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生活!

      得了神奇丹药“⦤还身丹”的陈岱林大喜,为了庆祝他能更加从容地面对往后各种刺杀,他决定今晚先去勾栏听曲嗨皮一番。Ꙉ

      再接下来陈岱林的计划便是去郑家找他的未来媳妇,好好分⧁享一下他此刻的喜悦心情。

      真是双倍的快乐呀……陈岱林心中为他这些想法点了个赞。

      当然,为了不让如薇知道他又偷偷跑出去后心生疑心,等到晚饭过后,他才偷偷地从搋墙外翻了出去,没有惊动府里任何人。 ꧷

      在问花阁里询问老鸨花魁柳欢今晚是否有空后,陈岱林得到了确切答案,然后他跑到门外跃上窗户,翻进了柳欢的房间。

      在柳欢错愕的目光中陈岱林笑了⭝笑:“柳姑娘,我又来找你了。”

      此时的柳欢正对着梳妆台的铜镜轻点口脂,看到是这个鸱冤家后她才没有大呼小叫,只是想起了对方上次的果断离开,丝떑毫不带拖泥带ݟ水的绝情样子。

      ᧊ 她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满的说道:“公子莫非是璜要做那采花大盗不成?怎么一声不吭就爬进写小女子的房间了?”

      陈岱林能听出对方的궳不满,不过他也不好装벑糊涂,便᪰讪讪뫡地笑道:䯳“这不是为了方便吗囦?咱俩都认识谝这么久,也就没必要计较这⩬些小事吧?” 妛

      “呵呵……小女子可不敢跟公子高攀,恐怕在公子眼里,小女子怎不过是一名唱曲解闷的戏子罢了。”

      闻言柳欢轻哼了一声,陈秗岱林连续两次都是真的只把她当成唱曲的花魁,她心情能够好到哪去?

      “柳姑娘此言差矣。”陈岱林正色道:勇“我一直都将柳姑娘当成我的知己。”

      “真的吗?可뚲陈公子一直都没动过我……”

      花魁柳欢不太信陈岱林说的话,哪有对自己红颜知己一点都不动心的。

      “柳姑娘,你这쬧话就把我当成那些俗人一样看߀待了,谁说红颜知己就一定要春宵一度的?发乎情止于礼,我陈岱林虽不敢说自己是真君子,但ⶫ也不舍得摧残如此佳人啊。”

      陈ﳴ岱林一声感慨,接着贡他见到柳欢仍然嘟着ㅸ小嘴,怎么都不愿意相信的样子,便只好放出自己的大招了。

      他开口悠悠道:“我赏春㾫日牡䟡丹美,爱如桃花뮨深谭水。”

      闻言花魁柳欢的嘟嘴样子瞬间凝固,她不可思议地ꂚ看向陈岱林,同时嘴中轻声重㡎复道:“我赏春日悌牡丹美,䅅爱如桃花深谭水…ᕵ…陈公子,这两句诗可是送给我的?”

      柳欢她们虽然只是问花阁一些取悦客人的清鷔倌人,但也要具备一定的风雅퉐手段,诸如琴棋书画这些礼乐知识等。

      而礼乐知识方面的丰富让她们的眼光境界也跟着提升起来,对于一些稍有才气的书生她们往往会更加좫偏爱一点,即便对⎧方是个银样镴枪头,她们也乐䆚得凑上去。

      䕓此刻的陈꾙岱林当场吟出这么两句优美诗词,哪自脃然就让柳欢直接沦陷了,别的不说,这句诗要真的是赠送给她的话,哪她的名气就会“窜窜窜”地往上升,在这问花阁里面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名人了。

       而且……生平第一次有男子赠诗的她,心꡿中也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在开始蔓延。

      陈岱林知道古人㡄对诗词这方面有着狂热的追求,但他仍是低估了柳欢的反应,此刻见对方如此急ꇰ迫的追问,他自然也不偵会扫了对方的兴,便㞎笑道:

      “自然是赠给柳姑娘的,这会你可愿意相信我了吧?”

      “相信相信,陈公子的为人,小女子뛛自然是相信的,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쮡 听到陈岱林亲误口确认后,悭柳欢뤂脸上一片喜笑颜开,但同时她眼中又有了些쟈许黯淡,不过很快就被她压了읿下去。

      “既如此,就劳烦柳姑娘再为我弹奏一曲《阳春白雪》了,待会我还有要事去做呢。”

      ' 陈岱林见安抚完了对方后,便笑吟吟地催促柳欢赶紧唱曲了,免得耽误自己到郑家找未来媳妇聊聊天。 Ṣ

      蓭 闻言柳欢脸上又忍不住浮现幽怨,不过她这会也不敢再说什么埋㍷怨的话,于是小跑着穿过格子门,拿她的琵䙐琶去了。

      片刻后,柳欢从格子门那里抱出ꌈ那ᕧ把琵琶,同时还带来了一道疑惑:

      “陈公子,这诗词的话一般不是得有四句吗?你只ჭ给了头两句,ꑌ哪还有另外两句귤呢?”

      “额……”

      范 陈岱林一时语塞,他想说他忘记了后面两句的内容可以吗?

      他急中生智ᮈ了片刻后,便再次悠悠道:

      䭦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柳姑娘,不是我不愿意邶给你后面两句,属实是我也暂时只漃想到了这两句,还有后面两句就等我再慢慢想吧。”䫭

      陈岱퐔林这番话自然无可挑剔,他能当场吟出这么两句诗,放到外面已是趣惊为天ꐏ人的存在,柳ⴌ欢可没有那个胆量造次,非得对方念出后面两句才肯罢休。

      콑她眼中的疑惑迅速消散,化成广陵江畔䋁无尽的春水,眉眼弯弯,藏着令人荡漾的无穷爱慕。

      此刻的她穿着淡绿色的长裙,쨦袖口上绣着浅蓝色的牡丹,典雅大气꼸,配上她丰腴的身材自然是平添鹬几分春色,更别说她脸Ჰ上一副任君采撷的ᴾ模样,自然是令人要多心动有多心动。

      饶是陈岱林也愣神了片刻。

      罿 一曲《阳春白雪》随炮着花魁柳欢的素手轻拨,轻快韵觌律渐渐响起,令人身心舒坦的状态再㻚次回归到陈岱팧林的身上。

      然而他此刻除了享受之外,却是比往常多了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릌폰 这种感觉他清晰地察觉到,就是对面那个女子引导出来的,不知为何,他感觉今夜这名女子有种说不出的迷人,让他产生렆了一股想入非非的冲动……

      停停停!今晚绝对不行……陈岱林甩了甩头脑,及时遏制了他差点控制不住的冲动。

      ➸等到整首Ⰰ曲子弹唱完毕,陈岱林폽便匆匆留下了几句客套的话语,接着如泥鳅般迅速溜走了,连钱都忘了付。

      这会柳欢没有再发出什么惊呼,她已经习惯了。

      她眼神复杂地看着窗外陈岱林的背影,突然轻笑了几声。

      陈岱林只觉得ࡐ今晚甚是奇怪,以往他觉得那名叫柳欢的花魁看似笑脸〟相迎,但其实总令他有股别扭的感觉。

      可是今晚却大不一样,她在自己赠送了她两句诗后,᯴就好像一个想通了的姑娘般,浑身都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渄“我这两鰠句诗居然这么吃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