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同人>

      ౘ 全罗北道的天气始终跟雨季挂上关系,不知不觉来这里已经有两个多月,裴宪头上的伤口早已经好了,现在关于他的戏份拍的快要接近尾声。

      在米柜里面的◘戏份,近一个礼拜拍了不下几百条,不是不好,而是李俊益想要多拍几段一模一样的,等待后期剪辑挑选。

      化妆师还在给裴宪修饰脸ሀ上的伤痕,但是根本就没有修饰多少,反而是劝告裴宪去喝点水。

      乼李愃被关在米柜里面八天不吃不喝,连下雨天都因为米柜上面铺着的杂草而喝不到什么水滴,世䚰孙送来的水也喝不到,这ꁱ其中唯一的一次进食液体则是˯自身的排出的体液。

      历史上的李愃,就是这样被活生生的ᆮ饿死在这个不大的米柜里面。

      迊为了让这种饥饿折磨的状态更加真实,裴뛌宪已经不吃不躬喝两天的时间,人都消瘦了一些,面无怛血色,嘴唇干枯的都有好几条细小的血痕,随意动一动,就会让嘴唇上的皮肤撕ꄙ扯핤开形成新的伤口。

      化妆师可不是让裴헁宪变得更加惨,而是在他已经这么惨的面容下,修饰让他恢复一些血色。

      “米柜还有最后一场,拍完就可以了”

      훗 长时间没有进쫖食进水的关系,裴宪现在说话都是撕扯着嗓子发出沙哑的声音,眼睛里面没有疲惫,也没有非健康的样子。

      一双写满温柔的眼睛从刚进入剧组以来趙到现在,都没有变化。

      但就是因为这样的状态,让她们这些化妆师造型师都是心软又心疼,谁让裴宪长着这么好看的脸,人还这么的温柔阳∅光。

      整理妥当,裴宪跟化妆䬨间内的几位工作人员都是点头道了声谢,才慢慢退出房间把跼门带上,尽量的不发出声音,然后才走到拍摄场地里面。

      拍摄米柜的戏份都是在室内拍摄,只有少数两场씿才在外边勬,本来裴宪强烈要求全部都在室外拍摄,这样才讲究真实,却被李俊益拦下来了。

      ‘拍戏归拍戏⢇,你命不蔷想要了?’

      这句就是原话,李俊益见过拍戏拼命的,但是也没见过这么去送命的,外匕面的天⛶气可是高达三十多度,被闷在米柜里面,就算吒是摄像⥳师也在,那也只会让演员更难受。

      轻빟点就是中暑,重一点可就真的要住院了。

      턵宋康昊在等裴宪拍摄结束,后一场就是他的戏份,悝接替⁘拍摄,看他脸上毫无血色,人也是虚弱,还要坚持拍出最好的效果。

      就算是他,都有些感叹跟佩服裴宪的勇于牺牲“史上最可怜的新人男主角,宪可真的是拼命岡啊”

      “李俊益导演可是拿这部电蟊影去冲青龙大钟的,你应该担心担心自己”金海淑提醒了宋ළ康昊一句。

      쟰 国内最重要的电影奖项莫过于这两个,这部电影是双男主,如果不出所料,上映的时间在明年,那明年,裴宪跟宋康昊肯定都会入围,不提别的。

      宋康昊老牌演员,影响力跟演技在燪线,绝对᪠会被提名。

      裴宪虽然是٢新人演员,可进组才多长时间,演技进步快到连他们两个大前辈都是叹为观止,要是这种幕后的花絮被公开,提名也是肯定。

      拍摄场孟地里,李俊益还没喊ۡ开拍,在众人都疑惑的情况下,他忽然说出,要求去场外拍摄,

      外面现在正好天黑,还下着雨,

      最后的这算场戏,是李愃在米ꭦ柜里面消逝生命的画面。

      李俊益做出来的这个决定,没人反对,导演追求拍的最ᜰ好,裴宪追求拍出真实。

      外场的拍摄场地内,工作人员快速的架好摄像机,演员到位,导演便喊了开拍。

      靠着冰冷的木质米柜,裴宪进入到了虚弱到频死的状态,身体要被活生生的饿死,精큔神却要被父亲那绝望的话语,彻底没了想要生还的希望。

      天在ᕏ下着小雨궥,阴釙沉又寒冷,夜晚的风伴随着的还有树木的清香,细细的雨滴打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 父与子,君与臣的交心对话在后期才会臑让裴宪跟宋康昊配音加上去,拍摄期间,两个人却没办法面对面,无言Ꞩ的去拍好这场没人去说台词的戏份。

      ‘读书有如此的重要吗?着装有如此的重要吗?’

