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是不是弟妹

      想윒不起来的事情就ᅰ不想,看着自己有些改善了的字,李承乾全神贯注的练习起来。

      年纪小就这点好处,时间总是够用。以往,重回小时候,只有午夜梦回之际才敢豅想想。真的实现了,那种强烈的幸福感比幻鵊想的时候还要强烈。

      老先生的书,只用了五天饝就全ᘔ看完籔了。

      看完第一本后,老先生在拿起第二本之余,把第一本交给了李承乾,让他看。

      즃 《石溪杂记》,并不是多有名Ꚗ的书。与其说是书,倒不如说这是一本日记,是一个名为“石溪先生”的文人ꛢ,隐居时写的日记。

      可能췵这一位不怎么会挑选隐居的地方,三天两头就能看到大战,几℔乎每天都能遇到被战火驱赶、流落无居的民众끓。

      看了开头几ᩖ篇后,李承乾就有点郀看不下去了ꠃ。

      不知道这位石溪先生是不是心理阴暗,明明是日记,他却花왉费了大量的篇幅,去描写血雨纷飞的战场、病重㜋枯槁的流民。连“伤口生蛆”这样重口味的片段,他都记录了下来。

      见兄长脑门冒汗,几欲呕吐的样子,李െ泰李恪都好奇无比,但不敢靠近偷看。⼗

      繌天知道这ೱ书里到底记载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终于捱到了中午,看完ᭉ这旽本重口ﶝ味书ﮕ的李承乾눭,连食欲都没了。

      旹 强顶着吃了几口饭,为了下午做打算,李承乾硬是没再多吃。

      午饭结束后,老先生把李承乾单独叫了出去散步。

      硦 一步꯹一步的走着,见李承乾还是那副삪难看的样子,李纲笑了:“怎么,老夫以为你会忍不了,不再看螗这本书呢。”

      李承乾叹了一口气,无奈道:“虽然这书看的弟子臅恶心,但是弟子知道,您这蹵么做一定是有道理的。”

      錠 李纲点了点头,小声说:“老枆夫既然为太子太师,除了教导你识字写字外,还要教导你各种道勑理。各种先贤的典籍,你总能很快的接受。但是啊,做太子,跟做皇帝媖还是不同的。老夫让你看的这本杂记,其实是最真实记录了隋末乱世场景的⹗书。你深居东宫,就算能在言䊈语中体会到乱世的残酷,也是有好处的。

      盛世不兴兵,不论是璧政뽋权的厣更替,还是某些人的叛乱,深褢受伤害的,终究是百姓啊。况且,只要出兵,就会有人死去。这个世界上哪来奄的无敌军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是常态。老夫叫你看这个,就是让你心中警钟貺长鸣,不能什么时候都想着用出兵来解决事情。”

      听完老先生的教导,李承乾试探着问:“您也觉得父皇的举措,有问题?”

      很明显,老븂先生的教导,有几分蘥影射罗艺事件的意思。鲱

      蛖李纲没想到李承乾这么聪ѽ明的发现了他的意图,只能苦笑道:“老夫不是皇帝,所以揣摩不了皇帝的心思,也教导不了你什么是帝王学。只是这次无端的出𧻓兵,连你都看出了皇帝的做法,老夫又如何看不出来?”

      看着老先生感慨的样子봼,李承乾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次的事情,说怪皇帝也对,说不怪皇帝吧,也对。

      罗艺这个外姓郡王的存在,的确是大唐的一个隐患。只是,这样明面上催䰀长他的野心,诱导他反叛的所为,文人所不耻。但不声␵不响的用莫须有的罪名干掉他擀,也不妥。

      所以啊,氘当皇㰎帝,还真不是一个轻快活儿,总是容易成層为矛盾的中心。 喩

      见李承緹乾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李纲叹了一口气:“好了,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只要记住,不要随随便便出兵就是㊸了,至于其他的,你就当老夫是在无病呻吟吧。싕”

      煞 皇帝所为的对错,大概也只犖有私下里能自己评判一下了。史书上,只会记载着燕郡王谋反、皇쒊帝李世民平叛的事实。

      至于罗艺奉的密诏,再﮷蠢的人都知道那是假的。李渊훻再不满皇帝的所为,也不会引导外人参与,一个弄不㞌好,皇位就要改姓。

      칹 顶着恶心,李承乾也用了十天的时间,把这本书看完了。

      影视_剧里看到的战场,都是演出来的,只有石溪先生这种“战地记者”,记录的才是真实。

      冷兵器的战斗,反ᩭ而比枪械战争残酷多了。在卫生条件差的情况下,伤兵营跟死神츩营差不多。挨了一小刀还没什么,要是受了重伤,哪怕人活的好好的,也被钉上了一半的死亡标签。

      看完这本书,李承乾不由自主的担心᥏起自己的亲率士兵来。

      有他的嘱咐在,尉迟恭既然答应了,断然不可能让太子亲率当后卫。只有先锋营一样的机构,才能真的获得历练。而先锋营,恰恰也是死亡人数最뺶多的。

      㭜在李承乾的担心下,两个月后,太子亲率终于返回了长安。

      此次平叛,自然是大获全ꑑ胜둈。

      事实ꆪ上,朝廷大军还没抵达,赵慈皓便与统军杨岌这两个家伙就谋议㘆诛除罗艺。可还没动手呢,事情就泄露,赵慈皓被抓住,杨岌当时在城外发觉有变化,只能匆忙间发起战斗。

      等朝廷⍫大军抵达的时候,溃败了的残兵并没有形成规模性的抵抗,就被彻底的빉碾压了。

      罗艺大败,抛弃妻子儿女,带领槟数百名骑兵逃奔突厥,想要投靠突厥,获得庇护。

      而奔逃到了宁州边界,经过乌氏驿站时,跟随他的人有些不愿﹧意投靠突厥,逐渐逃散。一直跟随他的左右副将干掉了他㒳,并把他的首级送到了京师,在市集悬首示众。

      这是官方的说法,但是李承乾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ᆸ对罗艺的两个副将好奇了起来。这两个副Ӥ将既然能被提拔为心腹,怎Ა么可能突然背叛?

      螬但凡参与谋反的,就算临时反悔,功过也不能相抵,像赵慈皓和杨岌,性命保住了蹧,官职却也没了,全家还要发配岭鬺南,跟꫉死了其实差不了多少。

      但是这两个副将,除了罗艺死时出现过以外ꢃ,就像蒸发了一般。这样的诡异,䶇很容易就会让人联想荻到百骑司这个秘密组织。

      看出来的肯定不止他一个,但是大家都对那两个副将选择性的遗忘煋了。

      没时间想这些没用的,太子亲率返回渭水军营后,战樑损报告也由兵部发到了李承乾的案头。

      “一百二十三”这个战损数字,让李承乾心都在滴血。

      一百二넘十灉三人啊,太子亲率一共才多少人?四个月的训练过后,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死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