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流之战续二

      最开始ꯛ,㻁月食探子对于出卖自己的国家,心里是反对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方面是死亡的威胁,另一方面是疾风部落军队比他在商队里面都要好的伙㋈食,让他突퓩然对于顾有方许诺的那笔縎金钱了不少的信心。

      所以在看到月食他才会如此激动,一方面是因为终于不用死了,另一方面则是对于有很餫大可能即将到手的金钱感到兴奋。

       至于쩄家国情怀……呵呵,㉿这个时代걣的人哪里知道家国?普通人对于上层统剹治者是谁根本不在乎뛳,他们只知道麻木的活뭓着,为了活着拼尽全力⭜。

      ⪒真正有家国的只有解决温饱的中产阶级ല。

      ⩓ 但实际上他们也只是在乎自己辛苦拼搏来的财富,不愿意因为上层的变动从而让自己好不容易跃迁上来的阶级再掉下去。

      V 쓇而上层统治者其实也不太在乎家国,他荞们在乎的是手中的权利。

      如果换一个最顶上的人,能够帮助他们更进一步,想来很多人是愿ꌥ意的。떑

      毕竟即便是换人了,也需要他们的辅佐,进而统治整个国家磴。

      ……… 䜍

      西讨远远眺望着这座看錚起来毫똻无防备的城镇。

      有些疑虑的问道:“为何你们月食的边疆没有大军进行守卫?”

      月食探子像是被一下子扼住脖子了一般。 횐

      半晌过后才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很简单,因为这些城镇中居住짭的얟都是一些穷苦的平民,真正的富翁、权贵都住在城堡里,这些平民除了收税的时候有人想起来以外,其他时ณ候就像是那地里的野草,人见人烦,并且永远᧱拔不干净。”

      西讨听见月食探子这番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Ν 也没多说拴什么,只是让全军戒备,嫩准备战斗!

      …………

      卡求是这个小镇内唯一一个有些文化읐,会写字,能认字的“楜稀缺人才”。

      所以在城镇内的地位还算不错。

      即便是镇子内最老僢,地位最高阜的,也有莕像是小孩子一般带着尴尬和哀求,向他问问题鄨,求他认字并帮忙读出来的时候。

      而今天他也像往常햇一样,在镇子ŕ内闲逛,带着一种特有的,作为쩵文化人的傲气,俯视着正在劳动的镇桛民。

      稍走到镇子那高大木门旁的时候,卡求正在向着自己是不是要去河边洗个澡,毕竟自己可Ⳣ是一个爱干净的文化人。 㳒

      而就在这时,宛如地龙뿠翻身一般的震ꌲ动响起,卡求受到惊吓쇼,看到远方一群ꓑ小黑点,섬由远及近,飞速向着镇子的方向奔来。

      긁 ⛏ 篃 汦卡求瞳묗孔一缩,他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草原上做普遍的马ﭝ匪,他们来去如风,̨人人胯下都有一匹战马,见人就会进行劫掠财物,杀人如麻。

      앟 惊恐的卡求类用自己平生ﯨ最大的声音尖叫着,一点也没有平时故쥊作姿态的文化人样子。

      “马匪来了!有马匪!”尖叫声与地面震动吸引了镇民的注意,镇詰民赶忙将镇子的芪高大木门关上,合拢起갣来,指望这多次让镇子避开险境的高大木门再次发挥作用。

      틣只不过这次他们要失望了。

      只见正在带头冲锋㿱的西讨见到那高大木门,不屑的笑了笑,手中的大刀高高举起,随后狠狠劈落。

      大刀횅上裹挟着一抹血色,这㮹是西讨那浑厚的血气加持着兵器。

      再加上战马高速冲锋的力量,巨大⪮木门在西讨的大刀下就犹如纸糊䗄的一般,整个被劈成两半,丝毫不能够阻挡大军的冲锋。

      五千骑兵分工明确,大部分围绕着整个镇子进行戒备,防止有人逃跑,前往城堡中通风报信,还提防着有人偷袭。

      跟随西讨进入镇子内的骑兵并不多,也就五百骑的样子䝡。ⷸ

      不过即便是旾这样,也足够㬋让镇子内的所有人犹如绵羊一般乖巧听话了。

      大部分人都被驱赶着,来到了镇子的门口处。

      卡求也在其中,缩着脖子,不时打量几眼面前这群骑着㰗高头팠大马,看起来凶神恶煞,装备看起来比那些贵族老爷手下的咼骑士还콯要好。

      “诸位好汉,我是这个镇子的长歱者,不知道能ﲗ为各位带来什么帮助,换取镇民们的生命?”

      拄着拐杖,平趄时看起来极为严厉,满脸皱纹,极为凶恶的长者此时站了出来,与凶神恶煞的“马匪”们交涉起ᚴ来。

      这一幕看的卡求目瞪口呆。

      平时那副厌恶的ꨏ嘴脸,此时看起来,每一条皱纹都透露着慈祥与关爱듚。

      “很好,既然ᗤ懂草原语,那么就请你帀回答䞁我,离这个镇子最近奦的城堡在哪里?这里到底是不是月食?你们的国都是哪?”

      镗西讨见这个老者会一些草原语,并且勇敢的站了出来,心底也对是个老者升起了一些尊敬。

      ⵀ “里镇子最近的城堡,也在五百里以外,这里是的确是月食,至于月食的国都……我这个老家伙也没去过轞,倒是知道具体的莕方向҉,不过卿不够精确,如果您需要的话,可以从城堡处⠕得知,哪里肯定有着前往国都的精确地图。”

       老者非常有条理的回答了西讨所有的问题,并且尽全力的说出自己知道的,相关的事情。

      生怕这伙凶神폧恶煞的“马匪”不满意,大肆杀戮一败番。

      “很好,你的回答我很满意,你们所有人都是因为这位老者而获得了生命。”听见西ʷ讨这句话,老者松了一口气,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所有䱓人。

      镇⤘民옹们低声欢呼着,虽然很高兴,但是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生怕搅扰了西讨等人。

      “现在,我们需要一个能够领着我们前往最近城堡的人,只要你们有人能낑够带领我们找到最近的城堡,那么我就把自由也还给你们!”

      西Ġ讨的话音斚落下,老者点点头,用戒着西讨听不懂话,与筟镇民说着什么,半晌过后,一个年轻人穙走澹了出来。

      “这个年轻人也懂得一些草原语,并且还是我们镇子内唯一㴑一个识字的人,我想,他可以完成您的要求。”老者开口说道。

      “嗯,非常好,感谢你们的配合。”西讨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对手下的骑兵吩咐道:“所有人,以最快速度撤离,争取明天日落之前抵达最近的城堡。”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