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洪荒封神>

      商尹并不知道,在几天之前,冷僵已经来到荡仙河,并且跟七名实力在三星仙身境的水妖巢高手谈妥了。

      只要它们一起将商尹斩杀,每个人都有三十万斤上品灵玉,并且给每人都支付了十万斤上品灵玉,可谓是下ꈂ血本了。

      藻仙就是其中㝿之一,得到消息皡,商尹刚刚来,᝚就主动要见水妖巢管事的。

      㛓 这就更让藻仙摸不着头脑,一时间,它也只能够让所有人都不要轻举妄动。

      因为它们这接的,相当是私活,是没有经过水妖巢的同意,管他来人是谁,先杀了再说。

      可如今这뚬情况看来,似乎有些不一样,哪怕是隐藏在暗中的冷僵也觉得非常奇怪,不知道商尹这一出唱的是什么戏。

      쑛 在这仙船上,水仙宗之人,ጯ也甚是不解,不知道商尹所谓何事。

      仙船一般三个↲时辰发一次,荡仙河距离对岸其实也就只有几百里远,很快就能够到达对岸。

      白影,雷衡,采儿都不知道商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仙船离岸,驶出渡口,缓缓前行。

      行了不到数十里,突然从䕋河中出现一条水龙,有一名女子站在龙头所在。

      藻仙来到甲板上,道:吤“我家少主,何灵汐。”

      水嗈龙乃是用术法凝聚而成,偌大的水龙自上而下,与龙角的女子生得极其妩媚,体态妖娆,浑身上下,仿佛都是由水凝聚而成。

      她一袭黑发散落,胸Ꝯ前双峰傲人,纤腰摆动,赤足落地,看向在场众人:“听闻,老仙师独孙想要见我?”

      “正是。”商尹ؐ走上儎前来,笑道:“何姑娘,请上车一叙。”瑌

      ᧜ 采펧儿,憨憨都在⌧车旁边上,何灵汐没有多想,在这荡仙河是她的地盘,就连这仙船里面的人,都会听从她的号令,她又怎么㒞可能会害怕?

      픱 “ꐂ好。”她很想知道商天正的独孙想要跟自己谈些什么,来到仙펀钢车厢们口,看着周边不规则的损坏,显然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

      来时,藻仙说有人想要买他的命,都给他们熯付了定金,如果谈不拢,杀了鰜也就杀了,何灵汐并不是很在乎。

      商天正虽然名望很大,但对他们来᧬讲,杀得人已经足够多,虱子多了不怕痒。

      商尹大马金刀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俏他开门见山,笑道:“我对水妖㗶巢,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㤈 “嗯?”何灵汐看着他。

      뱁“希望你能够让水妖巢全面禁止对过河寻常人,凡胎境出手,除非他们主动冒犯。蹯”商尹正色道。

      “不愧是老仙师的独孙,管这么宽的?真以为䈮可以仗着商天正三个字在夏国横着走吗?”何灵汐冷冷笑道。

      “并非我管得宽⛨,我是为你们好。”商尹不以为忤,温和笑道。

      ደ 亮 “那我倒要听听,你怎ṓ么为我们好了?”콵何灵汐饶有兴致看着他,胸前双峰挺拔,发尖有水珠ᡝ凝落,很是诱人。

      “首先,那些凡人,凡胎境身上能够有多少财富?你们的手캁段,无非就是让他们恐惧,花钱ᓖ坐水仙宗的船只,每一年的收益,你们也会分润一部分,不是?”商尹笑了笑,道。

      何灵汐嘴角上扬,冷笑道:“既然你知道这其中关隘,还来跟我谈这些?”

      “当然,毕竟我真的是为你们l好,水妖巢如今可是臭名昭彰了,所有的恶名全部都你们承担,好名声却让侀水仙宗给占了,而你们所分润的利益,只怕不太多,就算给你们一大笔上品灵玉,㡾除了修炼,你们最终还是要找到大夏商会,凭心而论,何姑娘难道就没有感受到人族修士对你们的敌意䓾吗?”商尹正色道。

      뢩“人族对于我们水妖一直都䴈有敌意,毕竟你们是人,我们是妖,你们天生就带着鄙夷的目光看着㐇我们。”何灵汐反驳道。

      诓“任何的族群,对于陌生的族群,都带有天生的敌意,这是不可避免的,可是你们这般滥杀无辜,只会加重人族对你们的敌意,难不成你们希望一辈子都在荡仙河,就不想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去看看?是,有荡仙河为天险,只要你们躲藏在其中,无人柂能够奈何得了你们,就算狦可以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水妖巢所作所为,最后都会报复在䠣你们那些外出历练的年轻俊秀身上,我相信因果。”商尹的话,很温和,但这的确深深刺痛了何灵汐。

      她不是没有想过,外出历练。

      但她的母亲根本不让,说会有极大的危险,就因为人族与水妖巢有极大的敌意,有诸多人族鍸百姓死在荡仙河,这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该做的事情,我们都做了,事情已经造成,说什么都没用了,物竞天择죛,生存之道,땐本是如此,人吃鸡鸭鱼鹅猪牛羊马等牲畜等,你怎么不说?只是因为这些牲畜没有人有能力报复,只能任人宰割而已。”何灵汐道。

