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酒色财赌,人性四大原罪,是欲望的代名词,更是୿无数先辈以及后辈,明知道是不可为之之事,也争先誕恐后,前赴后继,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一条路走到黑的不在少数。

      作为一座以娱乐为中心的城池,清尊城自然不会犯低级错误,街头巷尾,酒家林立;岸上水中,风月画舫随处可见;拍卖行、珠宝商店、古董商家等,一应俱全;赌场、斗兽馆、武行等,满足各类观众需求,更有奴隶市场ዕ、地下黑市、攘地摊等,遍地开花。

      这是一座娱乐之城,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办不到,何况城主府为了充分满足人们䋧的欲望,常年发布招聘告示,对于可以改善营商环境,增加人流量的建议和措施,一律给予重大奖励,尤其是天选者的加入,让这座千年古城焕发出<更加蓬勃生机的活力,现代舞台,超越时代的歌舞,重金属乐器,潮流音乐等,更是在这十来年突飞猛进,让这座城市每天都有不一样惊喜,大量的人员欠在此聚集,相信那位常年在城主府里的大人做梦都会笑醒。

      清尊城的一st条街道上,一男一女随着人流在缓慢前进着,男的身穿一套素뙧色长衫,头戴一顶遮盖半边面容的斗笠,右手放在腰间的一柄普通铁制长刃上。女子头戴面纱,掩盖了面貌,一身紫色的衣服,衬托틽出玲珑剔透的身材,眼睛四处똧观望,左看一眼,右看一眼,眼花缭乱,喜欢街道上所有美丽的物品,但奈何囊中羞涩,只能干瞪眼,身边的男子对此无动于衷,眼观鼻,鼻观心,全然不顾及女子期待的眼神。

      “叹郎,汝家已经是你的人了,难道就不能为。。。⢵”天玄机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软言细语相送,曼妙身姿相投,逍遥叹一闪身,借势蹲下,拿起地希摊上的一件物品认真观察。

      愤 天玄机反应不慢,迅速调整一下身形,险之又险的避过了一位帅哥,也多了一声感叹,少了一件烦扰事。

      “叹郎,汝家就这么ΰ讨人厌吗?还是你已经有其他年轻貌美的女子,抛弃了。。。”

      “好了,天儿,别在这里瞎ሏ胡闹,这是大街上,是公众场合,想要搞情调,回去客栈再说㩞。”逍遥叹是怕了天玄机了,多大的人了,还像暫小女孩一样,不用뢓回ȳ头,他已经明白旁观者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的眼神,这已经不是㫍第一次了,自从决定来逛街之后,就常常被͹好心人打扰,惹了不少麻烦。

      “天儿,我这几天也看出来了,你的心思不在这里,说菙吧!你要多少银子,做什㕻么,直接了当,齆过时不候。”

      “叹郎,汝家不过是看上了几样宝物,自ꎨ从汝家跟着叹郎,叹郎就没有为汝家买过一样首饰。。。”⁏天玄机泫然欲泣,声音不밁大,但身边的其他善良之人听到之后,对逍遥叹等行为不耻,一个个恨不得代替逍遥叹,安慰一下天玄机弱小的心灵,当瘹街打架不是绅士行为,于是开始了文斗支援。

      “好了,天儿,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三息之内,如果我发现天儿你还是不能让我满意,自己ࣇ想办法解决自己的事情吧!”逍喧遥叹心烦啊!淘个宝还有这么多乌鸦在身边叽叽喳喳的,像苍蝇一样,赶不走,又没办法用强制力解决,一个字,烦。

      “叹郎,汝家这不是刚刚离开老家,想要访亲探友。。。”天玄机见逍遥叹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赶紧说出自己想法,逍遥叹瞬间反应过来甩,将手中的物品放回原位,起身看到周围人员隐隐有合围,自己不答应天玄机的要求晫就不放逍遥叹离开的趋势,第一次主忴动拉着天玄机的手,拨开人群,逃似的带着天玄机离开现场,快速消失在好心ඟ人群的视野之中。

      “呵呵呵!叹郎,你也会怕啊!汝家以为。。。”

      “妖精!”逍遥叹ᬿ见周围人员不多,停下了脚步,論背靠在一石柱,见天玄机起伏不定的身体,暗骂了一声。

      “戓妖精怎么了,汝家本来就是妖族,也算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妖精了。”天玄机故意将身体靠髽近逍遥}叹,看着对方的狼狈相,娇笑不糶已。죵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学小ꉨ姑娘装嫰,羞不羞啊。。。똷好了,不说了。天儿,你呆在封印之地已经有近千年了吧!还有亲朋好友?”逍遥叹严重怀χ疑对方在耍自己,这是有理有据的,千年的时间,换了多少代人,估计也就因为天玄机属于睡美人,新陈代谢速度缓慢,甚至完全停止,因此拥有延迟衰老的功效,又加上她是一位强者,否则已经是红粉骷髅一副。

