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女二

      뜭贙“要求还真多,不过,满足你!”夏青打了个响指。

      鑟接着一首节奏欢快的⑄流行歌曲,就清떲唱了起来。

      夏青的唱功,无论哪种曲风,那绝对都能轻松驾驭下来。

      哪ɀ怕清唱,歌里的感情也一点不会少,曲调宛转悠扬。

      当然,这是在用的他自己声音,不能总用伪声,不然好像显他在炫技一样。

      还有一点,这期节目外来嘉宾比较킹多,也主樊要是宣传人家,夏青虽然人设就是天才,但也不能无限制的抢别人风头,就像他让杨钰表演节目,其实就是给他出镜的机会。

      还有和李东明搭话,爆料,给不太熟的秦思雨和任㐄浩扔话题,都是在给他们出镜的机会。

      这么多期节繁目⃢下来,夏青也早从小白嘉宾,脱颖到了现在掌握节奏。

      夏青清唱开始,接下来就看杨钰表演了。

      只见杨钰配着夏青的清唱,十根灵巧的手指在上下翻飞。

      以极快的速浪度,搭建成一个又一个,或繁鞫复或ߌ简单的各种手势。

      而且杨钰的动作快却很有节奏感,一片手指残影之中,犹如凌空起舞。庢

      霆 “厉害啦!”

      夏青带头鼓掌。

      果然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轻易得来䇎的,就这些,杨钰私底下肯定不知练了多长时间。

      “这应该是手指舞吧څ?”

      秦思雨看得眼ኬ馋,学着杨钰的뻯动作比划了几下。

      没想࠳到还真不行。

      她的ξ手指够长,也柔软,但是想搭成杨钰那种繁栤复程度,却还差了点。

      其他几个人也都在学,然后连秦思雨都比ᜌ不上。

      秦思雨好歹还比划的有模有样,李东明븕和任浩,那纯粹就是在摆动作,掰手指。

      小洛洛也在学,夏青教她,但是她手指短,连䳭个模样都搭不⋛出来。

      弄来弄去弄出一个四不像,小丫头自己笑的倒在夏青身上,坛站都站不稳当。

      歼 潩 杨钰看着几人的动作,笑着给他们纠正,道:“这个手指舞,其实就是手指操,只不过手指操熟练之后,将动作连贯起来就是手指舞了,没标什么复杂的,多练习练习就能в做很好了。⺯”

      鈊 秦思雨问:“小钰姐,你练了多长时间,才能像这样熟练的?”

      ۟ 杨钰想了想,那好像是ힶ半年前她拍戏时候的事。

      当时有一段施展法术的镜头,指导老师就教了她一些手指上的动作。

      后来냫戏拍完,回公司后想想挺好玩,就在公司里找了会手指舞的老师,学起찓来了。

      “大概有三四个月吧!”杨钰⓴笑眯眯给秦思雨说。

      李东明插嘴:“居然쥬要这么久?”

      秦思雨也道:“是啊,这么长时间啊,还真不好学。”

      埑杨钰安慰秦思雨:“回去找老师教教就快了,没事时候练一练,ᩝ不影响拍戏跑通告,还能锻炼手指灵活度,挺好的。”

      䛈 说完,又躛看向夏青:“夏青哥,你光教小洛洛,怎么不见你自己比划比풼划?”

      刚才几个人可都跟她学了,唯独夏青,这家伙一直在和小洛洛玩,根本没搭理她的茬。鍢

      ﭠ杨钰心理就不平衡了,好容易秀一次自己的强项。

      논这手指舞,虽然她说得谦虚,可实打实是学了好几个月的。

      今天还是ೠ第一次拿出来表演稪,夏青却只夸了声厉害,就没了,就没了?这怎么能成。

      “我不会!”夏青实话实说᫆。

      “我教你啊!”说着杨钰上来就要掰夏青手指。

      “喂ך喂,男女授受不亲知숕不知道õ!”夏青一步跳开,这丫头这么胡搅蛮缠铛的吗。

      杨钰不服气道:“那你比划两下给我看看,如果像点舉模樫样了,就放过你㫁。”

      “你还真是……行吧,学不好Ĉ,褋你别笑我。”ﯛ夏青气呼呼开始回忆那些杨钰摆出来的手势。

      说是똨学不㇮好,其实以夏青手指灵活度怎么可能学不好,他连竹୆杯都能玩出水晶㱸球的感觉ᡈ,那个对手指灵驠活度的要求,可是比这个什么手指操要高了很多。

      手指舞这个东西夏青也只是在网上见人玩过,他没跟着去学习,但杨钰前面有在教秦思雨和李东明任浩他们,虽然夏青刚才没特意关注他们嶨那里,螢但还是看了几眼的,一些被分解开的钶动作手势也就记住了。

      “你这是学过吧!”

      杨钰不满意的一巴掌打散夏青摆出来的手势,感觉夏青就是在逗她,手势那么规整,哪有新学的痕迹,分뵷明就是早就会,却故意逗她玩콘的。

      懍 夏青都无奈了,气道쪞:“你还讲不讲点道理,我不学你距偏让我学,等我学了你又不干,你们女人就算可以不讲道理,也不䦕能这么羇不讲道理吧텱!” 廽 蹋 秦思雨无辜躺枪,不干了瑕说道:“夏青哥,不讲道理的是小钰姐,⻩不要把我也带进去了哦。”

      夏青斜睨她一眼,呵呵冷笑了两ݣ声,这妮子难不成以为,她刚才和杨钰对视眼神,一副坐等看夏青出丑的那个坏笑,当夏青没看见?

      不和她们一般见识,夏青很快将话题拉回节目,这都眼看正午了,他们在这里欢乐,家里可还有三个嗷嗷待哺的饭桶,在等着他们⟅摘的菜下锅。

      “小洛洛,你家的地是哪块?你认不认⥚识?”夏青扛着小丫头问。

      他们现在站在属于自家的菜畦旁边,一条小水沟迈过去就是地畦,里面红绿青紫十几种时令蔬菜。

      杨钰李东明秦思雨任浩四个,也不嫌地里的泥,早已在里面开摘了。

       还好这两天没浇水,也没下雨,地里的泥㌛都是硬泥,踩上去也不怕打滑,几人摘得欢快。

      农村里的菜地,见过的人都知道,看上去一大片一大片,各种各样时蔬是没错的。

      但你仔细篏看的话,其实每家每户种的其实也就那几种,几乎都是重复的,偶尔有些种类៦不同特殊点的菜也不会很多。

      节目组选的这块地,里面品种算是附近最多的了,有好맊几谁样青菜旁边几家的地里没有。

      늼吃多了北方菜,乍见南方菜杨钰几个还有点好奇。꾙

      杨钰问的最多。

      拎一个这个问是什么,拎一个那个问问又是什么。

      问的夏青茏不胜其烦。

      有点不爽节目组为什么不给安排ಾ一个手机,百度一扫,是什么植物不㉑就全知道了吗。

      还能给彻彻底的进行一场科普。

      那样,比夏岫青这个只会做着吃的厨子,岂⃀不是要强太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