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君的面孔

      武天星感受着这些夹杂着特殊情感的目光,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因为在他看来,过多的赘叙也只会被认为是怂的一种表现,而他썂,并不会认怂!

      苏晴儿则是整个过程中都在低头吃饭,仿佛并未察ړ觉一般,샄偶尔还会抬起头和武天星说几句话,说经过那天的一战之ꅿ后,所有人都对武天星充满了敬意。

      武天星则是笑笑不语,他知道苏晴儿就㈎是这么一个内心单纯善良的人,凡是她从来只ͧ会去想好的一面,从来都不会﫝想到坏的一᡾面。

      吃过晚饭之后,武天星便与苏晴儿分开֘回到别院了。

      驨“今晚正是月圆十分,陲正是修炼的绝佳Ở时刻,趁这个机会㟫我得好好领悟流影步了!쉽”

      武天星并没有回房间休息,而是直奔后山上的空旷之地,当进入玄ఄ灵境之后,人的体质便发生了变化,即使连续几天不睡觉쥪也是没问题的。

      调整好身心之后,唂武天星便开始在心中默念功法口诀。

      ᇅ“流影步中卷幻形篇!”

      ꚃ武天星逐渐獫加快速度,只在原地留下一道虚影ታ。

      随쉥着武天星速度的提升,他留下的残影从刚开始的两步一个,渐渐变为三步一个,最后甚至每十步才会留下一道残影。

      “不行,还是差了一些,我究竟是哪里还螬没有参悟透呢?”

      武天星即使以最快的速度,也붠还是无法达到功䱀法中描述的无形境界。

      要知道뮝世上最难的难题并不是卡在某一个地方出不来,而是终连哪里不明白都知道,想要解决问题却无从下手。

      “再来!既然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那就一直试下去,知道试出来为止!”

      㷪武天星就这样接着圆月的白光一遍又一遍的使用着流影步,每次当灵力枯竭之时,武天星便拿出一颗回元丹服下,回元丹是品阶比天灵丹低一阶嫱的玄品回复灵꠨力的丹药,以武天星现在的实力可以完全将其吸奩收。

      椱终于在武天星试了不知道多少遍后⡵,他才找到了问题的所在。

      “怪不得我始终无法彻底领悟流影步中卷,原来是因为我之前太过注重于速度了,而忽视了身法,没有身法的辅助,即使我的速度再快몷,最终也还是会留下残影的!”

      想通了之后,武天星便改变ப了思路继续쨖修炼着,终于在练习了多騪次之后晍,武天星彻底做到了隐迹于无形的地步了。

      “妙!简直是太妙了!没想到这流影步竟蕴含着如此巨大的威力,虽然它的品阶只有黄品中级,但是㽕它修炼出来的速度甚至比那些玄品中级的身形功法还要快且更加无形,倘若我能够得到流影步的下卷,以窄后就能多一张保命的底牌了!”ᥝ ⷚ

      相较于流影步上卷幻影的主要提升速度,中卷的幻形则是更加侧重于身法的修炼,并且在速度上也有了更进一ﯝ步的加快。

      这就相当于有一群人从不同方向不同角度上賀同时以极快的速度打出一记重拳,如瀶果是幻影境界,则只能选择乸某一个如方向或某뺵一个角度来躲避,但如果这样就可能会被另一竩个方向上的重拳击中,而到了幻形境界,则可以在一瞬间躲过每一个方向每一핒个뤀角度上的每一拳!

      “凭借幻形境界,以我现在玄灵一阶的实力,†即使是普通的玄灵十阶甚至是普通的真灵境也未必追的忑上쀰我的速度!”

      톊这还是武天星现在境界太低实力不够的情况下!

      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虽然以武天星现在的体质不睡觉也没关系,但䞛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他还是想要睡上一觉。鉝

      就在这时,武天星突然感觉到炽云鼎中传来一条波动。

      “怎么回事?”

      武天星忙意念进入炽云鼎中查看,这才发现波动原来是一直漂浮在炽云鼎中的那颗从拍卖会上拍下的紫色灵石发出的。

      此时的这颗灵㓏石散发着一道道深紫色㿱的光纹,然而来没等썹武天星看清楚,这些光纹便消失不见了,而紫色灵石也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差点ᑿ都把这颗灵石给忘了,当时在拍卖会上我就感觉它并不普通现在看来果然如我所想,只不过一时之间我还无法搞清楚它的作用只能先放在炽云鼎中了。”

      回到房间中,武天䤽星躺在足有双人床大小的柔软大床僥上,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武天星就被外面的躆动静给吵醒了。

      起来后找了个人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原来是苏震中今天要૬在比武场宣布一件事情。

      “难道就是晴儿说的那个和苏氏有关的事情吗?”

      武겉天星洗漱完了之后,带着疑惑也去到了比武籅场。

      此时的比武谎场已经詶是人山人海了,那些平时经常外出历练的쥪族中子弟也都켣回到了苏府,看来所有人都很重视这件事情啊。

      过了一会儿后,苏㬡震中带着几个长老模样的老者来到比武场,在事先准备好的座位上坐下。

      等人差栕不多都来齐了之后,苏震中这才站起来缓缓说道:

      “今天将大家召集过来的目的相比大家也都很清楚了,那就是过几天宗族那便就会派人过来Ⴐ招收几名弟子进入宗族,쫻而这些名额的人选将会通过一蠟周之后的比试来确定。”

      “与之前的几次有些变化的是,今年的名额只会给那些年龄在十八岁以下,实力在玄灵境一阶及ꉨ以上的人,如果年龄超过了二十岁或者说虽然年龄在十八岁以下实力却没有到达玄灵魼境一阶的人,都不可以参与这次比试。”

      苏駧震中的声音不大,但是在他说话期间整个会场安静的就连掉民根针都能蘉听见,所以他的话还是清晰的传到了每䣩个人的耳中。

      “终于要来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为什⟸么?!羥之前的几次招收不都是年龄不限吗?为Р什么这次却෎要限制年龄?!这不公平!!!”

      说出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等这个机会等了很多즡年一直没能选쓎上,并且现眽在已经超过十八岁了的。

      “还好我今年还没到十八岁,可是他要求实力起码要达到玄赝灵境一阶,可我现寛在才启灵빪九阶啊!”

      “哼,连玄灵境都无法达到,还有什么资格去争取这些名釻额?达不到玄灵境的都是废女物!”ᳫ

      人群中以红色短发少年틕脸上满是桀骜不羁,他眯着眼一耰脸不屑的说着。

      䡇听到他的话时,许多人都愤懑的看过来葥想ᒚ要知道究竟是谁敢说出如此张狂的话,可ﶫ当看到鹿是少年时͡,却都闭嘴不敢多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