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 ?他可有我帅?

      不消一会,白一一就赶到了,看着附近熟悉的环境,她轻语道“青丘?”再低头犒看去,就看到鬼鬼祟祟的两个人,而阵法内的狐妖们也看到了皇,不过白一一制止了他们准备的呼喊。挥挥手让他们退去,静静的在空中看着下面两个人。

      赢白伸出手一次次触碰着眼前的屏障,叏然后一次次的被轻微的弹开。“看来这禁삎制,是你给予多么大的力量就会回返多少力量。”赢白軷气的只跺脚,“凭我们的力量怎么可杽能ꐥ破开呢?”说着她看着那个扣着戒指不知道在✿干嘛的安乡,问道“你干什么呢?”

      ⦚ 蒝 䰑 安乡回道“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破开这个禁制的法宝。”心中却腹议着伊依姐怎么不给她一个进攻性质的法宝,都是探测的防御的啊。赢白听到他的话不禁嗤笑道“这禁制可是狐皇大人布下的,你怎么可能破开。”说着说着,赢白眼中就冒出许许多多的小星星。

      看着赢白那一脸崇拜的模样,安乡就不开心,冷哼一声“有什么不可广能的,狐皇也不一定伛有多么了不起。”闻言赢白更ﯽ不开心了,“不许你说狐皇大人的坏话。”闻言安乡更更更不开学,“怎么不能说?我就说,狐皇就是不厉害,就是不厉害。”“啊!!!”赢白大声殝一喊,“你再说狐皇大人坏话,我就,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说着赢白把脸扭在一旁纮,安乡连忙过来安慰껕,“好了好了,我不说了,狐皇肯定篜不是满脸络腮胡的大汉,也不会是个葽满头白发的糟老头子。”赢白听着他的话,恨恨地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他。

      高空上听着这俩人的话,白一一满头黑线。她再也听不下去了,直冲下去呵斥道“安乡,你在这里干什么?”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这熟悉的强调吓了安乡一大跳,一扭头鲰看到的确实一个陌生却美到惨绝人寰的女子。他楞神了,呆呆道“美女你谁啊?怎么知道我是安乡?”

      闻言白一一也是一愣,随即反应到自己如今的样子。快速回应道“孤就是你口中的络腮胡大汉和糟老头子。至于孤怎么知道你谁?哼,这天底下집就没有孤不知道的ᅂ事情。쮭”反应过来的白一一说话不禁就流露出霸绝天下的气势,王霸之气侧漏不已。

      听到这句话,安乡和赢白都是惊了又惊。赢白眼中更是冒出了更ஷ多更多的小星星,连忙跑过去“你就是狐皇大人吗?”听到这话,白一一迷茫地看着眼前这娇羞不已的女子,直到心垃里泛起一些莫名的感觉的时候,她才意识ས到㞩她是谁。ⴺ于是她做出了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后悔不已뾲的动作,她露出甜甜的微笑,轻轻摸了摸女孩的长发,“是啊ɹ,小公主,䫕孤就是狐皇白一一。”赢白眼中的小星星都快␓飞出来了,感受着头顶的手掌,尖叫一声地跑开了,“啊!!!狐嚯皇大人啊,我看到了真人,还知道了她的名字,她还,还摸了我的头。”

      白一一看着这莫名疯癫的女孩,心中一阵无语,接着看着安乡,冷哼一虊声。安乡早就넇吓软了,哪有刚说完人坏话真人就冒出来삭的道理的啊。安乡无比尴尬,傻笑道“妖仙姐姐,我刚才就是开ᩞ玩笑的,我哪里知道妖仙姐姐你是这样的美若天仙,我刚刚就是֗在胡言乱语。”白一一看着他的模样又想起他跑到浴场的荒唐事就큼不想搭理他,不过又对他们俩为什么砌出现在这里很好奇,就问道“你们两个在青丘ඨ境外干什么?若ઌ不是我下令青丘中妖不得随意伤人,就你们这样早不知道㤯死多少次了。”

      安乡刚准备回话,赢白就ꊟ跑了过来,“一一姐姐,一一姐姐,是我,是我,我从小就仰慕狐皇大人,一直想要看一看狐皇大人。”뼱听着一一姐姐⇗的称呼,白一一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赢白倒是不怕生,拉起白一一的手就开始撒娇礳“一一姐姐,我碓可不可去青丘看看啊。”

      ꇈ白一一摇摇头퓁,“不鼧行的,人괃类不能随意踏足青丘。”赢白闻言,眼中的泪说来就来,可怜兮兮地看着白一一,嘴中喊着一一姐姐。白一一听着那肉麻的叫声,差点忍不住一脚把她踢飞。可是一是她不会,二是因为那柴道锽她绝无可能伤害眼前的ᨂ女孩。

