撬墙角五

      军队的效⻤率绝对是杠杠地。李大成能不能站好最后一班岗,就看能不￐能把寻呼台项目跑下来了。所以,上次和江奕、李大庆见面后,李大成就跑了一趟燕኏京。返回后,李大成立刻联系李大庆和江奕,结果李大庆在深城赶不回来,江奕拉上自己家姨父出场了。

      “江奕,这次算是有一些섹好꜠消息,怎么样,这场酒没让你白请吧。”军人就是有些不太会说场⹯面话,虽然是个技术兵种。

      “能把您请来,肯定是我们请客,平时想请都请不到呢。这位是我姨父,也是一起经商的,姓付。”

      李大成这才想起来,自己还숩没有透露自己的准确身份。前次见面出于谨慎,没有明确貢自己的职务䥀。“付老板你好。小江也别客气,以后就叫我豜李工吧,算是工程师职称。这个是小王,我们那里的技术员。”军代表也是个技术兵ꐂ种。

      “您一定是校级军官了吧?”姨父这次比较主动,跟着秦成孝也有一段时间了。

      “哎,在外躄面也无所谓校级不校级了。”不过在军队人肆员看来,军衔肯定娄是至高荣誉了。

      “至少得ݟ是中校了吧?”现在分四类,可不能乱洑叫。

      “如果顺利的话,到了省军区应该差不多了。”

      “中校ꔛ,您可是我现在见过的最高级的军᪚官了,这第一个就敬您了。我从小经常被人欺负,总是扮演老蒋,所以对解放军总是特别的向往。豤”嗯,捉老蒋游戏,江奕的年代非常流行,最适合拿出来挡一挡箭。

      大概是被恭维地多了,军代表也就没拒绝。“这次邮电部比较支持,大家都知道这几年军队ᜣ系统经费紧张,所以能够支孓持的뚓还是尽量支持。不过퓨有领导也说了,这个可能要做好中短蕍期亏损的准备,襮你看…”其实你不批准又怎么样,有些地方直接就对外经营了。

      当兵的瞚还真๔是直宅接啊,这是担㮜心自己这边落实不了协议吧。“中校您放心吧뮝,不管它能不涂能做成,能够认识您就是最大的ᱩ幸运。领导主要是担心现在用BP机的不多,不过以后应该会有一些发展,这些都是小事。您上次还说过要多多合紐作呢,我可记着没忘呢芫。”

      “江奕,你这边能有这个心,我也很高兴,以后有需要的地方,还请尽管明说。”还会不会说话了?

      펄 “我们打算参股一些企业,现在企业不太景气,估值᰼也不高,可以先找一些需要资金的企业看看。”江奕只好自己㺮把话题往前推了。

      “任城这边的企业,机械、电子、化工方面,很多都为军队供货。不过这几年降低了一些供应量。”不再备战了,库存就有很多呢。

      “推土机厂现在效益好像也一般吧?”也可以生产履带式武器的,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不好明说。

      “以前两伊战争的时候,宽松了点儿,现在也掉下来了。专࠙业兵现在都很难安排进去。州”说到这里,李中校自己喝了半盅酒,看来是经常这样。姨父赶紧站起来敬了一次,帮着圆了一次尴尬。ꖔ

      “现在军队转业不再全员安置了?”江奕明知故问,1987年完幛成的百万大裁军,是华国历史上最大一次蔡⤸军,中间有大量转业人员无法安排。

      “安排不了,太集中了。”李中校又要喝闷酒,这次江奕뚀跟上。

      “这一点,我们这里说不定能帮点儿忙。”江奕小心ค地试探。军人的敏感性太高,太主动了会让他们往另一个方向去考虑。

      “你能收?能收多少?”李中校没抱多大希望。

      㨼 “寻呼台如果能够批下来,几十上百个应该能够吸纳。”嗯,哪怕都给你个芝麻官当当也没问题,这个本来就是人力资源密集型的产业。

      “真能有这么多机会?”这倒是有₃点儿超过李大成的心理预期。

      “后面就有请李中校多多费心啦。”姨父再次跟上。

      “说퇺实话,原来藒觉得是占了你便宜,如果能恎够做大了,我们也好受一些。”军人向来是政治地位最高的,荣誉感强、社会效益溢出率高,最不愿意占人便宜。

      “通讯兵、交通兵退伍的有多少?”还得江奕自己往스前推动话题。

      “通讯兵不多,每年…”李中校忽然觉得这个数据有点儿敏感。因为知道了它可以倒推军分区的人数。ꍃ

      “真不好意思啊,有点儿唐突了,”江奕跟䵀军人谈这些也比较少,现在反应过来䮸了,“交通兵是上手最快的,李中校能不能帮着联系几百个?”

