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司泽玺篇:原

      编剧大叔卒……是不可能的,虽然那个马克杯劲儿挺大,但幸好编늮剧大叔因为常年写剧本发型觸变成了地中海,所以平常都戴一顶瓜皮帽。

      㠞 因为秃头救了自己一命,编剧大叔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८景菲᷾菲都吓୚傻了,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뀣上,佟颜有眼力价,上前去把编剧大叔扶了起来。

      被误伤묮的编剧大叔䤃一边ࣃ揉着头上⿩的包,一边气急败坏地指着景菲菲大叫:“景菲霾菲!不想演就直说,用不着暗杀我!”

      “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那这杯子是自己Ӊ飞出来的?” 鎆

      “我本来是想——” 름

      景菲菲看向돊佟颜,又默默把话憋了回去。她要是说本来要打的是佟颜,岂不是显得杛更加无理取唰闹。

      ꂛ 都怪那个佟颜!害她这么出㆐丑,还得罪了编剧。

      就是个扫把星,今土天自从遇到她就没好事。

      佟颜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看向了旁边的安安,嗕安安向她比了个꘳“OK”,露出小虎牙得意一笑。

      刚才要不是安安,她现在脑壳都呏被砸出洞얇了吧。

      廓这个景菲菲也太危险了,难怪䀧唐喻胖让她离她远点,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终于开⨶始拍戏了,孙导在圈里一直很温柔很和蔼,讲戏也非常有耐心,相比之下,编剧大叔的脸简直不是一般的五彩斑斓的黑浏。

      而且他一直댺都盯着景菲菲,恨不得在她身上穿个窟窿,⁰导致螀景菲菲一直神经紧绷,拍摄过程中频频出岔子。

      这位编剧老师,也是出了名的小心圇眼,还十分记仇。

      牖 “景ኌ菲菲,你演的什么玩意!不能演就趁早滚蛋!ﵔ”

       “景菲菲,你看看佟颜,再看看你,知큊道什么叫天差地别了吗?”

      邊“景菲菲,这都第几次念错词了,怎么着,我是用火星文棋写的台词你看不懂呗?”♫

      獝 揽 ……

      编剧大叔盯上了景菲菲憇,佟䃼颜只觉得好幼稚,人到中年了还这么小䧲心眼。得罪了这么ɟ个奇葩编剧,她甚೥至有点㖳同情景菲菲,虽然她的确䌹活该。

      管她呢,演好自己的就行了。

      佟颜一直正常发挥,虽然她b的气质的确不适合玛丽苏女主,但演员的自⨴我修养就在这里,演什么就像什么,而不是演什么都像自己。

      孙导对佟颜的表现很满意욋,但他突然想到了唐安尘小朋友的话,也刚好駱轮到了女二撕女一的戏,正好可以拿来ঢ试试。

      “佟颜,景菲菲,帷下一条戏你俩角色调换演一下。”孙导说。

      景菲菲眼睛一亮:“真的吗导演,让我演女一号?”

      看来鄵孙导终于看出佟颜不行了룭,中途把佟颜的女一换成女二,这暗示不用明说她也知道什么意思。

      佟颜倒是并不诧异,她点点头,说:“好캙,开始吧。”禔

      “你罇不看看剧本?女一女二的台词、表现方式完全不一样。”编剧大叔有些担心,突然把人家的女一号换成女二,孙导也不知道在想什뤱么,佟颜刚才演得多好啊。

      佟颜莞尔一笑,抬手点了点自己的头,说:“都在这里呢㹶,放心吧编剧老师。”

      这部戏虽然是小制作,但毕㾑竟是佟颜接到ⱓ的第一个重要角色,她非常重视,把剧本啃了无数遍。别说是女二,就连路人甲炮灰乙的台词和表演方式她都做了深入研究,牢䔹牢地装进了大脑。

      景菲菲轻蔑地翻了个白眼,“不是伞ᅀ就别硬撑了,想哭就哭出来吧,我会尽䗚量笑得小点声不刺激你。聱”

      佟颜:“……”

      瞱 景菲菲的智商和情商加起来最多80,不能再多ᄍ了。

      佟颜淡淡道:“与其现在跟我扯西瓜皮,你还不赶紧眲熟悉一下剧本,要是一会儿ⵎ前辈又忘词,编剧老师肯定要把你骂道狗血棛喷头。” 

      “少跟我假惺惺。佟颜,今天咱ȳ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你等着吧,只要我一天在娱乐圈,就不会让Ἐ你好过!”

      佟颜微微一笑,“随你,前辈开心就好。”

      景菲菲:“……”

      感觉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气没出去,ᤋ倒把自己给窝囊了。

      輄 临时换了角色,佟颜成了女二周雅,景菲菲成了女一徐婷,导演一声action,佟颜瞬间像换了个人一样,立刻进入角笅色䱴。

      周雅拎着一只红色小皮包,慢步走到徐家粥铺门ꍨ口,抬歟头看了一眼招牌罌,킗眼底划过丝丝深চ意,῕唇角微微泛起一个弧度。

      她昂首挺胸,气质优雅,走进粥铺,环顾四周的陈设,最后视线落到正在招呼客人的店员小妹身上。

      “服务员。”

      “诶,来啦。”徐婷赶紧迎过去,“美女要喝粥吗?”

      周雅不置可否,指着旁白的椅子,声音慵懒,带着几分不悦,说:“太脏,擦一下。”

      Ⅹ“……ፕ好、好的。”

      徐婷立刻重新擦了寡椅子,周雅低眸看着她弯腰擦椅子的样子,朱唇微微一动,似是勾起一抹浅浅的不可名状的笑意,将眼底慢慢的不屑和ᖛ轻视藏得很好。

      “美女,擦好了,您——”

      “吹干净㴓。”周雅清冷的声音轻轻略过,轻轻缓缓,没有任何攻击性,맄却让人不由得心底发颤,不明觉厉。

      徐婷脸色有些白,她指了指椅子,说:“要不……我给您放个垫子”

      “用嘴吹。” ҍ

      周雅微微倾首ᅩ,上前两步,声音突然拔高,故意让店里其ꯦ他客人听到,她说:“都有胆子给别人的男朋友吹领子,我现在让你吹个椅子怎么了?”

      徐ృ婷立刻意识到周雅说的Χ是宋格,赶紧解释道:“您误会了,我和宋大哥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当时情况特殊,而且照片✈是被有淭意找角度——હ”

      尡 周雅突然抬起手,似是要去扇徐婷巴姵掌,但她却慢慢只是帮徐婷整理了一下衣领,ᦔ然后按住徐婷的肩膀,在她耳边小声说:“记住,宋格不是你能惦记的人,丑小鸭之㹻所以能变成白天鹅,归根结底是因为它本身就是白天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