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的他

      战后的工作是很繁琐的,尤뀽其是对于战后的ꃋ英雄来说。

      当他接到报告,发现东海舰队总督亚历山大的尸体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昨天深夜,从战场归来的霍恩海姆前往总督办公楼寻找亚历山大䁴时,发现了他的尸体,只是当他再次带人返回时,办公楼已经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火势起的非常突然,并且异常迅猛,在短短几十分钟内,就将一栋恢宏的建筑娅付之一М炬。而那些收到消息,在战场之上幸存下来的亚浞历山大앬残部,则站在那滚滚烈焰前,仿佛失去了灵魂。

      ㆎ 对于舰娘来说,提督就是一切,就是生命。而她们,在今天,彻底失去了生命。

      另一边,由尠于要处理战后的各项事宜,埃菲尔提斯忙到很晚,甚至连睡觉,都是在海上的指挥舰中度过的,所以对于陆地上发生了火灾这件事,完全没有注意到。

      鑕 不过当他收到消息的时候,几乎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只是齐开的手笔,只是要ꛏ想怎么处理仇人的尸体,这是齐开的自由,埃菲尔꠆提斯也并不想要干涉。

      经过半天的忙碌之后,处理完战争结束的紧急事后,埃菲尔提斯终于涚算是裄忙完了这阵子,轻轻站起喦身,在自己临时的指挥舰中活动活动了身体。

      如今,他作为⇈东海舰队的代理提督,暂时掌管艺着东海舰队。当然,这个暂时也只是明面上来说的,要不了多久,政府正式任命他成为东海舰队ᡁ总督的任命书就会抵达哈瓦那,这些都只是迟早的事情。

      “恭喜啊。”忙碌过后,好不容易重回安静的指挥室再此响起了世俗的声音:“以后我要怎么称呼你了?东海总督롊?鼫”

      “得了吧你。”埃菲尔提斯朝齐开翻了个白眼,然后扔过去一包茶袋,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亚历山大的遗产清理完了?”

      “嗯,暂时告一段落。”齐开点了点头,将茶袋放进杯子里然后倒上开水微微摇晃了一下:“不过我倒是在里面发现了一些好玩的,你有兴趣么?”

       “什么好玩枟的?”埃菲尔提斯一阘边整理着自己桌面上的材料,一边塑扣敷衍道。

      他其实已经没有兴趣욾再去参与齐嚥开的计划了。他完成了自己弟弟的愿望,作为英雄,在一个精心准备的舞台上,闪亮回归。不过既然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了,埃菲尔提斯也并不打算混日子,毕竟如今的一切也都是他曾经上学时,最숴梦寐以求的,所以现在,他更多的只想将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

      捰“关于你太平洋港区事故的调查报告哦。”对于埃菲尔提斯冷漠的反应,齐开似乎早就了然于胸,微笑袑着拿出一份文件:“想不想看看?”

      埃菲尔提斯闻言全身一僵,眼神中立刻充斥了回忆的色彩:“是......那也是亚历山大的手笔?”

      닽齐开顿了攎顿,似乎是在卖关子,不过也没沉默多久就又重新开口:“鍚恭喜你,不是。”

      껻 齐开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份文件推到埃菲尔提斯面前,然后举起茶杯慢慢悠悠的说道:“十几年前,上一任东海总督也是,在太平洋进行演习途中,遭遇不明身份的黑海袭击,下落不明最终被认定身亡뫴。在此之后,亚历山大和他的东海舰队,就扭一直对这支隐藏在太平洋上的神秘黑海舰队,抱有极强的警戒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你出事之后,他们才会秘密派出舰队调查,其目춥的只是为了搜寻那支舰队的情报而已。”

      “这么说,鸘我的港区,只是因为一场单纯的巧合?真的只是我倒霉?”埃菲尔提斯微微皱着眉头,翻阅齐开推얄过㿅来的文件,脸上的表情苦涩难明。

      “只能是这个解释。”齐开看着埃菲尔提斯,微微抿了抿嘴,犹豫着说道:“不过,其实对于这支神秘的舰队,我刚好㊟知道一些。”

      ហ “你知薹道?”手中的材料被微微握的皱起,埃菲尔提斯冷声道:“为什么你知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么?”齐开放下茶杯尪,身体向后靠在沙发背上:“对你动手的鑐是黑海的舰队,而我是黑海唯一的提督,我了解她们的信息很奇怪么?”

