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时间逆流术

      规则一但制定,就必须遵守。哪怕是掌控规则的人!

      张罗晚饭ꍋ的曾宪麟一脸郁闷,吃了好几顿棒子卌面都快䡁吐了,所以他咬咬牙把所有的白面都拿了出来,准备弄顿疙瘩汤吃。

      为此他还把‘压箱底’的油罐子给ቔ搬了出来Ⴃ。一点‘五八年’的猪油,几刀空间大白菜,这叫‘珍珠翡翠픔白玉汤’,别提多美了。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那如神般苶的技能失灵了。䉚大白菜傲然挺立在农঳田里귰,纹丝不动!

      换句话说,没有到达成熟卐期的大ᅰ白菜就连你这个씮主人都动不了,差一分钟也不行!

      曾宪麟깧郁闷了!你说白菜萝卜,又不是麦子、稻谷,没成熟不能收割。农村栽菜的哪个不是뤗随吃随拔啊!

      得퓯了!犟不过你,盿我不吃了还不行?赌气的曾宪麟狠狠的挖了半濦勺猪油。

      “哥!我回来了!哇,好香啊!是猪油的味道。”

      “ꐷ嘿嘿!今晚吃疙瘩汤!”

      “哥,街道给了肥肉和白面?”

      䎩“没有啊!全是棒子面!”

      俨 “那你……”

      小丫头風雨文学查看面缸和油罐子。

      뜯“哥,你这个败家子,那些面揃和猪油都是留着过年吃的。”

      “过年还有好几个月呢,留什么留?你只管吃好、喝好,然后好好学习,其他的不归你个小屁孩管。”

      퀗“哼!你只比我大两岁,你不也是小屁孩?”

      “别贫了!放桌子,拿碗,吃饭!”

      “哦!閃哥,吃完饭我去白爷爷家和婷婷一起写作业。” 銗

      “那就去呗!对了,哥明天有㵵事天不亮就得出门,中⯉午可能不回来了。哥把饭放在阖锅里,你放学后加把火就行了。”

      ؔ“嗯……!哥,䳪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小丫头低沉的语气㻒让曾宪麟心头一酸!

      䱣“你说什么胡话呢?”

      曾宪麟眼睛一瞪,接着说道,“你为什么会푍有这弻种想法?”

      “婷杊婷说她爸妈有了两个弟弟就不要她了,今后她会一直住踄在白爷爷家。”小丫头认真的说。

      “你们这帮小丫头片子,没事净胡思乱想。白家的事咱Ⴗ先不说,哥就你一个亲人了,还能不管你?”

      ᓌ “真的?”

      “比真金都真!”

      “嘻嘻죚!哥哥最好了!”

      小丫头的脸낼色多云转晴!曾宪麟却有些发愁,他没想到这丫头内心这麽敏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看来以后得多注意了。

      “哥,你今天下午把二大爷给打了?”

      “咦?你怎么知道?”

      “胡同里有不少人都议论呢,我放学时听到的。而且三姐今天也没上学!”

      “哦!”

      说实话,因为今天的事曾宪麟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倒是谈不上后悔,可毕竟是这辈子的亲大䛲爷,不管因为什么,好说不好听!

      “哥,我去找婷婷了!”

      “去吧!”

      ………………

      平淡、艰辛的生活即将迎来改变。刚刚入夜,空间迎来了渟第一次丰收。

      伓 当小丫头睡着后,曾宪麟进入空间,然后抓起一颗大白菜狠狠的薐咬了一口,用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和他想的一样,育种室里的种子还是白菜萝卜。应该是播种一定的次数ꆎ后才能出现新的种子。

      其实白菜、萝卜也不错。这年头,白菜、萝卜也是紧俏货。北方冬天有存菜的习惯,可分쑝到每个人头챚上都是有定量的,基本上没有够吃的。要쏾想再买,好啊!拿票来!

      尤其是这几鏺年困难时期,有票也不一定买的着。

      大白䓢菜五千五百公斤,白萝卜五千公斤!全都是⾵按照普通白菜、‏萝卜的产量来的。当然,是普通中䞖的顶配!

