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越历史>

      一个古朴的药鼎在冰火两仪眼上缓缓漂浮着,药鼎上布满了神秘的纹路,即便是雪崩也不认识那到底是什么意思。

      橁 药鼎自然不是雪崩自己的,而是属于沈家沈流云的。

      沈家属于医药世家,其家族子弟自然都有着自己的专属药鼎,鲿而这个也自然也是沈流云菩的专属药鼎。沈流云为了方辎便,便将药鼎放在雪崩的百宝囊里携带,没想到븕在此地发挥了作用。

      药鼎内装着冰火两仪眼中朱렦红色和乳白色的两色泉水混合而成,랭两色泉水相遇而激发的白色迷雾升腾弥漫在空中。

      雪崩将刚摘下的幽香绮罗仙品投入其中,待仙草融入其中后又将碾碎的解毒丸也投入其中。

      幽香绮罗仙品一㍅经摘下便如含羞草般自然合隆,原垂本笼罩着周围的粉色光幕也被吸收回来,层层围绕在花朵周围,形成密集的守护褋。

      当幽香绮罗仙品一入药鼎,遇上冰火两仪眼中最自然的两色泉水,便如鱼入大海,乳燕投林般自然的融入其中。

      水晶般的花悪朵又在两色泉水中ⱑ央露缓慢的绽放,钞如同一个锕精灵剔透的水莲花般一尘不染。

      ᑻ 原本被收拢起来的粉色花粉光幕也再次缓缓铺展开,花粉遇到白雾葟后便纷纷化作星光点点跌入药鼎中,接着奇迹般的一幕便出现了。읓

      原本在冰火两仪眼中万年都不会融合的朱红色泉水和乳白色泉水,再加入一꼈株핀幽香绮罗仙品后,竟然奇迹般的融合了。

      冰火两仪眼中,无论是朱싇红色的火泉,还是乳白色㰤的짵冰泉,都蕴涵着庞大的阳毒和阴毒,平时两者펰互相排斥泾渭分明。

      而幽톋香绮榎罗仙品生长于冰火两仪眼相交之处,日夜受火泉与冰泉的滋养。正所谓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吸收冰火两泉而生长的幽香绮罗仙品不但能百毒辟易,还可以反过来克制冰火两仪眼中的阳毒和阴毒,使⋹的两色泉水原本狂暴的能量稳定了下来,得到了史诗性的融合。

      粉红色的花粉与朱红色和乳白色的泉水相互交杂在一起,形成一鼎輤温和且带着淡淡清香的药水,药水上面漂浮着一朵冰凌剔透的花朵,偶尔花朵上会闪过一道亮光,仿佛又经历过一次泉水的洗礼。

      待药鼎内药物稳定后。雪崩헴控制着药鼎从冰火两仪眼上缓缓降下。

      “好了,药水已经配置好了,珂儿你先来吧,待会你盘坐在药鼎中冥想,催动魂力引导药力进入体内。以我现在的魂力最多能支撑药鼎在冰火两仪眼上空浮空一时辰,所以你ﵝ一定不祆要分心,尽量多吸收点药力,幽香绮罗仙品乃世间仙草뾹,仅此一株。”

      齥雪崩说的很直白,没有丝毫掩饰之心。雪珂是他妹妹,无论从哪方面讲,唐月华都带靠后站。

      他不是没考虑过让雪珂独占仙草,但考虑到唐月华在天斗的身份和与唐昊还不明确的关系,不得已分她一部分,还是雪珂用剩下的。

      “哥哥,你,你先转过身去。”

      雪珂羞涩的说道,明明几个简单的字,却让她磕磕碰碰勉强说出口。

      “哈,好好,哥哥你还不放您,我不会偷看的。”

      雪崩大大咧咧的回应道。

      “哥哥,你……”

      雪珂臊的忍不住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哥哥怎么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呢,真是的,坏哥哥,臭哥哥。

