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焰

      原本正靠在墙边,低头想着事情的年青战士长,此刻也抬头望去。

      觉醒者可不多见。

      觉醒能力的好坏,更是能让人一⡒步天堂,걀一步地狱。

      而如果是战斗系的强大能力,睾只要天赋不是太差,都会有权贵提羷前投资,前途一片光明。

      “觉醒者......就这副样子?”

      高瘦战鹫士狐疑地看着古辰。

      侯兴锋急忙道:“我亲眼看见的,绝㏹对不会有假。”

      “是吗?”

      高瘦战士还是不信。

      有谁的觉醒之物会是口棺材,弄也要弄个像样点的东西。

      笠咚!

      黵古辰肩ﵪ上婿的锁链松开,黑棺应声落地。

      在高瘦战士质疑的目光中,他抬手示意:“或许,你可以试着打开它。”

      他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坚定的贪婪,面对这种人,语言说的再多,也没有事实更能证明。

      “你很不错。”

      高瘦战士点点头,露出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

      他上前几步,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握在棺材盖下想要掀开。

      “我就说嘛,觉醒者哪那么好成的。”

      见古辰退吳让,不少人都觉得他并非是觉醒者,看向他的目㬥光也稍稍柔和了些。

      ὄ 三名战士则是紧紧盯着黑棺,心怀期待。

      濴若是上缴了什么珍贵物品,他们也少不了奖赏。

      一秒。

      两秒。

      三秒......

      高瘦战士不再淡定。

      他并鳻没有답在这口棺材上感觉到能量流農动,这似乎证明它只是件普通物品。婤

      匃可在用大半滶力气也无法撼动它的情况下,它又㬷变得不再普通。

      “扬哥ꖵ。” 

      一名战士向高瘦战士喊道:“你是在참热身吗?”

      古辰瞥了眼高瘦战士,他记得虐杀原主女儿的凶췆手창,似乎也是姓杨。

      扬承云没有回应,而是强装镇定,双手同时握出棺材盖下沿,用力向上抬起。

      手臂青筋暴起,脸色也涨得通红。

      可即便是这样,也无法把棺材盖抬起。

      “打不开就⬃算了。”ᘆ

      见此,古辰劝解道:“毕竟没吃饭的人,基本打不开。”

      㬜 到了这时,扬承云也有些相信䗜黑棺是古辰的᫃觉醒之物。

      本来听到上一句话,他已经准备不再搬动,可后一句话一膘出,直接让他骑虎难下。

      毕竟一个炮灰都能把这棺材背在背上,并且脸不红、气不喘,而自己却连推动一丝都无法做到。

      杴 如果自己放弃了,岂不是承认自己连一个炮灰都不如?

      東 “他该不会真是觉醒者吧?”

      好几人神色复杂地看向古辰,想起自己刚䷻才的小声嘲讽,顿时觉得有些丢人。

      ᫍ古辰脸上挂着淡雅的笑容。

      ꇽ ୓默默注视着已经使出吃奶力气듇,痑却始终无法撼动黑棺一丝的扬承云。닷

      黑棺乃是强大的规则宝物,并不是这个普通的超凡世界所能容욳下的,眼前的黑色棺材不过是它的投影罢了。

      但即便是投影,圦也有一વ丝本体措的威能。

      除了古辰之外,不管是人力、物力,甚至重力쁒都无法让移动它分亳。

      先开始出来的那数名炮灰渁团成员,䪗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笑意。

      对于鼻孔朝天、趾高气昂的扬承云,他们刚出来的时候也没少受气,自頭然也㝲乐得看对方出丑。

      “活该,让你不信我的话。”

      侯兴旺看着眼前画面,感觉心情都愉快了不少。

      ፊ “就你废话多!”

      扬承云恶狠狠瞥了眼古辰,蹲下身子,双臂对着棺持续发力。

      他已经不됢再奢求能打开这口棺材,或者移动它。

      捨 只要能抬起一点就是胜䟰利。

      可即便身为二阶职业者的力量全开,竟也无法搬动黑棺丝亳,让这他不由焦急起来。

      在这些炮灰面前出丑也就罢了,如果在同事面前㒅出丑,即便他们明面⥢上不敢说什么,背后앴恐鯏怕也会把自己当∏成笑柄。

      “这种智商,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古辰微眯着双眼螲,发现扬承云的右脚紧紧抵住黑棺边缘,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既然已经把对方得罪了,那索쇨性就做的更绝ㄑ一点。

      “咦뎱?”

      就在扬承云又累又气,差不多决定⒨放弃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棺材终于被自己搬离了地面。

      佤 虽然只有很小的一段距离,但䧶对他而言,却是迎向胜利的号角。

      “再㞎加把劲,ห直接把这口棺材侧翻。”

      扬承云把黑棺缓缓抬起至小腿的位置,并且还在逐渐抬高。

      “没意思。” 퐃

      “看来这个棺材뭟也没那么神奇。”

      这让周围本准备看他笑话的人,皆是露出失望的神情。

      꺪但没人注意到,黑棺在被抬起的过程中,那悬空的一角已经悄然촘来到扬承云的右脚前脚掌上方。

      蒖“差不多了。”

      古辰心念㖭一动,一股重力施加在黑棺之上。

      扬承云脸色突变,突然촺加重的黑棺直接从他手中滑落,重重摔至地面。

      ͥ

      右脚前脚掌被压在下面。

      一丝血色渗出。 软

      顿时,扬承云仰起头,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䞣。

      那扭曲的五官,以及疯狂推动黑棺的双手,无不在诉说着他此时的痛苦。

      “杨哥,杨哥....꼋..”

      힃 三名围观的战士飞速上前,ꀘ想要搬开黑棺,解放扬承云的前脚掌。

      面色冰冷的战士ᛝ长深深看췪了古辰一眼,似乎想ㅜ起了什么,并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唉~”

      古辰长叹一口气⡝:“我不葙是说跏过不要逞强吗?你要是早听我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意外了。”

      手中锁链飞出,捆绑住黑棺。

      古辰轻轻一拉,黑棺便从地上飞起,固定⎅在他背上。

      䎼 鞋子已被压扁㥝了大半,里面缓缓渗出血水。

      失去一只前脚掌,实力不说减半,但起码衰减个一两成。

      癬“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扬酟承云并不认为刚才是늮意堊外,他甩开同事的搀扶,一手成爪状,漢凶狠地对着古辰的脖子抓去。

      菦 古辰后撤一步,轻松躲开。

      然后满脸无辜的说道:“这是你自己执意要抬的,怎么能怪到我身上呢?”

      “我要杀你全家!杀你全Ũ家!” 竸

      䈏 脚上的痛苦让扬承云近乎丧失理智,单腿跳跃向前,如同鹰爪般的细长手指,直㞩接插向古辰双眼。

      旁边三名战士互相对视一眼,暗暗围住古辰,封锁退路。

      不说扬承云的身份不一般,就说是他们同事的这一点隟,就决定了他们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公翪平公正。Ꝙ

      扞对他们而言,左右只是一个炮灰。

      ꫲ即便出事了,也能轻松压下影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