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博咜吗我会让他后悔来到大朙的

      볮 第四十四章报名

      韦行成哄好了孩子后,就去汇合了羊乐等人,之后他们一起去了落北城,他们到了落北城后,韦行成一看,他发现人山人海,于是他馾开口说:“乐阳和羊乐去报名,众女去找休息的房子,我和来道去买丹药等”,众人听后纷纷开始行动,韦行成来到药铺后,他看着长长的队伍说:“我去买药,你去买箭枝,看这닱边的排队人数,买箭枝的人也少不了”,来道听后뜀说:“垢买多少箭枝?”韦行成听后说:“等一下,我打电话问问花春来,”然后韦行成打了花春来的电话,通了后韦行成开口ꖈ说:“羊乐媳妇,你要买什么样的箭枝?”花春来听后说:“我要买一电法石四十箭枝的那种箭枝,我买十电法石的箭枝”,之后韦行成ꆤ挂断了电话,然后他开口对来道说:“买十二电法石的箭枝,用十电法石买,一电法石四十枝㓭箭枝的那种箭枝,二电法石买,一电法石百枝箭的那种褨箭枝”,来道听后走了,韦行成则是专≔心排队,他排到快中午时,韦行成突然想到:“比赛时受伤,服用低级丹药,半天好不了,还是得服用高级丹药,”想到这后,他分别同众人打了电话,打电话时他说了他的想法,之后,众人一致决定,买高级的丹药,之后韦行成心里有谱了,然后他从背包里拿了个馒头啃了起来,大约到了下午四点,韦行成终于等到了买药㋎的机会,然后他开口说:“最高等级的是什么药?”卖药员听后说:“是入境高级的药,此等级回精丹和回神ࡴ丹,每怛粒四电法石,每瓶十粒,”韦行成听后说:츂“入境高期的回神丹与回精丹各来十四瓶”,蛄之后卖药员给了他丹药,他也付了钱,之后韦行成把药放入手镯里,然后他想到:“幸亏让羊乐他们把俉买药钱给了我,不然钱不够得麻烦死,”想完后,韦行成去找来道的了,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最后韦行成用电话才找到了来道。

      之后,韦行成和来道,又排了一小时的队伍,然后他俩才买到了箭枝,之后他俩又去找羊乐他们,找到羊乐他们后,众女还没回来,믇两个小时后,众女回来了,羊乐见此说돥:“租个房子,租半年”,花春来听后说:“租房子的人太多,落北市早就没地方了,我们跑到很远的别的城市租的房,”羊乐听后气才消了,之后他们一起排队报名,又两个小时后,众人䆪报完了名,然后他们朝花春来租的房子飞去,众人跟着花春来往东飞了一个小时,才到了地䚫方,之后众人各自休息,到了第二日,众人要去落北城凑凑热闹,韦行成则要先回趟家,于是他们暂痴时分开了,韦行成这次回家,没有去火车站꿅,而是直接往东飞,他飞了不到两小时就到了慢州,到了慢州后,韦行成加紧采买了大批食物,然后他끶飞到了孝女谷,到了孝女谷后,韦行成看到了日知和日秀,然后韦行成给他们打招呼,他们没有任何回应,然后韦行成也不去管他们,而是直接ﵣ找到了柳儿,然后他把食物等交给了柳儿,之后韦行成又去叫日知和日秀,结果还是不理他,韦行成见此,去找了根大木棒,然后他走到日知与日秀旁边,日知和日ҷ秀见ᱷ此,马上开口说:“爸,你回来了”,韦行成见此说:“都跟我来”,不久后,他们随韦行成进了屋,之后韦行成给他们布置了膮任务,并让柳儿监督着他们,之后韦行成勭告诉柳儿,可能几个月回不来,不Բ久后,韦行成吃了鳯午饭,然后他就朝花春덍来租的房子飞去。

      第二天一早,众人一起到了落北城,然镲后韦行成看到了令他震撼的一幕,落北城上二里处,又建了个落北城,韦行成见此,被震呆了一会,不久后,众人见他醒来,然后羊乐开口说:“我们昨日下午,见譿到这座新城后,也被震呆了一会,”韦行成听后说:陽“这┩城市怎么建的?”乐阳听后说:“高级修仙者,用技能建的此城,建好后,需用很多电法石来维持此城完好,因此也就比赛时使用此城,赛后此城就得拆了”,羊乐听后说:“走,我们再飞上去看看此城”,众人听后一起飞了上去,韦行成上去后,仔细的望了望此城,他发现此城就是个比赛场䛖,它长宽各十里,四周的看台高一里霐,城被分为四块祠,四块明显是四个小赛区,小赛区里还正在建造着,此城四周,灆也有许多来观此城的人,韦行成看完后,就和众人一起下去逛了,不久后,他们逛到了报名处,然后他们听ﶛ到有人在吵架,韦行成听后,本来不想去看人吵架的,但他听到声音很熟就过去了,众人走到吵架人跟前后,花春来说:“是那个三角眼男子在吵架,这人走到哪吵到哪”,众人听到花春来说的后,全都笑了笑,之后他们专心看三角禍眼吵架,只听三角眼男子说:“我不就是插个队吗?你把我推出来干什么?”另一个男子听后说:“谁让你插的队?”三角眼男子听后说:“我ꧣ让我插的队不可以吗?我这里有三电法石,你让我插队,我就给你电法石,你不让我插队,我待会就收拾你,而且我现在还得强行插队”,他◦说罢,三角眼男子,伸手给另一个男子电法石,另一个ᄂ男子见此,用手把电法石全打掉在地上,三◖角眼男子见此后说:“僸待会收拾你,”他说完,就蛮横地站到另一个男子前,另一个男子见此,刚想说话,他就听到他后面响起一片声音,各种声音,都是让三角眼男子滚的,三角眼男子听后,走出了队伍,然后他说:“刚才谁叫的,滚出来和我过过招,我忍不了了,我这就要打人,”他说的时候还卷起了袖子,众人听后,一起站了出来,三角眼男子见此,连忙说了三个放好字,之后他一脚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踹去。