      “你也清楚,꯱人族是有能力报复你们的,但我觉得此事并非是不可挽回,只要你喡能够严令水妖禁制对普通人,凡胎境出手,甚至还能护送他们渡河,避免被河兽,风浪侵害ꚙ,这能够使得他们感谢你。”商尹收敛了神色,道:→“我曾经在爷爷的游记中看到,他去过一个地方,也有一条河,瞁叫母亲河,其实里面也是生存着大妖,但它们用河水帮百ٙ姓灌溉田地,ᣥ守护百姓安全渡河,被敬为河神,每年都会供奉,朝拜,可谓名利双收곀,你们同样也可以。”

      “你说ވ得倒好听,如今水妖巢与水仙宗的合作已经很长一段时间,如果突然不那么做,河中儿郎日子可就不好过了。”何灵汐很是激动,如果它们能够被敬为河秙神的话,不管怎么说,门下子弟以后行走在夏国境内,至少不会被无数揸人盯妎着,嘴上不相信,但打从心里他还是很想听一听商尹的办法。

      “我不知道水仙宗会给䉙你们多少钱,앃但我请何姑娘看一看此丹,如何?”商尹拿出强身丹,交到她的手上,至始至终,他的语气都很温和。

      ꜃“嗯?这是强身丹?”何灵汐如今在灵体境,对它感知没那么敏锐。

      “你可以服下,感受感受,这是我爷爷憠炼制出来的,天正牌强身丹!”商尹又用出自己的宣传杀招๢,老仙师的名气,毋庸置疑,加个品牌效应,绝对能够让对方觉得效果更好。

      “好浑厚㱞的气血滋养!”何灵望汐红唇微启,将其吞服而下,顿时眼前一亮,道:“商公子,莫不是有什么想法?”

      “我可以给你们一百万颗,每年,只要你能够答应我的请求,并且做到,我能够先给你们五十万颗作为定金。”商尹郑重道。

      “当真?”其实何灵汐非常苦恼,就因为它们是水妖,所以哪怕有财富,买到的东西品质也都极䙬其一般。

      틵 人族的商会不可能会把高品质的东西给到它们,而荡仙ច河就在夏国境内,它们也无处可去,其实水妖巢自己心里很清楚,如果它们太过壮大,对于夏国来讲,就会变得更不好控制,所ꇴ以在物资方面的管控,非常严格,尤其㝺是很多人都认为,它们所得来的财富,都是劫杀夏国百姓而来,商会就更不敢卖。

      但对于商尹来讲,夏国境内,越不好控制的势力越多越好,这样才能够互相制衡,他也在试探着水妖巢与水仙宗的关系。

      踙“你再看看这本纹术?”商尹从自己善商殿中,用上品灵玉购得一本《水流寒甲》。

      何灵汐的修炼天赋极强,自她身前,水流回转,身体表面凝结一层层寒霜,寒霜之间都有水流游动,能够大大增强防㵯护能力,缓冲来自外界的力量,然而就在她完成对《水流寒甲》的掌握之后,上面的图案돁也跟着一同消失。

      “这是老仙师刻画下来的一次性纹术?”很多纹经,纹术,都是通过一些修炼强者的领悟,然后用自己感悟刻画下来,可以作为羜贩卖之用,不然的话,人人传阅,那就不值钱了,故而纹经,纹术,真本价值都非常之高,天正道观里面的经殿,都是真本。

      商尹也没想到经术ᘋ柜里面的东西是一次性黟的,不慌不忙,当即道:“天正牌《水流寒甲术》,我也ꉷ能够提供一千本。”

      “虽然可能这些强身丹,《水流寒甲》的价值,没有办法与水仙宗分润给你们的利益相提并论,但我想你以后也是要接뻟掌水妖巢的â人,如躢果想要让自己有更大的发展,必然就是与荡仙河以外的族群,和平相处,否则的话,你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未来粮的路给封死了,我相信以何姑娘如此美貌聪明쬰之人,应该不会做自绝后갨路之事。”商尹凭着自己的感觉,分析出其中勸要害,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你来讲,没有任何的好处୻。”何灵汐酼有些不解。

       “因为我爷爷是商天正,他为了夏国百姓,要过什么好处吗?㙴这就是为什么百姓会人人传颂他,敬仰他的缘故。”商尹回应道。

      “此事,我要回去与我母亲商量,我会尽快给你回信。”何灵汐瞬间明白,看来䚬商尹想要继承邵商天正的衣钵,如果别人说这话,她定然不会相信,但他是商尹,何灵汐对商天正有极大的了解핓,所以才蠬会来见这一面,就是想看看对䞱方是何等人物,比起自己如何。

      ၢ“这强身丹你带回去,我会等你准确回信,再离开。”商尹又썀取出一枚强身丹,道。

      “好。”何灵汐从他手中接过,多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多说,与藻仙一同进入荡仙河:“通知所有人,不许对商尹出手,否则的话,族规处置!”

      “是!”藻仙连ᓼ忙去知会。

      商尹见自己说动何灵心,松了一口气。

      希望自己能够为这些地方的百姓,做点事,对于他们来讲,輻这样的生活,太过艰难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