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쩉 张瑞这一侧,张白㿳骑正一脸懊恼的向张瑞请罪,说道:“主公,某未竟全功。有牧民逃脱,请主公责罚。”

      张瑞心中也大为遗憾,有牧民逃脱,对方就能在自己大军抵达前做好准备。

      偷袭失败,接下来➈只能廤打一场正ৡ面对࠯垒了!

      以乌桓的强悍,也不知道要有多少将士,埋骨沙场。

      但张瑞也知道,此次不훚能怪张白骑。

      漉毕竟搜罗了孟县、阳曲两县所有马匹,加上馼郡兵战败的缴获,全军上下也只有不到五十匹马旰。其中还뜉有不少是驽马。

      ꗧ 能达到如此战果,更多靠的还是士兵精湛的骑术与超낱神入化的射术。

      宽慰了一下自己手下大将,让他下猀去整备待战,张᾽瑞便找到了高顺。

      这是自己手中的最强王牌,尤善堂堂之师,击溃正面强敌。

      见到㯂高顺,张瑞开门见山的问道:“高᫟军侯,全军交由你指挥。可有把握击溃这支乌桓驢部落?”

      高顺其实不甚清楚,主公为何如此谨慎。

      芲以汉军的经验,与胡族交战,难的是如何鍮找到这些居无定所的游牧部落,并逼他们在自己挑选的战场上接战。

      眼下,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己方,即便是那个世家纨绔王晨来指挥,也能取得大胜᥿。

      О ᥈ 除非对方有光武皇帝一般的运气,天降陨石正中孟县大军。

      諂除此之外高顺实在是想不出会输的理由,便폩端正站姿,以右手锤心口,郑重的承诺道憀:“必破此虏。旦有差池,顺提头来见!”

      我ⴸ只要赢!输䐸了,给我一百个你뷪的人头也不好用!

      又一次张瑞怀疑眼前㤱这个一脸阳刚坚毅而又骄悍的将领,究竟是不是历史上那个沉默有威严的高顺。

      ᫭ 怎么一옵点悲情将领的感觉都没有?

      但本着用人不疑的原则,张瑞还是退到一边。将全军指挥庁权交给蠡了眼前这位悍将。

      폝 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历史上那唦位Ꝇ悲情名将뻮,但眼前高顺的表现是完全Ⰼ对得起张瑞的信任。

      孟县游骑将对方所有探子死死的压制在部落里。利箭射翻了营内的篝火,引起一片不小的火势。

      有了ߗ例子,一处处火盆很快便被射翻在帐篷上֝,整个部落内,到处都是火焰。

      这随手之举,居然起到了难以置信的重„要作用。

      数不憂清的牧民扔⑊下武器ᓼ,跑回自己家中灭火。

      及⶞至孟县大军逼近这支部落门口,见到的就是一片匆乱景象。

      敟数不清뾒的牧民在部落里来回奔跑,哭爹唤儿声混合着粗鲁的叫骂声,竟然盖过了军队的指挥声。

      列阵在部落前迎战的人数,看规模居然糗仅跟孟县大军不相上下。

      仆骨大人此刻正在大发雷霆,对着身边的亲信大吼덲道:“仆骨力猛现在何槽处?怎么还没见到他!”

      泂身边亲膀信哪敢在这个关头触霉头,一个个都低头不语。

      气的仆骨举起马鞭便抽悷,喝问道:“舌头让人割了?还不快讲!”

       㴞被打得哭爹喊娘,没办法,终于有人开口答道:“力猛言家中母马即将产子,他在家中助产。稍后便来!”

      仆骨只感觉太阳穴一阵鼓胀,差点眼前一黑昏死阵前!大吼道:“还不去催!”

      亲信们带着哭腔答道:“催促祂的人都挨了他的拳歐头,正倒地不起呢!”

      对话没玢能继续进行,对面悟已经响起雄壮激昂的鼓声ଢ。

      伴随着军人嘹亮的口令:“放箭!”

      一存阵密集的箭雨从天而降!

      牧民们哪有资产配置铠甲疽,只能用肉身硬抗弓箭,顿时倒下一片,阵地上到处是伤兵哀嚎。

      游牧民族的弯弓射程不如对方,又无甲胄,完全无法与之对抗。现场ᴻ宛如屠杀!

      仆骨怒火攻心,哇的一声吐出一口心头精血,气势变得萎靡不振,最后强撑着下令道:“冲过䢪去,杀光汉狗!”

      利箭如雨,͟无数衣衫褴褛的部氵落勇士挥舞着弯刀擡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但野蛮凶悍的蛮夷战士还是顶着巨大伤亡冲㐮到了孟县大军身前。

      孟县一群骄兵悍将,又怎会放任对方逞凶!

      ⢤ 탑 几乎是同时,一群基层军官大吼道:“收弓!跟某杀光这群蛮夷ﮱ!”

      密集的长矛被举起,雪亮的利刃折射着耀眼的光芒,仅看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

      “冲!” 迎

      “冲!”

      “冲!”

      턇 军官们激情豪迈,凶䁙残程度完ࣱ全不亚于他们口中的蛮夷。

      一支支长矛带着巨大䣌的惯性彻底洞穿了蛮夷的身躯,矛刃上挂着各种碎骨与脏器。

      两뱊支凶残的部队终于冲撞到一퓜起,战场㬀上一片刀ᶞ光剑影,掀起无数残肢断臂。

      一切的计谋、一切的算计、两支政权的命运最终都还是要靠将士们手中的刀剑来决定!㣝

      在中军观战的张瑞急的破口大骂:“神他妈的冷兵器时代一支部队伤亡百分之十就要崩溃了!”

      这支乌桓部落的蛮夷在徒步冲锋的路上倒下就不止一亭!

      前线每时每刻都有孟芈县的将士在伤亡,每一秒对张瑞来说都是煎熬。

      自己最精华的部队,䑔最拥戴自己的将士,就这㼚样牺牲在一支籍籍无名的乌桓部落手中,每每思及至此,张瑞就感觉心头在滴血。

      关键ᄑ是,这支乌桓部落的骑兵呢!

      怎么到੷现在还不出场。

      高顺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这支骑兵,游刃有余的又派出两名椌屯长率部漯提供箭雨压制。

      穈两百名弓箭手自信满满的拉满弦,箭雨漫过交战骯的前线落在蛮夷密集人群的中间,引起一片哀嚎。

      身后传来的惨叫声룁,惊得正在厮Ⴈ杀的部落勇士们心神不定。很快便被孟县将士乱枪戳死。

      ᵉ ɮ 諏最中间的那屯将士在箭雨的掩护下硬是骁勇的将蛮夷杀退数十步,深深冲撞进蛮夷军阵当箰中,远远的将同僚甩在身后。

      看的张瑞一阵揪心!恨不得跑到前线去狠踢这名屯长的屁股!别冲那么快!万一被乌桓人包抄了后路怎么办?

      事实上战阵中的乌桓人可没有张瑞那份悠闲,汉军的剽悍简直突破想象,完全不像是郡兵,无论是战阵配合还是杀人技巧,都远超乌桓人一大截。

      再加之甲胄精﵉良,利刃锋利,战藆意高昂。

      乌桓人被싉正面之敌压得气都喘不上,哪还有心思去包抄侧ɲ翼。

      只有张瑞无所事事,一会儿恨不得去拉住那些狂飙猛进的屯长耳朵,让他们放慢脚步。

      一会儿又恨ꍁ不得去踹那些激战厮杀的屯长兵屁股,让他们赶紧突破敌阵。

      䟨一会儿又想叮嘱那些弓箭手把箭射远点,别误伤友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