      唐月华裼看着兄ꊐ妹俩玩闹的场景十分的羡慕,虽然自己也有一个十分疼爱自蹫己的哥哥,可以他却是个木头疙瘩,且还只对一人开了窍。

      过了一会,雪珂在唐月华的帮助下进入药鼎,药水淹没到她的脖子处,掩盖住了她那还没发育的身体,水面漂浮的花朵围着她旋转。

      雪崩运转魂力,将药鼎拖起,再次回到冰火两仪眼中心。

      雪珂盘坐在药鼎中央鶓,默默运﵀转魂力,小脸微皱,似乎有些痛苦,但她还是忍耐了下来,比起以前的她愈发坚强了。

      雪崩看到后也稍微放松了精神,扭头看렾向一旁休息的唐噭月华说道:“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说些什么?” എ

      “比如,他?”

      唐月华突然撑起身子眼神犀利的盯着他说道:“你是如何猜到的?”

      “很简单啊!”

      雪崩耸耸肩无所谓的说먬道:

      “虽然我身上秘密有很多,但我自认为行事还算谨慎,恐怕到뮇现在也没有人能닗看破我的布局。”

      “但你却突兀的安排苏小小来到我身边,我自认为我一个好色如命,碌碌无为的天斗第四皇子,还入不럼了月轩轩主的法眼。”

      “好色如命倒是真的,但碌碌无为就不一定了。”

      瞂唐月华插嘴冷笑道。

      这些年她虽然没用动用过苏小小这个明面上的棋子,但暗地里却在不断的调查雪崩。正如他摚所说,他行事十分谨慎,导致唐月华并没有对他调查出什么结果。

      但没有结果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

      能将一件事情都ꚋ做到天衣无缝,这才是最可怕的。

      当然世界上不可能有什么썊天衣无缝的事情,只不过是她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

      菄但无论怎么说,都意味着雪崩绝不可能像他表面上那么简誾单。

      ㊶“看来这些年你没少对我调查啊!” 䝾

      雪崩摇头说道。

      “从苏小小来到我身边开始,我都一直在反省到底是我暴露出哪一点,竟然能吸引到月轩的轩主关注我了,总不能是我太帅了吧!”

      很冷的笑话,唐月华„果然没有反应,甚至还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顎后来我想明白了,原以为我与泰坦在聆音⓲楼见面能避开所有人,却没想到你竟然是聆音楼背后的主人。而齼我与泰坦见ᾗ面,背后也只关联到一个人,昊天斗罗唐昊。” 湰

       “你果然知道他,他现在在哪?閱他还好吗?”

      쾌 唐月华突然激动道。

      “不,不,不。”

      雪崩摇头道。

      “一人一个问题,刚才我已经回答你一个问题了,现在该你回答我欅的问题了。”

      唐月华压下内心翻腾的思绪믷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雪崩问道:“你和他是什么䜉关系?”

      唐月华迟疑了一下还是认真的说道:“兄妹。”

      “兄妹?亲的?”

      “嗯!”

      “亲兄妹。”

      雪崩念叨两下后突然想到三年前苏小小所奏的一首曲子,听说是她的老师也就是唐月华所作,来思念一人,里面的情感真实훜细腻,丝毫不像是一对兄妹,除非…… 

      “真的是亲兄妹?”

      这次唐月华没有回他,而是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可你对他的感情……”

      雪崩说道一憤般突̬然不说了,因为唐月华那如实质性的杀人的目光已经到他的脖子㿐边上了。ꗶ

      “这么说,这么说你就是唐三的母亲了,怪不得他的武魂是蓝银草,近亲结婚要不得啊!”

      “唐三是谁?你在说什䁕么?ꢤ他是我哥的儿子吗砆?”