      白一一按住赢白的手让她停止晃动,深吸一口气说道“你再撒娇也不会让你进去的。”说完看着那又要哭出来的赢白,叹道“不过你们大夏王朝每年有祭祀活动,你如果能够完美地主持那次活动,孤就破例让你进青丘看看。”闻言赢白眼泪瞬间消失了,眼中出现的是冒不停的小星星,她开学的大叫几声然后在白一一猝不及防下在她的脸上吧唧一口,然后喊着一一姐姐最好就蹦跶的走开虊了。

      䖦 白一一只感到一阵憵呆滞,心中一阵无言,只觉一阵闷气无处发作雭,看着眼前傻站着的安乡,不禁更为火大。“还不快走,难道要孤留你们吃饭吗?”安乡看着这似乎有了火气的狐皇,心中更是心虚,忙回道“这就走这就走。”然后拉着赢白就飞走了,赢白口中则喊着“你干什么?我还没有跟一一姐姐告别呢?”白一一看着他们离去,一阵头疼。

      她扭身一个瞬身回到青丘,感受到昔日在青丘布下፮的法阵似앉乎受天地影响更为强大櫍了。而青丘内的灵敁气精纯程度更是到了一个极高的极点,白一一内心有了一丝不安“物极必反啊。”白一一留下一句叹息,在青丘又交代了几句话便幻化成柳伊依的模样向京都飞去。

      京都安府此时早已乱作一团>,典礼ꯘ的主角和当朝两个公主竟然丢了。整个京都和安府都被翻了个底朝天却没有丝毫线索,最后还是守城士兵汇报才知道公主和安乡出了城。赢夏此时是急个不行啊,惠玲公主是师尊自不必担心。但赢白和安乡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出了城谁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

      虽说这附近都是大夏王朝的领土,但㱮是人族终究也只能依靠法宝庇护城池而已。野外终究还是妖族的㢏天下,虽说不如妖国那般强盛。但还是有强大的妖占山为王,若是他们不小心深入后果简直不敢相信。就在他思考要不要麻烦师킝尊的时候,那俩小混蛋终于是回来了。

      赢夏气势汹汹地冲出去就要教训两个不知道轻重的小混蛋,“你们两썻个…”话还未说完,却看到了跟着两人缓步走来的柳伊依硬是生生憋回了后面的话。而赢白才不知道害怕呢,一Գ路小跑抱着赢矕夏的胳膊晃个不停,嘴中叽叽喳喳的说着“父皇父皇,我看到ݫ狐皇大人了覄,狐皇大人好漂亮啊,她摸了我的头呢,她还,她还答应我只要我好好麼主持祭祀大会就衜让我去ᾯ青丘玩⢼呢。”

      赢夏被晃的一阵头大,ཱི“停停停!”回过神来,震惊道“什么?你说你看到狐皇大人了?”赢白点点头,仰起头一脸骄傲。赢夏看了眼两人身后的柳伊依,狐疑道“你们两个跑哪里去了?”“我们去青丘了。鑰“赢白一五一十地把他们两个人做的事‒情说了一遍。

      赢夏听完之后看了一眼柳伊依,在接受到眼神后,将脸一正,怒롍声道“你们两个知道错了没有?”赢白一愣ಕ,“有什么错呀?”“你们知道外面有多么危险吗?竟然敢偷偷摸㡎摸出去?幸亏你们去的青丘,是狐皇大人的地方,若是别的地方,就你们ꪗ两个小鬼还能回来吗?这次骂你回去紧闭两周不许出门⻫。”闻言赢白￉小脸顿时就跨了,“父王,我不要禁足昧,我不!”

      赢夏脸一横,一副凶横的模样,“你要是不听话,朕就不让你主持祭祀大会。”闻言赢白眼中的星星没有了,泪又出来了,“父皇你最坏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说着就哭着往皇宫跑去了。赢夏尴尬地摸了摸头,咳嗽一声,定眼㑗看着安乡“你可知错?”

      安乡찰一阵胆怯,低下头说道“我知道错了。”赢夏冷哼一声,“哦?哪里错쿹了?”安乡一愣,倒瀞没想到痠他会这么₡问。一时间倒不知道怎么回答,左顾右盼之下看到柳伊依,求樉助的眼神立马望过去。柳伊依头上又是三根黑线,却耐不住他那么看,只得走过来对赢夏牫微一行礼,轻声道㊚“皇帝伯伯,这次所幸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就不要再怪罪他们了。”鏜

      听到柳ᐑ伊依说话,赢夏自是不会拒绝,点点头说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敢随便跑出去必定严惩不贷。”安乡连连称是︾。“行了,退췥下吧。”赢夏挥挥手。

      安乡连忙拉着柳伊依就跑,赢夏哎了〠两声一阵无语,他还想跟师尊说两句话呢,这臭小子。想了想又感觉不对,师尊貌似是奔着这臭察小子的新ᢖ娘去的,那臭小子岂不是自己的师公。赢夏忙称几声罪过,摇摇头跟旁边的安逸道别便回宫去了,他还要头疼怎么哄他的小心肝呢。

      安逸刚才圣上在这自己也不好说什么,现在便怒气冲冲地一阵小跑到安乡那里一阵怒骂,若不是看到柳伊依在这恿里非要行家法不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