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一家人

      少年时有没有都有这样一个梦想,一身长袍如雪੍,乘风而来御剑而去,道骨仙风,何等恣意潇洒!

      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幕,修为刚刚突破神通境界的秦暮开始了修炼了他人生第一ᱸ个툭真正意义上걏的法术——御剑术。

      以前的秦暮的确有飞过,可真飞的时候只是他仗着⮝雄厚的鬼力底蕴强行몜控制着自己⻸身体御空,更多的时候则是在跳亦或说是飞跃……

      所以说,这塚才顏是秦暮苏醒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飞,踩着墨漓剑飞在夜空中,心中很是得意。

      神通境乃修行之路第二境界,自从天道沉睡,熙人类修士的修行之路同样产生了变化。

      扙 第一阶乏段炼气便是通过调息行气不断增加自身内在的精气灵力。

      而第二阶段神通,正ែ常修士自身灵识初成型,灵烕力底蕴充足可以开始修行使用真正意义上的法术时,便是神通。只有灵识真正됢强大能够做到细致入微的操控灵力,才能发挥出术法的真正威力。

      由上可见,炼气就是一个小渣渣,灵力有限不说甚至不能施展ੂ真正意义上的术法,也就秦暮这种有着鬼王境界底蕴ⱷ的才能在炼气之时爆发出不一样的战⦦力了吧。

      可即便如此,秦닓暮在炼气之时施展阳焱的手法依旧有些让人难以直视,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细致入微,主要还是自身灵识同样随着境界修为被压低,不能做到完美操/控。

      灵识不够强大的修士就好似一个坐拥金山银山的土豪,满屋子的钱却没有施展发肒挥的途径,无比憋屈吧䷚……

      猝而ࡨ第三阶段便췅是筑基,修行之路的大道根基,修行一途上的第一个转折㹵点与分水岭。而后便是金丹、元婴……

      以如今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一般的元婴修士在门派之中地位都当是相当高的,毕竟按照上官离所知,修真界普通的门槤派之中,炼气神通为外门弟子,筑봑基就闌是内门弟子,金丹就是长老级,往后的元婴便是一门之主太上长老级别的存在。

      一짯想到这秦暮直言自己运气太背了!从苏醒开始筑基的小喽喽几乎就没碰๽上几个,元婴境界的修士倒是一抓一大把!有着将元婴境界作为弟子的恐怕也只有传说中듿修真界的那几大仙宗了,瘰不知道的还以为ﭸ秦暮是不是捅了哪个惹不起的马蜂窝呢。ໜ

      那些暂不做考虑,反正ᢟ此时的秦暮很是志得意满,第一次没有催动鬼力飞行,总体上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飞这么低,你就不能飞高点吗,才一百多米还飞的这么慢。”正当某人志得意满沾沾自喜时,上官离按照那万年不变㭁的老规矩出来ꌑ泼了盆冷水。

      ୍秦暮翻了个白眼,再飞高点?就不怕莫名其妙被导弹打下去啊!很没好气的对着上官离说道:“动手扫描我的记忆!”

      ᓎ脑中不断回想起那些军事演习之中敄导弹爆炸的,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心虚。

      ꢉ “哦,这样……现在的你的确只能扛一下,又没护身法器又没修炼护身法术ﺚ的你,实在太菜了。”上官离身影覹飘忽在秦暮周身显㌣现,현摩挲着下巴沉思道。 믘

      嚓 秦暮闻言再次翻了个白眼开口道:“膀再螅来扫描我记忆。”

      脑海中不断浮现大阅兵之时无数炮弹齐发的场景,对于某个不ܙ了解时事的无良很是头疼,是该숽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时代已经变了。

      “嗯……这种ꁨ程度的确有些麻烦,在你元婴之前想徒手硬接的确很麻烦。”上官离摩挲着下巴一脸凝重地说道。

      “你再扫描一次⡜!”秦暮心底媫狂翻白眼,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原子弹氢弹爆炸的场面,各种资料介绍,以及某个大陆板块被炸的向南移祈了九되毫米也给加了进去㓟。

      “嗯……威力的确很大,这么看来想徒手硬接还真有些难度……”上官离摩挲着下巴脸上竟然有些许⠍些兴奋的神色膘。✧

      秦暮彻彻底底无语了,这还ꋕ算有些难度,那怎样才叫蚖做不可战㱉胜? 뉙

      㷺 “哎呀呀你这眼神,你这格局也太小了吧鿂,不说别的럙就问你一个最简单的,你知道修真㺋界怎么来的吗?魇”上官离一脸玩味地向着满脸无语的秦暮问道。

      “怎么来的?”秦暮一听,鴗顿时被勾起了好奇䠣心,对于这些붏他还真@不知道。

      “呵呵……当初天道沉睡,灵气崩溃灵脉崩溃,无数修真大能因为ᙦ自堌身实力太强,可又没能强出这个祫世界既定的界限无法飞升脱离这世界,可这世界又无凗法容下那些人,导致一身灵力崩溃,嘭的一声炸成了满朣天血㹩雾,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修真者的末日到临时,有个女人降临了这世间,那小手就这么一番,于是修真界就出现啦。”

      上官离绘声绘色的描绘着那些不为人知的辛秘,听得秦暮一懵一懵鬒的,手一翻就创造了一片能够供人居艦住传承쒩数千载的小世界,这也太玄幻⁡了吧。按照这么说来,那些所谓的血妖界、灵界等等难道也是这么来的?

      “你就不想知道那个女的是谁?”上官离皱着秀久眉看着那陷入沉默不再言语的涎秦暮开口问道。

      “那녀女人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秦暮眉头一挑,似乎意识到上官离的话中有话,若真与他无关她必然不会这么问。

      “魄那块凕黑石头掏出来你不就知道了?”上官离伸着手指着秦暮,秦暮手中一翻,那一方黑色鬼玺凭空出现膏在他手中。

      “那橔女人自然就是这里面的这位仙눓子啦。”上官离满脸坏笑地从秦暮手中接过那方鬼䎠玺,易拿在手中翻来覆去来回把玩,差些⏎没把秦暮给当场吓死。

      我滴个乖乖,不带这么玩的吧!秦暮听得这话慌忙将那方鬼玺从上官离的୏魔爪中解救出来,一ꡑ脸的后怕。

      “哎呀怕什么,先不说如今这位忥仙子如今这般的虚弱,光说她被困在那忘川河下出都出不来,你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本姑娘可是郔与她同时代的人,一点小事而已她不会介意的,当然你可不要学我,你敢这么皮指不定哪天就凉了。”

      㬭 上官离满脸坏笑地调侃着秦暮,话中的信息却是将秦暮惊了个体无完肤。

      ࡤ 同儞一个时代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