      埃菲尔提斯咬了咬牙:“告诉我。”

      齐开叹了口气:“其实这个也巧。昨天我j查资料看到秢这份报告的时候,其实很惊讶的。这你也理解,世界上ݻ的黑海其实就那么几支,我们在学校翻来覆去都背烂了,如今突ﺌ然ኆ冒出来一只身份不明的舰队蘘,我自然要上点心,于是我就去问了问我的管家。”

      “然后呢钡,问到了?”埃菲尔提ꖓ斯看起来很激动,他下意识朝齐开靠了靠。 眚

      齐开点了点头,只是脸色有些难看:“黑海不像舰娘,同名舰往往只有一艘,至寔今为止还没有出现过一艘重名的黑海舰娘这个你知道吧。”

      “废话。”埃菲尔提斯翻了个白眼:“说重点。”

      츞齐开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目光低沉,缓缓开口说道:“ཫ弗莱彻,听说过么?”

      “又是废话。”埃菲尔提斯皱了皱眉,刚想继续嘲讽齐开,脑海中忽然闪过的画面却让他紧紧地闭上了嘴巴。

      凾 “想起来了?”齐开叹了口气:“那是一支特殊的黑海舰队,她们不以陆地做根据地,鵕常年在深海活动,퍱行踪飘忽。即使是猎户座,也很少能联系到她们。”

      “她们什么来头?”埃固菲尔提斯颤颤巍巍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手脚冰冷的问道。

      “没什么,就䗚是一群不显山엌不漏水的家伙。距离上次得到她们的消息,已经过去三十年了。”齐开说着,脸上也露出了深沉的表情:“那时她们就已经有接近40名成员了,现在可能会更多。”

      “40!?”埃菲尔提斯被齐开的话惊得直接站了起来:“和你的舰娘一样的黑海?你才有多少个?她们凭什么有40个?”

      ┸“这和她们的身份有关䃄。”齐竫开对櫮埃菲尔提斯的反应丝毫不以为奇,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说道:“那支黑海是以驱逐舰弗莱彻为貫首的驱逐舰队,成员全是弗莱彻级,所以数量众多。”

      “弗莱彻级......”埃菲尔提斯捂着脸缓缓坐回长椅莑。

      읂 弗莱彻级驱逐舰,核战前,北美最著名的驱逐舰。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像下饺子一样生产了整⨕整175艘,数量庞烦大。

      “但是我没怎么얓听说过有这么꽮一批可怕的东西存在啊。”埃菲尔提斯皱着眉看向齐开:“有这40᮰艘黑海驱逐舰在,黑海这些年不至于过得这么惨啊。”

      “ኃ她们名声不显主要是因为弗莱彻本人并不喜欢战斗。”齐ᵢ开摇了摇头,耐心㫟的⹧为埃菲尔提斯解释:“她一年大屽部分的时间都待在深恛海,在黑海的最深处寻找自己的妹妹,找到之后就会将她们带到只有她知道的海底港口,然后在那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就连我们自己也找躰不到她,据我的管家汇报뵉,想和她交流只能等她主动上门。” ᳵ

      听到起开这样描述,埃菲尔提斯想象着一群身为驱逐舰的小学生,在海底的幼儿园里疯狂玩耍的样子,而在不远处还有一个一脸慈母笑容的弗莱彻看着她们,那画面......

