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天日

      清晨,景西在碧落和黄泉的互送下又回了端王府,只是当刚到了府门口,却听頟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也算是吓了一跳。

      “听说昨夜太子府遇刺,原九殿下的那个侍妾牡丹,说是要为了九殿﹃下报仇,手持一柄长剑从太子府的后门就闯了进来,也不知为何这太子殿下平日里府中的安全也并不十分注意,竟然那人就푢那样轻松的一路闯了进来……”秋儿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眼里还带着几分笑容,这几个丫头是什么心思,自己光是̈猜便猜的出来,一个个都是看不惯这位太子殿下的。

      不过景西倒是愣了一下,似乎夏牧去了之后,这牡丹姑娘还在九殿下的府邸,没想到竟然也是一个如此烈性的。

      “是个烈ۦ女子,不过可惜了。”

      “是啊,这姑娘被当场拿下,自顫然被处以五马分尸之刑,不过听说太子妃原馨儿为救太子殿下而身负重伤,至今还是昏迷不醒的……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小⡆姐要不要差人去瞧瞧?”

      秋儿神色里倒是真的闪过了几分担忧,应彩儿去太子府本身就是去捣乱的,说白了也是去报仇的,自然这些人都惦记着她的安全。

      景西嘴角却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谐“不必了,ᥩ她向来知쌈道如何利用别人为自己赢得最大的利益自然没必要去操这样的心。

      听说这两日太子殿下看护的紧,我们此时去了,좏岂不是要撞上了……”她轻轻皱了皱眉爚头,这太子殿下这脑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坏掉了,这么久难道还看不出?真是人头猪脑。

      “不过,听说当初太子㟔殿下迎娶太子妃时,虽没有陛下正婚,没有圣旨赐婚,也没有宾客往来,可自从太子妃入府之后,可是极尽宠爱于一身……

      前两日还翻新了许多宫殿,听说户部的几位大人这两日都在朝恼堂上快要吵윍翻了,个个都对太子殿下十分不满呢……”

      “喔?”뫸景西挑了挑眉头。

      秋儿赶忙又点了点头。

      쥉 “是啊,如㛯今的户部尚书乃是沈大人,就是勇毅候刘年的那个妹夫啊,听说前两日还将刘婉婉接到了府中。”

      “喔?这做姑父的倒是有几分勤快,㻌不过我听说这位沈大人似乎是有子女的吧……”

      “有啊,沈大人有一子名辞⍜,长得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也算是京城里有名的世家勋贵家的公子了,不过拡这个做儿子的倒是没有像父줧亲一样出没于朝堂之上,反而是年纪轻轻就参了军,욿如今在军中官拜从五品参军,年纪轻轻墴便有如此出息,自然是羡煞旁人,听说这几年登临沈府说亲的人可是要踩破了沈府的门槛,不过沈大人并没有结亲之意,只一直说犬子年龄上小就一直这样拖着,具体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景西悠悠的叹了口气。

      “这位做父亲的倒是十分厉害൒,既然知道了,自己儿子有了出息,然后再说亲졦,自然先去沈府结亲之人ꤛ众多。”

      “自然是这个道理,小姐忽然问,这位沈公子该不会是考虑着陈姑娘或是景二小姐的婚事吧?”

      秋儿一眼便瞧出了小姐的心思,只是这件事上还是十分为难的一件,谁不知道陈紫萍心高气傲,只怕一般的勋爵人家都不觉得有多好,到时候只怕是要连番哭闹的。

      景西不由得叹了口气,太妃娘娘走得早,若是自己高嫁了她,人家指不定并不会看中一个嬷嬷的女儿,可即便寻一个门当户对的这ᆒ位陈姑娘只怕也看᧙不上吧。

      至于景北的婚事,便是更加为难。

      景家原本香火就不算是旺盛,自己的亲哥哥和父亲都不在了,景北的婚事碁只怕确实是为难。

      “只看沈大人这♺样心高气傲,又是勋爵人家的,不只在少数,若是把北儿配过去,倒也有㟏几分勉强,可若是陈姑娘人家是断不会肯的。

      罢了,姑娘鸿们也大了,转眼这陈致姑娘比我还大上两岁,北儿也已经十五岁了᜾,这些事只怕是锣要早做准备的。”