      唐ﳶ月华突然激动的问道￱。

      쉿“蓝银草,武魂是蓝银草,武魂竟然是蓝银草,武魂果然是蓝银草,不,武魂不是蓝银草,武魂是……”

      说道这里,唐月华突然停下了,警惕的看了眼雪崩不在说了。

      在一旁竖着耳朵偷听的雪崩发现唐月华不说后撇一撇嘴说道:“你竟然不知道唐三的存在,这么说你不是唐三的母亲?”

      “我是唐昊的亲妹妹,我怎么可能是我哥的儿子的母亲呢?”

      唐月华稳住心神嘴硬道。

      雪崩耸耸肩内心不屑道:谁信啊,就你对你哥哥的感情,不想和他在一起生猴子才怪呢。不过也特幸好唐昊没∛有这方面的思想,倒侹是给了我可乘之机。

      “谁说的,我就可以和雪珂结婚!”

      雪崩刺激道。

      话音刚落,雪崩突然感觉到冰火两仪眼上的药鼎上突然出现一股强横的魂力波动。

      ᥄原本在药鼎中盘坐的雪珂不知不觉中竟然漂浮在了空中,不恰过好在此刻的她正处在武魂附体的状态,身上有一层黑白两色的天鹅裙所覆盖,没有走光。

      Ȍ 原本已经被摘下疊炼药的幽香绮罗仙品的花朵此刻竟然在雪珂身边旋转,自身散发着粉红色能量围绕在雪珂四周,保护着她,同样也被她吸收。

      也不知雪珂究竟吸櫬收了多少能量,直到幽香绮罗仙品的花朵上原本精灵剔透的花瓣只剩下四分之一还有光泽时,才无力的掉落到药鼎里。

      而这时的雪珂身上,竟然神奇的出现一个粉红色的特殊魂环,原本在雪珂背后➒由天鹅毛所组成的羽扇上,竟然有了一个幽滲香绮罗仙品的花朵的图案。

      믺 ⪁ 突然,雪珂身䩔上的异象消失,眼看着雪珂就要跌落到泉水时,雪崩突然现身将她救下,然后迅速从百宝囊里掏出一条毛毯将她裹起来。

      检查了一遍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大碍后边放在一边,相必体内毒素已解,如今不过是体内魂力有些膨胀,强制昏პ迷了过去,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雪崩也抓紧时间服用丹药恢复了魂力后,看了眼药鼎里幽香绮罗仙品还还余有四分之一左꺣右的药力,相必也后唐月华解毒用了。

      㰀 但唐月华自己挣扎了几下后竟然发现此刻的自己竟然浑身软弱无力,连抬起胳膊的力量都没有。

      要知道相比于雪珂,她的伤势更重,不但中了毒,冊还被巨猿给震鿸的蔈飞了起来。而且就连她的魂力都还比雪珂低上一层,更何况又耽搁了这么久,幸好是在冰火两仪眼这种通天福地之中,不然她早就毒发身亡了。

      “怎惪么了,快点啊?”

      雪崩等了一会扭头见唐月华还ﱅ不动手,便疑惑的问道。

      “我,我,我不解毒了!”

      唐月华支支吾吾的说道。

      “说什么胡话呢?难道毒都已经进入脑子中了?”

      雪崩直接拒绝了。

      “没,没有,反正我就⧲是不解毒了!”

      唐月华嘴硬的说道。

      “快点啊,要是你不动手,我可就帮你动手了!”

      雪崩直接下最后通缉令道。

      “你敢?你不用管ꄆ我,我死了也不管你的事!你记得跟我哥说……”

      “放屁!”

      雪崩直接胰打断她的话,瞪着她说:

      “谁说你死了不管我的事?”

      “管你什么事?”

      “你说管我什么事?”

      雪崩盯着她那雄伟的眎山峰说道。

      “你无耻,你ﲮ贼쾛心不死,你白日做梦,你异象天……”

      “嘘!”

      雪崩突然将食指放在破口大骂的唐月华嘴唇上说道:

      “现在,我就是你的哥哥!”

      “乖,听话!”

      ݓ 说着,雪崩将唐月华抱起,走向一旁的药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