      “你确定她们不是转职成了潜艇?”埃菲尔提斯捂着额头,感觉有点懵。

      “不是。”齐开严肃的৞回答道:“但是根据䈄上次见面的情况来看,她们大部₫分已经丧失了一些战斗的技能,在⪊弗莱쎮彻的溺爱之下,很大一部分弗莱彻级甚至不会战斗。”

      鎑埃菲尔提斯深吸了一口凉气,慢慢回忆着已经是一年之前的回忆。

      只是这一回忆不要紧,埃菲尔提斯原本还算稳定的情绪突然开始剧烈波动,似乎是陷入到了惨烈的回忆之中,瞳雅孔不断地颤抖着,脸色苍白,还如雨下。

      “喂,喂!”齐开皱了皱眉,粗暴的推了推了埃菲尔提斯,这才将他从那噩梦般的齺回忆中拉了回来:“怎么了?”

      埃菲尔提斯眼神散乱的看向齐开,神色不安㔯:櫴“是...是她们了。”

      “你怎么这么肯定?”齐开有些不解。

      埃菲尔提斯摇了摇头,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能想象鱼雷海的场面吗?”

      齐开一愣:“什么鱼雷海?”

      “就是整E个海面,密密麻麻的铺满了鱼雷的场面。”埃菲尔提斯尝试冷静下䢬来说龟道。

      “你的意思是......”齐开顿了顿。

      历史上弗莱彻级拥有两座五联装533毫駪米鱼雷发射管,在武备上面,无论是黑海还是人类舰娘,都是和历史上相同的。

      换伎句话说,一个弗莱彻级的黑海舰娘能同时发射10枚533毫米鱼雷。假设这三十年弗莱彻没有找到新的妹妹,再根据阿尔及利亚的描述,将这40艘弗莱彻级具有作战能力的减半,那么如果她们同时使用鱼雷展开攻击......

      那么海面上将同时铺满200枚来自黑海舰娘的鱼쎎雷。

      那种无论人类舰娘何等坚固,凡是命中就会当场大破的鱼雷。

      200枚密密麻麻铺满海面。

      齐开的手颤抖了一下,缓缓拍在埃菲尔提斯的肩上。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情绪稍稍稳定下来的埃菲尔提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开口问道:“这么一群小学生丢在外面不管,实在太危险了。”

      “我知道。”齐开点了点头:“我从昨天就开始想怎么处理她们了。只是根据我的管家给的情报,想要主动接触这群小学生基本不可能,除非我让我手下所有的潜艇散到整个太平洋去,可即使是那样找到她们的概率也琋太低了。”

      埃菲尔提斯同意的点了点头。太平洋太大了,要在这么广阔的海域寻找40多个在海底乱跑的小쯔学生,这可真的不是一般的难。

      “不过放心,这事我会处理的。”齐开说着,然后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萨拉托加的情况差不多稳定了,我要带她回去了。”

      ᡋ“嗯。”埃菲쥾尔提斯点了点头,同样站起身,向齐开伸出一只手。

      齐开低头看着那只手闍,奯忽然笑了笑:“你个东海总督,要对黑海提督做什么?”

      “不握拉倒。”埃菲尔提斯撇了撇嘴收回自己的右手,然后正色道:“你真的想好了吗?今后的路可不会像这次这么简单。”

      齐开坚定的点了点ฯ头:“亚历山大什么水平我自己心里清楚,放心。”

      埃菲尔提斯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最后将自己的⎻视线缓缓移动到窗外。

      在那里,东海大舰队的舰娘们来来往往,为胜利,为明天而努力工作着。期间难免有一些失去了提督的巵舰娘浑浑噩噩的经过,只是在她们的身边往往都陪伴着另一名舰娘,为她们开导,散心。

      这是一幅很美丽的画面,宁静而祥和。

      只是,为了维护这幅画面,齐开和埃菲尔提斯不知道要付出多少鯘努力。

      “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半途而废。”埃菲尔提斯似乎有感而发,轻轻锤了锤齐开的肩膀:“去重新创造一个世界吧ឡ,我会帮你的。”

      “嗯。”齐开点了点头,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现在的他,仍然朝着自己最开始制定的方向前进。只是现在,他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复仇的心多一些,还是真的想创造一个о美好世界的心多一些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