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因王很头痛

      周稚灵盯着林轩,眼神是既不解又疑惑,过了好久,她才猜测性的问了鹶句:“你以为本公主傎在骗你不成?还在试ߝ着揣摩我的心思,尝试让我消气,怕我滥用权力整垮苏家?”

      林轩摇摇头:“你若不想随我逛,也可以当我没说,你玩你的,我去逛我的。”

      周稚灵:“你不是反感我么?”

      “是啊,你说话不看场合,几番让人下不来台,别人反感你不也正常?就你这种含着金钥匙长大釮的高贵公主,事事不用自己亲力亲为,哪⾇怕错,也有无数人哄着你,巴结着你说你䘔是对的……”

      林轩继续直言道:“⤧你可谓是毫无情商可言,除瘦了漂亮,身份尊贵之外,我暂时没从你身上看到任何优点。”

      周稚灵沉默。

      她没生气,反而陷入沉思。

      见她这副模样,林蚙轩心里倒是轻松了些,心想自己这詡般说教于她,她却没有ᩃ生气,反而似乎是在反省她自己,足以证明她还有得救。

      她应该也是渴望着改变自●己,极度不满足于她自身如今的生活圈子,内心极度想要得到改变。

      林轩早就看出来她的那些小心思了。

      没有真心朋友在身边,所以她极度渴望有一知ᅂ己。

      珴 遇到了,就主动争闞取,害怕失去。

      不然ᥥ她也不会对苏檀儿这般上心。 굖

      昨日她和苏檀儿有过接触,玩得嬸开心,今天她就期盼能继续和苏檀儿接触,林轩信她是真的把苏檀儿当成ည了好玛姐姐真朋友了。

      这也是林轩说出可以坪带她逛逛这句话的原因。

      她倒也挺可怜的。

      生在皇室,养成这种性格,这不能怪她。

      相反她能意识到自己的现状是畸形病㌿态的,急于想要改变,倒也难得。

      没有多说什么,林轩迈动步伐往集市走去,他心里万分肯定周稚灵会跟上来。੼

      果不其然,周稚灵从林轩那些话语里㵇回过神来后,便是咬牙紧跟林轩:“好啊,我还怕你不成?我跟着你好了,䎎苏檀儿失约于我,你这个当她相公的为她赔罪,替她伴我游玩也是应该!”

      林轩看向周稚灵,突然轻声说:“我若是你,这时应该就默默跟着,或者说上一句谢谢,而不是说出这些嘴硬、且显㾹得我带你游玩是我应该的话。”

      嶈 周稚淯灵愣翴了愣,随后撇过늅头去,不再⮕说话。

      林轩没有再说什么,带着她往前走。

      鉋到了一处地方,林轩突然停下脚步,为周稚灵讲述着:“这是江宁城最大的酒楼,名为景雅酒楼⿄。它依湖而建,极具特色,若是到了夏天,这儿羧会很美很美。”

      “湖面建有四通八达的亭⢜阁,若是不想在闷热的包房里坐着,可以在湖面亭阁享用美酒美食,到了炎夏镽,亭阁几乎夜夜爆满,不提前预겆定根本没位置。”

      姙和林轩站在湖边,身侧走过熙熙攘攘一个又一个男女,听着林轩的介绍,周稚灵眺望着景色,旋即才说:“陛下哥哥他的御花园,也有假湖和亭阁,我常去那儿吃点心,也投食给锦鱼吃。”

      想了想,냒周稚灵又道:“就是没这儿这般规模,但我那儿有둁美丽的鱼,水面也清澈干净。”

      林轩点点头,艍然后指向另一ᗊ处:“那便是同心桥,也俗称姻缘桥……”

      “何为뱁姻缘桥?”

      “有传言,曾有髓仙女下凡来到江宁,在那处桥上遭遇了她的意中人,二人一见钟情,相互生出爱慕,于是仙女甘愿为她⥐所爱饔之人留在凡尘。可仙女哪能和凡人相恋,于是天庭之主玉皇大帝问罪下来,可那仙ꞇ女却是甘愿枾放弃仙体仙资,也要和意中人一辈子在一起!”

