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恨蚕魂阵

      工厂不远处的夜市中。

      荀柏言津津有味的吃着三块钱的炒河粉,手中还握着一瓶两块五的康띹师傅冰红茶。

      欄 在鹏城,几乎每个工厂附近都有这么个小夜市。

      跟摆地摊一样摆在空地上,大约占地五六百平米,二十多家炒粉小摊。

      只不过跟摆地摊略有不同,上面的帆布是四个小摊连在一起。

      每天员工上下班后,如果吃不䫁惯工厂食堂的饭菜,便会来夜市吃点别的。

      有三块的炒粉,也有六七块的ꙇ炒菜。

      ⟩ 河粉吃到一半的时候,夜市旁边马路上开来了一辆桑塔纳杻。

      朱 车上下来两㪝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人,普通工人的穿着是清一色的厂服,只有办公室的人才有资格穿白色衬衫。㦆

      “哟,你们原来在这,怎么不去᜞老地方呢?”

      荀柏言回头一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车间主任刘双强和主管。

      至于那个主管,荀柏言不太熟悉,好像干了没多久他就走了。

      只知道那个主任刘굾双强是渣男中的渣男,老婆怀孕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把黄彤嘉搞怀孕,害得骆淳飞失落ꇲ好几年。

      䯽 而那个主管跟他要好,肯定也不是什么善类。

      两人打了招呼后,竟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㘻主任坐在黄彤嘉身边,主管则坐在黄漫娇旁边。

      黄漫娇悄悄地瞥了一眼,又埋头继续吃炒粉。

      主管坐下后,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黄漫娇看,见黄漫娇吃完炒粉,便从口袋掏出一包纸巾。

      m奇怪的是没有给黄彤嘉和黄彤枝,只给了黄漫娇쩝一个人。

      챑 什么情况?还有未知的奸情?

      莫非当初黄漫娇半㘆年后才接受自己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主管?

      为什么自己完全没发聮现?

      荀柏言想了很閊久,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自己还年轻,没有恋爱经验,看不明这些小细节背后隐藏的真正含义。

      “喂,小兄弟你吸烟的不?”

      荽啪的一声,主任刘双强从口袋掏出㝲一包芙蓉王丢在桌上,看他的意思,是要荀柏言自己拿。

      锠好家伙,一副老大的样子,看上去很有料噢。

      鹦“不用,我吸ᬯ不惯这种。”鸘说ブ完,荀柏言从口袋中掏出一줻包软中华。

      同样啪的一声,즩桌子为之一震。

      咳~

      “那,你要不要吸一根?”刘双强拿起芙蓉王,尴尬的看着那个穿白色衬衫的主管。

      “我......我还是吸华子吧。”主管说完,起身拿起荀柏言的软中华。

      写 “哎呀,差点忘了一件事,刚才经理邀我一起跟他去饭店谈事,那我就先ᜑ走了,你们继续吃,뉏账算峄我的。”刘双强拍칵了一下自己㸸的脑袋,起身从口袋掏出鼓鼓的大钱包,还故意停了停,䙣生怕别人看不见。

      荀柏言只ԗ是笑了笑,没有理会。

      꼫“刘总,饭钱方才那个小伙点餐的时候给过了。”老板笑ሱ指着荀柏言说道。

      原来,荀柏言在点好河粉的时候就偷偷付了钱踒。

      前世黄漫娇请了他一个月,这一次,他想请她一辈子。

      “这样⋬呀,好,很好,我就欣赏豪爽的年轻人。”刘双强的脸都发青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开䔮车离去。 蚪

      碍几人看着刘双碨强怏怏离去,皆噗嗤一声笑貶了出来。

      “不ܥ行了,我实在憋不住了。”主管捂着嘴,说的好听点䚒,言行举止像个文化人。不好听的就是娘。

      “我说靷兄弟,你是真的有趣,你叫什么名字?”

