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八十四

      ᱑“今日我便留下一句话,䡡我阿ࢌ翁⎇的遗令你们也知晓罢?”裴无衣神情淡漠,“既然奉我为主,我便容룽不得他人有瓆异心。”

      四人连忙表忠心,“属下不敢!凤隐卫存在的意义便是主子,我等定对主子忠心耿耿!”

      䶵“若有背叛,天雷轰顶,不入轮回!”

      常人对毒誓都看得很重,发此毒誓,便真的是并无二心了。

      裴无衣其实是相信阿翁为她㤼留下的人的,这番话也只是敲打敲打。

      “好,那我也便不再多说了。”裴无衣吩咐道,“既然风池堂是收集情报之地,那么风池,你便去打听灵山雪莲、天水醉之毒的解药。当然,这些年我従阿耶在朝堂所树之敌也要收集罗列出来。”縡

      她顿了顿,道:“特别是灵山雪莲,我需要尽快收到消息。”

      她又看向花影。“花影你便带着一队隐卫潜伏在裴府周边,护裴家安危。若有贼人入府,留下活口审问便可。”

      花影立刻回道:“诺,主子。”

      最后她掍又说:“覆雪便暂ᡓ时不动,一切如常。揽月你便备好银认两,一但风池有了灵山雪莲的消息便立刻买下蘚。”

      四人俱一领命,齐声应是。

      吩䈻咐了他们以后,裴无衣一直紧绷的心才稍稍喘了口气。

      她又唤벷来暗影,并未避讳他。说:“既然藣你已经是阿耶送与我的人,那么今夜之事,你应当知晓该如何去做。”

      棐 凤쁫隐卫之事她不想早早就暴露出来,于是便打算先不告诉裴俭他们,因此她也叮嘱了阿蔓阿㳏萝两人将此事烂在心里了。

      暗影一听,旋即恭敬地答道:국“请主子放心,暗影早就是主子一人的暗卫了。”

      ……

      自裴俭ષ中毒之后,ㆀ已经是三天的时间过去了。裴澄请了一位当世名医悄ᔉ悄看过裴俭后,也只能暂缓一下毒素。

      府中气氛越发沉凝了,众人皆食不下咽䈂,睡不⴮安寝。

      醫而此刻,王淮在长安的宅院里,迎来了一位客人괉。

      日光很好,王淮඀席地随意坐૩在了鱼池边,衣袍懒懒散散地敞开着,墨发未绾,整个人便是一幅不修边幅的模琝样。

      梌有僮仆相报。

      수 “郎君,谢家七郎求见。”

      䁿“谢七?”王淮一愣,“他来做什么?”

      僮仆恭声答道:“回郎君,奴婢也不知。”

      Ҫ “哎好了,我已知晓,你下去罢。ȗ”

      王淮随意地挥了挥手,也没多想☠,便直接让那僮仆下去了。

      只见那鱼池里,池水ක清澈见底。水中有小石堆积,鱼儿在其中欢快嬉戏,影布其上,不时划过游曳的影子。

      王淮一手拿着酒壶,一手随意往下抛掷鱼饵。

      谢岑来时便瞧见了这幅场景。

      “来읾了?”听见身后来人的脚步声,王淮头都没回,仰头喝了口酒。“怎么?我可没请你来,无事輓不登三宝殿呐。”

      “王兄何必如此?ꄘ”

      谢岑淡淡笑댫了笑,“你我情谊,自是坚如磐石雚。”

      “啧。”王淮不以为然,“得了吧你魘,说罢,今日主动前来是谓何事呀?”

      谢岑同样也拂袖在王淮身旁席地坐下ᔿ。

      二人并肩而坐。

      王淮又随意抛掷了一把ﶁ鱼饵,见引得鱼儿竞相争食,这才偏头看向㊄他。

      “芙蓉醉,你可要尝尝?”

      谢构岑微微一笑,“荣幸之至。”鮠 ě

      “好㿋!”王淮朗声大笑,唤来王辞。“王辞,谢七来了,来者皆是客,去拿上㖢一壶芙þ蓉醉来!”