      结果他还没踹到离他最近的一个人,他就被人薅住了,然后他生气地回头看薅他的人,结果他看到薅他的人后,他马上变了˪一张脸,釀然后他谄媚的说道:”我们在切磋武艺,”他还要说,把他薅住的白发老者打断他说:“我都看见了,你不要再੨说了,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属性的修仙者?”三角眼男子听后说:“我叫伍自思,土属性修仙㉾者,”众人听到他的名字后,全都哈哈大笑了一会,睿伍自思见此,本来想发发威,但是他看白发老者在,就没敢动,白发老者听后说:“䦅你真是人如其名,你犯法了,要关禁闭一天,”三角眼男子听后说:“我刚才在霅和잵他们开玩笑,”白发老者见他츅开始解释,便打断了⿁他的话后说:배“你再辩解,关两天禁闭”,三角眼男子听后,只好闭了嘴,之后他乖乖的跟白发老者走了,他走后,众駞人一起欢呼,韦行成᎔等人见此,也都哈哈大笑了一会,⦡之后他们켽又去别处逛了,众人刚逛了几步,羊乐开口说:“为何三角眼男子那么怕白发老者?”来道听后说:“那老者是高级修仙者,也是高级执法者,”羊乐听后说:“你怎么知道他是高级修仙者,又是高级执法者的?”来ܷ道听后说:“从他穿蓈的衣服可以看出来”,羊꼐乐听后说:“以后我也做一套,那样的衣服”,来道听后说:“你只要不怕被抓,你就随意穿”。

      ৠ羊乐听后讪笑了闞一下,之后众人又去逛了,他们直逛到了天黑才去休息,到了扣第二天一早,众人又要去逛,韦行成同他们逛了一会后,突然想到:“买的新装备,还没试过,万一到时候不适应,那就惨了,比如鞋子,穿上去速度会变快,到时候换了鞋,能适应吗?”韦行成想到这,就停了下来,然后他对众人说,他要去练习່新装쥛备,他又说了他的所想,众人听后纷纷表示,他们也没试过新装备,于是众人就一起练去了,他们一直练到天黑,众人才回去休息,之后众人一起去吃饭,吃饭时羊乐说:“你们猜有多少人参加比赛?”乐阳听后说:“十几万人吧”,羊乐听后说:“现在报名已经结束了,共有二百万人参加比赛,平均每个段位낯有五十万人”,韦行成听后说:“怎么那么多人?”羊乐听后说:“十万个人里,有一个修仙者굚,这可儀报名的地区共有三千多亿人,有很多錕人都没来报名,不然人更多”,众人听后都问:“你在哪里看到的数据?”羊乐腉听后说:“在任务机上”,他说罢,他把任务机递给众人传看,众人看后,顿累时感到压力巨大,不久后ꋑ,众人吃完了饭,然后各自休息去了。

      之后众人又练了两天,到了最后一天,众人才停鲗下来好好休息,以便更好地参加明日之战,到了晚上,众人都收到了参赛序号,韦行成白天看过造好的擂台,擂台长宽皆十米左右,每个擂台之间距离有五米左右,四㾸个小赛区各有五千个擂台,四个小赛区分别位于田字格的四个口里,位于西北的是入境期赛区,东北为入境初期赛区,西南为入境中期赛区,东南为入境高期赛区,人面向北站,最北边又最左边的是一号擂台,往右是二号擂台,一直数到小赛区的最右边,然后再向下一排的最左边数,这就是擂台的排序,韦行成序♌号是五万,那么他将在东北赛区,第五千个擂台打,而且是本擂台的第十组,他要登上擂台,他得等前九组比完了,他才能上擂台,另外,前九组中的第一ᯜ组,是抽中号码四千九百九十九的,与抽中五千的比赛,第二组是抽中号码九千九百九十九的,与匱抽中一万的人比赛,第三组是抽中号码一万四千九百九十九的,与抽中号码一万五千的比赛,其他组的号码,都是按照这个规律去算的,韦行成的对手的号码,是他抽裥中的号码的前一个号码,鏮韦行成看了号码后,推算出比赛擂台与时间后鈴,就上床休息去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众人ֵ一起去吃䴁了饭,吃饭时花春来说:“祝我们从五十万人中杀入二十五万,”羊乐听后笑了一下,花春来见此瞪了他葳一眼,众人见此也笑了一웲下,之后众人一齐来到了比赛场,然后众人各自分开,韦行成和众人分开后,他来到了五千号擂台,擂台边已经坐了很多人,也有一些ꠉ人站着,地上并没有座位,因此这些人都是来打比赛᧰的,而不ꏶ是观众,ᗍ之后韦行成也找了∸个空地坐下来,然后他开始观察看台,看台上已经是人山人海❸,韦行成估计这些人都是修仙者家属,看台后还有一些人,这些人坐着飞行器观看擂幉台,这些人应该是没买到票的修仙者,每个观众脖子上都挂着望远镜,看台下面是擂台,每个擂台边上都有好多人,擂台之上扁都有一个大罩子,这个大罩子昨天还没有,韦行成猜测,这罩子应该是怕擂台上的銌人,误伤到擂台下的人⛚,而设置的,韦行成观察完成后,开始闭目养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