      “荀柏言。荀子的荀,柏林的柏,言而有信的言。”

      “好名字,我叫莫海冰。”莫海冰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礼貌。坼

      荀柏言见莫海冰如此绅士,激动的心才渐渐缓和下来。

      他现在完全有资本装,比如奔驰车钥匙突然掉出来,诺基亚N82接个电话啥的。

      ⶞但没必要,跟黄漫娇的恋情也是日久生情的那种,并非傻白甜与高富帅。

      或是霸道总裁ࣣ爱上我。

      如果是这样,大街上什么美女没有,不至于十几年忘不掉。

      许多时候,一个人忘不掉另一鎕个人,也许并不是真的忘不掉,而是뾞找不到更好的。

      荀柏言决定还是应该如之前一样去循序渐进。

      至于莫海冰,只要自己不被⯂开除,最后黄漫娇还是会爱上自己的。

      顔 㨺要是一味的顶撞刘双强,人家好歹一车间主任,自己万一被开除就麻烦了。

      总不可能一把钱甩在黄漫娇脸上,告诉她自己是土豪吧。

      咸也不可能去说自己重生了,前世咱们是情侣这种傻뗏话。

      谁信?

      쥁 荀柏言收回高傲的姿态,重新笑脸相迎。

      吃完饭后,咮荀柏言再次回踗到工作岗位。

      ᡦ 在车间,除了嵌邝线的岗位外,其余后续岗位ﶙ的员工都Ꞑ在午休。

      因为嵌线是第一道岗位,后续岗位即使打包再多,等睡醒了先放一旁,然后再慢慢清理荗。

      嵌一个完整的电机,要十来分钟,而接线,焊锡,质检和打包一个只要几十秒。

      “要不你睡会,反正嵌的电ꪭ机你也没钱。”黄漫娇好心说道。

      “没事,我没有午休的习惯,你要是觉得我嵌的不错,以后就请我吃炒河粉吧昏。”

      “丫,吸中华的还要你师傅请,你也好意思开口。”黄彤枝答话道。

      “那是跟主任开个玩笑,我就看不惯那种二五八万的样子,其实中华是我从舅舅那里顺来匽的。”荀柏言换了衣服,可口袋中的中华没换。

       荀柏言摸了摸ഞ口鈂袋中的奔驰车钥匙和诺基亚N82,看黄彤枝精明的双嫡眼正盯着自己,急忙捂住口袋。

      䜦 切莫真的掉出来才好。

      ﵏ “这么说你舅舅很有钱咯,那你还来做普工?”黄漫娇见荀柏言嵌好一个,又给他拿了一组铜线。

      “他哪里有钱,只是开了臠一家小Ᏼ公司而已。”

      “也是做电机的?”

      “不是,是电话营销股份有限公司。”

      㞒“听上去还不错,打打电话就能赚钱,比我们强多了。”

      荀柏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没想到她们三个居然信了。

      车间流水线的工作就是这样,能说话的就ꋉ使劲唠嗑。不能说А话不能带手机的,就跟个哑巴工具人一样静静地工作着。

      说是每ꛀ天早䭣晨八点上班,实际上七点半就要到岗位做好工作准备,然后八点下班佼,开个会就要到八点半。

      回到宿舍吃个饭,冲驢个܂凉,就十来点,基本可以睡觉了ꂊ。

      可那时候的普工年纪都很小,只要满了16碓周岁有身份证就可以,他们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网吧打游戏。

      “荀柏言。”

      下班路上,荀柏言刚按了一下奔驰车钥匙,ᒮ突然身后传来黄盹彤枝的叫声,吓得荀柏言车钥匙掉씣在地上。

      “作尼?”作尼是潮汕话,是‘干嘛蝸’的意思。

      “你还知道说潮汕话呀,刚쁠聊天不是说是潇湘的吗?”黄彤枝三人惊讶的看着荀柏言。

      䎗“你在捡什么?”黄漫娇见荀柏言弯腰捡东西。

      “没什么,打火机掉了。”

      荀柏言赶紧收好奔驰试钥匙,转移话题道:“这不是你们经常说这两个字,你喊阿娇的时候,阿娇就回你作尼,她喊你的时候,你也回作尼。”

      “ﲨ除了作尼,那你还会什么?”黄彤枝问道。

      “你以为我是神呀,潮汕话那么难懂。”潮汕话是闽南语的分支,确实难懂。《爱拼才会赢》就둌是。

      荀柏言跟黄漫娇一起一年多,只学会这两个字。 딖

      “彤枝,你喊我有什么事吗?”

      “会玩游戏不?”

      “会一点。”

      “憓那蚌一起吧。我听说前面新开了一家ॲ叫‘忆娇网咖’的环境很好,咱们要不去看看呗。”

      “玛尼?忆娇网咖?”荀柏言一听,瞬间懵圈。

      “那可是我开偀的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