漓池(3)

      山下,有座天正庙。

      这是北寒关中百姓,用来供奉老仙师商天正。

      叴 ⪪哪怕大旱时节,依旧有人前来供ᤸ奉,祈求。

      或是希望老仙师能够保佑他们度过难关,或是祈求老仙师身体平安无恙。

      껹 在ꠜ百姓鵋中也传开了,都说老仙师为了对抗蛮夷强者,身上有极重䗲的暗伤,久久未愈。

      䳒 庙前有些摊子,都是卖香,香烛,为祈福之用。

      这些人在햐寒风中,瑟瑟藮发抖,身上的衣服都有些破旧,面色极差,在一个摊子,有小女孩依偎在父亲ꃎ的怀中。

      裥商尹走쫸了过去,从身上取出一银,道:“给孩子买点吃的。”

      “小仙师,使不得谖啊!”那摆摊的鮡中年男子神色复杂。

      “无妨,拿着,不能让孩子饿着。”商尹将其放在他的摊子上,而后转身离开。

      他知道,前些时日,自己每日酗酒,黎民百姓都对他很失듥望,觉得老仙师ꄚ后继无人,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䇜能跟我说一说,现在具体是什么情况吗?”商尹问道。

      “很多年轻儿﹄郎,想要出关打猎,找寻一些食物,去的人,有八成都没能回来餀,死在关外了誈。”中年男子说着说着,眼眶通红:“要是再这样下去,大家込就没什么活路了。”

      商尹很清楚,解决关中百姓粮食的事情,Ṳ已经是刻不容缓了,如今年关将至,总要让䙒他们过个好◞年。

      “唉,你败掉的名,我要一点点,替你挣回来。”商尹心中已然下定决心,他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道:“照顾好孩子。”

      “多谢小仙师。”男子连忙起㋉身行礼,小女孩在风雪中,也朝謂着他的背影作了个揖。

      “你想怎么帮他们?”苏九尾知道他是真的想要帮这些百桕姓。

      “当然是去北寒府了,高离可是他们的父母官。”商尹郑重道。

      “前几天,你刚被高郃打过,只怕他们会打从心里,看不起你,这个时候上门,怕是会自取其辱。”苏九尾叹道。

      “只要我自己不看不起自己就可以。”商尹知道,这一世的他,太过自负,自小背负诸多希望,诸般盛名。

      〽一直解不开龟甲的秘密,也一直无法修炼,再加上老仙师的传言满天飞,让他心中越发郁监闷,这才会闹得那般狼狈。

      但自己不同,在붗前世自己就是白手起家,从ꆈ最底层做起,脸皮比较厚。

      㫠很快,两人就来到北寒府。

      販 钲 它被白雪所覆盖,如同一尊凶猛巨쯫兽。

      门口站着十二名护卫,实力都是初入灵体境。

      Ԉ

      修炼的几个大境界。

      凡胎境,灵体境쭵,仙身境,神躯境。

      商天正乃是在仙身境,无限逼近神躯境。

      能够达到神躯境的人⧵,少之又少,这也是老仙师为何会被称之为夏国第一人的缘故。

      “哟,这不是小仙师吗?”为首的一名护卫,笑容놻中带着嘲讽。

      “劳烦通报高离大将军,说商尹求见。”他对这些守卫面上的嘲讽之色,视若无睹。

      “是。”北寒府的守卫也知道,毕竟他是老天师的独웈孙,身份摆在那里,只是有些废物罢了,他们还真不敢将ᘍ其挡在门外。 

      不过一ᛐ会儿,守卫道:“大将军有请。”

      ␢商尹与苏九尾一路被守卫引到府中正堂。

      堂中有一个巨大的铜炉,里面烧着木炭,散发着热气。

      一名中年男子,身着战甲,实力已到达仙身境,不是别人,正是北寒大将军,高离。

      他剑眉星目,容颜英武,只是往那里一坐,不䙍怒自威。ẋ

      商尹毕竟自小在老仙师身旁长大,纵然面对仙身境自也无惧,他不卑不亢,行了一礼:“见过将军。”

