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二)

      四月十五号。

      早上八点多钟的时候。

      刘星才从床上爬起来。

      走进厨房一看栯,红薯稀饭已经做好了。

      但母亲却是不知去向。

      刘星没有出去寻找,而是简单的洗涮一下就吃起了红薯稀饭。

      吃到一️半的时候,瓜子蹦蹦跳跳的也跑进了厨镔房,小手上还顷拿着麻뢣花:ဢ“哥,姆妈ছ去河边摸河螺㔍了,要我告诉你放了牛之后就去河边帮忙挑河螺。”

      “뒝嗯。”刘星点头:“那你吃早餐了没有?”

      “恰了페。”瓜子扬了扬手上的麻花,小脸上有着开心之色。 ٸ

      刘星看着直摇头,不过也没有去多〖管,继续吃起了红薯稀饭。

      吃完后,就㢧带着瓜子去放牛了。

      今天他又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打猪草。

      没有办法,瓜子讈人太小,他能承担的家务活自然是要一并承担。

      只是牵着黑犊子来到了河边,令他发现了一件哭笑不得的事情,在河岸边,居然有好几户村民都在摸河螺,甚至他还看到了杨大军在孋挖莲藕,这才九点不到,居然就蘛挖到了一担了。

      啑这一幕表明,他昨天在市里面卖河螺赚到钱的事鿍情已经传开了,不ະ然这些村民不会这样清闲,一大早得来河里摸河螺。

      至于传出去的人是谁,可能是好面子的母亲,也可能是童言无忌的瓜㧖子,更有可能是走夜路看到他的那些本村村民。

      褓总孇之一句话,这又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

      ㇭别人要想知道那只뿩需要随口一问就能问出来的。

      不过刘星一点都不在乎,因为他可是重生而来的人。

      要想赚钱还不是很容易。

      좴 这下河摸河螺,说句不好听䞎只是暂时的无奈之举。

      等有时ᜑ间了,他捣鼓出来的赚钱行业肯定会让村民们刮目相看王。

      ꡉ 到时候在想跟风,就不是这样容易的事情了。

      忘想到这,刘星不由笑了笑。⤮

      而就在这时。

      “哎哟!”耳边传来的瓜子喊声。

      “怎么虂了?”刘星回头看去。

      눒 当看到瓜子坐在草地上查看脚板,眉头不由皱了皱。

      这都怪他一时疏忽,昨天没给瓜子买鞋,才被河岸上的荆棘给刺到了。

      但今天要想再去买鞋的话已郿经是不可能錜,因为钱大部分都被母亲拿走了,他身上偷偷留下来的钱要是用来买鞋,被发现了可첂不好。

      䱙 想到这,刘星将牛绳拴在悮了一颗小树上,伸手抱起了瓜子:“脚板疼不疼,疼的话哥哥把草葌鞋给你穿。”

      “不疼。”瓜子扬起了小脑袋。

      “那好吧!你在黑犊子周围玩,哥哥去打浞猪草찊了。”刘星淡笑交代道。㇩

      “嗯,嗯!”瓜子连点头。

      “对了,爸ᄙ今天一早去哪了?┃”刘星放下了手中的瓜子䢒。

      “骑车车卖河螺去了,哥你不知道?”瓜子诧异的抓了抓头。

      “哦!知道,但忘记了。쭘”刘星讪笑不已,在看了一眼周围的环ᕘ境后,拿着编织袋就朝对面的田埂走去。

      打猪草实际上是一个体力活,而且㓯还要会分辨哪些野草꼍猪能吃,不然실一切都是白忙活。

      猪草最常见的就是蒲公英,在田野间到处都쫗是。

      还有野芹茶跟野蔊菜等等,总之一句话,多达几十韦种。

      輚只要肯去寻找,一两个小时将编织袋填满那都不是事。

      毕竟刘星自懂事开始,每天干的就是打猪草跟放牛的活。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一点多,一编织袋猪草早就打好了,并且第一时间送了回去。

      再次来到河边的时候,黑犊子已经将肚子吃的滚圆,趴在一颗大树下休息,瓜子则是跑到河畔边上帮忙摸河螺了。

      刘星见状,将从家里面됩拿来的两个竹篓放在了河岸上,开始装河皇螺,装到一半的时候,打着赤脚的杨大军笑呵呵的凑了过来,䯶露出了一口黄뉍牙:“伢子,听说你昨天买河螺赚了好几十,是不是有ꖼ这事?”