      “小姐,奴才倒是有一个好办法,就是不知道是否可行……”

      秋儿一脸坏笑的憋出来一个馊主意,向景西耳语几句。

      景西恍然之间,只觉得眼前一掑亮。

      虽说这主意倒是有几͉分尴尬,不过确是一个好主意,自从꛰自己嫁入端王府后,每年这类的宴会她是不屑一顾的,况且琐事繁忙自然也是没有时间的,可若是这样的场合自己多带两극个妹妹出去走走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 䩫

      这京城之中的女子虽说出身于世家贵族,可大多最重视的乃是品行容貌以及名声,这三者之间,自然是最后一条更为重要几分。

      平日里自己倒是疏忽了这些,这规矩学了怎么说也有一年之多了,也该让这两个人见识见识世面了。

      “好,不过这阵子京城之内倒是没有什么宴会,可去初ཛྷ雪那日我记着是有宫宴的,不过自从长孙皇后去了ﯙ之后,陛下这些年都没有怎么准备,去年倒是交给了本妃,只是本妃一直忙着,倒是没有准备,陛下也没有说什么,今年若是以这个由头来办的话,自然是行的,想来陛下也不떾会有什么意见。

      䚾 겛 秋儿,去请庆和公䠁主吧。”

      “是。”

      景西还真不是那么不分善恶的人,不过对于这桩婚事上,可是筹궯备再久也不如人家满意要紧。

      这利用宴会来结识一些人,原本Ϫ就是最早的好办法。

      可这里面又不能办的太㤑尴尬,所以自然也需要一些手段,正想着这些事儿秳,便把庆和请过来一起商量一声,倒是没想到庆和公主今日去了祈福,看样子是个没能商量的人了。

      她倒是正郁闷着,没想到下了早朝的老男人臨,今日并没有去军营,反而是左ᨮ拐右拐的回了家。

      “小东西想什么这么出神……”他一进了府门就看见一个糳呆瓜一般过来,便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害得某人不得不从沉思之中撤了出来,一抬头是他,不由得没好气儿的锤了他一拳。

      “做什么吓我一跳,我正想着这陈姑娘与北儿的婚事,北儿倒是还能再等等,只是陈姑娘只怕是要赶紧定下来,眼看着颜色也淡了,总不能一直惁拖着人家,更何况太妃娘娘如今不在了,这件事若不是赶紧操办着,只怕这外头‸会传闲话……”

      穭 “嗯,你说的对,这些事你看着办就好。”老男人倒是没有任何意见,反而像是个甩手掌柜。

      “我呸,你这老东西说的轻巧,可知道办起来有多难,这陈姑娘眼界多高,心气有多高극,你又不是不知道,믞这人若是选低了,人䜣家外面指不定会说,我这个做王妃的这太妃娘娘走了就开攞始苛待着人家的人……

      幸好这位陈姑娘不是太妃娘娘的亲生闺앧女,要不然这唾沫星子可就能淹死我!

      若是高了,人家愿不愿意要是回事,难不成你能指望她那样的心泳气儿去给人做妾吗?”

      景西一股脑子就将苦水倒了出来。

      夏云溪顿时哑口无言的揉了揉太阳穴,ꀠ做男人的自然没有想的那么细致,关键툒是在他眼中这位所谓的陈姑娘,若是敢有丝毫的意见,他Ꮶ不介意把事做得更绝一些。

      可景西偏偏ﴏ是个软心肠软性子,并不愿岺意做那么多的坏事,这倒是让他有几分为难了,可如何是好?

      “其实,若你真有这样的想法,本王可以在军中物色一个人选,日后此人自然不敢亏待陈姑娘,不过,本王倒想把这个机会留给北儿,毕竟那个才是你嫡亲的妹妹。”

      ≌“啊……”景西震惊的不由张大了嘴,自己一直以为他是没有这方面的打算的,没想到原本早就已经想好了,也就自己像个傻子,一般不知道还一直傻乎乎的惦记着,竟然早就已经为自己考虑好了。

      这下子方렄才还有几分嚣张的人,立刻气势就弱了下去,不由的心里生出几分愧疚来。

      “对不住,我方才没Ⱦ有想那么泑多,只是在这件事上有几ަ分为难,其实靠着你也不好,万一日后做出什么作奸犯科之事到时候连跟着也是牵连你的……”

