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练成是好事!

      䶖这时候陈连长插话䅩了:

      “对!营长说的对!

      劳资杀猪专门杀屁眼,各有各的刀路,杀的死猪就是杀猪匠!”

      “是ᮢ这个道理。”

      一营长继续说:

      “我估摸着大田庄的鬼子是没有胆量,就凭着他那么几个人去进犯咱们根据地,他的用意还在于大田庄总的战略目的。

      根据他们又搭桥,又修路的,八九不离十是在为更大的行动做准备。

      如果真的㿈是这样,那他们接到的就是死命令,也会有相当的计划和亂准备。

      你们看这样行不行,鬼子无论占了便宜澴还是吃了亏,一回到他们的营地,必然会放松警惕,要么休整,要么庆祝,咱们给他来个冷不防----鈧--。”

      他做着一个强有力的手势,手掌平摊着,用力向前插去!

      “哦,明白了!” 쩐

      ഃ 一连长陈世璞说:

      ↆ “营长的意思是,给他来个贯놬通伤폒?”

      一营长陈俊霖说:

      琉 “对!

      ᶖ我们现在虽然没有消灭他的实力,但是给他来个开肠破肚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干部听着听着感觉越来越有味道了,也都聚精会神的天听着,不停的朝炕中间挤着。对于自己的初步ꂅ打算,一营长是非常得意的。

      他的计划就是把他带的这二百号人形成一把尖딴刀,⩘从鬼子的整个防御的登大田庄穿透过去,打的就是突然性,等鬼子回过神了,老子都跑出去几里地了!

      他对大家说:

      “现在大田庄的北面是根据地줲,南面是东海县城,他们的重혶点应箓该在南北的方向,老子从西向东,用强大的火力开路,一路杀出去!

      我在想,无论鬼子的Ɉ预防方案有多少,也不会想到这一招!

      当然,这也是有非常大的ᣮ风险的,一旦被敌人粘住,敌人就会越䨍打越多,把我们层层包围,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我们要想取胜,就靠速度,鬼子还没有明白,劳资呼啦一下已经出去了!”튆

      一连长陈世璞说:

      “我看这个办法行。

      前面清一色的轻机枪开路,后面的用手榴弹朝两边招呼,再后面的集中神枪手打那些敢冒糪头的,行,饖可以!”

      一营长陈俊霖说:

      ꅒ“这样⑚的打法,对我们是有利的,

      第一,大Ꮉ田庄咱们连住过,地形没有问题,

      舘第二,咱们这次带出来的战士都是好中选好,个໢个身体强壮,

      第三,咱们带的手榴弹,炸药包不寔少。

      但是也有不利的方面伒,时间上要求高,你们都清楚,穿过大田庄慢跑怎么也得七八分힥钟,这时间太长,留给鬼子的反应时间太长的话,他们就会做出反应,对我们不利。

      还有荡就是伤亡,有了伤亡怎么办?”

      一个干部说:

      “我看咱们边冲边打,五分钟没啥问题!”

      诺还有的干部说ㆉ:

      “伤亡也应该不影响部队的速度,规定下来,谁伤了,谁侭两边的㭘就架着,牺牲的就背着,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簱

      大家热烈䢫的议论着。

      看着㉯大家的意见发表的差不多了,۟一营长陈俊霖对大家说:

      “我看咱们基本就这个谱!

      ﯝ具体的执行上呢?䢽

      我看这样,以咱们出来临时编制顺序⇿,一,二,三班由我带队,负责渕前뛎面的开路,七,八,九班由陈连长率领,负责断后。

      前后的班把力气大的,投掷远的战士和四,五,六班换出来,集中手榴弹珩和炸药包专门给他们,我在前,陈连长在后,你们就一心一意的给老子捣腾手榴弹和炸药包,尽量的朝远处丢!ٷ”

      话还没有说完,一连长陈世璞就站起来抢着说:

      ⹴ “哪怎么可以?你是营长,得负责全面,按道理也该我在前面啊!”

      一营长陈俊霖那襊双独特的大手朝他一挥,做了个坐下来的手势,大家都是坐在炕上的,臰他独自一个人站着,虽然他的个子蛣和营韓长比差了好大一截,但是现在看,就有那么一点鹤立鸡群詻的味玧道了。

      颠一营长陈俊霖对他说: 鏪

      “你以为劳资给你޸的任务轻啊?

      告诉你,不看你还有那么ש点能耐,这任务会有你的份吗?

      蜂 咱们在前面是正着在冲,你可是倒着胙跑!

      ↛既要保障部队的尾翼安全,还得跟上队伍的速度,别让敌人给粘了去,你以为轻松啊!”

      一连长陈世璞一听,这才露出笑容엵,说:

      “这还差不多,那连长你就放心,听我爷䭘爷说,我妈生我的ᖟ时候就是脚后鄎跟先出来勇,活该了这就是我的活儿!”

      这就叫说䴚者无≈意,听者有心。

      个别脑ᒵ子ྠ转的快的就听龷出了一僉连长的话不对劲,就发话了:

      “怎么听着别扭啊!

      你妈生孩子,你爷爷在那里看的那么清楚,算那门子事情哦!”

      大䯔家回过神仔细一想,对啊,讶也就哄堂大笑起来!------。

      “好了,至于陈连长他妈生他的时候究竟谁在场,等以后你们有了机会再问也不迟。

      我看咱们的方案基本上就可以这样定!

      这次战斗的胜利,就取决于咱们能不能动作迅猛,在敌人预料不到的方向和方式的情况下,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事情都ﭿ得留一手,再好的事情也要考虑最坏的结果,万一部队被粘住要坚决脱离战斗,谁他妈的恋战,那别怪到时候老子枪毙你!

      ࿬如果被打散,分头突围,在猴王洞集结。

      ᩿还有,不œ准丢下伤员,除非特殊情况,牺牲的同志也给老子带回来!ﭜ

      老子的兵,死了也得有个坟堆!

      尝大家分头准备,明天凌晨䍹二点出发,早上七点发起攻击!”

      松井老鬼子带领着前队,出了“驴叫沟”,在沟口机枪的射程外停了下来퍚。

      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顾不得擦汗,扭头盯着沟口。粶

      真的是把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大冷的天,头上的汗还㽌不持停的冒,作为军人,他现在甚至是害怕枪声的响起。

      쵥因为他知道,一旦现在枪声响起来,就꽗证明了他已经落在了新四军的算计之中,륉虽然他已经对这个结果有了预料,并且做出了动作予以防范。

      但是毕竟新四军又碇走在了他的前面。

      他也知道,对战争来说,没有常胜的暎将领,但是如果对手什么事情都比他快一个甚至是半个身子,那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啊!툺

      ⮔就在他陷在这种犯愁中不能自拔웋的时候,“驴叫沟”传来了密集的让他害怕的먼枪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