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哥哥最亲

      还能是什么?

      螃 除了被冷锋视为金贵玩意儿的望远镜还能是啥?

      뉅就是,光是凭肉眼看,冷锋就已经确定,被一切两半的望远镜显然已经不﯊单单是结构上的改变,底部更是被仔细打磨过以适合枪身,就算想拼是无论如何也ォ拼不回去了。

      调试了好一会儿,唐刀把加装了‘望远镜’的步枪重新抛给牛二,“用这个,᫫干掉那家伙!能干婫掉他,这把枪就归你,否则,我可就给老李了。”

      “那敢情好,小牛牛,你也别忙乎了,我们现在就交换,枪归뢶我,녴你来当班长,可好?”老兵油子看着牛켶二手里的枪眼热的不行,匍匐着爬过来嬉皮笑脸的说道。

      勵那边的杨小山也是一脸羡慕,不过,却是没有说话,继续趴在战位上瞄着远方。他可是一直牢记着唐刀给他说的话,他一定可以成为中国最需要的军人。

      虽然他在射쁕击术上没有牛二那样可怕的天赋,但他会继续努力。

      而排长唐刀在战斗开始之前给他们的命令也很简单,学会利用战场环境隐藏自째己,也有面对炽烈炮火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的勇气。

      现在,他首先得做好自己。

      쓮杨小山其实不知道,唐刀最少有一㵇半的注意力也放在他身上。

      这边牛二表现得惊艳绝伦赢得所有뛭人的赞赏,甚至自己还专门给了他一杆加装改ꪋ造过瞄准镜掋的步枪,但杨小山除去一次扭过头来表示羡慕之外,䏍其余时间都在努力完成自己的命令,这种心性其实更让唐刀欣赏。

      在任何领域,想成就大师,就必须得有一颗不为外物所侵染的心,能䃫坚持本我。

      原理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极难。

      而杨小山这个个性朴实真诚的年轻人厎,直至现在都没让唐刀失望。

      杨小山甚至不知道,在唐刀心ϻ里,这个时代,能追上他脚步的军蠙人不多,但杨拻小山或许有可能成为其中之一,在经过他的特训和无数次的战场뫅磨砺之后。

      面对老兵油子的野望,牛二有些ᛱ腼腆的没有说话,却是抱紧了手里⋊加装了瞄准镜的中正步枪重新扑上了战位,用实际行动选择了拒绝灐。

      ꗄ 簗对于一个射手来说,相对于一把好枪,别说班长没啥吸引力,就是给个连长也不当啊!

      “来,来鲤,冷连副,我们来瞅瞅牛二这次成不成。”唐刀又摸出一个黑乎乎࠰的单筒望远镜ꀍ放在眼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和绑牛二枪上的那个是一对,只不过曾经它们是连在一起亂的。

      ॊ“这是从那个望远镜上拆下来的?你的战利品?”冷锋眼角狂抽,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喫。

      可惜,幻想注定会破灭。

      “日本人那种抠搜玩意儿那会有这高档货,自然是营长给我的。”嗪唐刀轻描淡写的回答。

      啥叫人比人气死人?这就是。妇

      蠟 ꨻想着连长要了霙老久都没弄到手的四倍镜就这样被唐刀这厮给拆了绑ꡰ步ܐ枪上当瞄准镜,冷锋那一口老血乭啊!

      “别心疼了,不就是个望远镜嘛!我跟营长保੽证过,拿一百日䨍军人头换的,你要够胆,也可以싯把你手里的换过来的。ম”唐刀头也没回。

      “赶紧的,好戏快开始了,啧啧!还真锭是个小机灵鬼,都开始垒掩体了。”

      此时也不光是日军的步兵炮在发威,已经找到日军剸步兵炮大致位置的楼顶迫击炮也正在尝试着打击对手。

      只是,知道对手有好几门82迫击炮的日军炮兵也不是傻蛋,可没Ĩ敢凑至战场太近,基本都在2200米开外。

      中方这边的82迫击炮的极限射程倒是高达2800米,但距离越远就意瓊味着精度越低,连发几魘枚炮弹都只是在远方腾起几团烟雾。

      炸没炸到没人知道,但日军的疯狂开火的两门步兵炮也稍微停了停,至少是给他们心理上也造成了压力,没有先前ˁ那般肆无忌惮了。

      煻 仓库这边的守军一看日军的步兵炮没先前那般凶悍,干脆都进入战位朝着远方正在不断撤退的日军步兵开枪,那意思自然是有枣没枣先打两杆子再说,万一打中了呢?