      “噗……西儿,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也不说,此人人品如何,就算真有那么一日,无论这个人是谁,但凡是不是我这边࿃上的人,只要是与我们两个彼此有关,都会有所牵连,与其如此还不如把人放在我眼皮子底下,我倒是可以放心一些。”他自己也知道这样说是最直白的,不过事实上,无论这个人选是否与端王府有关,日后出了事都会联想到这里,就像他说的一样쑬,与其真有那么一日,倒不如一开始这个人选他就拿捏矃住。

      她恍然间心头一暖,原来这些事自己担心许久,却不知不他早已经操心了这么久。心里的ㄍ愧疚又加深了ᵇ一分。 

      “我方才是不是话说的有些重了……ェ”

      她低了低头开始反思起来,却政没想到,倒是逗的他淡淡一笑。

      “西儿,你与其考虑壻这些不如想想过几日,燕国公主宫宴该如何过?”

      “啥,宫宴,既然陛下已经身体不适,不能出席,为何还要举办?” 

      “不清楚,不过这位燕国公主来势汹汹,陛下倒是执意想与燕国结亲的,不过选定的人选似乎是户部尚书之子沈辞……”

      “噗……”景西一个没忍住笑喷了出来。

      “传闻这位沈大人刚正廉洁,又是一等的好,沈公子,生得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乃是京城所有女子羡慕的对象,这样好쉘的人居然要娶一个异国公主,陛下该不会是浖想要抛开沈家……”

      “和沈大人无论怎样说都是勇毅候刘年的妹夫,陛下心里看着不賝爽也是正常……”

      夏云溪怎么会不知道做兄长的心里想什么,不由的赶紧提걭醒了一句,毕竟陛下心里是有疑的。

      “那可就白桊瞎了这位沈公子了,好歹生的不错,只是要可惜了。”

      “自然是,不过陛下还没有正式下旨此事,还有转还的可能ḻ……”

      夏云溪勾了勾唇角,故意顿了一䰎下。

      “西儿,听说上个月七夕的时候,这位沈公子与一个叫池池的邂逅了一年之后,便终身难忘,这两日沈家可是一直在找这位叫池池的姑娘……”

      “啊?有池池的下落了!”景西心㐴思可不在这婚事上,而是知道了妹妹的下落,不由的立马就窜了起来,害的男人幸好将她按住。

      “放心,本王已经派个人ꓟ去接了,不过本王还撒了个谎,知道池池是一心不愿回来的,所以说了西儿身子不适,西儿,可会原谅为夫?”

      “当然原谅啊,只要池池能回来,甭说我身子不是,便是说我不在了都行……不对,等等,你方才说,与沈公子邂逅……

      哎,我是想把这两个凑成一对的……也没想到小姑姑这鑼么不喜欢池池,倘若这桩姻缘不错,那倒是也好,便向陛下请求倒是也行的。

      你把人安排在了什么地方?快带我去!”

      “不过本王还有事要处理,西儿,一会儿让碧落送你去吧。郡”

      “好。多谢夫君大人。”

      她忍不住抱住了他的一只胳膊,用力蹭了蹭。

      夏云溪温柔的牵着她的小手,搂了搂。 

      “乖。”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她却皱了皱眉头。

      “秋儿,沈大人自然不肯让自己的儿子娶这位公主,可你想想难道沈大人就会同意池池进门吗?

      勇毅候当年可是恨透了端王府,如今这位沈公子的生母可畔是躨刘年的小妹妹,这刘年大妹妹之子,沈醉当日可是被王爷一刀杀了……如今要是追究这些,只怕人家沈家和我们也是势不两立……

      罢了,所以我先去接池池去吧。” ஶ

      “是。”

      峳 驿站。

      景西才推开门,那丫头便扑进了她的怀긃里。

      “姐姐,听王爷说你病了怎么样了,都是我不好,非要折腾着离开……

      我走了之后就一直担心着你,䑀几次想回王府来找你又害怕……你不原谅我……”

      쉦 “傻丫头,怎么会?你这些日子去哪儿了?有熣没有什么事?”

      景池池愣了一下,却娇羞的低下了头。

      “姐姐,这事我说了可别怪我……”

      景滂西嘴角一抽……她就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