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情敌]

      结果芙姐气呼呼地把鱼汤全倒掉了,郑活也不知道她发瘂哪门子脾气。

      不过正好,郑活想吃的只有夜鳞鱼汤,这普通的鱼汤还真入不了他的眼。

      这时手机里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他这边输得很惨,但是,变身的机会也终于到了。

      郑活忙道:“小㒭泽,让我进去!”

      鈟 矇眼前闪烁,郑活很快又来到了游戏世界里。

      ஫ 娴时间刚刚好,对面的随从化作金光,撞在这边阿凯的巨大虚影上,撞掉了郑活ﻒ一些血量。然后敌对的半场消失,鲍勃的商店出现,新的准备回合开始。 脙

      就在这ꀕ时,郑活突然感觉自己的身ᵬ体在发烫,一种力量在喷涌而出。

      这就是变身吗?

      郑活任由那股力量流遍全身,脑中飞快地想了一个台词,大喊起来—뜲—

      “卍解!!ࡌ!”

      紫色欮的光芒闪动,郑活眼㨬前仿佛浮现出若干模糊的虚影,他ꎉ看不清其中任何一个虚影,却觉得自己的意识仿佛被牵引着,向着那些虚影撞去。

      眼看要撞到一个虚影之剫上,那个虚影却看䙀起来有些瘦小不起眼,郑活忙控制自己的身体改变方向,撞在旁边一个稍大一些的虚影ꥫ上膾。

      紫色光芒消失,郑活又看见这个星光璀璨的游戏世界,却发现自己的样貌已经大变,变成一个长着羊角的黑皮恶魔。

      “这是……‘小鬼首领’?!”

      郑活叫了起来。

      “小鬼首领”,三星恶魔,2-4身材,效果是受到伤害会召唤一只欨1-1的小鬼。

      ▓结果自己来变身也是碰运뺘气一般的瞎变,最后没变成“卡雷苟斯”,也没变成“熊妈妈”,而只变成了这么个普普通通的三星恶魔。

      泽鲁斯在郑活脑ퟁ中道:“就这?”

      郑活一时有些ᘃ无语,结갅果不好也不坏,ਞ甚至保守一点的话䊫,这个“小鬼首领”可以直接丢上场去,בֿ毕竟也是恶魔,돪能和“灵魂杂耍者”有些配合。

      只是……离他的期待确实差距有点大啊……

      郑嶈活想了想,问道:“小泽,你变身的时候,也是像这样几抹乎全凭运气吗?”

      泽鲁斯不客气道:“냑我的操作怎么能和你这个渣䴲渣比,你变身的时讯候应뗚该能看到一些虚影吧?那些虚影,就是你这次可以变身的随从们,你冲向了谁,就能变成谁。但是,以你的实ㄏ力,根本看不清碿那些随从的模样,自然没办法选中自己想要的随从。而我却不一样!”

      “你能看得清那些随从?”郑活问걁道。

      “我能粅让它们讨厌我!最对我散发出厌恶情绪的,一般就是最强的,我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可以了!”

      郑活表情有霆些抽搐道:“不愧是你!”

      结果泽鲁斯果然也是个废物!

      所以到底该怎么变身呢?刚才确实看到了许多虚影,他选择其中一个虚影,就变成了“小鬼首领”,那是不是说别的虚影都各自代表了一个随从呢?如果有办法看퀠清那些虚影的外貌,是不是就敭意味着可以随意变身呢?

      下次变身时,可以再冷静一点,睁大眼睛看清楚。

      郑活将这⢕个念头存在心底。

      这时候已经变身完毕,颮准备次回合也开始了,他必须马上回到现实世界操作了,毕竟他也没忘了,外面芙姐好像还在生他气呢。⪟

      心念一闪,又回到现实世界脍,郑活一眼就看到芙姐正气呼呼地瞪着自己。

      “你Ꞌ又在发呆!”

      芙姐一副要找麻烦的样子,让郑活不禁有些头大。

      “我没发呆,我在思考!”

      郑活辩解着,然后看到芙姐뭝就要发作,忙道:“你看我的泽鲁斯,变出了一个好厉害的东西캂!”

      他表情夸张做作,终于还是吸ض引了芙姐过来观看。

      结果芙姐一眼看⛸到一个“小鬼首领”,她鄙视地看了郑活一眼:“就这?”

      “呃……”郑活一时没想好怎么回ყ话。

      㐨 춖芙姐却趁机连说了好几声:“就这就这就这?”

      郑活这才回过味来,芙姐不会是因为ا刚姓才他的一句“就这”就生气了吧?

      契㠸只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生气了,还ᏸ真是……不能掉以轻心啊!

      匪礳郑活时刻牢记自己是专业的小白脸,忙补救道:“芙姐你别生我气,我刚才不Ē是故意嘲讽你的鱼汤的!你婢的鱼錜汤Ꮔ虽然卖相一般,香味也很普通,但在早上这个时间段吃还是䅧不错的,毕竟一大早不适合吃太好!就像我的这只‘小鬼首领’,虽然不是很强,但是在这个时间段,配合我的喷子,也还是很强的!”

      郑活尽力地补救着,却不知为何,芙咡姐的脸色越来⯯越差。

      最后等郑活说完,芙姐没好气道:“你这么喜欢这‘小鬼首领’,就把它丢上去啊䈂!”

      “쑯呃……这就……”

      郑活一下犹豫了,这可是他的ꖢ本体啊,怎么能随便乱丢?

      芙姐却道:“怎么,你不是说它不是很强——就像我的鱼汤不好喝一样,但是很适合你现在的场面——就像我的鱼汤很适合早上随随便便喝一点一样。你说珡的这么有道理,为什么不把它丢上场?!”

      “呃……”郑活被芙熰姐气势所迫,不由自主滑动手指,颤颤巍巍选中那个“小鬼首领”,一点点往场上拖。

      芙姐在旁冷眼看着他。

      拖到一㎳半,郑活却终于忍受不了,对芙姐大喊道:“你不要控制我!这么重要的比赛,쿖输了你负责啊?!”

      芙姐表情突然又稍稍缓和了一些,问道:“这是很重要的比赛吗?”

      “当然重要!这把赢了,你不是要养我当你的小白脸吗?!”

      “你还釼记得啊?我以为你忘䮃了呢!”芙姐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转身向厨房走去,“随你吧,你뵣爱怎么玩就怎t么玩,我才懒得控制你!”

      郑活松了一口气,在后面喊道:“芙姐,你把鱼鈪汤倒掉了,我们早上吃什么啊?”

      芙姐身体一顿,回头瞪蜰了他一鎿眼道:“不知道,吃土吧!”

      郑活眼见芙姐又进入厨房,他这边终于可以自由自在的操作了。

      艰他却突然手一滑,将刚才拖棝到一半的“小鬼首领”丢到了场上!

      “哎呀,手滑了!”

      郑活看着场上的“小鬼首领”,只觉得心情复杂。

      结果这一场还是聯要玩“小鬼首领”垊啊。

      不过算了,玩ꏚ就玩吧,反正我这么强,玩什么不都一样?

      롶 蟳 正好场上已经有了“灵魂杂耍⑝者”㍏和“小鬼囚徒”,这一场,就“橵恶魔喷子流”一条路走到黑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