      씫在一旁的苏九夓尾也站퇜着行礼。

      “小仙师请坐,前些日子的事情,我刚刚听说,犬子疏于管教,对你无礼了,我已经责罚他禁足一月。”高离皮笑肉不笑,知道商尹此行只怕是要来讨说法的。

      “那一日띟我喝醉了,被北寒府中人,诸般羞辱,也橴是冲昏了头脑,竟然以凡人之身,对凡胎境的高郃公子挥拳,实在是不自量力。”商尹坐下后瑄,道。

      “不徕知小仙师如今伤势如何乏了?需要什么赔偿,尽管开口。”高离拍着胸脯,此事他也觉得不太合适,道:“我北寒府敢作敢当,绝不推脱。”

      桸“当日,高郃公子施展了大名鼎鼎的,水寒暗劲,如果不是我爷爷给我留下些手段,怕是我已经死了。滓”商尹平淡道:“讲道理,就算我当日喝醉了,被毒打一跮顿也就算了,毕竟是我先自取其辱,高郃公子如此身份,凡胎境巅峰,对我用水寒暗劲,想要我的命,这不太合适吧?҉是不是不太把夏国的规矩,放在眼中?修炼者不可滥杀魶无罪百姓。”

      “什么?”高离并不知此事,眉头一皱,正堂顿时气温似乎都鍢下降了几度,让在旁伺候的仆从,都感到恐惧。

      “看样子,大将军应该是不知情,毕竟你世代守护北寒ꄼ关,为我夏国百姓浴血奋战,当年一役,身上十九处受创,依旧死战不退,如此风骨,想必也不是一个会唆使幼子暗杀我的人。㔤”商尹早在下山之前,就想好要怎么做了。

      “小仙师,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高离͐第一次,感受到商尹身上所迸发出来的锐意,进退有度。

      商尹淡笑道:“此番前来,倒也不是要清算令公子,如今关中百姓遭逢天灾,是否能够开粮仓,䒾赈济百姓,让㮕他们度过这撳个寒冬?”

      “小仙师,你这是不当擷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啊,连续大旱,我将军府也不好过,你说若我这关中战士都吃不饱,谁来护着他们?你应该知道关外蛮夷当年何等凶残,我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高离三言两语就推得一干二净,如果手中有普通粮食,他自然也就照做了,权当卖个面子,但这一笔粮草,他已经拿去做人情了。

      就算手中有粮,关中大旱两年,压在手里迟迟不放,商尹一来就放,鷴传出去难免会戳让人颇有微词。

      “不过听闻大夏商会那边有不少米粮,小仙师可以去那里看看。”他知道,高郃用水寒暗劲,十有八九是真的,此事闹大对自己没什么好处,老仙师虽然很多人传他身受重伤,时日无多,但只要不死,都不好得罪。

      ﹛“嗨,大夏商会,去那个地方可要花钱,긤我天正道观素来清贫,不知道刚才大将军说要赔偿我的话,可还作数?”商尹洒然一笑,道。

      “作数作数,需要多少赔偿,小仙师说个数便是。”高离很清楚,夏国中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卖老仙师一个面子,真要闹大起来,只怕结果更严重。 梿

      “我也不是个狮子大开口的人,一百万金就好。”商尹慢条斯理道,他知道这些钱对大将军府来讲,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好说,好说。”高离爽快答应,直接拿出百万金票,这是大夏商会发行:“小仙师,还请收䯁好!”

      “外界都传高离大将军썋打仗很í强,治理内政却差强人意,帝都那边有不少憹人将要在北寒关安插个嬇主掌关中内政之人,如今关中已经闹了两年饥荒,如果再加上我这件事,只怕他们就能够找愍个由头,派人下来,这对大槹将军可不是一件好事,要不是我素来敬重大将军的ﭯ为人,这面子定然是不会给的。”商尹言语很温和,接过金票后,笑道:“好了,大将军的赔偿,我收到了,高郃之事,就此揭过。”

      “多谢小仙师。”高离在仙身境,不曾想竟然会在商尹这么一个孩子面前ꦶ,如此被动,他亲自送商尹离府,笑容和煦,这让将军府前的护卫,噤若寒蝉,能够让颠高离大将军亲自送뀜的人有几个?

      显然,商鶼尹原本可以借؆着此事,狠狠敲他一笔,但ꊣ只拿了⩦百万金,算是意思一下,如他所言,此事要是往上闹,自己无法恡在北寒关军政㱬一把抓,那损失是无可估量的。

      如今商尹问း他要了百万金,뀒还胟让他感觉自己欠了他一个情。

      他目送商尹与苏九尾两人,直至他们消失在风诡雪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