      ‘君主若崱学识不足,哪怕只是一只裤脚散开,臣子也会对䆾此蔑视,这个国家,读书就是国策,礼法婺,便是国策’

      ‘糊读书,礼法,那是先有了人,才会有这两样,岂能是读书跟礼法,成了压迫줿人的国策呢,我不想当王,也不想要这个权力,

      我想要的,所期盼的

      只是父亲你的一句慈爱的话,讦一个温暖的目光’

      对䂔于普通人来说,这种对父亲的请求,不用说,父亲也能给予,但换做了君王世家,便成了不麃可奢望的东西,李愃被关进米柜八天后,

      死亡。

      “咔!很好!”

      李俊益死盯着镜头,李愃被关米柜的戏份,结束!

      镜头一关上,林丹妮就赶紧拿着毛巾跟﵌水飞奔过去,细心的让裴宪小口喝一些进去。

      两天多没有进食进水,裴宪身㏓上的力气还是有一些,接过水瓶小ϣ口小口的喝着,润了嗓,也让胃里舒服许多。

      “欧巴,夜宵只能给你吃粥了”林丹妮知道裴宪在等今天这场戏,拍完,他就可以正常去吃东西喝水了。

      “嗯,麻烦了,不过还有要拍的呢,今天时间,还算早”裴宪再度喝了一口水,点头应了下来。

      等下他跟宋康昊还有一场戏份要拍摄,趁着状态还可以,要是祠等明天晚上,可就真的错失最好机会了。

      “好,啊,这个”林丹妮点头表示明白,瞄到李俊益已经在喊宋康昊准备了,赶紧把裴宪嘴角边的细微水渍擦掉,然后飞速的退了出去。

      剩下的戏ㇻ份,可就是裴宪的最为简单了,角色已经死了,只需要配合去演个尸体꙲就好,除了后续补拍一场,其余倒是샄非常简单。

      转天,李俊益䟕为了能让裴宪早点杀青弭,特地把之后的丧礼入殓戏份移到了今天拍摄。

      也托了这个榏福,现场尪的女性倒是纷纷的感激李泩俊益起来。

      “身材真的不错啊,小宪”

      “帅归帅,肌꧰肉也不错”

      “小宪有女朋友了ઔ吗?考虑下姐姐我啊”

      裴宪穿着一条短裤站在丧礼布置现场,精壮的身材吸引了室内人的注意,腹肌片块分明,宽肩窄腰,长久的有效锻炼让他身形匀称又健康。

      身上被化妆师涂抹了不少瘀血伤痕,说归说,这群人还会上手,要不是自己躲得快,指不定便宜都要被占多少。

      乽为了不被继续用眼神占便宜,裴宪选择快速躺在台上拿着白布给自己盖上鋁。

      “好了好了⇚,都看什么,倒数三分钟,群演ૃ坐好位置,开始了”李俊益恶狠휘狠的瞪着她们这群好不廉耻的女性工作人员。

      她们也就算了,连文根英都是盯着裴宪看,Q理由很简单。

      我盯着我剧里丈夫的尸体,很正常啊。

      Խ 李俊益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三分钟时间一过,ማ就喊컁了开拍,最后这场入殓戏份很简单,在裴宪穿着皇族入殓服正式被盖上棺材板的时候,他的죪戏份,也就杀青了。

      “很好!我们裴宪的杀青戏,今天晚佚上剧组请客韩定食餐厅ꥧ,大家都吃好喝好”

      “谢谢导演!”

      有人杀青,导演自然是要请客吃饭的,蠗还是男主角杀青,李俊益可是准备好了下血本去吃最好的韩定食,让他们一众人都是激动了好⇷一会。

      “大幸啊~我可盡以吃点鸡丝ὺ肉了”裴宪坐在休息室里面,戏份一杀青,他肩膀上빿的担子可就一下子松了许多钍,想到晚上的杀青宴,心里就美滋滋,虽然饿了两三天,但是㰟吃点鸡肉还是没问题的。

      正在他计算着之后几天可치以好好的休息休息,洗一洗公寓칭楼下停了好久的爱车时,金美淑走进休息室,똣硬生生的把他这个想法给扼杀屈在了摇篮里。

      “小宪,明Ӏ天就要回去,然后呢,早点去公司交差,有个戏可以让你去试试看”

      “诶?”

      裴宪愣住了,怎么䪿还能有这样的操作?我才杀青第一部戏啊,您老人家就让我无缝连接继续去试镜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