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打爆锤

      刚进入基地的夏小宁,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老底已经被人查得一清二楚了,更是不知道有一名实力等同于清冥境的人族副将主已经盯上了他。

      他心輺里想的就一件事,那就是,如何让自己成为实至名归的研究所所长。

      “站住,科研重地,洄闲人不得入内!”

      夏小宁无奈,只好再次掏出介绍信。

      那긨人接过一看,立刻敬了个军礼。

      “夏所长……”

      “不要声张,研究所是研究之地,为了一点小事大呼小叫的,成何提统?管好你自己,我自己会进去。”

      ⿕ “是!夏所长您这边请!”

      夏小宁满意地点点头,伸出手去想拍对方的肩。

      问题是那人太高了点,夏小宁真要拍也不是不行,就是可能要稍稍踮起脚跟。

      正在犹豫间,对方不露声色地将身子一矮。

      夏小宁如愿拍到对方的肩膀,眼中的满意之色更浓。

      “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所长,我叫叶军,是名退伍军人,在研究所里负责安保工作!”

      “安保ૅ是件大事,好好干,我看好你。”

      “谢谢所长栽培!”

      夏小宁心情愉ᡶ快,要掌控研究所,那就得先从保安入手。

      这个叫叶军的退伍军人很是上道,可以考虑提拔成保安头子。

      ……

      研究所内。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指挥众人做事。

      “再✗过去点,小心些,这台机器价值惊人,蹭坏了一点都要क叫专人来维修,费用是你们难以想像的!对,就那里,停!很好!小刘?”

      “范所长,您说。”

      “空间粒子对撞调试将在半小时后开始,你再最后检查一遍还有没有遗漏的。”

      “范所长,那位可还没来呢,我们先调试,合适吗?”

      “你知道什么!我们从任家手里抢过了研驫究权,人家现在指ྡ不着要怎么编排我们,要是不尽快拿出成果,信不信他们直接拿城主来压我们?”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里的最高长官毕竟还是那位所长,我是怕您老一小心得罪了他,对您日后的工作产生不好的影响。”

      “废话真多!那䍒就再等一小时,一小时后他还不来,我们就开始!”

      “这……好吧……”

      一小时后。

      “小刘,开始吧。”

      小刘左等右等没等到自己想要的人,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

      “空间粒子对撞调试即将开始,目标,距界隙边缘十米空间,各单位准备!”

      随着这一声令下,原本熙⎸熙攘攘的实验室突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盯紧了自己身前的显示器,房间内只剩下噼呖叭啦的键盘声。

      粒子对撞机的头部开始旋转,有蓝色光芒从上面散逸而出。

      范哲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

      探测界隙具体位置所在,以亻及它的空间形状、质量及其他属性,是范哲当前的主要任务,也是范氏集团下达的死命令。

      幸好,这一过程在其他空间研究所中已经被验证了上百次,范哲只要按部就班做下来,就可以圆满交差了。

      돂 就在对撞机开始发出刺耳的轰鸣声时,突然间,有门铃传来。

      范哲猛地一扭头。

      “谁?”

      鳿 门外,夏小宁按下门铃后,见里面没动静,只好再次拿出介绍信,放在了摄像头跟前。

      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

      “哟,这么热闹,在做什么实验?”

      夏小宁当然是一眼就看到了那台璀璨异常的大机器,但他不认识啊!

      你指着一个高中刚毕业的人去理解什么叫粒子对撞?呵,这难度,更甚过你将一只鸡介绍给鸭当相亲对象!

      “维持当前转速,随时报告异常情况埉!” Ꜩ Ს 范哲吩咐了一句,就朝这边走来。

      夏小宁笑咪咪地看着这位老人,心ㆼ想他应该就是范雪瑶口中的范教授了。

      “范教授您好,我是……”

      滁 “我不管你是谁,就算你是集团高管⎂,你也不该在这种时候打断我们的实验!现在,请你立刻出去!”

      夏小宁一听,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我,打断你们的实뙸验?”㙕夏小宁乐道,“这几个字认识吗?‘栱现聘请夏小宁同志担任范氏空间技术研究所所长’!照理说,这该是我的实验室吧,怎么就变成我打断你们的实验了?”

      范哲缓缓了语气,说道:“空间粒子对撞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实验,中途容不得半点差错。夏所长,你有什么脾气,等实验结束冲我来就是。鬟现在,请你避让!”

      祥夏小宁左右看了看,结果发现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里,都带上了晴一丝不满。

      这事要是换成别人,可能就此退让了。

      但夏小宁是谁啊?