      녔“你听谁说的?”刘星看了杨大军一眼。

      要是其他本村村民,他一定会如实相告,毕竟⼗以前在他家困难的时候,好多村民都帮过他家,这能利用河螺赚钱让大家改善经济,自然是能帮衬就帮衬一下,毕竟河里﹍的河螺是无主之物,谁摸都可以。

      当然了,农村的风气本就很淳朴,在有困难的时候你帮我我帮你,大家都是这样熬过来的。

      但杨大军可不同,픙他是村里面出了名单相公,也就是光棍。不管有事没事,最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嚼舌根,很讨人嫌。

      大概是前年的时候,因为杨大军嘴碎,父母넘还跟他吵过架,大有老死不相㟫往来的那种架势。

      这事情虽然已经过了两年,但人都是好面子的,这突然间跟刘星搭讪说话,换做谁只怕都受不了。ꬺ

      讙然而杨大军,却是当做没事一样,足见这人的脸皮有多厚,他还正儿八经的解释道:蠴“你昨天骑牛去市里面的时候,好多人都看到了。”

      “既然都看到了,那你还问我干嘛?”

      刘星摇头说道。

      “我就想问问,河螺真的能卖2四毛⠘钱一斤吗?”杨大军搓了ᣘ搓ﻠ手,一脸期盼的看向了쵀刘星。

      “能,好的六毛都能卖到呢!”刘星敷衍了一句,低头又开始装起河螺来。

      “你小子嘴里就᭕没有一句真话。”杨大军见珖刘星不理他,转身就走了,但没走出几米远,就又折回来了。

      至于原由,那뫰是因为他看到了骑着二八大杠回来的刘大钊。

      “姆妈快看,爸爸回来了。”瓜子开心ڄ的喊了一声,扑腾的就迎了上去。

      刘星一愣,在洗了把手后,也跟在后面。

      至于杨大军,没有人请他,也屁颠屁颠的跟上了。

      頕然后走近了他才发现事情湈有些不对劲。

      刘大钊所骑的二八大杠后座上,竟然驮着满满一袋河螺,在两旁的铁笼子里,也全都Ὓ是焰编织袋装的河螺。

      这种现象只能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刘大钊运到市里面的河螺没有卖掉多隤少。

      “爸,你这是怎么回事?”走近了的刘星忍不住问道。

      瓜子也是好奇的歪着小脑袋。

      ⢧ 覗 琙在她看붩来,这河螺明明很好卖,为什么爸爸就是卖不掉呢?

      “别提了,我去了你说的地方,这河螺根本就没႞人要,㓔别૾说四毛钱一斤了,一毛钱一斤我喉咙喊破了硬是没人理我毮,我见快中午了,所以就回来ꂍ了,毕竟我还要去处理王麻子的事情呢!”刘大钊一脸的郁闷,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轵 这话让杨大军听到了,那是有些懵逼,就秿算是他不相信,但眼前的事实总不可能是假的,在回过神来后,连问刘大钊:“你是不是去的地方不对,毕竟市里面那样大,有些地方很容易搞混淆的。”

      他㟃今天可是摸了有差不多两百斤河螺,至于莲藕更是挖有近百根,这要是明天去市里面卖不掉,那䟞他瞎折腾个屁啊!

      刘大钊哪有不薱知道杨大军的意思:“东橵河派出所在哪我会댉不知道?你不信的话自己去纝看看,要是能将河螺买到四毛钱一斤才怪。单”

      “别挡道,我⦅回家还有事呢!”说到这,刘大钊一把推开了杨大军,气冲冲的骑着二八大杠走了。

      瓜子很像追上去说肉包包끃买回来了没有,但最后却是没敢动身。

      因为他뛙从父亲的身上感到了怒意。

      ᱩ 刘星也有这哭笑不得。

      在摇了摇头后,牵떀着瓜子就朝河畔走去。

      僚他虽然不知道父亲的问题出在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父亲只怕真的是没춄有找到地方。

      看来等下吃了中饭自己必须亲自走一趟,要不然昨天摸的一百多斤河螺只怕要变臭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