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我想通了她想开了于是我们俩一拍即合就成了呗

      当幽灵来到第二座哨塔时,看到的是苏易正坐在一楼包扎伤口,嚎叫放在桌子上,一两只淡紫色的飞蛾趴伏在上面,不出意料的子弹打空。

      而这次的头目是一名狼人,很难理解为什么代表人类的教会高层全都不是人。

      幽灵看了一下能拼好的尸体䙁,ꥲ不怎么契合,但是也足够,挥了挥手,士兵把这些东西抬走,给了苏易一个精致的银纸小瓶子。

      包扎好䍣胳膊上伤口的苏易直接走出哨塔,夜还很长,被渗透的哨塔不止这一ᓡ个。

      就在苏易刚刚走出门,一名看着一点都不像士兵的士兵跑了过来,见到苏易,单膝跪地,将怀里的弹药呈上。

      总共十颗。

      接过弹药,苏易扭头接住扔过来的赩嚎叫,缓步走向下一个哨塔,影之蛾则是提前飞过去。

      反观那名士兵,倒地不起,马蹄声太䏝响,铠甲太过沉重,只穿着一件单衣加上特制的︐鞋子的他从帝城连续跑两个哨塔才跟上苏易,累坏了。

      不要说什么光着脚没声音,没人受得这种疼痛쁈。

      苏易走着上着子弹,间之蛾吸收的法力值越来越多,她自己没什么变化,到是影之蛾飞行速度越来越快,苏易是赶不䊎上。

      当黧苏易快走㫒到哨塔时,影之蛾已经把整个哨塔的信息传给了苏燯易。

      知䟂己知彼百战百胜৤不存在,但是能提高胜率,这次苏易没打算继续苦力开门。

      苏易放下嚎叫,掏出火蛇,心里盘算着这么近的晢距离威力会不会增加点。

      法力涌ፃ入,枪身上的火纹被点燃,燃烧的火线注入到了子弹上,让这颗䭬本来朴实无华的子弹铭刻上了华丽的火纹,宛如加冕。

      嘭!

      沉闷的枪声瘈瞬咡间将里面的人惊醒,但是看门的那个是怎么也醒不了了。

      木门上出现一个圆形火纹,中心是一个烧黑的洞口,转瞬被融化的银堵死。

      而靠坐Ꭽ在门后面的红衣主教,他手里䡵酒瓶掉落,他那高贵的头颅缓缓底下,如果可以看到他的后脑,隐隐可以看到火光。 쮪

      苏易通过影之蛾的视野,收起火蛇,背起嚎叫,长刀轻斩,随后踹门騰而入。

      门上的卡芲槽已经被他斩断,已经失去他ډ本来的作用。

      屋内桌子上的吃食还没被消灭干净,到是哨塔内的藏酒估计都被喝完了,酒桶散落㓶一地。

      兴许是对着个被苏易一ᮣ枪爆头的人实力非常的信任,那些人现在还没有从二楼下来。

      搞的苏易还要上楼去找他们,嚎叫的子弹很珍贵,而且很好㞃用。

      ਎五分钟后,苏易将这个哨塔内最后一瓶酒喝完䌘,在他脚底下是最后一个还没咽气的吸血鬼,淡蓝色能量包裹的刀身已经完全漆黑,只用能量还在涌动。

      这名吸血鬼很横,所以苏易没像前两次那样处理俘虏一样“好生款待”。

      㙦 法力一直以一个不快不慢的速度涌入这吸血鬼体内,从四肢开始,缓慢而不停滞。

      苏易的法力可不是那么好受的,那些黑色的能量丝线苏易也没搞清楚是什么。

      慢慢的,这头吸血鬼感觉自己的四肢在缓慢消失,但是苏易没弄瞎묣他的眼睛,他还可以높控制他们,但是无比沉重,明明就长在自己身上,但却感觉在慢慢失去。

      륓 等到㽾幽灵他❝们来了后,苏易莫名其妙的把这个吸血鬼审讯完了。

      幽灵看着勉强动了动自己脑袋的吸血鬼,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头吸血鬼想死。

      釥“你怎么折磨的他?”

      㐘 “……放血。”

      幽灵狂翻白眼,吸血鬼没有特殊的药剂⌛作用,哪怕制服了也可䣟以控制自身血液流动,用针筒去抽都不定抽的出来,就凭苏易切开的那几个小口气,幽灵是怎么也不信能放出一丁点鲜血諾。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袍密,问了一句得不到锚答案幽뙀灵就开始打扫战场。ಣ

      苏易这次不打算继续牪宫攻占哨塔了,就剩一个了,不需要了,这次的敌人有点子强,恢复品也不能把自己的生命值维持在50%以上。

      只能回去找老山羊想办法。  ꨇ 总共五个䫙人,被苏易偷袭解决掉一个,最后一个在顶楼,三个在二楼,那三폺个톗人围攻苏易也仅仅븵是轻伤,最后那个和苏易单对单,最后一个同归于尽的能力直接닅轰掉苏易50%的血量膉。

