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er姚广孝

      冯姚琴的脸色有些苍白,෥藏在袖子中的手紧紧攥住。

      没想到九爷居然对这块地这么重视。

      这下可真的不好办了!

      夏景山咽了咽口水道:“九Ө爷,您,您怎么过来了?”

      然而,陆九城根本就不理他。

      只是一瞬不瞬盯着夏笙歌拿着木盒的手,眉目说不出的阴鸷。

      让看到他脸色的夏景山浑身一个哆嗦,Ȭ到了嘴边的寒暄,再也说不出口了。

      而夏笙歌此时已经走嵦到了벗夏老太面前,她眼湸中的ҙ猩红褪去,整个人也恢复了之前那种乖顺㧋又纤弱的样子,“奶奶,你该不会以为,拿뱂走地契,我就没办法把毒这块地转到九爷名下了吧?大不了我明天就去把产权证挂失了。”

      夏老太太此时恐惧、愤怒和羞愤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张口就想要大骂。

      结果一抬头对上陆九城那双冰冷的眼睛,顿时感觉笋背脊一釪凉,到了嘴边的话骂不갥出来了。

      她索性捂着胸口,口中发出哎哟哎哟的惨叫声,向后倒去。

      “老太太−,老駋太太你没事吧?”אָ张妈连忙上前扶住夏老太太嘻,她抬头怨毒地看了夏笙歌一眼,口中却哭道,“完了完了,老太太的心脏病犯了,这一䀨把年纪的,怕是要活活给켗自家孙女气ଆ死了啊!天底下怎坯么会有这么不孝的㹇女人呢?连自己的亲奶奶都瓃不放过,说出去也不怕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夏老太听到这番话,就越发做出一副痛苦发病的样子돲。

      她笃定了,夏笙歌只要还想在云都混下去,只要还要点脸,就不敢为了一张地契ꂱ,背负逼死自己奶奶的罪名。

      ꔯ虽然这小贱人刚刚发疯蠇的样子真的吓到了夏老太。

      但夏笙歌卑贱的形象在夏家么人心目中实在是太深入ᚰ人心了。

      以至于夏煚老太就算有些惧怕,也只当刚刚夏笙歌是被逼急了。

      毕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可惜,兔子终究只是兔子。

      夏老太在心底冷笑一声,面上却装的越发痛苦。

      冯姚琴一边让人去取夏老太那莫须有的药,一边上前关切地连连给她顺气。

      看着夏笙歌的目光带上了几分谴责,“笙歌ய,你这样也太过分了。奶奶就算说了你几句也是为你好,你怎么能对奶奶动手呢?现在害的奶奶发徠病,你的良心能安吗?就像你说的,这地契总归是你的,我们难道还能抢走吗?你又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呢?”

      鑟夏笙歌眸色冰冷,正要说话。

      就听身旁一直沉默盯謎着她手的男人,终于分出了一丝心神,看向冯姚琴,慢節条斯理道:“你好像弄错了一件事情ᬩ。”

      在陆九城开口的一瞬间,刚刚还作妖的冯姚琴、张妈和夏老太ఇ瞬间噤若寒蝉。

      不是他们不想说话,而是卣这男人的气势实在是太冰冷太可휵怕了。

      指 他们想说话也根本说不出来。

      尤其是被陆九城盯着的冯姚琴,更是面色惨白,额头上的冷汗缓缓滴落錼下来。

      “现펏在这张地契不是夏笙歌的,而是我的。”

      “你们确定要拿着我陆九城的东西不还吗?”

      冯ꍋ姚琴浑身一个激灵,冷汗已经湿透了她的衣衫,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夏老太太紧闭着眼,呼吸急促,身体轻轻颤抖,被眼皮覆盖的眼珠子急促地乱转。槴

      郣她还想再坚持一下。

      只要是个正常人看到她这么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太太一副ۇ发ੴ病的样子,也不뜦可能强势要回地契吧?

      然而,陆九城从来不是正常人。

      只见他也没上前去催促夏老太太,而是慢条斯理地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㡇然后把手机丢给了夏笙歌。

      夏笙歌懵懵的接过来,ꖳ就听到对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生:“你好,这里是120急救中心。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1……120?얺!

      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九爷这回不打110,改打12샘0了?

      他,他这是想干嘛?

      夏笙歌茫茫然抬头看向陆九城,对上男人的双眼,突然福至心灵。

      她轻咳一声道:X“您好,我这里是xxxx路xx栋别墅,这里有个急诊病人,需要送进ICU病房,对,请你们马上开车来接。”

      说完,她要挂上电话。

      就见陆九城把手机拿了过去,对着电话那头淡淡道:“我是陆九溣城。”

      对面似乎沉默了一瞬,紧接着传来乒铃乓啷侦的响声。

      陆九城却依旧镇定自ힴ若道:“准备一间特殊的ICU病房,只有一个床位。不用二十四小时陪护,只需要准备一日三餐,઎把人看好,别死了就行࠼。”

      “三个月,如果这个病人俢没有出ICU病房一步,并且还活着,你们医院在西郊筹建的那个质子重离子加速器(癌症放射治災疗中心)的所졩有费用,陆氏集团全包了。”

      “ꃫ你们可以原封不动地把我的话,转告你们院੍长。”

      䘓 陆九퀐城这话一出茶,哪怕手机不在旁边,夏笙歌也听到电话那头椋传来一阵阵倒娻吸賴冷气的声音。

      她整个人都麼有些恍惚,脑海中翻来覆去都只有那几핵个字:ᨢ这!也!行?!

      邲 鉯而事实ﴤ告诉她,还真的Ǥ行。

      躺在地ǎ上的夏老太太自然也听到了这通电话。

      ᭣ 她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涔涔渗出来。

      쳹 原本还只是装病,此时看上去却像殨是真的病发퍲了。

      正在夏老太太犹豫着要不要睁᭒开眼睛不装了的时候,楼攮下传来一阵滴嘟滴嘟的声音。

      救杓护㮩车到了!䢐

      쮢 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鱼贯进入,䇢为首的是个高大英挺的年轻男子,一进门就像是熟门熟路早知道目的地一样,毫不犹豫地就往三㺲楼这边冲。

      볔“晚上好,我们是곊1翙20急救中心,竭诚为您服务劙。”

      悸年轻医生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的格外灿烂,看看陆九城和夏笙歌,视线又落在夏老太太身上,“这位就是病人吧?大家小心点,把人抬到担架上去。”

      年轻医生身后䄄立刻㿚有人打ﱄ开折叠担架,就要来背夏老太太。

      ɱ 夏老太太这下是真的慌了,她连忙睁开ᕦ眼睛,扯着嗓子大叫道:“我没病,我没病,你们别抓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