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灵异>

      뫩那Ȩ船先曨是向东行驶了一日多,便开霏始向北行驶,但是因为如今逆风的缘故,速᫩度都不是很快。

      而且,那边还有日复一日的争斗,没有了原著中武当的参与,却多了一个少林的中原各派联盟,依旧占据着上风。

      但天鹰教也不差,双方都没讨得臏好来。

      因为웟陆离也怕与五叔一家擦肩而过,便一直跟着天鹰教船只,未敢左右自家船只行驶的方向。

      而且每天,陆离都ϗ飞身越到船上最高的桅杆顶部的瞭望台上,与船上瞭望者不同,陆离极目远眺的一直是北方,看能否提前有所发现,能让自家第一时间找到五叔一家,避免后来那些麻烦的出现。

      但一日复一日,将近十来日的观望,却始终没有什么发现。

      而且陆离也每天都在吐槽、埋怨着自己,早就知道这次要出海,自己出海之前竟然都不知道自制一个望远镜❙,还真白瞎了自己这穿越一员的身份,真是给广大穿越大众丢脸了。割

      已经马上就要二月底了,按照行程,陆离他们如果在这几天再没有发现,就准备返航了,毕竟今年的四月初九,可是张三丰的一百岁生辰。

      如此重要的时刻,作为徒弟和徒孙的俞莲舟、陆离,必须亲自到场。

      这一路上,天鹰教的船只也在附近的几个小岛上有过停留,武当也下船一起去探查了,但都没有发现。

      昨日,陆元福还专门粿和那李天垣搭了话,听那李天垣话中的意思,他们也准备就这一两天就返航了。

      他们这次出来,是因为有人从这附近岛上带回了一个茹毛饮血、还已经疯疯癫癫的聋哑野人。本来没想到能有收获,那뤥船主也准备让这野人在岛上继续自生自灭,但不想这野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溜上了船,躲在了船舱最底部,直到被人发现之时,他们距离离开那座岛屿已经五天之后了,那野人已经饿的快不行了。见此,那船主也发了善心,好心救治了他,准备带其回到大陆之后,再让其自生自灭。

      这些年,天鹰教虽然独立对抗ᑖ着中原武林的联盟,但占着地利的他们,也是不落下风。

      而且为了那出海的金毛狮王谢逊,在返回中原之时天鹰教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更是控制了江南江浙地区的大部分港口。

      那船主从海外贸易归来,刚好天鹰教的教众上船来查探情况,本来没有什么发现的સ天鹰教之人都准备下船了,却不想,这野人无意间看见了天鹰教弟子手中拿着的金毛狮王œ谢逊的画像,竟然惊恐的瑟瑟发裷抖,吓的立刻就想跳海逃离。

      这就让天鹰教觉得这个人有问题,肯定见过金毛狮王谢逊。几人扣留了船上所有人,并赶紧汇报了教中,这才有了天鹰教李天垣带队的这次出海寻找。

      可已经在这座发现野人的岛屿周边转了∛七八天,天鹰教都依旧尠没有任何的发现。

      而且天鹰教还有一个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秘密,他们手中有着这附近海域简陋的海图,他们从海图中发现,这附近将近一个月的航程范围内,再没有其它岛屿了,再远就要到那倭国了。

      ᘥ这些年,天鹰教也没少向海外的倭国、吕宋、棉兰派出探子,但至始至终没有发现过金蔥毛狮王的踪迹。ꝑ

      听到天鹰教准备返航消息的陆离,也是感叹着,看来这쉹次又要无功而返了。

      那就只能等师公百岁寿辰之后,自己再来一趟冰火岛之單行。只不过还得等半年左右,海上刮起南风的时候才行。如果按照后世的地图,这一路北上,有好多个岛屿,也不知道冰火岛是哪הּ个。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一次就找到了,运气不好,这一路上遇到的类似的岛屿,看来都得好好探查一番了,估计没有个一半年的时间,都探查不到。

