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世凄惨的少女与奉公守法的市民

      孟辞眼前一黑。

      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下毒怎么能没有解药呢,这傻逼作者到底怎么立的人设,怎么走的剧情?

      等她出去后,她一定要拖着四十米长⽨刀去跟作者来一场亲切友好的交流。

      小绿董歇了口气,续上之前的话:“主子,奴婢给他下的是泻药,这哪里有解药啊,奴婢现在就去将府医请来。”

      虽然府医开了止泻药,然而郟孟셲辞还是拉得眼冒金星,手脚发软,脸色惨白。

      但在这个间隙,她仍然抽时间旡关上怢门将两个婢女狠狠的教育了一通。

      大意就是从今往后,要向对自己벅一样对待沈绎。

      不!

      要比对自己还要好!

      要厹拿他当真正的主子,不能冷嘲热讽,不能明里暗里使绊子。

      最最不能的,就是随意揣测自己的意思。

      破落的下人院中,沈绎端起药煠碗໭闻了闻,确定没有问题后,一饮而尽。

      放下碗后,脚边也多了一道跪着的黑影拳。

      ﮖ “阁主,属下刚才去打探清楚了!”说着,靹他将刚才趴在孟辞屋顶上,听到她训两个婢女的话퓅一字不漏的重复ㄿ了一遍。

      沈绎的手指摩挲着椅子把手,凝眉沉思:“如此㷂说来,他倒是个有脑子的,事情更加古怪了!”

      若是故意做戏给人看୞,就不必关着门训。

      쯾刻意关孬着门,是全他撆身边两个大婢女的䏪颜面,要不츄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骂一通,以后大婢女便不好约束下面的人,也伤了主仆情分。

      可要说真对自己没有敌意,那之前那个红衣譒女子手手杀招,又是怎么回事,不过多亏她,让自己借机将一口淤血逼了出来!닃

      沈绎曲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击,嘴角勾着兴味的笑容:这弟弟,有点意思!

      乛 黑衣人见到这个熟悉的微笑,躬身道:“阁主,属下懂了,属下这就去要了他的命!”

      沈绎动作一顿,看向黑衣人的眼神冰封三尺:“动不动就杀人,我是那么残忍嗜杀的人吗?”

      黑衣人喉结滚了滚,将一个嗯字生生咽了下去。

      恰在这时,管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大少爷,刚才是老奴安排不周,少爷已经狠狠的骂过老奴了,老ᗑ奴亲自来请大少爷挪个地方休养身体!”

      沈绎挑了下眉,懒散的开口:“挪去哪儿啊?”

      ꋷ “去少爷的院子!”管家声音恭敬,“少爷的意思是,您和他都是◵侯府的公子,您还是长兄,理应住最好的⪙屋子。但一时间也拾掇不出来,您就先住在少爷的北厢房翔,等新院子拾掇好了,再请您移驾!”

      䂄 “少爷本想亲自来请您,奈何他今日身体賊不适,所以委派老奴前来!” 閐

      大楚以北为尊。

      让沈绎住北厢房,是絤孟辞在表示诚意。

      这侯府这么大,其实空余的院子多着呢,可孟辞就是要让沈绎跟自己住。

      近水楼台先得月,见面三分情嘛!

      培养感情,当然是要朝懧夕相对啊!

      抱大腿的事业,哪怕拉肚子也不能松懈。

      黑衣人低쀂声问:“阁主,您去吗?”

      磱 “为什么不去,我倒要看看这便宜弟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该松涛院的北厢房比起刚才筌的下人房,㯰就像是天堂和地狱。

      不仅一应被赶褥桌⻒椅茶盏都是新的,就连衣柜中也挂着一套深紫色全新的华服,尺寸都合适!

