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不能说的真相

      郑氏不知她已经换了个人。她只低声说道:“技多不压身,多学点东西总没坏处。”

      以前的秦紫瑜喜欢什么她不知道,不过以前的赵子玉,喜欢钻石棋谱兵书,受Ȱ父亲赵青山和哥哥赵子恒的影响,从小就爱舞刀弄枪,也在刘晋安的㶟支持下,跟着父亲去了边关,后来楁还成了令人闻风ሮ丧胆的玉面将军。

      “你愿意学,娘当然赞成,只是㖻你刚醒,身子还虚着,等将养几天再说。”郑氏拉着她骨节分明的뾍手,她也看着自己纤细修长的手指긤,想起从前她的手,因为长年握枪拉弓,有厚厚⾇的茧子,哪有ᶃ这멡般柔润嫩滑。

      “荣国公府的少夫人,性情温厚ᩊ,待爫人随횧和,你엑想学刺绣,娘跟她说一声就是,要⼆不觀是她遇上事了,她那一手绝근活,还不肯传授于人呢。”郑氏的话,却让秦紫瑜的心一൦紧。

      ᳍“荣国公府的少夫人遇到什么难事了?”

      쨫郑氏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引起了女儿的好奇心,便继续说道:“因着她娘家的琉弟弟得罪了永城侯之子,烧面临着牢狱之灾,荣国公看在他肚子的份上帮了忙周全ꜵ,赔了好大一헷笔银子。”

      永城侯许万全管䭛着军巡院。荣昌帝在癀位时,永城侯还是个低调的军巡使,可新帝上位后,他被提拔了,便日益膨胀起来。他儿ꣽ子许世澜是个实实在在的纨绔ȧ,仗着他爹管着京中治安刑狱等事,平日里横行霸道,谁要得罪了他,便不管有理无理,都把人家抓去大牢一顿毒য打,索取钱财,靨才肯放人。

      ꟊ“听说少夫人的父亲原来还ꟈ是宫里伺候过的中贈书舍人,怎么会轻易就被关进大牢譙?永城侯也不怕皇上问起来?”

      휚 “那是以前,荣昌帝在位的时候,自然没人敢小瞧应家,可如今龙椅上换了人,皇上哪有空理会这些小事,自然只能靠覶少夫人应采卿从中打点。应采卿嫁入荣国公府后䖁,她父亲被罢了官职,ⴴ本就让憪她觉得没了脸面,可娘家兄弟出了事,不得不求荣国公出面,又㚇因为生的是女䅍儿,荣国公就不给她好脸色看了,国公夫人还张罗着要给世子纳妾。”

      秦紫瑜听着应采卿的遭遇,心中堵得慌。以前她只顾着自己伤春悲秋,愁闷抑郁,却从没有关心过应采卿过得怎么样,总以为她嫁给了她喜欢的人,㘜应该一切都美满顺遂,却不知道她的日子也这么艰难。

      她还记得,青春少艾的应采卿珿,说到心뢥上人洛锦辉时脸上的朵朵红霞,她书信中即将嫁人的忐忑和期待,她给她回信写上了诚执的祝福ⷨ,祝她嫁得良䃒人,幸福美满。

      可现在听了许多她遇到的事,却没有听到洛锦辉为她做了什么,“那世子呢?也不为她说句话?”璿

      “世子洛锦辉担任了转运使之职,一个月有大半个驽月不在京中。应采먵卿这样温婉的性子,就算世子回京,她也幸定不会将这잭些烦心事说于他听的。”郑氏说完,看着她眉头微拧,便打住了话头。

      应采卿自然是好的,德容兼᥹备,堪为女子典范。可是如此,所有的委屈就ꗠ自己一鐐个人抗着,迟早会被压垮⡼的。 推 䱺

      她叹了一口气,“母躣亲,我想去院子里走走。”这身子太虚弱Ċ了,得加强锻炼ꃟ,快快好起来。

      听到女儿想出去走走,郑氏起身去扶她,心里后悔自己话多,说着别人的家长里短,弄得女儿心事重重。

      两个丫㚿鬟也来帮忙,仔细护藻着,还给她加了一件斗蓬。

      院子里草木葱郁,百花ǘ争艳,春意盎然。秦紫瑜眯着眼睛䝀适应了好一会,才觉得光线不那么刺眼,抬步顺着掝回廊,缓缓往㒀前走去。

      燕㳲子从回廊下穿过舜,双双飞舞追逐着,ꒆ掠过桃花树,惹得桃花瓣,纷纷飘落,悠悠如雪。

      回廊连着一弯池水,池中一座假山,山间流出一道瀑布,如珠似玉般泻进池水里,激起道道涟漪。睡莲铺满半个池子,幽紫粉红的睡莲花儿开得娇艳,鱼儿正在莲叶下游来游去。

      ꯪ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用心看过如此景色,一花一草一木,都是那么清蝱新美丽。

      置身于氩这无边的春光中,前世的一切世非恩怨,仿佛都像一场梦。

      微风起,吹皱一池春水,池边的桃花树,也纷纷扬扬虘下起了花瓣雨。

      风吹乱了她的发,一阵透骨殍的寒意,跟当初在水月庵大雪纷飞的那晚一样,寒透心脾,万念俱灰。刚刚ᙓ还以为那是一场䈬梦呢,现实就提醒她,一切都真ं实的发生过。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郑氏急忙拉了拉⍚她的斗蓬,轻袡声提醒:“你吹不得风,回房去吧。”

      她轻轻点头,缓缓转身,郑氏细心地扶獰着她往回走。

      当初坠入雪窟,受了寒,怕是留下了病根,又在床上躺了三个月,真戵是弱不经风。

      ⢒ 儑回廊那头,一个明媚欢ⴃ快᫱的少女,迎面朝她们跑来。

      郑氏脸带䘜笑意,轻声说翅:“你妹妹回来了。”

      “娘,娘韗,姐姐醒了吗?”少女还未跑近,就大声喊着。

      秦紫瑜笑着看向少殁女,一袭桃红罗裙,头上双髻簪了珠花,明眸皓齿,丞娇艳如花,正是青⣕春好年华。

      “姐姐,你可算醒了,这些日子,娘哪里都不让奂我去,盔你也不能陪我玩,可把我憋坏了。”秦楚妍亲热地挽着她另一只胳膊,娇声嗔道。

      “妹妹别恼,以后姐姐陪你玩。”秦紫瑜轻声应着,想起醒来后青桃的话,当初她们回京的路上,两덳姐妹本来坐在悴一辆࿅马车上,可不知是什么原因,二小姐和她发生了争执,跑去和郑氏坐同一辆马车了,下人们跟在后面的马车上看护行李,因此只她一人䠦所坐的马车坠入了雪窟。事情有⬗些蹊跷,可她并非真正的秦紫瑜,也不䣍清楚她们因何起了争执,当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人짅说得清楚。⽃

      “太好了,姐姐,春䤭色宜人,春花烂漫,还好你醒得及时,京中各녎家赏花宴办得可热闹了,我们一起去赏吊花吧。”

      看着秦楚妍ᷠ一脸天真烂漫,她将脑中毫无头绪的想法甩开,笑着点了ⲵ点头똳。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