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手抖引发的一场战争

      혧 “你配吗?”顾小虞憿的话字字如刀,插在他胸口。

      “我不配?我是不配!”ᅲ曾小鱼咬牙道,“你既然知道我不配,为什么还要和我拜堂?”

      “为鲈什么你不知道吗?紮”顾小虞那双明眸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那神情……似乎能吃人。

      杨本末啪的一拍桌案怒道,“大胆!顾小虞,ꚯ这里公堂,不是你家!”

      顾小虞神色一黯转过身来盈盈下拜,“大人,小女子和他结亲并非本意,与他也没有夫妻之实,大人若是责怪,小女子愿一力承担。”

      黳杨本末沉声道,“坊ⲏ间有传闻,顾家为了逃避征兵,假借婚约仓促成亲,代子入伍,难道这件事是真的?”

      顾小虞还没ᖛ开口,顾飞龙急娾了,“大人,绝⎻无此事!曾小鱼和我女儿ꔠ的٦婚约是真的。”说完之后转向顾小虞,“虞儿,你知道你胡说的后果是什么吗?冒ﲴ名征兵是灭族鑁的大罪!” 㷈

      顾小虞顿时呆住。

      一见她孤寂无依的样酤子,曾小鱼心头一鷙阵剧痛,低头道,“大人,这是我ಿ们的家事,您就别问了。”

      홥“谁和你是我们?”顾小虞呼地站起,厉声道,“大人,民女顾小虞和曾小鱼的婚约是真,烞与他拜堂成亲也是真,但成ﶭ亲溧之夜并没有尽唴人妻之义,如今又背着夫君勾三搭四,做下大逆不道之事,所有罪责,民女一칥力承担,只求大人赐民女一死!”

       ⫛她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

      顾飞龙惊道,“虞儿,你说什么呢?疯了吗?”

      杨本末冷哼道,䥤“顾小虞,你不要以为你小有微名就可以拿死来要胁本官,东州有煌煌律뙱法在,任何人都不能逾越!你以为主动担下所有罪责就可以祸不及他人?顾家难逃连坐之责!”

      顾小虞失魂落魄道,“那……那你叫我如何是好?”

       杨本末淡淡地说道,“不是我让你如何,苦主在ሌ这里,本官要听他有何橒要求。曾小鱼란,你说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曾小鱼身上,曾小拒鱼尽量不去看顾小虞,想了想说道,“大人,我的家事我自己处פּ理,至于他们…燿…我也不难为他们,各人写下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不许勾三搭四,每人再赔偿我十万金币的精神损失怆费就算了。” ࿹

      “不行!”别人还没枓说话,顾小虞푧开口了,“大人,他们都是高才大士,如此一来,让他们以后炋如何见人?我䠋又有何面目再见世人?”

      ೴还在为他们辩护?曾小鱼气得直翻白眼,杨本末没理她沉声问道,“你们都听见了?砍头抄家和写保证书交罚金,选一燋样吧!”

      “我们写!”

      㨾“我们愿意交钱!”

      㽄十几份保证书,一大堆金票交到曾小廊鱼手里,曾小鱼瞟了一眼顾小虞,发现后者䁠正对他怒目而视,那模样……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原告千恩万谢地走뮷了,堂上只剩下顾飞龙,顾小虞和曾小鱼三人,杨鲮本末目光闪烁,在三人身上打蓩量来打量去,目最后落到曾小鱼身上,“曾小鱼,你能处理好家事?”

      “能!”曾小鱼知道,这件事㩤基本上也就这样臶了,不会再有什么波澜,索性放开胆子随便说了,“大人,若论才学见识,我肯定比不上二小姐,但是我相信二小姐也肯定⻧不知道什么是三从四德。”

      顾小虞冷冷道,“녊不知所谓!”

      杨本末道,“本官也没听说过什么三从四德,你倒说ՠ说看!”

      曾小鱼紧急向签到面˸板求ಌ援,三从四德他也扈只是听说㱫,具体什么内容并不太清⻉楚,顺嘴胡诌到这里了,那就必须说个明白了。

      “所谓三从,第龝一从,在家从父。”

      顾飞龙和杨本末뎝同时点头,“有理!”

      “第二从,出嫁从夫!”

      䰩 “有理祬!”᷆

      “第三从,夫死从子!”

      顾飞龙和杨本末同时击掌,“完全正确!”

      ꆥ 鱴顾釚小虞冷冷道,“胡说八道!”

      曾小鱼面带微笑看着她,혲“二小姐,请你来告诉我,这三从里綌,有哪一条不对?”

      顾飞龙和杨本末变成了同声宝宝,齐声道,“对啊!哪一条不合理?”

      顾鲧小虞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反驳,杨本末眯起眼睛看向曾小鱼,“女子四德是柽哪四德?”

      曾小鱼摇头晃脑地说道,“女子ꓷ四德嘛,就是指妇德,妇言,妇容,妇功,这四德缺一不可볗啊!ꄇ”

      輠 杨빯本末伸长脖子问道,“什么意思?”

      曾小鱼得意地看了一眼顾小虞,“简单来说呢,就是女子要有德,说话要得骸体,仪态要端庄,针线活要好!”

      “妙极!”杨本末击掌叫好,“曾小啘鱼,你学识超卓,见解精辟,本官甚为赏识。这样吧,本卆官在行署设立女子从德讲堂,你来主讲,向世人普及三从四德如何?”

      曾小鱼一愣,这是要干啥?上纲上线?杨本末见他犹豫不语,脸色一沉较道,“你若不答应,我便把二小ⵌ姐收监,她这样的人,你管束不了。”

      “不行좿!我ᆵ答应!”曾小鱼连忙摆手。 婱

      “行,我쩞愿意坐牢!”顾小虞的反应截然相反。

      杨本末一拍堂木,“此事就此说定,从明天开始,所有十五岁以上女子,都到这里来上课!涴”

      曾小鱼砑还想说些什么,那位杨大人ꫀ早已转身踏入府衙后堂,连个影子都看不见了。

      顾飞ٽ龙嘴角上翘,看着顾小虞温声道,“虞儿啊,我觉得……”

      “阿爸!”顾小虞不等他说下去便截断了他的话,“女儿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吗?”

      她这句“阿爸”一出口,曾小鱼顿时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这两个字……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ᵅ顾飞龙被她一句“阿爸”叫得魂冶都没了ퟟ,呵呵笑道,“女儿啊,只要你高兴,阿爸我做什么都行!”

      顾小虞傲然抬头鳗看向曾小鱼,“我不想见到这个人!” 㐛

      曾小鱼愣住,顾飞龙也呆了好一会儿ࠊ,正色道,“女儿啊,这是杨大人的意思,我不能更改啊!”

      “对!这是杨大人的意思!”曾小鱼重点强임调了一遍,“从德讲堂明天开始上课,你不能不来!”

      “对,你不能不来!”顾飞龙丢下一句话后转身就走,嵶留下顾小虞樱唇紧抿,对着曾小鱼瞪眼发狠。

      曾小鱼已经入魔,顾小虞精致的五官无论怎么组合,都让他目㑃眩神迷,完全不能㫀自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