      覆 “农场里不允许使用外面的种子,牧场里又得从外面引进幼崽,这是什么破设定!是칉怕一不小心弄出一头麒麟吗?”

      曾宪ᐔ麟把下午捡来的几件铁质破烂炼成了几米铁丝,然后骂骂咧咧的回去睡觉了。얕

      ………………

      第좏二天一早,曾宪麟头顶着星星出发,这个点儿坐车就쑊别寻思了,11路吧!

      - 路过德胜门鸽子市发现并没有人툺,看来是他想多了!

      銁当太阳露出半个关公脸时坬,他已经赶到鱼儿沟。

      挖蚯蚓、砍‘柚条’(一种韧性很好的藤条)。

      然后用柚条做了椙十来个地笼,再把几个柚条编成一股,做了一檃根鱼竿。前期工作基本完成。当然,都是在空间里做的,基本没用他动手。

      日上三竿,曾宪麟从空间里䤖出来。抓了一把用猪油和的棒子面撒进了河里。

      “这麽金贵頹的东西都喂给你们了鲑,多少鳪给点面子吧!”

      曾宪麟糴一边栓鱼线,一边嘟嘟囔囔、自娱自ڜ乐。栓好鱼线,他并没有马上开钓,打好窝儿得等个十几二十分钟。

      利用这个时间段,掲得把另一件大事完成了。

      套兔子,他绝对有经验。另一个时空他没少干禛这事。

      ㍻ 昨天他早就踩好点了。树林里兔子印、兔癆子粪到处都是。可你要是觉得这个活儿简单,那就错了。

      要想套住兔子,一是ꚨ套儿必须栓的好!二掷是必须找到兔子঱道!

      你要以为那些喟乱糟糟的兔子脚印就是道,那就错的更离谱了。那只不过是它们夜里玩耍时留下的。

      DZ有来有回,没有多余的印记才是兔子道。都知道兔子四条腿、四只脚,但兔子道留下的印记却只有三个,前二后一!下雪时尤为明显。

      当然,它的ㄏ印记是䯦扁平的,这㵒一点必须要记住,别没套着兔子在把自瘇家的小狗给套喽! 飥 䄓 曾宪脨麟把兔子套下好,时间也差不多了,赶紧回到河边开始了钓鱼大빂业。

      挂上蚯蚓,甩进河里!也就十几秒种吧!屁股还没坐䙟稳鱼便咬钩了,一条七八两的大板鲫!

      “不错,看来窝儿里聚群了!再接再厉。”

      “来!”

      “又来!”

      愄“还有!”

      “卧艹,这回来了个大家伙!”

      “…楠………”

      一个小时左右,提杆已经不再频繁,说明这个窝䚷儿已经不再聚ࣟ鱼了。

       摝 “嘿嘿!换地㫤方!重新打窝訝儿!”

      又扔了一把猪油棒子面,曾宪麟闪身进了空间。

      “七条大板鲫,两条大鲤鱼都是三四斤以上的,还有三条黑鱼,个头也不小!”

      ጷ 没有小鱼,他的鱼钩也钓不了小鱼。看着水潭里的펑大板鲫和鲤鱼,曾宪麟心里美滋滋的。 ⯕

      至鋌于那三条黑鱼,被他直接扔湯进了储存室。那玩意儿啥都吃,且没有天敌,破坏生态平衡。当然了,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从空间里出来ꘓ,继续挖蚯蚓,就连蛐蛐儿、蝗虫什么的也都要,统统扔进空间里,以后养家禽用得着。䌕至于虫灾什么的……呵呵!

      挖虫、钓鱼、耳砍柴,曾幼麟忙的不亦乐乎。幸亏是脱胎换骨了,要不凭他十二岁的小身板还真吃不消。直到中午时分他才决定结束这次行动!

      把地笼拿出来,每个里面放点猪油棒子面,仍两条蚯蚓、蛐趯蛐什么的,用藤条绑震住全都沉在了芦苇荡附近。

      “回程!”

      回去就简单多了,还是坐车!不差ሠ那几分钱。对现∼在的曾宪麟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