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9:阿轩的话

      第二天,宫门口热热闹闹,一辆又一辆马车驶入了宫中,此次一共七䏼名才人粤,在春闱后就定琒了名单,这段墨时间一直在接受宫中老嬷핵嬷的礼仪教化,毕竟宫中不比寻常地方。

      映月宫原本就不大,又加上是皇⽺后娘娘的住所,所以这里并没有安排新人进来。

      天气有些酷热,孟棠莞咲一身抹胸牡丹纱裙坐在榻上看着书,旁边的兮月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偷偷吃桌上的点心。

      孟棠莞的注意力也从书上转变到身旁的小馋猫身上,看了半晌不由被她贪吃的模样逗笑。

      孟棠莞一笑出声便吸引了内殿中其他几个人的注意力,贝瑶有些疑惑的放下柜子上的花瓶问道:“娘娘笑什么?”

      ✳ 㪚 孟棠莞依然笑个不停棱,看了看兮月,然后又看了看桌上所剩无几的点心说道:“我笑一只馋猫,你们看,馋猫把点心都吃完了。”

      贝瑶走上前看了看了案桌,然后抬头便看到兮月嘴角上残余的糕点碎末,贝瑶也笑出了声玁。

      兮月自然知道大家都在笑自己,于是嘟嘴道:“哼,还不是因为迎香姐姐,她觉得奴婢体态过于圆润了,所以最近一直不让奴婢吃饱。”

      孟棠莞看着她嘟嘴的样子笑的更加灿烂,然后上手捏了捏兮月的脸蛋说道:“真是个小可怜,我不说你,也不怪你,赶婮紧뜶趁你迎香姐姐没发现,再吃几口!”

      兮月正准备光明正大的下手就听堫到迎香的声音传来,“在外面就听到贝瑶的笑声了,何事笑的如此䇑开心?”

      兮月立马收回手,然后用力的擦了擦嘴角说道:“没事没事,迎香姐姐。”

      孟棠莞看着她看见迎Ꞌ香比看见自己还害怕的小表情便沛又楈捂着뽢手帕笑道。

      迎香自然看出兮月的不同,瞥了一眼案桌便毫不留情的说道:“兮月,晚饭减半。”

      内怔殿中一ധ直欢声笑语,吸引着院中的吴海也看向屋内,竟然都没有嗻意识到皇上走自己身旁经过,等反应过来ꐹ大声行礼的时候皇上已经进了屋内。

      “还以为整个皇宫内就ꄶ属皇后宫中最清静,今儿怎ꇸ么也这么热闹?”

      贝瑶和兮月闻声便收住了表情,忙退出了内若殿。

      迎香收起了案桌上残剩的点心也退下了。

      栝孟ﶷ棠莞起身倒了一杯茶放到周时越的面前温声问道:“臣妾主仆㳍几人不过说些笑话逗逗趣ꅥ儿,皇上忙完了?”

      周时越有些疲惫的捏了捏眉ꅫ心,顺势倚靠在孟棠莞的腿上说道:“嗯,有些踢累,想在莞儿这⍻里休息片刻。”说完便闭上了眼皮。鵪 ᬯ

      孟棠莞也不再说话,看着一直紧锁眉头的周时越有些杫心疼,然后用手轻轻按摩着周时越的脖子说斐道:“皇上好好休息,臣妾给你好好捏捏。”

      周时越没说话,只是默默调整了一个更适合按摩的姿势。

      直到傍晚,周时越才醒来,这一觉睡的很沉,孟棠莞缓缓移动着压麻的腿,有些难忍的露出痛苦的表情。

      周时越䇽忙腇说道:“腿麻了?莞儿怎么不叫醒我?”

      䅤孟棠莞皱着眉쀖头解释道:“皇上好不容易睡的这么香,臣妾怎筎好叫醒皇上,再说了,只是腿麻了而已,没什么事的。”

      周时越脸粠上难得一见的出现了愧疚的神情,孟棠莞又伸手摸了摸那紧锁的眉心说道:“皇上,臣妾不喜欢你皱眉的样子。”

      周쿲时越握住她的手说道:“好,我以后尽量不在莞儿面前皱眉。”

      ……

      第二日一大早映月宫内便热闹了起来,院中不断有人进入,还在内室梳妆的孟棠莞唤来迎香说道:“你先出去招待着,本宫待会儿就到。”

      迎香走后兮月又继续给孟棠莞上妆,今日特意在眉心上画了一朵海棠花瓣,这是夏日里孟棠莞最喜欢的妆容。

      今日孟棠莞身穿一身绯红刺绣海棠抹胸长裙,外面披了一件衫裙,只露出精致的锁骨,头上一个飞天髻,훟端庄大方不失气质,手持一把牡丹缠枝翠竹宫扇缓缓的走上外殿的上位。

      “皇后娘娘万安。”台下的宫妃异口同声的폺请安着。

      孟棠莞大致看了一下,新入宫的大都在尾座,为首的便是膝下有女的宁昭仪和柳贵人。

      孟棠莞笑着说道:“宫中如今多了许多新人莁,只望众位恪守宫规,和睦相处。”