      好在苏易准备充足,那技能被缩减了伤害,不然一下秒了苏易Ԥ都有可能。

       那吸血鬼判断力也是够格,和苏易交手后就知道不敌,随后立即发动技能同归纖于尽。

      可惜苏易恢复品很多,完全不怂。 뷦 傰 回到帝城,苏易的巧克力恢复品就还剩两块,但是生命值还是没有稳定住。

      嘴里吃着巧克力,直接将上半身的衣物脱掉,左臂经过简单处理包了秃起来,腹鬆部则是出现一大片的血红,一道道斑驳宛如血管的东西在缓缓蠕动。

      看到这个老山羊不淡定了,立刻给苏易做处理。

      第二天中午,苏易斜靠在墙上,缓缓入睡,而在他旁边,一个玻璃瓶子里,是老山羊取出的东西,纯粹的吸血鬼的毒,加上火的能量。

      苏易没死全靠那间秘银内䟗甲的质量不错,绕是如此也已经报废,彻底没用了。

      ꧃ 一直睡到晚上,苏易才醒来,生命值已经恢复到了87%,是时候看一下收获了。

      超限核心碎片已经达到了71%,三枚绿色宝箱,十恬枚白色宝箱,帝国功勋到是很奇怪,0。

      似乎是看出苏易的疑惑,老山羊抽了一口旱烟,吐着云雾道:“帝餕国功勋已经没什么可以兑换的了,此站胜了,这把枪是你的,子弹无限,无限期保修,这段时䕋间的퉗治疗什么的都是免费,整个帝城的物资都是我们现在这些人的了,继续搞那些没任何意义。”

      “你饊的意思小皇帝的意思?”

      ﲷ 苏易自动过滤其턴中一些信息直接问这个。

      “小皇帝?你可真敢叫,这是大家的意思,陛下很好说话,毕竟已经无路可走。”

      苏易活动着有点酸痛的脖子,越想越亏,必须捞点好处,这把枪不足以弥补损失,但是刚刚苏易也查看了一下兑换⺓栏,恢复品什么的都是免费,但是必须要从老山羊这拿,除非老山羊死了。

      至于增益物品,就上次哪一个,其他没了,与其说是没了,不如说现在库存是零,不知道用来干什么了。

      慢悠悠的直起身子,老山羊给了他三个银质小瓶子,和幽灵给的一般无二,另一个袋子则是十发弹药,这把枪的子弹很不好装。

      憟晃了晃身体,苏易慢步走出院子,其他人都퓀没闲着,任务完成뻛程度暂且不用想,已经达到65%,并且还在缓步增加,毕竟不是苏易一个人猎杀那些狼人和吸血鬼,开箱子到是不急,苏易打算先去一个地方。

      寻着记忆中的方向,苏易来到了红灯区,鬼知道这个地方为什么还开着。

      爄 仿佛外面的战鯯火还ᓦ没有烧到这里来,事实上也是如此。

      见到苏易来,门口的那个丫头一溜烟跑了进去,苏易枂则是直接在大厅坐下,生命值恢复了,但是还是很累,那鬼东西造成的伤害需要恢复。

      不多时,据说是前任狼王的妹妹,娜塔莉·科尔达下来了,黑红色的晚낗礼服是吸血鬼的爱好,但是穿在她身上却硬生生穿╶出了公爵贵妇的感觉,弄得苏易在她面前莫名生出一股自卑之感。

      见到苏易,雅塔莉静静坐在苏易对面,娇艳的红唇微微翘起,觷似乎在说什么,昏暗的灯光下᜾雅塔莉无比耀眼,苏易感觉可能是领子太低的缘故。

      “这么久没见到我没什么想说的?”

      苏易喝着精致酒壶里的葡萄酒淡淡说,似乎这样能掩饰尴尬。

      “啧啧啧,这么久没见,不来૳一发吗?”

      噗!

      苏易很不争气的把酒水吐了出去,好巧不巧,红色챱酒液顺着雪颈缓缓向山谷内流去。

      “不迗了,来不起。”

      朋苏易说的是真话,真的来不起,来一次自身属性永久性减少,现在可不是在无界海内,可以强化回来,而且现在他的任务是晋升,鬼知道少了一项满值的主属ミ性回头会晋升成什么样。

      “这就怕了?你是㉠不是男人。”

      雅塔᫰莉恶趣味的道,说着还拿着黑色的丝帕擦拭着酒液。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

      苏易无视她身后小姑娘的嘲笑,面无表情的喝着酒,还别说,这酒挺甜,作为一个可以同时和甜和咸味豆腐脑的男人,感觉这个还不错。

      늗 “不会吸你的属性,我也知道要晋升,所以作为同类,你来找我干什么。”

      雅塔莉说完这句话后,抽了一口旱烟,将青烟吐在苏易脸上。

      苏易感觉酒杯里的酒有点鲜红,暖色的灯光撒在身上不再㔩带来温暖,一些信息到是串连的通了。

      ᘦ “不是我们,你的能力不行吗?” 쿼

      苏易没头没尾问了这一句,不见回答,只有带着淡淡甜味的青烟。

      “那好,说正事,这两瓶,换点东西。”

      雅塔莉看着桌子上的那两瓶血液,来了兴趣,其中一瓶对她来说还是有点用的。

      톢 另一瓶调配一下也可以用。

      雅塔莉点了点头,招了招后面的侍从,让他们拿走,等人都离开。

      雅塔莉接着蔯熄了坰旱烟,双手交叉拖着下巴盯着苏易看,浅笑着说:“那,你需要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