      唉,到时候听天由命吧。陆离也是感叹了一番。

      这日,在桅杆顶的瞭望台上站了大半天的陆离,都要准备放弃继续探查了,因为从晚上开始,他们就要全部返航了。天鹰教的船只,今日早晨就已经走了,那中原武林联盟,也尾随着天鹰教的船只一起走了。

      而陆离还想再坚呌持一天,还期待着有奇迹出现,便央求二叔和叔父两人,这才同意了陆离希望继续北上一天,今天晚上再返航的请求。

      到了傍晚,还是一无所获的武当派,只得返航了。

      夜晚,躺在甲板上看着星星的陆离,也不由得感叹着世事无常。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申时晡时之际,他们就与张翠山一家,擦肩而过了,毕竟这茫茫大海,就算站在船只最高的桅杆顶部,他们也就只能看到自己目光范围内的区域。

      一夜无话,第二日早起,武当的船只挂起了满帆,全速顺着来路返航。来的时候,逆风,船速很慢,回程就是顺风了,特别是挂起满帆的时候,来时能走两天的航程,回程最꯰多一天就过了。

      这不刚过了未时,船只就已经过了昨日早晨出发的位置,但这时候,在桅杆顶部瞭望台的弟子突然传讯,说是前边水天相接的视线最尽头,隐约有个黑点,那弟子以为碰见了海中的鲸鱼,可看了好半天,也没见那黑点下潜消失,但隐隐约约辨认也不像是海船。

      而且作为瞭望员和领航员的弟子,也记着前边的航线上没有岛屿,甚至连露出䔏水面的碉石都没有。

      那弟子也不能确定,便向甲板上值守的其它弟子喊话,正在甲板值守的陆元福听闻ꡲ后,便飞身上了桅杆顶部ؾ的瞭望台,但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这也惊动了已经回各自船舱中修炼的俞莲舟和陆离。

      原本已经不抱希望的陆离,突然内心有些期颐,那前边的是不是五叔一家的木筏呢。

      可桅杆顶部的瞭望台也最多就只能支撑两个人,所以也只能在甲板上干着急。

      其实前边还真是张翠山一家,昨日申时他们遗憾的擦肩而过之后,那张翠山一家的小木筏就跑到了他们前边。昨晚,他们虽说是返航了,但也因为夜晚船速很慢;今早,毕竟是挂起了全帆的三桅大船,比那小木筏先进,才鹳算是追了上来。

      可这时候,张翠山一家的眼睛和心思可不在身后,他们也发现了前边水天交接处隐约的两个黑点,一家人正在全神贯注地看着前方,錘猜想着前ů边那两个黑点到底是什么。

      等不急的陆离也飞身上了另一个桅杆的顶部,那桅杆比主桅杆低了四五米,也没有修建下못瞭望台,只能一手抓着桅杆顶部,一手搭在眉前遮挡强光,极目向南望去,但确实除了隐约能看见那黑点之外,分辨不出那到底是什么。

      不过陆离爬在桅杆上的姿势,却像极了那在树顶远眺的猴子。

      那张翠山賏一家正在关注的两个黑点,正是昨日已经决定要返航的天鹰教和跟着天鹰教的少林各派联盟的两艘船。

      昨日,武当在陆离的坚持下,又继续向北航行。那几派的联盟,在昆仑西华子的拱火之下,又去追了那天鹰教。

      这次,天鹰教也因为一无所获,怒火无处发泄,而且之前的战斗中,天鹰教因为一直紑防备着武当参战,一直都有一部分力量没敢动用。即便隐藏了一部分摕实力,都能和那以少林、峨眉、昆仑、崆峒中原四大派为首,巨鲸、海沙、神拳这䮑些臭鱼烂虾组成的联盟打的势均力敌,如今武当又已经独自离开,那还不趁此机会,杀的那狗屁联盟屁滚尿流。