      “谨遵皇后娘娘教诲!”众裖人又异口同声的回쪄复着。孟棠莞年纪不大,对于训诫经验也不多,孟棠莞内心也不想学,所以简短的说两句便不再提了,接下来便是大家畅所欲言的时候了。

      柳贵人赢向来是个人精,从当初带着欣悦公主来给孟棠莞请安的时候她便看出来了,这样的人到哪都会有,没有坏心,但是小心思不少。

      “皇后娘娘,妾身那日到太后宫中请安,听闻此次入宫的林才人与昌平公主的生母是亲姐妹,想替宁姐姐向皇后娘娘问一句,如今将这林才人置于茹月倉阁是何用意,毕竟这宁姐姐为了这໌事可是担心了好一阵。觳”

      弹“本宫不认为璫这有何用意,不过是内务处的安排罢了,林才人虽与萍儿䙐有些特殊的关系,可是宁昭仪照顾了她匉这么久,公主心中自有判断。”

      “皇后娘娘还没有做过母亲,自是不知道繇血缘关系的特殊,宁馯姐姐虽然照顾了昌平公主这么久,可终身抵不过血缘关系的,所以妾身才有些替飾宁姐姐鸣不平!”

      “鸣不平?有何不平,本宫倒是想听听宁昭仪本人的看法!”

      一直沉默着的宁昭仪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尾座돻上沉默的林嘉沁,然后才转向孟棠莞说道:“晪妾身无不平,只是心中딱有些委屈罢了,昌平公主自满月以后便是妾身在照顾,如今平添了一位嗤姨娘묣,妾身有些担心罢了!”

      “没有不平,那此事就不要再䤂提,本宫只言在前,后宫众人莫要听信一些虚无的风声加上自己的揣测而猜忌,如今是在本宫跟前说说就罢了,如若҃传到太后宫中或是皇上跟前,犯了忌讳,那本宫绝不轻饶。”

      “妾身不忘皇后娘娘的教训䰢,定不敢再胡言乱语。”柳贵人一看孟棠莞收敛了笑容,有些严肃的冷声传来便立即起身保证⤙道。

      宁昭仪却紧紧的绞着롔手帕,尤其是在孟↕棠莞要留下林才人的那一刻,内心煎熬的心到达了巅峰,在侍女的搀扶下走出了映月宫。

      孟棠莞留下林才人不是因为其他,而是那日俩人合奏以后并未私底下聊过,所以孟棠莞想着找机会和她聊聊,毕竟孟棠莞很难想象她这个年纪父母双亲健在也会有那么大的愁思。

      “刚进宫都还⹄适应吧?”孟棠莞看着台下一点都不拘谨,有些冷冰冰的林嘉沁问⾀道。

      “劳皇后娘娘关心,妾身一切都好。”林嘉沁依旧垂着目语气蛢恭敬但是毫无䏅温度的回着话。

      캄孟棠莞没有料到这林才人竟是这般冷静之人,犹如万年寒䔷冰般看不出一丝暖意,于是心中原本的想法便只能作罢,然后便让她退下了븬。

      出了映月宫的林ఢ嘉沁快步追上前方的宁昭仪,癰态度十分恭敬的上前行礼道:“妾身见过昭仪娘娘。”

      “起来吧,不知林才人急急忙忙的追赶本宫作甚?”

      林嘉沁㒧起身讨ኰ好的上前扶着宁昭躴仪说道:“昭仪娘娘莫要见粊怪,妾身昨日刚搬进茹月亭时想去给娘娘请安,不巧娘娘正在小렆憩,如今好不容易见到昭仪娘娘,妾身内心十分欢喜。”

      첯“哦,有何欢喜篞的?”宁觡昭仪在林才人的搀扶下继续朝着茹月亭的方向走着,二人步伐侫竟一致迈出。

      “妾身除了要替姐姐感谢昭仪娘娘对公主视如己出,还有个不情之请。”

      宁昭仪有些紧张的怔了一下,吞咽了一下说道덳:“何事?”

      ¥“妾身在进宫之前就听闻霹宁昭仪对公主的疼爱旁人皆不能及,虽然皇后娘娘叮嘱妾繩身要多跟公主亲近,可是妾身以为公主如今的年龄不好쯪知道那些陈年쵃旧事,所以想拜托娘娘不要跟公主提及妾身及顇姐姐。”

      宁昭仪컪有些震惊的转头看向林嘉沁,见她态度诚恳,不像是虚情假意,“此话当真?”

      林嘉沁坦然的笑道:몆“娘娘莫不是不相信妾身,且不说娘娘对公主的照酧顾,就是姐姐还在时娘娘不也和姐姐情同亲姐妹吗?那么换言之我也能称昭仪娘娘一声姐姐,妹妹又岂会隐瞒,只是还需要姐姐保密,妹妹拜托给姐姐的事切莫传到皇后耳中,否则我只能做那拆散你们母女俩的恶人了。”

      宁昭仪听到这里这才露出笑容说道:“妹妹放心,姐姐定当守口如瓶。”

      懆 心里则对某人的怨念又上升了一步,只道:皇后,自你进宫以来,妾身自当没有不敬之时,你却因为自己没能怀孕生子,嫉妒我,要将公主借机夺去,那妾身也万不能随了你的心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