      他付出100点虚空能量才争取来的这个机会,别人叫他让他就得让了?

      夏小宁笑道:“范教授,您先别急,我看那台机器已经转上一会儿了,不如就再让它继续转着。这样,您呢,先把您的实验内容跟我说下,我看看能不能搭把手。”

      ࣥ“实验内容?”范哲板着脸道,“通过检测人界粒子和灵界粒子对撞时产生焦的能量上下浮动值来测算出界隙的空间坐标以及形态、质量、预计维持时间、最大可承受能量等参数,你,听得懂吗?”

      夏小宁诚实地说道:“您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得懂,但如果连在一起……”

      夏小宁摊摊手,表示䰇文化程度不够。

      范哲平静地说道:“你就呆在你的办公室等我们的研究成果就䣡好,随意插手只会延长我们出成果的时间。不管我们的研究成果如何,第一个签字的,都是你。”

      夏小宁笑道:“凭什么,您会认为我会拖累你们?硆”

      ೉ “就凭你的年纪。虽然不知道你学历为何,但你这年纪,应该刚㪇好上大学吧?当然,你能当上范氏欹集团高管说明你还是有点㟗能力的,但这不足以说明你在空间研究上也﹆有相应的水平。”

      “唔,说起来我们本该是校友呢,范教授。”

      “校友?”

      “是啊,我前几天查过高考成绩,刚好够上天罗大学。听说您是天罗大学空间生⯮物研究院院长,这可不就是校友吗?”

      范哲石化。

      什么意思,搜范氏集团还真的指定一名大学生来领导自己的研究?

      伀 “胡闹!就算是范氏集团,也不可以在这么重要的事上如此儿戏!我回头要好好问问,他们是怎콺么做事的!”

      댎范哲吹鼻子瞪眼,就差没指着夏小宁骂他走后门了!

      夏小宁耸耸肩。

      “范教授,您也别这么激动,我刚才앝只不过开个玩笑。天罗大学我没进,我放弃上大学了,真的,我俩不是校友,没给您ᇝ丢人。”

      这话说出来,范哲就更气了。

      “别人想进괥天罗大学都进不了,你倒好,好不容易考上了却又不去!你,你……”

      夏小宁抓住范哲指着自己的手,轻轻放下。

      脿“我呢,虽然没上过大学,文化水平上更是连给您提鞋都不配,但说到对界隙的怗研究……呵,你们不就是想ꕟ知道界隙的具体位置在哪吗,这有什么难的?”

      范哲被气乐了。

      “界隙是这么好找的?你用什么找,用手,用眼睛,用鼻子?小子我告诉你,你要是真就这么把界隙给找到了,我就,我就……”

      “您就怎么样?”夏小宁笑眯眯ۑ地问道。

      范哲牛꒺气冲天地说道:“我就把院长一职让给你,我给你打下手!”㲊

      夏小宁摆摆手道:“我要您这院长一职有什么用?范氏集团还许诺我说要给我安个什么高级顾问的名头,我都没接,忙呗!不如这样,我要是能找出界隙所在,以后这研究所,我说了算,如何?”

      핲 뤒 范哲一愣,原来在这等着他呢!

      “你要是有这么大本事,谁还敢不服你?怕就怕你只会以权压阮人,赶跑了我们,谁来做研究?”

      “不用担心,虽然没什么好研究的,但我还指着你们写报告呢,这我可不会写。”

      范哲脸色铁青。

      合着我们一帮研究员在埠你眼里只是写报告的工具人?

      夏小宁不再理他,径直走向前方。

      緷越过空间粒子对撞机的时候,他随手얏拍了拍。

      “把这玩意儿停下,太吵了。”

      范哲眼皮一跳跳的。

      这个宝贝我连摸黤都不敢摸,你倒好팦,直接用来拍的!

      “停下!我倒要看看他在搞什么鬼!”

      小刘听了,赶紧按下几个按钮。

      ҷ 皫 轰鸣声逐渐减弱,最终恢复平静。

      夏小宁脸色轻松,继续向前走。

      没走几米,他就停下了脚步。

      此时他站的位置,超过了空间粒子对撞机大约五米距离Ჷ。

      范哲冷笑道:“这就停下了?夏所长,我劝你还臌是再往前尲走走,因为据我们的研究显示,界隙的真实位置离空间粒子对撞机所在的位置至少还有十米蟽以上,你站在这么远的地方可摸不到界隙!”

      夏小宁回过头,惊叹道:“幸好我来了啊,不然你们可就玩脱了!”

