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先向两位人类种最强致敬好了

      䃂 温热的血液从被玻璃扎穿的伤口中流淌出来,沾湿了夏笙歌的手指。

      她的全身都因为药物的关系一片滚烫,掌心都仿佛冒着潮湿的热气。

      可此时却觉得这血比她的身体还要滚烫百倍,烫的她攐几乎本能地要丢掉玻璃把手缩回来。

      但很튫快,残存的理智让她停住了动作,碎玻璃从伤口中拔出来,稳稳地抵在颈动脉上,“走!”

      ⟡男人再度轻笑了一声啴,这声音无比低沉磁性,响在耳畔像钩子一样끖钩農着人心底的那点痒,让本就蓬ᢱ勃的药效更加无闬法压抑。

      䲲夏笙囨歌死死咬住牙关,透过朦胧的双眼想要看清眼前人的长相。

      뷧 是赵文博之前说的那个有特꺹殊癖好的张总吗?

      ᶁ然而,药物终究夺走了她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量,她的脑袋软软地垂下去,落在男人ࢰ的肩头,灼热的呼吸喷吐在他耳畔。

      唇齿间吐出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喘息与压抑的呻吟。

      唯独那只抵着他颈动脉的手,依旧稳如磐石。

      男人的脚步微微顿了顿,抱着夏笙歌的手微微收紧了几分。

      ꋉ 身体呈现出不自然的僵硬。

      但只是䦌一瞬,他就恢复如常,缓步朝门口走去。

      “等一下!”昏暗的光线下,赵文博的面容呈现出渤一瞬间的扭曲,他死死盯着被这俊美男人抱在怀中的夏笙歌,冷冷道:“这位先生要参加我욉们的游戏,至少也该遵守规则吧鳐?这是我们十二个人共同的猎物,可不是你一个人的。真想玩,那就在这里,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好好玩。”

      “对对!ꑗ说好了一人射一次飞镖决定先后顺序的,这位兄弟,就算你来头大,也……也不能吃独食啊!咱们这派对可是有规矩的。”

      其他人看了被男人抱在怀中的少女一眼,咽了咽口水,强压下对这男人的恐惧,纷纷附和鷗开口。 依

      男人停焒下脚步,幽冷凉薄的目光看过来,慢条斯徠理道:“你们跟我谈规岒矩?也是,人生活在这社会上,总要遵守规矩的。”

      鄤听到这话,众人以为他同意了,纷纷露出兴奋的神情。

      然而下一刻,就见男人淡淡看了站在门口的黑衣保镖一眼。

      钡 那黑衣保镖像是早就清楚自己뻬老板要做什么,极其熟练地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机拨打号码。㺬

      ꂫ ﭙ“喂,110吗?我要报警。”

      “福山路帝㧢豪会所vip室,有人聚⊮众淫乱,非法嗑药……对,我已经把人都控制起来了퀴,在警察到来之前都不会让他们离开。”

      社会上最大的规矩是什么?管

      냐 是法律。

      ⿎ ……

      “祖宗啊——!!”

      帝豪≯的틭经理噗通一声跪倒在男人面前,涕㭗泪横流,满脸的肥ﭯ肉抖得跟筛糠一样,“爷,ꀦ爷,我祣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帝豪藦吧!爷您忘了吗?帝豪里还有您的一小撮股份呢?您要做什么,绝对没人敢拦着。对,对了,您怀里这位小姐,现在应…胁…应该需要个地方休……休养一下,我给您去开一间房,保证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您,您看怎么样?”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幽冷的弧度。

      ꤶ明明只是这样漫不经心地看着,可帝豪经理额头上的汗珠ጠ却像瀑布一样流淌下来。

      他想起这个人恐怖的手段,还有六亲不认的残酷,身体哆嗦地再掆说不出一句话。

      쪕뜇也不知道这漫噂长恐怖的沉默攈持续了䯥多久,他才听到男人⭃淡淡的声音:“去开房吧。”

      ⠝帝豪经理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而男人也䭚没再看赵文博几人一眼,抱着夏笙歌缓步离开。

      等鶤人走远了,VIP包间中的几人才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压在头顶上的大山终銒于消失了。

      “那……那෪十二号到底是谁啊?帝豪的经理居然见✌了他跟孙子似得。” 뀷

      “狗娘养的东西,一ꠈ个人独吞了我们的猎物,竟然膉还想报警,报他娘的警!真当说句报警我们就会怕了?”

      众人忍不᧜住都笑出声来。

      赵文博和钱浩然却笑不出来쑎。

      얔他们原本是想要狠狠教训和调教夏笙歌的。

      뀐可到头来,ꤿ他们两个被夏笙歌狠狠揍了一顿,一个到现在肠子还在翻搅,另一个下身还在隐隐作痛。

      可那贱人却在揍了他们之后全身而退。

      “那龟儿子,别让我知道他是谁!”钱浩然咬牙切齿道,“否则本少爷一定要让他好看。啧……真没想到,夏笙歌居然长了这么一张漂䦐亮的Ḡ脸,难怪烨哥会跟她푒订婚了……”

      赵文博越发烦躁,捡起地上的衣服,冷声道:“行了,今天就这么先藢散了吧!쨧以后有机会再聚。”

      其他人听后也没什溾么反뢳对的。

      刚刚那么好的㭷兴致,全被那个突如其来的十二号给搞砸了。

       他们现在也没兴致再玩,索性还是散了。

      临走皱前,赵文博突然心✲念一촗动,从吧台旁架着的一架摄像机里,拿走了内存卡。 㯇

      刚把内存卡放好,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你们这是干什么?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快滚开,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你们筱特么㞝的知道我是谁吗?去问问ک整个云都又几个人敢拦老子,去,把你们的经理叫过来!”

      赵文博皱了皱眉,迅速走到门口,沉声道:“怎么回事?”

      “文博,这群狗娘养居然不让我们走!”钱浩然咬牙切齿道,“说要等史警ἶ察来!”

      “什么?!ۻ”

      ᏿ ꒘ 赵文博脸色猛地一变,看向守在外面的几个保镖。

       不是那个十二号身边的,而是属于帝豪的保安力量。

      他面沉如水道:Ũ“帝豪就是这么对待VIP客人的?ᩀ你们经理人呢?让他过来!我倒要问问他퍌,뵎把我们关在这里想干什么?帝豪以后不想在㙨云都开下去了?!”

      几个치保镖不动如山쓿,既不反驳,也不生气。

      可同样也堵住了去路,不让他们离开。

      弔那些参加派对的客人慢慢开始慌了。

      “该不会真的有警察要来吧?”

      よ“我,Ǽ我不能让我老婆知道我在这里玩的!”

      “钱少,茗博少,你们快想想办法湁啊?当初是你们说我来这里玩绝对不会被任何人知道,我才答应过来的。这要是被抓到警察局,那我就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