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见鬼了

      宿主实力低微,绑定门派为武当山太极宫,开始签到...

      一行字体于夏极眼前显出。

      紧接着,一颗“二十倍修行丹”在夏极脑海的虚空里显出。

      緻 那虚空混混沌沌,边界模糊,不知存在于何处,但夏极却可以将签到获得的物品存放其中,也可以随时取出。

      摊 ᕢ明明这储物虚空给人以很高大上的感觉,夏极却称这个地方为“大黑箱”。

      这一颗“二鰒十倍修行丹”可妩以使得他一年的修行等同二十年,效果持续为一个月,可谓很是玄异了。 䁁

      他看完丹药,就随手放到了大黑箱里。

      这丹药悬浮在虚空之中,静艥止于诸多“二十倍修行丹”之间,陷入了永远不会变化的状态。⹔

      夏极看到“宿主实力低微”那几个字,也觉有些无语,“等过了今年的年底຀,就开始修行吧,再不有点进步,老头子怕是真要对我失望了。”

      他之所以不修行,其实也是迫于无奈。

      ㍣他是穿越而来,但也是个弃婴,被武当掌门张真人捡回了武当山,然后交由山下农妇抚养长大,只为他为什么叫夏极,大概是他脖子上的银制长命锁上刻着“愃夏极”两个字,老道没改名字。

      十三岁的秋天,张真人考校了一番他的心性,就收他为弟子,也是关门弟子。

      只不过,夏极资质实在普通,一晃两年多过去了,即便只是些粗浅的强쁯身健体法门,却竟也一圃无所成。

      即便如此,张真人也什么都没说。

      去年年初,大雪䕨天,山下镇子里张灯结彩,夏졩极下山陪着那位被他视为娘亲的农妇,一ⅵ起吃了新年饭,然后一觉醒来,就忽然发现自己多了个첇系统。

      他졳还依然记得那一串儿在脑海里响着的系统声。

      叮!

      您可以进行签到了,您实力越弱,获得的奖励将会越丰厚。

      叮!

      请选择绑定门派,所获签到之物和所绑门派相关。

      䛁叮!㘏

      糂选定之后,除非获得“解绑玉”,否则无法更换샅门派。

      叮! 

      特别提醒,请不節要縸断签,否则月底大奖和年底大奖将会进行时间重置。

      夏极好歹是穿越者,虽穿越前的经历已被他视为前世,那⩣段儿经⼶历也徕被他自嘲地调笑为“奈河桥上忘了喝汤ᜭ”,但他对于“系统”、“签到”、“断签”却不陌生。

      于是,他直接绑定了武当山太极宫,开始了签鹽到之旅。

      这签到也不花里胡簼哨。

      周一到周四,百分之九十九是修行丹。

       周五,百分之九十九是特殊丹药,诸如疗伤,毒药。

      周六周日,则是免签卡甪。

      月底大詼奖是一次性底牌类用品。

      年底大奖是功法。

      而第一年,夏킷极获먷得的功法叫做《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

      夏极虽然没有修炼,但是也大概翻了翻这本由暗金色书页构成的功法。

      这功法威力奇大,甚至能够彻底改造人体,将人的鴆经脉结构进行一次彻底的升级,这样的功法夏极是听都没听过。

      但这功法却有一个弱点。

      这弱点就是每过五年,就需要“返老还童”一次,还童之后,功力清零,如果想要恢复,只有慢慢等上十天时间。

      这十天里,每天会恢复一层功力,也会长大十分之一的年龄。

      这弱点不错,夏极很喜欢。

      这意味着,即便他变强了,也可以卡着时间点去获得最ヾ丰厚的年末大奖。

      ......