      林၀轩说着,这真是江宁城的传说,也不是林轩瞎编的。

      看着≘周稚≿灵탘一脸想继续听的模样,林轩也继续说道:䐋“与其做一个斩断情缘,六根清净长뿶生不老的仙女,倒不如轰轰烈烈爱㗇上一回,哪怕人生苦短,但也不枉世上走一遭。二人之间这份爱感动了ᲂ上苍,玉皇大帝便是满足了那仙女的意愿,让她成为普通人,并且후许诺他们永生永世都做恋人,哪怕Ẇ历经轮回,下辈子还会在这桥上相곁知相遇䮼,永뷵结同心。于是这座桥就被后人称呼为同心姻缘罕桥……” 田

      周稚灵脸上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ↆ林轩撇撇嘴,这么好骗?

      这也信?

      酳 虽说有传说不假,但是传说不无也还是人쯭为编造的?

      林轩昔日邢生活帻的世界,随随ꁎ便便一个景点,哪哪没有什么同䠉心桥姻缘桥这种俗的不能再俗的打卡地?ဟ且故事更加凄美动人呢。

      继续带着周稚灵往前走,林轩化为江宁导游,一些独特的地方,林轩都为她悉心解释着。

      周稚灵逐渐变得敞溮开性子,从一开始的默默跟随林轩变成主动往前走,时不时回头问林轩某某地叫什么,有什么缘故。

      能说上来的林轩就즎尽量说与䥒她听,说不上来的林轩就胡编乱造。

      比如此时此刻,周稚灵端着一碗江宁特色美食炸薯肉,吃的津津有味,问起쨮林轩这炸薯肉是怎么做的,为何这Ȭ么好吃,林轩则是恶趣味来临,胡乱道:“뭃瞎薯肉,就是油炸的老鼠肉……江宁城素有水乡之称,湿润玫的气뻉候极度适合老鼠生活,江宁城往年常有闹鼠灾,而某天一位学者告诉大家,鼠灾并不可怕,这些老鼠可端上餐桌成为食物,于是有胆大之人进行尝试,还别说,真挺好吃……”

      “如今鼠灾不闹摾了,老鼠更ᷭ是被吃光、到了需要人工养殖的地䅟步呢。好吃吗?再来一碗?”

      周稚灵愣住,嘴里的食物咬也不是,吐也不雅,咽又觉得恶心。

      她一脸懵逼惊讶的看着林轩。

      “对!没错峧,那些胆大之人第一次吃老鼠肉,就是你这种表情!”林轩突然哈哈一笑。

      周稚灵反胃了懈。

      这其实就是土豆和一些鸡肉一起油炸的食物,而薯和ﵐ鼠同音,林畮轩一席话,居然真的让周稚灵信以㩳为真。

      可能也是一整天下来,林轩对任何事物和景色说的都头头是道,周稚灵内心已经把林轩当做学识渊博的可信之磺人,如今……

      一今旁,擦桌的老板娘笑眯眯道:“姑娘,你可别听这公子㪣瞎说,他逗⺗你呢,这是用土豆和鸡肉炸成的,可不是老鼠肉,土豆有一种别名,就叫马铃薯,可不是老鼠……”

      퉢 周稚灵愣了愣,再度看向林轩,发现林轩居然憋着⿇笑,一脸的看傻子表情,周稚灵顿时怒道:“你居然欺骗本……姑娘?”

      滪 周稚灵险些没喊出本公主,否则这儿又要有人惊讶到下跪了。

      林轩继龒续笑道:“这你也信,蠢的没边。”

      㝀 周稚灵不说话了,少有的露出女儿家才会有的娇嗔之态,白了林轩一眼。

      瑫 她也不生气,反而心Ꝯ中突然感觉和林轩亲近了许多,觉得林轩也不䛦那么讨厌了。相反林轩他明知道自己是公主,还罬敢和自己开玩笑,这非ஸ常难得,起码周稚灵以前桕没有遇到过。

      看了看天色,林轩突然转移话题:“送你回去吧਻,你来江宁可是住康老那边?我刚好明日要去京城,现在想去问问康老急不急,褽不急我就乘马车去,一굂路观赏武朝大好河山,若是急,就如同你们来江宁一样,乘船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