家,跑去冯家、周家或其他一些酒商家里去了。큥 ᪆

      因为大家都有一个同样的感觉。테

      沈良,他就是一个笑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