      初迌秋萧索,风雨似有悲怆的女人跪于黄土,嚎啕大哭,

      泪滴子挥洒在天地犂里,又糅杂着那穿林打叶、钻洞过孔而发出的鬼哭狼嚎之声。

      㗄 夏极背着剑揣着符,撑着黑伞回到紫霄宫时, 䕡

      两个小道童接过他的伞、剑和符,ᄥ其中一个仰头对他连连挤眼,然后又瘪了瘪小嘴,示意好像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夏极愣了愣,挠挠鸟窝般的头发,正待问什么,而紫霄宫内却已传来老道的声音:

      ꟱ “进屋。㡬”

      夏极不再管小童ꂶ,踏前几步,推门而入。

      门里,真武大帝的金身高大威猛,着黑衣,披崊金甲,腰缠玉带,脚踏龟蛇,仗剑怒目,看着每一个从大门进入的人,

      而那看似浑浑噩噩的ᰮ白发䭷老道就佝偻着背䢌,坐在这位荡魔天尊的脚下,双手交垂遮在袖中,一副永远睡不醒的模样。

      而除了老道臮,一旁还站着三个道士两个道姑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废人,

      这是夏极的四个师兄,两个师姐..뻡.本来不止这六个,其他的要么还俗,要么..ࣻ.死了。

      ᱛ夏极看着气氛ﭾ严肃的要冻死人,笑了笑道:“师父.엠..萹发生什么事了?哢”

      老道说:“我山上四戒,念一遍。”

      夏极道:“一戒不得杀生以自活,二戒不得淫yu以为悦,三戒不得偷盗以渨供己,四戒不得妄语以为能。”

      老道问䉻:“知道错了吗?”

      㨄夏极有些摸不准脑袋퇐。

      六师姐道号白梅子,约莫二十五六,扎着拖到小腿弯下的麻花辫,神色不动,嘴唇却轻嚅了几下,传音道:“师弟,有显相符,你在锁妖塔里的一言一行﵌,我们都看着뾪呢。”

      ㎀夏极在心䔸底对六师姐道了声谢,他得爯了提点,急忙反省,这一想就想到自己说的뚋那句话。

      䥙 他试探着问:“是...太...太小了?”

      众人箙立刻神色肃然。

      夏极笑道;“师父ﴒ啊,我就说她眼睛小而已嘛,又怎么...”

      ꞯ 老道䯧打೿断他的话,淡淡道:“去外宫的帝君玉像面前,跪罚半ꤹ天,半天之后再来找我。”

      덟夏쏎极不再诡辩,恭敬应了声:“是絶,师父。”

      大师兄是一个沉稳而颇有几分仙气的长须中年人,他操着一口能闻㡯到乡土气息的话在旁提醒道:“师弟啊,往边上跪点儿咧,待会有香客的,别影响咯。”

      夏极道:“知道了,大师兄。”

      说着,他出了门,来到了紫霄宫外宫,绕着真武帝君的玉像绕了半圈,跪在了侧边的蒲团上,低眉垂首。

      而在内宫之中,老道轻轻叹了口气,然后道:“清泉子浪荡,你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可要多照看他。”

      一名娇美道姑道:“᳦师父,让师弟跟我学符箓吧。”

      这女ꐍ子名虞清൅竹,道号清竹子,年龄虽才十八,但却因为入门过早,而是二师姐,是个符道褤的蕋天才。

      说ニ到这个,微胖界的三师兄刘尘也急忙跟着开口了,튫附和着师姐道:“师父啊,师弟虽然看似高大魁梧,但这三年都没练出什么来,一看就是个不会降妖除魔的道士嘛...别说五年了,就算十年,他都下不了山。画符比较适合他。”

      五师兄坐在轮椅上,沉吟了下,还是道:“꼇师父,师弟气度风流,九代里不少女弟子都对他颇为喜欢...

      只不过,那些男弟子可有些瞧不起师弟,只觉得这师叔名副其实,可谓绣花㏑枕头一包草。”

      “是啊,师父......师弟实在是令人担忧啊。”

      㺗 老道环视了周围뽟一圈,隐约察觉到周围六个弟子都是一样的想法。

      쎋 他轻轻叹了口气:“帝君曾是太子ᄚ,那时ⶵ候,谁又会想到他能斩尽北冥三万妖,威压妖魔,镇得人间太平呢?”

      ꛲ 众皆无言,看来老师是把小师弟和真武帝君去比了。

      这比喻真让众弟子心底有一口老槽想吐,但又无法吐,总不能说“师父,您老人家真的瞎了眼了,帝君是帝君,师弟是师弟,这不同”,只能纷纷称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