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架感言跪求首订

       不过林纪元옷的讲话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这件事,还是以政治解决为主,军事解决手段要放在最后,我估计Ῠ,高丽朝廷鰳直接派缌出税监的行为甚至有可能遭到济州地方䚎政㞻府的反对,要派税监也是郡守府派吧,缽我们可以抓住这个方面做文章,把这个事情拖下去。”

      冷春山也接话道,“也可以利用与我们有合作的一些家族,在高丽朝廷发声,毕竟我们的名声在外,惹毛了咱们也不好收场,让他们投鼠忌器。”

      刘星林则提出,“还有一个DŽ方面,高丽国王李倧得位不正,尚未得到明朝的册封,是不是也拿这一点做文章呢?”

      ℗ 而李文山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我认为在马场港布置一支进攻性的军队是有必要的,有利于我们拿出更多的应对方案,哪怕有两个营的快速反应力量也行。”

      张小娟这个管妇女工作的执委也难得的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在这个事情上我觉得如果高丽方对马睅场港使用了军事手段,那么我们必须以军事手段回击,这也是震慑其他势力,让他们下一次在面᫠对社团时不要采取铤而ꖥ走险的方式,我们不惹事,但是也不能怕事吧摥。”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逐渐完善这个马场港应对方案,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还是以政治解决为主,甚至同意由郡守府派遣税监进驻都可以,但是也不放弃军事手段,毕竟马场港地矧位不容出差错,一旦对方使用军事手段,我方必须毫不留情的反击,而且军事行动必须升级,可以直捣对方的王京,威逼⧺对方同意马场港的地位,同时彻底打开高丽的市场。

      至于溚说以联络明朝同意李倧的册封来换Ŋ取李倧的认可,众人认为没有什么必要,李倧出于巩固自己的地位肯定会鷞答应,但是社团还要欠魏忠贤一个人ᅐ情,并且쑔有可能还要出让在殎高丽的利益,众人对此兴趣缺缺,

      社团甚至还计划,如果李倧死硬要跟社团作对癩,就要运作让明朝不同意册封他,筋甚至可以扶持另外一个人来髾取代李倧,就看李倧识相ꊈ不识相了。

      出兵᧯的理由都想好了,反对李倧谋朝篡位,扶持光海君回宫。不过这张牌是最后的底牌,万不得已才能打出来的,使用军事力量最理想的是迫使李倧承认社团的力量,然后大范围开放市场。

      接下来众人又对前几日讨论的金启钱庄贷款方案进行定论,冷春山还是对胡亦菲、李全双的提案非常支持,不过刘星林认为就算淡江镖局扩张,也用不了那么多的贷款。

      “⤫唉菠,老刘,这个给咱们的钱不要白不要嘛!”冷春山开玩笑说。

      “搞什么用得⌌了一千多万两啊,这些钱都是要还的,还需要支付大量的利息呢。”刘星林还是认ਦ为负担太重,毕竟淡江镖局是需要大员方面来兜底的。

      “除非调整淡江镖局的棪股权结构,大员公司出让一部分股份,否则,大员开发公司的董事会会퓃质疑这个方案。”

      现在比较牵扯不清的就是这个⧿事情,淡꫽江镖局是大员开发公司占大股,大员开发公司对此事既疑虑,但是又不想转让股份以规避风险,毕竟大员有李旦和颜思齐ꂁ的股份,刘星林不㕇得不考虑他们的利益。

      “我看这样吧,咱们调整股份不如多成立公司,弄个十来个安保公司,每个公司搞五百帩人的准军事荊队伍,拿出四个公司承接外勤业务,剩下的接仓库守备的活,再成立腋两个内河船运公司盠和马帮,跑沿江䰙和䩧运河及沿淮线,然后用这些实体的资产做抵押分﬊散跟金启钱庄贷款,毕竟那一千多万全放给淡江镖局太显眼。”林纪元提出一个折中方案。

      㲷“我们就用这个钱来采购粮食娺和食品,衣物等重要物资,然后这些物资反鵖正是在明朝境内的仓库里,甚至就在金启钱庄的仓ླ库里,他们贷款给我们也放心。而我们倒ផ卖一下这些物资,也能得到一部分利益,搞活一下经济怎样?”

      冷春山对这个方案极为赞赏,“接下来明朝的天灾会越来越多,︞这些储备不但不会贬值,而且会觢升值呢,再说贬值也不怕,还有移民贷款兜底啊,洷我感觉我们怎么干了明朝的中储库的事情呢!”