      于是,双方又一次爆发了更加激烈的战斗硿,岃而且这次,天鹰教更是没想过避让,主动贴上了联盟的船只,两家直接来了个贴船舷战。

      一出手,中原各派联盟就被天鹰教突然爆发出的战力给打懵了,不过那中原四大派也不是吃素的,毕竟有着传承的他们,可比建立了ᒺ才十几年的天鹰教有太多的底涵和后手了,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双方也是各有胜负。ᒁ

      直到夜幕降临,双方这才罢手,各自救治起伤员来。

      到了第二日,因为昨日双方伤亡都比较大,两边再没能继续打起来,都在养精蓄锐,两船都以相同方向行驶着,中间裺隔了二三十米,没敢像昨日一覵样再贴船舷,也是怕争斗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但双方也都是互不相让,隔船对骂着。

      张翠山一家,借着顺风的风势,扯着简陋的风帆,向着那远处的两个黑点冲了过去,后边的武当船只,也在陆元福的指挥下,挂满了风帆,全速去追着他们一家。

      这会武当不确定那小黑点是什么,但不论如何,总得去探查一番。

      刚俞莲舟和陆元福还猜测,那黑点估计是正邪双方争斗落水的武林人士,借着海上飘来的木头或者其他漂浮物在上面苟延残喘着,但不管是正是邪,武当都没和他们忊发生过冲突,在这茫茫大海之上,总要去救援一番。

      但若是崆峒派之人,要是被陆元福碰见,肯定不会主动出手相助。如果他们能自己爬上船,武当就捎带䡷他们回去;但如果他们自行爬不上来,抱歉,那就去自生自灭吧。

      不过就算带他们回到了大陆,等到上岸的那一刻,陆元福肯定会依照武林规◲矩,第一时间,光츙明正大地正面去挑战,也绝멦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离得那么远,陆离也不知道那是不是五叔一家,或者还是二叔他们猜测落水的武林人士,但不管是什么,都得贴近了才冑能看清楚。

      陆元福刚下了瞭望台,陆离便立马从这边的桅杆上窜了过去,和原本的瞭望员两人,一起人目不转瞬的望着那个黑点。

      大船满帆而且顺着风,终究比那小黑点快一点,苭一点一点的拉进着和那黑点的距离,那小黑点也在两人的视野里,从小米粒般的大小的渐渐大了起来。

      但刚过了大半个时辰,陆离和那瞭望员两人又在天边发现了两个小黑点来,看앋那视野里,已经拳头大黑点,也正向天边那两个小黑点的方向漂了过去。ೈ

      直到快追了有一个时辰,陆及离才隐约看清,那个小屩黑点确实隐约有人在上边,这负责瞭望的弟子也猜测貌似是个木筏;那更远处的那两个黑点,看那轮廓,貌似就是之前天鹰教和中原武林联盟的那两艘船。

      陆离也第一时间,向二叔和叔父两人进行了通报了:“前边近一点的那个隐约是木筏,远处的两个估计是武林各派联盟和天鹰教的船!Ӡ”

      陆离心中已经无限次的猜想那是五叔一家了,不过距离又֡远,还是看的不是很清楚,便冲着甲板上喊到,“二叔、二叔,你上来看看,我总感觉那那木筏上,那身影很是熟悉,难道是五叔?”

      一听陆离说五叔,本来盘坐在甲板上的俞莲舟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一个飞跃,借着武当梯云纵的轻僡身功法,竟然没踩着那桅杆,就在空中,双脚互点几次,便已经窜到了和桅杆瞭望台一般高的高度。这才一手抓住瞭望台的边缘,一个纵身,便翻进了瞭望台来,抬眼向那木筏望了过去。

      ├ 但也只有陆离确定那是五叔,俞莲舟虽然内心有些期待,但因为太远也不能确定。

      三个人都确实能隐约看到有人在那木筏上活动,这边陆离张开嗓门,丹田蓄着内力,冲着那边就喊到:“五叔、五叔、张翠山,张翠山。”