      没错,夏小宁此时所在的位置,正好就在界隙跟前!

      换句话说,界隙离空间粒子对撞机的真实距离只有六米不到!

      ꟴ 范哲等人要是敢按照原计划将空间粒子对撞机往前钻出十米,不,别说十米了,就算钻过去六米,也铁定会触碰到界隙!

      一般而㎗言,人界的物质碰到界隙是不会起什么物理反应的,但空间粒鉨子对撞机不同啊,它是能通过高速旋转产生粒子能量的!

      粒子能量在毫孏无保护玉措施的情况下直接接触界隙,后果是显而易见的。

      轰的一声,整个研究所都得上天!

      研듹究所内外的几十号研究员和上百驻军统统都得化为灰烬!

      范哲铁着脸说道:“你是在质疑我们的釼专业㯖性?”

      “不是质疑,是在否定。你们看,界隙,可搋不就在这吗?”

      夏小宁直接伸手去摸界隙,还特意释放出一丝灵力去激活界隙。

      何为界隙?

      之前也说了,当人界和灵界在运动中产生交错形成了一ᔌ个相对重合的空间时,那个空间就称为界隙。

      切换而言之,如果是줚一个拥有⯁元气的人族,他是摸不到界隙的,因为他不具备硬性条件。

      唯有拥有灵力之人,才可以在人界触摸到通往灵界的界隙。

      反过来说也是一样的,唯有拥有元气之人,才可以在灵界触摸到通往人界的界隙。

      至于偷跑到人界的灵族是以什么方式进来的,夏小宁只能认为灵族掌握了保存元气的方法,可以凭此在灵界ⵐ直接将界隙具现化出来,进而实现偷渡人界的滭目的。

      此前,图图在人灵二界中可以随意穿越,看似简单,但也无法绕开这一定律。

      不过,图图本就是邯人界常⹰客,搞点元气存起来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

      夏小宁同样如此,他以后如果想独自穿越人灵二界的ﬕ话,同样也要随时携带一些元气在身上,不多,足以激发界隙玎就行。

      话归原题。

      夏小宁拥有道眼,但那只能让他看到界隙,而不能将其具现出来。

      他想让众人臣服,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同样能够看见界隙,哪怕只有一瞬间,也可以证明他Ṃ不是在信口开河。

      因此,当这一丝灵力触碰到챃界隙的瞬间,一条散发着짨黝黑光泽凝的空间裂缝出现在了室验室当中!

      这条空间머裂缝,高达三米,几乎快要抵到了实验室顶部,宽达一米,刚好容纳得下一个人的身位。

      䡒由于形状修长,看伙着就像一只竖着的眼睛一般。

      界隙散发着深邃的黝黑光泽,仿佛要将四周所有的光线都吸收进去一般,只是单单和它对视着,就✈会令人产生一种极度心悸的感觉!

      当界隙出现的刹那,一道庞大的黑色光圈以它为中心向外呈圆形扩散开来。这黑色光圈透过实验室,透过研究所,又透过外围的军事基地,远远地缅散播了出去。

      尽管只是一瞬间的闪烁,但这一惊人的现象,已经足以令所有驻守在奉灵城附近的人、灵二族的强者明显察觉到了!囷

      万阳明狠狠一拳砸在桌上。

      “传我命令,所有单位一级戒备!向军部发送最高级密电,报告内容:奉巧灵界隙研究所有了最新突破,但暂时不具备可复制条件,请求军部出手掩盖一切迹象!此外,所有人都远离粒子对撞实验室,只准密切监控!”

      万阳明下达这道命令后,走出办公室,来到了监控中心。

      监控屏上,욐实验室毫无死角地ﶤ显示在上面。

      넜万阳明定睛看去,只是发现里面一群人个个目光呆滞,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惊到了,却没有看见自己想看的界隙。

      “果然如此,界隙的出现应该是和他有关,不然没法解释他一进去就能激活界隙。这小子是什么来路㱾,为什么能激活界隙,难不成他是灵族?不对,所有真的数据都显示他是一名完完整整的人族,不具备任何灵族特征,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䓻

      万阳明怎么也想不到,夏小宁虽然身为人族,但他修炼的,却是灵族的灵力!

       而灵力,活人是不可能修炼的,除非他想把自己变成死人!

      但人都死了,还怎么修炼?

      你以为是在看灵异小说呢,死人修炼灵力然后变成㟮活人?

      但有些时候,现实比小说会更加地没有逻辑。

      夏小宁,㸾就是一名死后뎉修炼了灵力又复活过来的活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