      “呵呵呵!叹郎,不要将你们人族正常的寿命为标准,来᳽衡量我们的寿命,对于䳒我们妖族来说,虽然人数上不如你们,但是寿命却远高于你们,汝家虽然不是纯正的妖族,但汝家母亲来自于玄鸟一族,那也是妖族中的长寿一族,千年时间对于我来,不过是你们人族芳华正茂的年纪。”

      天玄机的话让逍遥叹ꁓ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浻误区,将春秋国的一些习惯带入了,只ḵ要稍微一想就明白,自己之前的话根本不成立,就算天玄机是葂人族,异象期之后寿命大幅度提高,千年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꠱人到中年而已,甚至妖孽者还在青렔年△阶段。如果再加上天材地宝和丹药的辅助,异象期之后再活他个千百年都不甧成问题。

      “天儿,是我自己陷入了误区,我对刚才的话,쿃向你道歉。”逍遥叹认真的看着天玄机,没有回避自己的错误,让天玄机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自己的夫君(她自己认为的)竟然向扩自己道歉,难道千年的时间,伦理道德都变了,不过貌似自己喜欢这种改变,心里隐隐有些得意。

      “不过话说回去,千年时间没有相聚,更没有任何的联系,你打算촑如何找到他们?这千年时间,说长不长,釞说短不短,却是中州变革最大的时间,原本他们ࣈ的常住所,经过千年时间,也早⩻已经搬离,你又如何寻他们?” 

      㷚“叹郎,这就不用担心了,汝家就是故地重游,看看当年那些场所,如果能联系上就联系,如果芫联系不上,就当作回鐸忆,缘分这种东西,玄只又玄,该相鞬遇的,还是会相会的,强求不来。”天玄机话说的有些玄奥,让逍遥叹仿佛看到了其后脑有一道佛性光轮,活脱脱响一个神棍。

      “也好,见一下故人或踮者他们的后人也好,天㿩儿,那么,你需要哪些物资?中州我不熟,这也是第一럥次来,地点政之类的楴,你只能去商铺买一넘些地图,或者询问附近的嶘人员,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东西了。”逍遥叹双手各出얙现一个袋子,右手的比较沉,一出现就被逍遥叹抛给天玄机㫀,后者随意接过,打开一个口子,瞄了一眼,将其收入囊中。

      “这是几颗降阶丹和降级丹,是现在中州最紧缺的物品,你要是手诖上那些钱不够用,可以将其卖到黑市,或者让拍卖ᜣ行处理,会让你得到一大笔钱财,短期内不会被钱财烦恼。”逍遥叹相信天玄机明白这两种丹药的作用,以后者犰的实力,一般人还真不敢遭惹她这个级别的强者넹。

      天玄机接过逍遥叹手中的丹药,打䂈开看了看丹药,闻了闻其散发出来的药香,心中有了定计:“叹郎,汝家可听说了,这两种丹药可不是想炼就可以炼制的,你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看你眉头都不皱一下,没看出来啊!叹郎还是一位高级炼丹师啊!怎么,叹郎,我说错了吗?⡳”见逍遥叹的脸色不好,天玄机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趈了。

      “没事,没什么,这丹药不是我的,别人送给我的,反正也是⽁白得来的,送人也不心疼。天儿,你ﱛ还有什么其它要准备的物品吗?”逍遥叹忍了,若不是天玄机是后来者,还没拓有和司命她膆们见面,否则逍遥叹看可不管天玄机是男是女,是人是妖,先K一顿再说,满足一下自己郁졈闷的心情,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揭人伤疤可不是绅士淑女所为。

      “还要准备一些衣物,现在是春夏之交,身上穿蘨的衣服已经不适合这个季节了,该换了。”

      “嗯,这事我就不掺和,只要手中有银子,衣服、装备、武器等在商铺中就可以买到,多加点银子,他们ᇄ会马上满足你的要求的,这些都是ᯝ小事씓,还有其他事情吗?”

      “应该没有了吧!不过,叹郎,汝家还是希望你能和汝家苖一起去买衣服之类的远行物品,叹郎比较熟,而且千年的时间,改变了太多,尤其是汝笡家听说什么天选者的降䖉临,更是让生活习惯有了颠覆性的改变,汝家怕自己不熟悉,会闹出不少笑话,坏了叹郎的脸面。”天玄机想了想,垂头丧气地回答,双眼雾气蒙蒙,即将凝聚成水珠。

      逍遥叹明白了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情况,唉!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陪女人逛街这种事情,永远是一项累活,也许男性比女性肌肉发达,力量强悍,但当年的创世神灹应该是早有预谋的,苦逼的双脚啊!做为主人的我,只能说爱莫能助了,请节哀吧!

      ⓘ “好!我知道了,往右走吧,我没有记错的话,那里应该有一家服装店,早点将事情解决了,你也可耩以早点去见见那些老朋友,时间耽搁的越久,希望就越渺茫了。”见已经无法避免,索性痛痛快快的答应就是了,自己好թ受,留给天鰀玄机的印象也美好些。

      “嗯!还是叹郎对汝家好,走吧!走吧!”。。。

      “天儿,路上小心啊!没找到旧友没事,要是遇到了心仪的男子,记得让他将路费寄给我啊!看在老相识的面上,就不另外收你们騔利息了。”

      ﺔ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