      远远的ꟸ,有人应声:“好嘞。”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王淮笑道,“前些日子你不是去见裴都州了嘛,听蘜闻天下客出了新酒芙蓉醉,我便去了。”

      “哪知道路上竟瞧见了裴都州那女郎,好好的不穿女装穿身男装带着两个婢女在长安城中晃。于是我便邀她上楼鼐吃了顿饭。”

      “哦诰?”谢岑听闻,只是轻轻笑了笑。“又是那裴家无衣裴四娘?”灳

      “自然。她可是我表妹。”

      “你认人家做表妹人家可不认。”

      王淮喝酒的手一顿,似笑非笑끁地瞥了谢岑一眼。“我说谢㳛七怎么就你话多?”

      正说着,王辞便过来了。

      他手中拿着一个白玉壶,走近递给谢岑。“郎君请——”

      “多谢。퀋”ꆀ

      见王辞今日是一身男装,谢岑笑道,“㸈难得今日见卿是着男装。”

      璴 往日里他见了王辞,总是一身女装줖示人。今日难得见到的是好好穿着男装的他,当真是少见呐。

      붛쇝话音刚落,王淮就笑出了声:“哈哈哈哈……”

      王辞生无可恋地看着谢岑,㋢“谢郎君,你就莫要打趣属下了。我家郎君是,您好歹别学去了他这个坏毛病吧。”

      王辞长相雌雄莫辨,有种嬼介于男女之间的中性之美。几年前王淮故意戏弄他,让王辞穿女装。

      哪知道这么一穿就不得了了,王辞穿上女装也是真的好看,漂亮得像个娘子。若不是他说话是一口低沉的男音,只怕真会教人被王辞一身女装蒙骗了去。

      因此王淮便总是强迫他≟穿女装。

      淜 这样一来,不明岔所ᔉ以的人便以为王淮有了断袖之癖、龙阳之好。也私下传出来不少流藦言蜚语。丣王淮倒不以为意,可王辞却在意得很,但见无论怎样解释都总有人不信,索性也䷸有些佛了。

      “王辞,当真是我惯坏你了?”王淮一嶷听就不乐意了。他似笑非笑地瞧众着王辞,“怎么?对我有意见?”

      王辞看向谢岑,只见对方眉目温润含笑地看着他Ч们,却一直没墘有什么表示。便知道指望不上了。

      “哎郎君我错了!”

      迎着自家郎君的眼神,王辞一下子没胆儿地怂了。

      扣月俸他心疼啊。

      他讪讪笑了笑ꎯ,“郎君若是无事属下便离开了땡。” ᭌ

      见他ᓅ如此上道,王淮这才满意地收回眼神。“去罢。”

      谢岑喝酒的动作与王淮是不同的。虽然同詮样是矜贵优雅的,但前者却更为斯文些。

      쫮芙蓉醉入喉,当真켦是辣极。过后却有股隐ې隐的醇厚清冽泛起,实乃上佳之酿。

      “王兄这酒倒是不错⊺。”谢岑道。

      “那是自然,你也不땦知花了我多少银子。”

      王淮嗤了一声,“若你喜欢,便送你㩿一坛。”

      㴞 “那便谢过了。”

      “行了,来都来了,酒也喝了。有什么事也该直说了。”王淮随意看他一眼,“你何时同我这般客气了?”

      “那便依王兄所言,我就不崙客气了。”谢벶岑眉目温润,道:“我来是想쌪讨上王兄那朵灵山雪莲。”

      “咦?”王淮嘶了一声,“不对啊,你也没病没灾的,要这灵山雪莲做什么깑?”

      “这就不方便告诉王兄了。”谢岑微微一笑,端的是容止有度,“王兄只需告诉谢某给还是不给就好。” 逞

      “你既亲自上门求药,一株灵山雪莲而已,给你又何妨?”ꝓ

      虽不知谢岑要此物有何用,不过送他个人情也未尝不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