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入五九天劫境

      清林江的河道改造工作是在三十年前展开的,由于取得了巨大堪成就,该工程曾荣获䌡当时的国际环保卫生金奖。自那以后,宽广的江面上便很少出现人们朝清林江倒垃圾的现象,直到现在,清林江的水质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曾经浑浊的臭水沟뾎变成了清澈桸的长河,南城的确拥有了新的活力。“烟笼寒沙”正是目睹这一切的见证者。 䢅

      在这座横跨清林江的长桥上,一楼外侧靠窗的座位是欣赏府Ƭ南河的绝佳位置。只要占据这里,远处的人工大坝和圐两侧高耸入云的住宅将一览无余。稍稍抬头,就能目睹蓝色霓虹灯照亮河面,以及河面上倒映的蓝色海洋。

      当路灯和灯笼中的烛光连成一条线,小小的南城一角就能展现出昔日长安的繁华。

      灯火辉煌的街头,白鸥从夜空中落下,它们身轻如燕,随即从水面滑翔而过。白鸥挥动翅膀,穿过音乐广场,将年轻人的歌声带去了南城每个角落。

      놀灯红酒绿的喧嚣中,伴随着施工的轰隆声,但稍有有迷惘,人们便会发现如群山般的高楼几乎笼罩了整个天空,如同穿越到了未来某ꐘ个赛博朋克的世界。

      蠎这些,caster从未见过。

      她极不适应地用着刀叉,即便已经脱ﭹ下棉袄外衣,但却早已满头大汗,这副认真而着急的样子让人感到怜悯。

      她面前放着五分熟的肉块,上面浇上了蘑菇汤汁,御主告诉她这是牛排,吃的时候不能用筷子,要用刀叉慢条斯理地切割,左撇子左手拿刀右手拿叉,右撇子右チ手拿刀左手拿叉,因为刀的纹路在内侧,不这样拿的话切不开。

      ⎜䩣c昩aster不断在尝试切牛排的方法,虽然有些不熟悉,但却比刚开始要好很多了。她不明白⠮,明明只是一块牛肉,为什么必须要用刀叉呢?而且在这充斥着明清风格的餐厅内,为什么筷子派不上用场?

      掅她把这疑问告诉了御主,御主回答她,现在的世界已经融为一体了,不再是过去那个封闭落后的时代了,筷子和刀叉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最重镴要的是学会变通。

      可是,仅仅是这样么?casﺙter看着盘子里的香菇、土豆泥和pasta,有些困惑,于是又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傻孩子一样问道:“御主,㶯难道现在都不吃米饭了吗?不吃米饭的话,怎么才能填饱肚子呀?”

      ℆御主笑了笑,然后娴熟地切下牛肉,咬一小口,再耐心地摇晃红酒杯,像高高在上的贵妇,有些孤傲地说:“caster,今天我们吃的是西餐,和中餐不一样,这块牛排就是主食了,吃完主食后,还有餐后甜点。”

      ⹭“餐后甜点是指......点心吗?”cast怲er红着脸,一字一句地问,害羞得脸红了。

      御主很喜欢caster娇羞粹的样子,便稍稍调侃道:䈹“当然了,你是要提拉米苏?还是哈根达斯?要提醒你一句哦,这里的哈根达斯是油炸的!”

      caster有些不知所措,别说油株炸的哈根达斯,她连哈根达䄝斯和提拉米苏都不知道是什么,她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御主要什么,我就要什么。”

      “好!服务员,来两份提拉米苏!”

      晚餐是个漫长的过程,对于caster来说,她很难想象一顿晚餐能吃好几个小时,在她那个年代,对于穷苦大众来说,别提튺能吃上肉ꖍ,就算吃饱都不容易了,更别说吃쑼出仪式感和艺术感了。

      这个世界简直是天堂,人们不必为饭食担鮛忧缘,不仅能享受各种新奇的东西,同时也能互相坦诚相待。可是即便킄如此,caster依旧怀念着那个记忆中的小山村,在一望无垠的玉米地后,是层层堆叠틮的山川河流与森林,那曾是她奔跑过的地方。

      阳光穿过茂密的松林,砍柴的少女光着脚丫踩着温润的泥土,一慙步一个脚印,回到村落,还未走到家门,就能远远望见氋从烟囱飘出的渺渺炊烟,如果有肉腥味,那今晚就옗有肉,倘若有茴香味,就是阿爹打渔回家了。

      还有总是在核桃树上捉蛐蛐儿的小弟,和二妹过家家的三妹,以及嗷嗷待哺、依旧不知道怎么喊爸爸妈妈꯹的四弟。

      一切都想梦一样。

      Ν ......

      “caster?” 装

      “casteﭽr?”

      “你在听吗?caster?”

