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ter诸葛亮

      ꇉ “老鹿,你这样可就不地道了,怎么可以这般对小兄弟!”黄鳄兽首领黄覃插嘴。 ꥈ

      “小兄弟,你戥别管那쨌老不死,我给你四綡千万,并保你휉安全,如何?”

      “两个为老不尊,亏你们说得出口。这小兄䁴弟我沙狈保了,只要小兄弟您愿意出售寒心玉草,有多少我收多少,价格随便开。”

      “你们都滚开,剌这小兄弟是我们紫蝶鸟族的贵客。”

      林业뉶掏了掏耳朵,虽然这几个都想要寒心玉草,可脸上哪有购买的意思。

      分明是胸訇有成竹,吃定他的意思。

      想想也是,萫它们虽被烬狼部落逼的差点灭族,可生活在ㄉ荒墟这片土地,又봣有哪个是善茬。

      像角小牛这种憨厚老实的,终究只有少数。

      “你们慢慢吵,我先走⃩了。”

      ௱刚刚转身,十几名黄金拾荒者便走窥上前。林业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平静道:“各位,你们是打算强买强卖?”

      “小兄弟,何必着急走呢,不满意价格可以再商量。”

      ើ “是啊,价格什么的都好说䩒。”

      “刚才那些话我ꓣ们都听见,如⁔果小鷼兄弟不拿出点实际东西,只怕很难离开。”

      漧 “帮助烬狼族的珞拾荒者,在我们灭狼部落面前,同样是敌人,你可要想清楚。”

      灭狼部落的四位首领均露出冷笑。

      “住手。”突然,角小牛冲ͷ了出来,挡在它们面前:“林业是Ā俺朋友,裸他不是敌觘人。”

      “这是,角牛族的小娃子狡?”黄覃眉仐头轻皱。看向角由道:“角首领,看来你对族人的管教少许欠缺啊。”

      鹿山淡淡道:“角牛族小娃子,你退下,我们可都是为了部落。只要得到寒心玉草,便再也不用畏惧烬狼诅咒。”

      “退下。”

      四周除了角牛族的人,全都谩骂着角小牛。

      “小牛,回来。”角由脸色难看,当着他的面骂角牛族族人,这是不把他放眼里啊。

      不过众怒难犯,也不好明目张胆发作。

      角小牛咬牙,身影依旧没动:“俺不,族长说过,只要认䒂定谁是朋友,就该无条件信任。”

      鯥“䳋林业吃了俺送的新鲜ꢲ草果,就是俺的朋友。” ⼱

      겓“小牛。” ⭗

      肹 角由气的差˼点吐血,就算荒人再怎么重要,我才是你长辈和部落长老啊。

      这荒人你满打满算认识都没有多少天,为了他,竟连自己这个长辈的话都不听了。

      林业心中满是感農动ṑ,说起来,自己与角小牛不过萍水相逢,就算不相信他也不会说什鵞么。

      慧 可现在,角小牛竟愿为了他,对持整个部落。就算是人,恐㍦怕都很难找到这种朋友了。

      “角牛族小娃子,别以为你们长老餛在这就可以肆无忌惮。”

      “烬狼族是我们全族的敌人,此荒人帮助烬狼族,已铸成大错,绝不能轻饶。”

      “你ᖤ再不让开,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沙莬狈冷声道。

      角由张了张嘴,想要说话蟐,可最后还是叹息摇头。

      他很清楚角小牛性格,听话是听话,但性格可不是一般的倔,只要认定的事,谁说都没有。

      ⫔以往也只有族长说的会听。

      “等下。”一旁繆芊뜺跑出来,着急道:“不好意思,是我搞错ᤘ了,荒人没有帮助烬狼族。”

      说☽着看鴦向林业籽道:“那个,郐对不起,小白都跟我说了,是你救了我。”

      㮊 “你别怪小白瞒着,它虽能说话,可灵智并不高,⦨只会最基本的交谈和听主人命令,自己本身没뷰有思考能力。”

      林ꃎ业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뎵 反倒角小牛有些急促说道:“瞧,各位首领,林业没有㫻帮助烬狼,他是无뼜辜的덧。”

      “你们被骗了。”然而,黄覃却是摇头牑说道:“这不过是荒人的手段,你们还年轻,被骗也正骏常。”

      “荒人一辝向奸诈狡猾,比烬狼有过之삦而无不及。”

      “不可能,俺相信...”角小牛还想说什么林业说话了:“小牛,算了,接下来交给쏄我吧!谢谢你愿相信我。”

      林业咧嘴一笑,走了出去。

      “对不起。”路过繆芊的눐时候,她低下头轻声说道。

      繆芊实在没想到灭狼部落这么无耻,为得到寒心玉草,不惜扭曲事实。

      裸这么做既保证ཟ良好声誉,又能有借口以最小代价得到寒心玉草。

      在繆芊心里,这鑑所谓的灭狼部落比烬狼部落相差无几,甚至,更加阴险。䐎

      忐“无所谓,不管有没有这件事,它们都不会轻易워放我离开。”

      林业声音平淡,目光看向灭狼部落塧几位首领道:“你们的下限真是让我大吃胛一惊。”

      “用我们家乡的话来讲,就是狗篮子。”

      “跟恶心相比,简直侮辱훾这个词。”

      “通天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都是为了部落的生存而选择侵略屠杀。”

      “而你们,却只是一群可怜虫互相安慰罢了。” 늪

      “早该死的你们,又何必联合起来苟延残喘。早早下去陪伴族人岂不是更好?”

      “全族都死了,为何偏偏你们活下来。难道只因实力强大?⫕在我看来,你们㡖这些首领的实力甚至不如烬誒狼族一个护法。”

      “所以背后用了什么办法还是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疶几大首领脸色同时一变,当即炸毛说道:“你放肆,信口雌黄。”

      “区区一个荒人,竟敢如此诬陷我们,一璘看就是烬ꕧ狼派来离间的。”

      “没错。就凭这些话,就不能让这荒人轻易离开,否则我们㈛如何面见死去同䰺族。”赍

      “老夫一生光明磊落,这说这话,必将遭受天谴。”

      听着쒿耳边嘈杂声音,林业只感觉几条狗在吠:“你们的家事,我没兴趣知道。”

      “不就是想得到寒心玉草吗,何必起那么多心思。”

      “不瞒你们说,我确实拥有大量得到寒心玉草的方法,别说百株千株,乃至万株,也䖗不是没有。”

      说到这停顿一下,可以清晰看到几大首领胸口쐰起伏,双目赤红,显然是动心了。

      荖 甚至被巨大利益带来的诱惑,隐隐冲昏头脑,几乎压制不住,流露表面。

      林业咧嘴一笑:“想得到?很简单,击败我或者杀了我,我身上有数万株寒心玉草,怎么样訤,心动不?”

      四周,落针可闻,唯有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以及,越来越多贪婪的视线...

      톸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漚我们不客气。”

      “给我上,抓住这个烬狼族奸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