      一时间,当然找不出这么合适的衣衫,这Ꝯ是宫内贵人送给孟辞的,衣服长了不少,大约是为了方便孟辞뚩根据自身的需要来改尺寸刻意预留的,恰好用来讨好大佬。

      拉了一晚上,到第二天一早总算消停,但孟辞脸色惨白,站都站不稳。

      刚准备去大佬面前刷下存在感,小绿快步进来禀告:“主子ᑀ,瑞王爷来了,已经到了院子里,说要见您呢!”

      孟辞后❆背一凛。

      原主作为书中最作死的反派,拥有⁲男女舔狗无数,这些人会为了原主㱠冲锋陷阵,不断的给男女主的感情㘥之路制造障碍。ᛍ

      这其中,瑞王慕容枫乃当之无愧的舔狗之王。

      原主年幼时,曾被选入宫中作为皇子伴读,阴差阳错之下被慕容枫识破了女子的身份,误以为是救命恩人,自此以后便对她处处回护。

      而淪原主也ぷ对他不断的﷙利用,一旦看谁不爽,就会假偓惺惺的跟他抱怨,瑞王便会用鲔自己的身份来打⨽压原主的敌人。

      屡试不軨爽!

      在书中,瑞王为了原主,可是对沈绎百般为难,数뱯次刺杀。

      两个男人之鐞间的明争暗斗,占用了四分之一的剧情,而且每一次原主都要连带着被啪啪啪剧烈打脸。

      ➞ 如果她戠能将这些剧情都简化掉,那是不是就可以加快她的归程?

      而且到后期,瑞王认清原主的真面目后,对原主也是各种折磨,爱之深,恨之切玌。是个性格偏执的阤可怕人物。 ᘊ

      㲩 绝不能让两人敌对,也不ꢩ能让他成为自己的敌人。

      少顷,孟辞见到在院子中等候的慕容枫㲋。

      他皮肤白皙,脸型節瘦而略长,唇生的薄而润,鼻梁高挺,那一双桃花眼在专注着看人时,仿佛能将人吸进去섟。

      见孟辞出来,慕容枫眉眼含笑快步上前,扶住她的双臂:“你我之间,不必行礼!”

      男人的目光在孟辞漤的脸上荡了一下后,修长的剑眉马上蹙起:“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我听说昨日有个人自认是侯爷的私生子,可是这件事给你添了烦忧?你放心,我一会就帮你解决!”

      ิ 他与孟辞关系亲昵,狘私下里都是你我相称。 ᄛ

      孟辞赶紧道:“不不不,跟兄长无关,我是昨夜没有睡好!” 汁

      小绿小声的咕顸哝:“怎么无关,要不是他䒚将有泻药的药给少爷您喝,您至于拉了一晚上肚子成现ኴ在这样吗?巽他就咛是쒱故意的,少爷您썷还护着他!”

      ፃ 慕容枫眸色一冷:“什么,他竟然敢㘇这么对你?本只是想将他远远打发,不来烦你便是,如今看来,他这命是留不得了!” 㴚

      孟辞大骇。

      这可不成,你们一旦开始争斗,那就得没完没了啊!

      她狠狠剜了小绿一⾟眼:“我之前说ᇔ过的话,你都忘了吗,自己去罚跪两个时辰,就跪在院子门䧼口!”

      小鉠绿委委屈屈的去了。

      赂孟辞深吸一口气,坦然的抬眸看向慕容枫:“瑞王殿下,这件事跟兄长无关,是⃹我嫉妒他长得又高又英俊,担心他以后会夺走我的位置,所以在他的药里动了手脚,想要让他吃个大苦头,自ꉃ此知难而退,没想到阴差阳错,我自食其果!”

      “殿⹍下,其汅实我特别筕自私阴暗,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팰孟辞内心咆哮:我就是个小人,你悬崖勒马,回头是ز岸,别喜欢我了!

      慕容枫深深的看了孟辞一眼,缓缓开口:“我瞞很开鐥心,你没有把我当外人,连这些话都愿意告诉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