      “几百个겎,你这是要开个运输公司?”

      “差不多,这是首期,后面还有更多需要。”

      “我䏞他妈的你能收多少我就给你找多少。”看来还真是捡了个宝贝啊,李中校激动地都回到了部队的激情岁月。

      “我,我不骂你㢮,但是坟,你找到多少,我给你安置多少。”这个国骂在军人面前是不对称的。

      “我先喝一壶。”李中校也不容商量䝱,直接就干了,江奕没敢跟,看了看姨父,也不敢,两人就假装不懂礼数ﰣ了。번江奕跟小王技术员抿了抿。

      李中噟校刚刚喝了一壶,正在高兴,江奕接了一훍句:“后面买运输车辆的时候,还请中校多多指导。៚”一句话让李中校差点儿把壶都掉地上,你连车都没买呢,这就要找这么多交通兵?ᑼ

      ᩬ 江奕继续:“复员军人是在全国各地都有,还是集中在齐鲁省?”

      “每个省都有,南方兵比较多。”南北混䑏用,多方交叉,便于今后的互相支援。

      “每个城市找五六个吧,大ﲜ城市可以多找几个。我们打算在全国各个城市设立培训机构和网吧。”

      李中校这次没急着喝一壶⍓,先看看落实的可能性再说。

      “由于管理困难,采取合伙人制度,ၪ就是不保底,收入来自个人经营绩效。”感觉还是有些不靠谱,自己的大头兵能干好溸这些陌生的玩意?李中校的心里有些沉下来了。

      “我们第一겏批选择100个城市左右ΐ,这两年就可以实现。每个培训机构和网吧大概5-6个人,最好是已经成꽪亲的家庭。”这是真金白银的投入,李中校认领了。꼺

      “不过,我的兵不懂这些。”

      눉“我提供培训,可以免费。”重点是“可以싔”。

      李中校听明白了:“如果是这样的还늏行,这个不能老让醋你们吃亏,地方人武部可以提供一些经费支శ持,这个本来就是他们应该关心的事情。”嗯,江奕放心了,这样就太好了,至少能够跟地方军事组织接上头不是。这次是江奕和姨父一起回敬一盅,算是定下来一件。

      “还有不少是只会摸枪的。”李中校的不好意思又来稭了。

      “中校,不瞒您说,明年开始,我们需要建设仓库,每个省都需要,需要采购员和质检人员。每个仓库差不多50个땜人,第一期需要1000人,三年内能够圎完成,可以大部分选用转业人员。”

      缏“有你这句话,我再喝一壶。江奕,这次也不用你免费培训,我去申请经费,我他妈的绝不让帮我们的人吃亏。”人家给你这么大的䀞礼物,能不喝吗?上千个大头兵,除了枪把子就懂点儿庄稼活吧。嗯,庄稼活忙、不用学,슋勉强算是会吧。

      욿“后面的不要了?”

      “还有?你家究竟是有多少产业?”这已经让人有点⇳儿怀疑人生了,䢃江奕,你可是只有十六岁吧。

      ရ “李中校,以后您有多少兵要复员转业的,可以先知会我኱们一下。”就是这么牛,青春无极限。“还有多少穱技术兵种,都给我找出来,您推荐的,我全收。”一句话说的姨父都坐不住了,忽悠谁也不能忽悠军队啊巄。

      “建筑ᶈ兵要不要?”上次大裁军中,铁道兵集体转入了铁道部,以后这样的机会就没了。

      “要,不过…需要先和政府商量一下。近期兰陵、任城将会有不少新项目上模,ல不过这些项目要先批准了才能修路。估计戧时间不会太长。”

      “我先喝一壶。江奕,我,我苦啊,这么多年就知道求人了。你怎么早不出来。”李中校有一种往事不可回首以及相见恨晚的感觉。

      “江老板,你们公司需要这么多人吗?”팪小王ത必须鎌要귘提醒一下李中校了。

      “王技术员,我们现在和兰陵在Ⱪ合作,任城这边近期还比较少,以后会慢慢铺开。转业军人틤是最好的员工,他们比工人的政治觉悟高,比农民的荣誉感强。同时,他们保家卫国流血流汗,我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也是应该的。”技术员是理性的,应该以“理”•服䚨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