      反正目前子弹是不缺的,现在每人都发了200发子弹被,此时不打难不成还留着过年那!

      “砰砰砰!”上百杆步枪打得甚是热闹。

      椂 虽然纯粹是个概率学,但多少也是有概率不是,时不时有日军一퐱头栽倒在废墟中。

      日军胸那边的重机枪也开始发言,隔着800米的距离,打䤊得楼体上灰尘只冒,基本也就是拼概率。

      但有楼体保护的中方士兵心理压力可就小多了,除非是运气特别不好被重机枪子弹从射击孔中钻入,自然也不会在意这些。

      日军方面虽然被ﭡ机关炮和迫击炮肆虐了一阵,䶐但懹也没造成太大伤亡,撤退也算是有条不紊,除了极个껍别的以外。

      比如一直被盯着的那个怕死的不行的日军。

      因为先前就知道方位,冷锋自然很快的就在望远镜视野中墭找到原本在石柱子后面的那个怕死鬼。

      或许知道自己被一个中国拊冷枪手盯上了,而且是射术可怕的冷枪手,슾躺在他几米外的军曹就是证明。 顦 

      뚧所以那货并没有像自己的同僚一样交替掩护着瀑撤往后方,而是选择在战场上继续呆着。

      ⷛ 当然了,只能藏下大半个身体的石柱子肯定不是个好地方。

      那货趁着一个空挡,躲到了七八米外一处位于两堵半人高残破墙壁的夹角,这地方可比先前所呆的位置要强多了。

      䙙 至于唐刀╖所说的垒掩体,这位可不是拿砖木石块,而是直接打起了战死同僚尸体的主意。

      一具几乎被打成两截的尸体应该是机关炮造成的,被这货拖过来堆在身边,这骾会儿则拿着一根绳索,自己半躺在两墙的夹角之中,朝着位于石柱和自己所在区域之间已经仰面朝天彻底僵立不动的军曹尸体套过去。

      连丢几次,终于套中了尸体的脚,而衩后一点点往他那边拖,想来,等他拖到堆在脚边之后,两具尸体垒上,就可以形成数十厘米的‘屏障’,彻底将自己可能Ѱ暴露于对手的射界挡死,除非是用机关炮和迫击炮对那里猛轰,光靠步枪和机枪,却是干不掉他的。

      只要能坚持到日军发动真正靋的进攻,抹把血往脸上一擦,进攻的时候ᴵ不动,撤退的时候跟着跑,谁特么还能怎么的他了?

      看着日军将辛辛苦苦拖到脚边的尸体堆起来,冷锋都忍不住被气῱乐了,怕死成这样IJ的日军也算是个奇葩,但人家这战术设计绝对没毛病。

      牛二就算有了可放大至四倍的瞄准镜,没有射界,拿椬这货也没什么办法。

      然而,令冷锋意外的是,牛二开枪了。

      “砰!”

      “砰!”

      “砰!”

      浔 ......

      足足一个弹夹打空。

      视野中一团团激起的灰尘表明,牛二的准度可比先前差远了。

      <不对,他是因为突然有了四倍镜,在调自己的准星,冷锋领悟过来。

      歙 㱹 牛二找准星的时间显然要比冷锋预想的来得慢的多,足足打空五个弹夹,炸起的灰尘才开始在日军所呆的掩体表面上出现。

      “嗯!准星调的不錋错。”唐刀却是一点儿也不嫌慢,点点头道。“不过,想干숌掉这个小机灵鬼,可不能光靠准度,你必须得比他更机灵擘,或者试试让子弹拐弯!”

      冷锋......

      这不是强人所ओ难,而是异想天开好嘛!牽

      ៕显然,足足停顿了一分钟没再开枪的牛二也是这么想的。

      这是不可能ﯟ完成的任务。

      “咳咳!唐排长,我看......”冷䀑锋ﱏ的话刚说了半截。

      “砰!”一直凝视着벗远方的牛二再度开똽枪了。瓙

      一朵血花在冷锋的望远镜里冒出。

      。。。。。。

       PS:好惨,风月花了足足五分钟才从床上爬起来,徨以前,身手矫健的我可只需要一秒,不,应该是0.⯟5秒,有啥不能有病啊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