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尾狐找主人六

      借用怀不从帝都运来的药,王旺的修炼速度继续폭飞速的增长㸩,半年时间又过去了,他已经突矙破了武徒境界,达到了后天境界,这个速度让怀不彻底惊呆了,感叹道这小子真的是个怪胎,这半年的修炼,百年以赞上的各种쿩药材消耗了好几个쥯大箱子,这个量一般人根本无法吸收消化,早就被这药给补没了,而这小子竟然可以完全吸收消化,看来这个修炼的速度只有这个家伙可以享受了。

      练功֞场上,王旺正在积极的ઢ练习着各෻种功궚夫招式,之前他修行最多的就是伽罗㠗腿,当然是原版的伽罗腿法,他的理念就是,行走江湖,싧什么功夫最重要뗫,轻功最重要,这打不过人家可녾以跑,跑要跑不过人家可就要被按在地上打呀,所以王旺对于轻功駞特别重视,是真的勤学苦练,导致目前来说,王旺除了内气修为很高之外,轻功还行,其他讃的蛨搏斗招式功夫并不是很强。

      这半年来有几次和戒녇云戒羽两人的比斗时,输掉了比斗,也输掉了师兄这个名头,那俩再也不再管他叫师兄了,但王旺也不会管他俩叫师兄,反⚞正如果不限制比斗场地的话,䪻他们两个人탦也追不上他,但是每次被他们追的满场跑脸上也挂不住,所以现在的他勤学各种搏斗技巧,如龙爪手、指枪诀ᗏ、罗汉拳癯、大力金刚掌等各种武学。

      之前的王旺对于轻功虽然很重视,但是自身的身体素质其实特别好的,毕竟好几大箱子百年药瑎材的堆积也不是白费的,他的身体吸收了那些药力,大部分转化成他的潜力,小価部分强化了他的身큓体与经脉,如今他踏入后天境界之后,开始修行搏击之术,泌这些药力开始发挥它的作用,刺激他的身体开始强化他的体质,具体表现为力量、速度大幅度提升,崞这让他修炼的速度更快。

      再次过了半年,王旺的内气修为已经达到了后天三重,格斗搏击技巧已经很熟练了,但是实战经验非常少,虽然和戒云孱戒羽两人经常切磋,但毕竟是同门师兄鱍弟,蚎点到为止,达不到뚗实战的效果,所以,为了提升自己的实战经验,王旺让怀不对自己进行一番魔鬼训܍练,以提高他的实战能力,怀㩁不对于王旺的请求表示很赞同,展开了魔鬼训练。

      就这样넴,三年过去了,王旺没有回过一次家,这么长时间都在怀不的指导下进行魔鬼训练,中间与他二哥王兴博通过几次信,对于自己的三弟,王兴博很疼爱,所提的要求基本上都有满足,印刷字模、䛬钢笔、肥皂、䩅卫生纸等等这些生活用品杗都做了出ৣ来,䖇这些东西研制出来,王旺很高兴,这些熟悉的东西让他感觉自己与上一世还묻是有↱联系的,那些记Ֆ忆并不是虚幻的,而是实打实的有过这些事。当然这些东西王旺也是想交给自己的父亲,帮助扩大自家的生意,毕竟自己੪这么长时间一直在花ꉔ钱,怪不好意思的,事实证明,王堲旺让自己二哥把那些东西弄出来㒷是正确的,王家的生意因为这些东西变矕得更加繁荣,整个越国都有在用他家生产的这些用品咱。

      但是有一个问题王旺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就是縺怀不和尚的过去,这么长时间的接触,无论ꡃ是那几箱子的药材,还是自家的生意,王旺都觉得有北很大的问题,那么贵的药材,非富可敌国的家族才能收乩集成功,但是在送过来的㱖箱子上王旺没娯有发现任何家族的印记或者商家的标志,只是看似普普通通的箱子,只是这些看似普通的箱子王旺可以肯定是出自名工巧匠之手,同时自家的生意他本来是媴觉得肯定会被那些大家族与商户特别关照,但ʼn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뿽,自䈋家生意虽然有被大家族与商户找上门,但是并没有特别过分鱸的条款要求,这让王旺瓅特别惊讶,思来想去目标锁定在怀不身上,只有自己这个师父看不清来历,估计是他背后的势力或者家族出手,才保住他王家的利益不被瓜分。

      髃完成怀不要求的最后一项训练任务,王旺来到了怀不的跟前,看着他躺在那假寐,说道:“师父,今天的训练任务已经完成了,什么时候开始下一阶段的训练任务䄀啊?”

      “着什么急啊,你这才哪到哪,你现在单纯肉体双臂力量现在有多少?速度有多快?在你鲯怀武师叔手下愸能撑多久啊?继续桲练,什么时候能在你师䏁叔手下撑过一小时,什么时候就可以出去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怀不毫不留情的说道,将王旺的请求驳回了。

      看着怀不确实ᔌ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王旺只好先回去,继续进行怀不的训练任务,打磨着自己的力᰷量、룔速度,各种搏击鋔技巧,尽量做到最好,好让怀壦不满意,让自己进行下一步的训练。

      怀不看鑈着王旺离去的身影,看着他在这三年多长高흺的身形,感叹道䆃时间过得真快,三年多酸就过去了,与李云舒约定的ﯿ时间也过去了一半多了,也不知道帝都那边怎么样了,文博慍那孩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搞定好朝堂上的事,司马建中那老小子包藏祸心,想当王,这个都知道,要不是三朝元老,早就做了他了,皇甫那家伙也不知道整顿好全国上下的兵马没有,有ꂲ没有将긳那几个蠢家伙手下的兵权收回来,当⦪年要不是看在毀一个姓的份⚅上,早就做了他们了,那能留着他们现在捣鬼。

      想着这一大堆事情,䩮怀不觉得头疼,想着如果这些事情放在当年,自己直接一把剑杀掉所有鴣拦路的人,看谁敢说半ᐛ句话,看来自己还是老了,没当年那份热血了,还有希望皇甫那家伙能够识趣,不参与进来,到可以继纇续当他的侯爷,到时候还可以对酒当歌,继续做朋友。

      感叹着过往,看着远处继续练功的王旺,怀不想着,现在这个世界只能看这些䆠年轻人了,当年我答应云彩,帮她找到一个能修炼那残缺版天心诀的人,完成她家多年来的愿望,这么多年黒过去了我本以为根本没有人能修炼,没想到已经准备放弃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希望퐿他能达到你说的那个境界,到时候也能帮助解决越宁两国的仇恨,让两国永쯱远和平。

      怀不댓摩挲着手里的小布包,这是皇녿甫君昊第一次来找他时给他的,他在想现在要不要给他,还是说等他完成下㒴一阶段的实战训练再给他,看着王旺认真苦ꛌ练的身焳影,怀不决定㣋了,还是等他丝出去一趟后回来时再给他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