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仁川港也属于三爷了??

      胡重生有点跃跃欲试的喣架势:“她···她日后告发我怎么办?”

      “閷她又不认识你,怎么畓告发呀?再说,假如一个女人受到了糟蹋,哪敢向外张扬呀?”

      胡重生听得浑身血液都랦有一点冲动,但又心生疑虑:“她是那么好办的吗?”

      窦纯燕显得一副胸有成竹:“你放心吧,办掉那个丫头对你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你只要杀到她住的地方,就可以手到擒来。”

      “哦,她现在在哪?”

      “她当然在她的住处呀。”

      “她的住处在哪?那里还有什么人?”

      “她懲住在一条胡同里,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她是ꣂ独居的。烐”

      “你是说她一个住?”

      “是的,那个丫头是外ꒉ来的民工,估计在本市没什么亲人。”

      胡重生不仅是一个赌徒,同样是一个好色的恶棍,一听到有这么嘒好的机会,已럣经有些按捺不住了,但也保持一份警觉:“既ᆉ然她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外地女孩,又是怎么得罪你的呢?”

      窦纯燕显得直言不讳:“因为她要跟我抢男人。”

      “她是你퍹的情敌?”

      “可以这么说,她凭借自己年轻又有几分姿色,已经把我ꅖ的心上人的魂给勾走了归。如果她的身子被别的男人给‘破’了,看她还有脸争我喜欢的男人吗?”

      歷 胡重生᪖顿时明白了一切,却又产生一分好奇:螞“你喜欢的男人又是谁?”

      窦纯燕显得不屑:“我有必要告诉你吗?” 

      胡重生的自尊心又平白受到了伤害,砍于是把脸一沉:“我要是把那个女孩办了,会捞到什么好处쎬呢?”

      窦纯燕把杏眼一白:“你享受到了女人,难道不是最大的好处兙吗?”

      这次轮到胡重生一哼鼻子了:“我为了一䫕个女人而冒这么大的风险值得吗?那可是坐牢的大⑥罪呀。湞”

      듼 “覝表哥,看样子你不敢冒险了?”

      胡重生显得很强势篭:“作为男人,当然要勇于冒险,不过,也要看看冒险的代价值不值得。”

      窦纯燕重重地叹息一声:“你说来说去,还是䖉想从我手里拿到钱吗?”

      胡重生又露出一副苦相:“燕子,我也是被逼无奈呀,假如今天不还人家三百元钱利息,人家明天就会点着我家的房子呀。”

      窦纯燕猝然一惊:“事情会有那么严䯂重?”

      胡重生一副黯然:“那些家伙是本壒地一霸,只要说得出来,就蘥干得出来呀。你不能眼看瞅㰱着你亲舅生前留下的房子毁于一旦吧?”

      窦纯燕沉思片刻,终于点头同意:“好吧,这ﱒ三ᢺ百块钱,我还拿得出来,就先给你救救急。”

      胡重生一听表妹终于铁公鸡拔毛了,Ἂ顿时喜出望外:“谢谢燕子,你真是我釬的救命恩뛗人。” ꚰ

      窦纯燕擦了擦手,就从厨房里走出去了。

      噎胡重生为了取悦表妹,毅然承担起厨房里的所有工作。

      不一会,窦纯燕从自己的卧室走回了厨房,在她的手里握着一把崭新的‘大团结’。

      胡重生见状,两眼顿时直了,立即向前探出手——

      不料,窦纯燕把拿钱的手往后一㊭缩:“慢됕!”

      胡重生一愣:“燕子你?”

      窦纯燕满脸严肃:“老胡你给我听好삞了,这件事情无论是什么结果,你ᦖ千万不能出卖我。朧”

      胡重生赶紧表示:“请你放心옷吧,我就算栽了,也会独处扛下去的,而不决会出卖自己的亲表妹。”

      窦텚纯燕一看他信ꨂ誓旦旦的样子,这才放心地把༄手里的钞票递过去——

      胡重生接过钞票,仔细一点,竟ᛳ然有三百五十块。

      뱼他有点感动涕零:“燕子···你真是我的亲妹妹···谢谢呀···”

      “老胡,你只要把‘活’干得漂亮一点,就算ᴿ是谢我峽了。事后要出去避一避风头。”

      “请燕子放Ꮐ心,我肯定不会做‘烂尾活’,保证永绝后患!”

      욉簩窦纯燕心头一震,不由失声道:“你可不能对那个丫头下死手呀。”

      “燕子,难道你밯怕我会把事情闹大吗?”

      꺆 “我让你去꣩动樅那个丫头,就已经把事情闹大了,但她还‘罪不至死’呀。我可警告你,就算你不小心露出什么破绽,也不许杀她灭口。”᣺

      胡重生嘿嘿笑道:“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凡是掉脑袋的事儿,我是不会干的。” 쁁 닛

      “那就好,希望你要把握好分寸。”

      胡重生唀把那把钞票ɔ小心翼翼揣在怀里,然后询问:“你可以把那个丫头櫭的地址告诉我了。”

       憴窦纯燕一愣:“你现在就要去吗?”

      “现在正是中午,那个丫头应该在笁家ق吧?现在正是一个好机会。”

      “我···担心他犏还在她的家里。”

      “他···你说的他就是你的心꬐上人吗?”

      窦纯燕无法否认,只好羞愤地点点头。

      胡⼐重生思忖片刻,才表示道:“你不必担心,棜我会ᾚ见机行事䉱的。”

      “难道你不能晚上过去吗?”

      “当然没有问题,可我担心敲不开她家的门。” 溗

      “你要选择敲门进去?”

      “是的,只有采取一点文明的方式进去,才不会把天捅下来。”

      窦纯燕一想到那条胡同住了很多人家,也担心表哥会闹出᝶大的动静来,便点点头:“嗯,你还是有一点头脑。”

      胡重生顿时得意道:“那是,我要让那个丫头乖乖开门请我进去。”

      窦纯燕茫然遃不解:“凭澨什么呀?䧞”

      ꢱ“就凭她是一个外地的丫头。”

      “难道外地丫头的智商就低吗?”

      “哈哈,起码她不了解本地的情况。我会选择一个庠非常完美的理由让她乖乖地开门。”

      窦纯燕欣然点点头:“这样最好,万一发现里面情况不对,也有全身而退的余地。”

      “ꙅ哈哈ꐯ,你是担心你的心上人也在吧?我到时会审时度势。”

      事已至此,窦纯燕觉得已经没有选择余地了,便把那条胡同以及郝晓梅住处的房门位置详细介绍了一遍。

      ư덖胡重⃆生记好之后,便向他的表妹一렺叽咕坏坏的眼神:“燕子就擎好吧,我保证那个丫头从今天起就没脸做࿵人,不会赔再跟你抢男人了。”

      窦䊲纯燕心头一震,再ꒌ一次提醒表哥:“你千万不要太过分呀,千万不要把那个丫头往死路上逼。”

      “怎么,∻你心软了?”

      “那倒不是,我可韺不想惹上人命官司。”

      “你放心吧蘐,这只是一场普通的‘入室抢劫’,顺便再劫一点色而已,保证做到适可而止。”

      窦纯燕一看表哥要急匆匆往外走,不由好奇道:“难道你不吃饭了吗Ꝃ?”

      “算了吧,假如吃过饭,午时恐怕就过去了,现―在正是一个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