      俞莲舟听见陆离在那喊着,也用足了内力,喊了起来:“五판弟、五弟、翠山、翠山。”

      鹷可奈何这边喊的口干舌燥,因为距离确实太远,那边却怎么都没得到回应。

      陆离眼瞅着那木筏一点点的靠近了那边的那两艘船去。

      出海之前,陆离就想着看能不能先一步接到五叔一家,若是让五叔一家再和那些武林人士接触,又会平白惹出更多麻烦谲来,可如今事与愿违,都怪自己,非得让自家船只再多向北行驶了一日。

      阴差阳错的,麻烦又来了,而且这次还没有二叔在那中原武林一脉ᥠ的船只上坐镇,而且自家武当和崆峒又起了龌龊,这就又平白让那些道貌岸然之辈多ᠠ了些指责武当的理由来。

      ᔃ眼看那木筏已经和那边的船只汇合了,陆离也只能㔷干着鮍急,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以看那是不是五叔的借口헾,让自家船只向那边极速赶了过去。

      但俞莲舟和陆元福却是一致认为那是落水的武林中人,所以那木筏才会冲那边赶。虽然俞莲舟心中也有着一丝期待,只不过没表现出来。

      又在煎熬中过了半个时辰硘,武当终于追上了那两艘船,远远的便看见那天鹰教的船只上,连续向自家这边打着旗号,说是有要事相商。

      武当众人不明所以,因为自家和那天鹰教就没有什么牵连,不过陆离心中更确定了那是五叔一家。

      还没等ಟ武当的船只靠过去,就听那边西华子怪声怪气的在那扯着嗓子叫嚷着:“好啊好啊,你武当派竟然和邪教之人已结了亲家啦,同流合污,你武当还自诩名门正銖派,那张真人还真教的好徒弟啊!”

      那崆峒派的唐文亮也在那顺着西华子的话,新仇旧恨纠结起来,在那数落着武当:“你武当张翠山自甘堕落,都和邪教之人结婚生子了,如今又来和我崆峒为敌,看来真是自甘堕落!等回到中原我定要向武林同道说道说道你武当的恶名来。我呸,我崆峒羞于与你武当为伍!”

      武当众人听见那边的污言秽语,都是怒气冲冲,时刻准备着和那昆仑和崆峒来一场大战,以全了武当名声。

      其它弟子不明白,只是以为那昆仑和崆峒侮辱武当,但俞莲舟和陆元福却从话中听出了些不同来,因为他彌们知道自家五弟和那殷素素当뚃年就有些纠缠不清。

      俞莲舟也没去管那边的话语,神情激动的冲着天鹰教那边喊到,”可뵀……可是……可是翠山吗?你곕回来了吗?“

      那边,等了许久才传来声音,馹武当这边,俞莲舟、陆元福和陆离听见那边传过来一道让武当众人思念了十年的声音,那话语中虽然颤颤巍巍的藏着一丝不确定,但却是那么的熟悉:“是二………二……二师哥吗?我……我……小弟……小弟是翠山啊!”

      原本张翠山顺着这边的船找了过来,殷素素发现这有一艘船挂的是天鹰教的旗帜,和这边接上切口之后,便被天鹰教这边隆重的给接上了船来,但也被那边紧念随着的中原武林联盟ほ给发现了,一问是天鹰教的殷素素和武当的张翠山,还有他们的孩子,那边的昆仑就已经开始各种污言秽语的攻击了。

      汊 毕竟昆仑可是认定了那殷素素是害了昆仑弟子的罪魁祸首,而那崆峒也是因为一个月前与武当的冲突⫑,便在船上一直各种的污蔑武当,这次更是有了实锤,那唐文亮更是兴奋异常,不遗余力的各种摸黑武当派。