      御主轻声的呼唤将caster的思绪从那个遥远的山村拉了回来。

      “嗯?怎么了?”她挽起耳边的发髻问Ҽ。

      “caster,你觉察到什么了吗?”御主将刀叉摆在盘子中央,平静地问。

      c䀦aster学着御主的动作,也放下餐具,一本正经地说:“对濵方似償乎在一开始就发现我们了。”

      “现在呢?难道我们暴露了?”御主璧有些担忧地问。

      㩲 “还没有,只要玄黄图完全展开了,谁也追查不到我们的下落,퇤但......”caster话中有话。

      御主停下手上的动作,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稍有差错,他们二人很可能都要葬身于此䧖。不过,caster泰然自若的神色让他松ᬗ了口气,虽然caster只是个年轻的少女,但却给人一种值得信赖和依靠的感觉,似乎只要作ca࿙ster在,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㶺 筯caster解释道:“对方在我们展开玄黄图之前可能就察觉了,随后便开启了一个톂与外界隔离的领域,所以我们无法觉察领域内部的信息。同时,因为玄黄图抑制了我的预知能力,如果不解除的话,我是无法破解对ᜭ方设置的领域。”

      御主松쩄了口气,没被发现是最好的消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每一步都必须很谨慎,他悄悄说:“也就是说,我们两边都彼此孤立了,谁也不知道对面的ꋂ情况......不错这样也好了......保持原样就好......不过......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吗?”

      caster点了点头说:“᮫当然,楼上有三位御主,两男誸一女,他햑们分别是欧阳清歌、莫文哀和明阳。欧阳清歌年纪接近擧六十岁。莫文哀是他的女儿,不到三十岁。明阳三十䆒岁出头,是个极其危险的家伙,他的从者是berserker,隔绝我们的领域应该就是berserker释放的。刄”

       嗯......berserker羊......三位御主聚集在一起.....縉.难道是想在战争开始前结盟,然后解决掉其他人?不过第七位从者还未登场......

      欧阳清歌,江心企业老板,从事房地产行业,常年位居富豪榜前十名,是西南道最富有的三人之一。莫文哀是他的女儿,而明阳......

      㟈caster的御主感到信息渠道来源有限,获取更多的信息情报几乎不可能了,便松了口气,说道:“今天的行动到此为止,接下来的时间就休息会儿吧,距离战争正式开展还有段时间,我们再暗处,不需要着急。”

      “对不起先生,是我的能力太弱了,如果我更强一点的话,就不会......”caster抱歉地ᱯ说道。

      “不用道歉,caster,原本也没想过有什么收获,知道这些情报已经不错了ή。”御主笑了笑,丝毫不在意地说:“至于后面的行动,以后再讨论——只要我们的身份不暴露,一切都还有机会。” ㈯ 何

      “这是绝对的!”casteꈝr自信地说:“玄黄图会稍微修饰我们的声音和外貌,即便有人追查起来,也肯定没有线索,而且只要有我在ࢸ,没人可以伤到御主您!” 隠

      “好了,别管那㟀么多了,至少在第七位从者出现前,战争还不会爆发!对了,caster,今晚的晚餐还满意吗?实在不好意思,没考虑到你的情况,所以......” 邀

      “嘘~~~”caster把手放在嘴前,像妈妈哄儿子般说道:“不用道歉哦,御主,你能为我考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caster......”看着ca吕ster的微笑,御主喃喃道,似乎一切都不重要了,金钱也好,名誉也罢,什么圣杯战휰争,什么你死我活的斗争,没偈有什么שּׂ比得过caster的笑容。

      浓浓的夜色中,男子注视着caster的双眼,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宁静的内心,尽管窗外的大雪正如鹅毛般落下,但他在那比深渊更加深邃的瞳孔深处,发现了比星辰还要耀眼的光芒,或许正是这光㓣芒,照亮휲了他鸝心中的黑暗。

      他紧紧握住caster柔嫩的双手,正如男女情侣那样,自我介绍道:“caster,我很高兴成⯓为你的御主,从今天起,请多多指教了,我的名字⪀叫做钱林,是个小䦧说家!”

      caster对突如其来的袭击不知所措,双手被御主紧紧࠺握着,无法抽开,虽然有些㖑难为情,但caster心里却很感动,说到底,抓她终究是个少女罢了㱓,訟谁又喜欢战争呢?

      “御主,你为什么叫钱林呢?听起来很俗气啊,满树林的摇钱树,一看就是穷놨人家的孩子——” 쨸

      钱林笑了笑秣,cast䧤er说的没错,他们家的确不富裕,不然他父母也不会很早就离开人世쩨了╙,也不会只留下他一个人,孤独地活着,不过好在他遇到了竉她,这份鋥仅有的光明。

      “caster,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钱林说。

      caster眯着眼睛向窗外猐望去,在川流不쨋息的街道上,她似乎看到了某个朦胧的身影,而转眼间又不见了。

      “御主,我的名字叫李师师,请多多羫指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