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回家去暖被窝吧

      不过这个男人这么能说,定然絵不是小说里面的狗皇帝。狗皇帝可是高冷的人,唯一让他不高冷的也只有女主了。

      所以在叶晚笙的眼里,对女主用情专一的皇帝就是一个狗皇帝蛿。

      春夏自然也不是好惹得,冷着脸疾声厉色训斥ꇆ道:“我看分谜明是你大胆,你可知我身后的是ⶅ谁?我身后乃是我们永安皇后!”

      那男子明显一愣,眨巴了两下眼坊睛,又看向了春夏身쏂后的叶晚矔笙。

      “你是皇后?”

      那男子不禁皱眉,十分疑惑囤地盯着叶晚笙。 䏄 ꪐ

      一䙪阵晚风吹过,灯笼᥺微微晃动,照得男子有些棱角的脸忽明忽暗,更是添䎇了額些诡异与阴森。

      陡然之间,叶晚笙只觉得ᇷ后背一蹿凉,似铦乎像是有人在她身后ꚛ吹了一口气,浑身上下乍然爬上了一身冷汗。

      “还不快快行礼!”春夏又쒖道,像是圹因为男子质疑叶晚笙的身份而怒极。

      퇨 叶晚笙盯着那人有些发呆,禁不住拉紧了春夏的衣袖。她不知那人为何突然弯眉而笑,心中升起了聆几丝疑惑,但是却也着实被这个男人的笑迷了眼睛。

      “参见皇后娘娘,微臣不知是皇后娘娘,之前若是有得罪娘娘之处,还望娘娘可以放过微臣。”

      那人拱了拱手,全然没೻有要跪下谢罪的样子,依旧是站得笔直。둴 덤

      붺 熺叶晚笙初来乍到,也实在不玘知道这个男人若是要请罪应椨当如何,只得有些茫然地看向了春夏。

      只是依稀记得,女主入宫选᨟秀之际,便有些猖狂地秀女不知天高地厚让뛣宫里的丫头下跪,好䀿似也并没有受些什么惩治。

      而那名人似乎也察觉出来了叶絋晚笙的不对劲,目光目光紧紧随着叶晚笙的动作。

      叶晚笙被那人盯着肉,也不好一直躲在春夏鐷身后,只得轻轻挪了挪脚⩔步,略有些尴尬地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半夜至此?”

      “娘娘不怪罪我未曾下跪行礼?”那人也是废话极多,并未回答她的问题。

      叶晚笙猛地瞪了下眼睛,心ꇘ道:“这人是不是有毛ꬶ病?!”

      春夏刚想发作,叶껕晚笙却罄又见那人低햔眉浅笑,好看是好看,但是实在是怪欠揍的。她不知陡然从哪里生出一拊种感觉,那就是这人定然是⡎有些什么话要说的。

      于是便匆匆拉住春夏的衣袖,示意春夏不要插嘴。

      “也是。娘娘定然是如传闻中所言那般温婉体贴,必然是不会怪罪᱇微臣的。”

      ܸ只是春夏在听完了这番之后,却是面色更是难看,更像是将今晚上摄取的绿色素一股脑冲上了脸ࣞ,倒是难看。

      쟎 叶晚笙更攉是不明所以了,但总觉得这个男人㽢是在嘲讽她。可是春夏不说话,她又实在是觉得出师无名。

      可是说到底心里的那一口气就是咽不下去,陡然便要发作治了这个男人的罪,却是被春夏先开了口。

      “娘娘宅心仁厚,自然不会同你这样的人一般计较!”

      “方才忘记回答娘娘的问题,属下……姓李,单名滁,字有溪。是当今圣上的御前侍卫。”

      春夏听完錱了之后἞,更是面色不虞。而叶晚笙却是有种被骗的感켘觉,哪ၶ有人会说自己的名字还顿了顿?!

      “李滁හ?贈滁是哪个苜字?滁州那个滁吗?”叶晚笙也不知为何觉得此人的滁便是那个滁州西涧的那켁个滁。

      “娘娘学识渊博,微臣的确是滁州的那个睌滁。”李滁拱手应答。

      叶晚笙不禁眼珠一转,心想怪不得뛝字有溪萡呢。这么一想,似乎也不是不可能这个人就要李滁。

      “那你为什么……”叶晚笙本是沖想说为ᦓ何半夜这里鬼鬼祟祟,后来却是想起来,好像是她先콲鬼鬼祟祟的,这就有些尴尬了䍳。

      襆于是便清了清嗓子,继续问道:“那你为何出现在此?”

      അ “回娘娘웦的话,此路乃是出宫必经之路,明日微臣休沐,今恑晚得命令可琝离宫归家,才出现至此,半路见一人影鬼鬼祟祟,便唕上前……却是未曾想到竟然是皇后娘娘。”

      叶晚笙不由得心中暗悔,早要是知道会是如此境地,自是不该有那蘓份好奇心。

      ᛪ “출娘娘,时辰不早了!想来李耏滁侍卫着也是要着急离宫回家的,箍若是再耽뒯误一会儿宫门必然是要关了,绽我们也该回去了。”

      春夏恃逢其时,打破了原有的尴尬与沉默。

      렻“既然如此,本宫也不好耽误李侍卫回家쒞休沐。”

      疇“那微臣告退。”李滁倒是也不多废话,鉾简单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去,转眼之间,便隐匿在一片黑暗之中。

      叶晚笙不禁心想,此人可真邼不怕摸黑摔了个跤。䝦

      叶晚笙总觉得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些不对劲,就比如春夏愌那如同比吃了苍蝇还难看的脸色。

      也䈥只能说幸好春夏不是她主子,而是她的奴婢。

      回宫的路上,走出去老远,春夏一直阴沉着脸,那忽明忽暗的烛光隐隐绰绰벏地照在春夏的那张小脸上,晚风四起,却又人觉得浑身舒爽。 

      ꉟ“春夏?你是怎么了?”叶晚笙一向是㩃心思细腻敏感,从那侍卫离开之后,春夏似乎便格外心事重重。

      “娘娘,本就不应带你柭出来,今天晚上您应是好好休息的,怪奴婢一时心软带您出来麄了,还让你受了此轁等屈!”

      叶晚笙顿时不知所措㗘,不明白这春夏到底是何出此귲言?!难道是因为那侍卫下跪道歉,也因为她并未治罪于那个狂妄侍卫?

      “是因为那侍卫的话吗箛?”叶晚笙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侍卫处处在嘲讽奚落娘娘,娘娘受委屈了!”春夏苦着脸,隐隐굟约约带上了几分哭腔说道。

      “处处嘲讽奚落我?”叶晚笙傻傻地眨了眨眼睛,便仔细皯回忆那侍卫所说之话。

      “春夏我问你几个问题෌,你都要好好回答我。”叶晚笙也不敢将话说的太重,毕竟正냅处这般青春年纪的孩子,心思大多敏感。

      “春夏,若是一般侍卫见宫里的主子,都是要怎样猪行礼的?”鿲

      春夏泪眼盈盈的望着叶晚笙,抽了抽鼻涕,小声啜泣地回郯答了一句:“回皇后₩娘娘挡,是抱拳行礼,若是犯了䷥错,也应当磕头的!”

      “便也是说他冒犯我了,并未遵从这宫里的规矩?” ⹀

      “是,娘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