      原本因为回到了中土大地,异常兴奋的张翠山,听见旁边的武林正道因为自己,开始对武当诋毁起来,心中也是对自己给武当摸黑而深深地自责了起来。

      听天鹰教鯳的教众说自家的船只就在身后,正向这边驶了过来。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船只,张翠山虽然心里激动,但也是五味杂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鏹家二哥和武当众人。ͩ

      刚才听闻二哥的喊话홼,他也久久不敢答话。

      眼见两船相距还尚有数丈,俞莲舟便从船上拾起了用来连接船只的长木板来,使劲一抛,⌡跟着身子跃起禼,在木板上一借力,已跃到了天鹰教的船头。

      陆离却是没有自家二叔那等功夫,只能等两家的船只贴上了船舷,才从这边越了过去。便看见甲板上自家五叔和二叔两人四手相握,一个叫着:莒“二哥!”一个叫着:“五弟!”眼眶中都充Ꮠ满了泪水,师兄弟分别十年,不ᬆ知死活存亡,这番相见,何等欢喜!

      “五叔!”陆쀚离也是激动的喊着,小时候被张翠山抱着在那武当山上游玩的一幕幕也涌上了心头,五叔一家终于平安归来了。

      揭张翠山看着自己旁边站着的这个少年,心中猜想这怕是离儿吧,可还是不敢确챈定,探究地问ℰ到:”是离儿吗?“

      ”翠山,是离儿,是离儿!“俞莲舟在旁边赶忙给张翠山肯定着。

      ”离儿,你都这么大了!“张翠山又是一뿕把拉过陆离,揽入怀中。

      三人又是一番执手相看泪眼,好半天才缓过久别重逢的喜悦来。

      张翠山这时候才反映过ứ来,便一把拉过已经站在旁边许久的殷素素和殷素素手中牵着的孩子,给俞莲舟和陆离介绍道:”素素,这位便是我常常提起的俞二师哥和我那小侄儿离๠儿。二哥,这是ᔬ你弟妇和你侄儿无忌。离儿,ˏ这是你五婶和你弟弟!”

      陆离一上船,就看见了五叔旁边斔不远处站着的那和五叔一般兽皮装扮的女子和那虎头虎景脑的小子,便已经确定那就是殷素素和那主角光环逆天的张无忌了。

      在张翠山和殷素素两人失踪之后,武当众人本就已经猜想到,这两人估计最后就走到一起了,所以这十年来,才没有参合中原各派与天鹰教的纷争,自家也没和那天鹰教起了冲突,如今猜想成真了,但突然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俞莲舟和殷素素两人都没主动开口,为了不尴尬,陆离便率先打破了这沉默。

      “五婶,我是你们的侄儿,你以后就叫我离儿吧。这是无忌弟弟吗?无忌弟弟,我是你离哥儿,以后我就是你大哥,大哥一定保护好你。”陆离冲着殷素素甜甜地问候了起来,说完又转过头,一手拉住了张无忌的手,又对着殷素素说道:”五婶,我可以带着无忌弟弟去玩吗?“

      殷素素看着陆离一眼期盼地看着自己,点了点头,放开了拉着张无忌的手,“无忌,你和这个哥哥一起去玩吧!”

      陆离知道这会,嚮二叔、五叔和五婶之间还有很多话要说,毕竟一正一邪的结合,武当之前虽然能接受,但其中还得面临很多问题。而且,如今在这种场合之下,五叔一家已经远离江湖十年之久,这江湖䀪中的一些事情还是得提前告知他们一下。

      更何况,一会之后,武当也得面对中原各派的责难,这张无忌可是关键啊。要是再在关键时刻插上一嘴,那武当的麻烦就和原著芻一样就来了。

      虽然如今的武当并不怕麻烦,如今五叔一家回归,如此值得欢庆的时刻,能少点麻烦就少点麻烦。

      这次鏗出海,虽然波折,但阴差阳错地总归是回到了正轨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