      刘星林对此也比较认可,只要大员开发公司那边흝能릒对付过去,他是没意见的。

      会议方针定下来之后,李文山等军部干部立即进入紧张的备战⭹工作,命令参谋总长吴宇带领参谋团队先期南下,去马场港做战前准备,然后立即征召船只,分批运送擂一个满编陆战营加一个重炮队南下进驻马场港。

      这个썾满밂编陆战营的番号是陆战一营,其驻地就在图们江口,吴宇认为此处战略地位重要,便在此建设了军事基地,兵员有一半来自옠于移民,另一半来自于盟友部落中征召的土著士兵,所有的士兵一水使用带刺刀的军用版的前装燧发枪,子弹还是经典的木托蝌蚪弹。

      李文山在训练中发现,后装枪技术还不成熟,漏气和故障率高,皮革垫片打不了几枪就要换,后勤保障压力大,所以制式枪械还是采用配刺刀的前装霎燧发枪。

      陆战一营还有自己的炮兵排,謬配备四门陆战型改良灭害炮,还有一个五十人编徿制的骑兵侦察㑙队,全营总人数四百七十二郀人,分乘二十艘运≗输船前往马场港。

      陆战一ꆃ营整体开拔以后,李文山发布征召令,征召预备役士兵将陆战六营的编制补齐,跟着进驻图们军事基地接陆战一营的防地。

      先行开拔的参谋总长吴宇带领八十余名参谋团和溃后勤组成员到达马场港,同时给胡亦菲带来了执委会的囟方案,建议胡亦菲根据实际情况执行,同时还有各公司组磞成及股份认购情况。

      而胡亦菲在那里直拍大腿,直呼这些웻人真是嗅觉灵敏,这些公司밾的股份认购名单连单位带个人一共有二百多位,这让胡亦菲颇为头疼,这还没开始呢,这帮人就瓜分殆尽,可谓吃相难看。

      “以后ㅅ说什么都要在美心镇和执委会呆在一起,덱你赶紧培养接班人,明年必须跟着本部核心一起姆去北美,这家伙,在领导身边就是好啊,干啥都得先机啊!”许维文看了直吐槽。

      “哎呀,不用发牢骚겡嘛,这不还给咱们留了不少机动名额啊,反正他们的钱不到位,这股东就轮不到他们。”胡亦菲笑着说道。

      胡亦菲接럮下来和北海钞行总部的幕僚组成员䌖研讨具体方案,同时把执委会的文件和自己的意见赶紧发给大沽港的李全双。

      吴宇团队到来以后,立即组织联合作战指挥部,接管了马场港守备部队的指挥权,参䘅谋团成员对济州岛整体地形资料进﵈行整理,情报组人员开始收集高丽以及济州郡守府从政治、经济、军事方面的所有情报。后勤组则盘点仓库储存物资和仓库的容量,为大部队的后勤供䍵应做好各ᢺ方面的准备。

      而吴宇利用联合指挥官的权力征召了三艘思雨级运输舰,并在马场港进行军舰改装,莫所有的舰载灭敌长炮全部补齐编制,并安排他们在高丽南部海域巡航。

      外交团队也开始合纵连横的工作,现在了解的情况是金自吉的奏折壥已经被李倧发给朝中大腠臣廷议,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意味着李倧횺要上纲上线了。

      高丽王廷之中,李倧坐在高高在上的王座中,听底下各大臣对金自吉的奏折发表意见。

      ⮗现在,象领议政朴承宗等老人基本上说不上话,他们也在一旁默不作声,只有新晋的拥立之臣们说得很热闹。

      金自吉首先说道,因为奏折是他呈报的,他的族兄金自点因为站位问题暂时离开了朝堂,不过軚地位还ᩨ很超然,他必须表一个态。“禀王上,团结商社是一个奸商集团,竟然胆大妄为,占我藩土为非作歹,当出动大军剿灭之。”

      ⲏ不过跟他一起豺举事的另一个功臣崔鸣吉倒有緕不同意见,“这个团结商社倒没听到什么劣迹,对朝廷也算恭顺,据济州郡守府的消息,他们根据协议也能一分不少的把赋㊌税交上去,而且,该商社不光是从济州买了土地,也在倭国的黑岛租赁了一个地方,倭国也没有什么反应,所以我们潪不必理会他们。”

      崔鸣吉是崔氏家族成员,而崔氏家族在和社团的贸易中得了꺼不少好处,当然要为社团说话了,为了增强他的话语权,他的族兄牧场主崔景浩把黑岛的事情訢也跟他说了。

      李倧뾒一听也有道理,ໍ人家倭国多强势啊,也没看到有多么剧烈的反应嘛,人家在你ಳ的地盘上做生意,还给你缴税,不能不퉪问青红皂白就把人剿灭了,那哪傃是国王的做法,那不是强盗么!

      不过这时拥立重臣金瑬站了出来,一揖礼说道,“王上,这个团结商社是外国商家,他们尊奉的是外国君主,却占我藩土,上下尊卑有亏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