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最古的女神竞拍震撼幼小心灵一整年

      웢下午在爬山的时候,顾琳一直对陈夏爱理不理的,哪怕陈夏拿出大白兔奶糖哄她都没用。

      这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一直在想怎么㢳得罪这个女魔头了。

      㯦 鴒 一直爬到山顶上,闻着桂花香,远眺远处的风景,所有人都想大吼一声发泄心情。

      勌顾院长和张书记今天也很开心,老顾同志对拿着照相机的陈夏说道:

      “你小子今天给每个人都쏩拍些照片,回头胶卷费和冲洗费来医院报销。”

      뮂 쿇大퓂家一听兴奋了,ऊ一边呼喊着“领导万岁”,一边拉着陈夏给自己拍照,一个个都臭美梨得不得了。

      陈夏不干了:“等等,你뢂们都有照片,可是谁来给我拍呀?我也想拍几张做个留念。”

      顾院长腾一下站起来,拍拍屁股,神气地说道:

      “我会拍,想当年鑣我可是在部队学过摄像的,那水平,틙不吹牛,新华杜记者的水平퀪都没我高。䅞”

      ⷀ哈哈哈。

      毉陈ῼ夏一听就把相机塞到了顾院长手里:

      “行,那就麻烦顾院长了,帮我跟顾琳拍个照片。”

      顾院长一听,手都抖了一下。

      醻 陈夏也不管顾琳怎么噘梅着嘴巴,一把拉过她,两人站在一起,陈夏堆起了笑脸,做好了一切准备。

      顾院长一边摆弄着相机,一边悄悄把镜头移向了一边。

      蟐 镜头里只剩下顾琳一个人,正一脸傲娇地头偏向一边,一副不理睬陈夏的样子。

      㺟“好,就这样,陈夏不要动,顾琳你眼睛看哪里?1、2、3”,咔嚓一张。

      “非常好,拍好了,相机还你。”

      顾院长一脸得意地走开了,陈夏做梦也想不到,两人的合影已经变成了顾琳的홓单人照,而他已经被顾院长人工PS掉了。

      Ⳅ四院的医生护士⤦们在西浦公社玩好后,就此打道回府了,陈夏则留了下来㟷。

      他还有工作没颥有完成,就是他统计了那些流感儿童人数后,让家长们都把那些孩子们都统一叫到了大队部。껣

      쬫然后拿幵出听诊器和体温计亲自给孩子们看起来樊病来。

      最后从孯随身包里拿出一袋袋用纸包着的奥司他韦,根据不同体重换算出不同的矒药量,发给㮃那些患病的孩子们。

      村핈民们峳都不욡好意思,一个劲的要给钱或者给粮食,都被陈夏덫劝阻了。

      陈꼆国庆还有点着急੃,“老二,你这赚钱也不容易,可不能让你亏本,你还有陈秋和陈冬要养活呢。”

      陈夏不以为意:“没事的,国庆叔,我也是庆丰村的一份子,帮助乡亲们也是应该的。至于这里亏的钱,我可以去别的地方赚嘛。” 䛤

      陈亦根没说什么废话,他是村支书兼大队长,又是陈床氏宗族的族长,子孙越出息,对ࣖ族人越帮助,他都是支持和®鼓励的。⸧

      反过了,陈夏哪天㰓遇到困难了,庆蟤丰村౽人去鐸帮他也是应尽的义务。

      分完药,陈夏又嘱咐了一句:

      “这些药吃三天,三天内肯定能退烧,不㊞退烧千万要到㫦四愓院来找我,不要拖。

      葠我也实话说了,这些药很贵,就这6小袋,我在柯镇要卖15긢元욹,或者90斤大米。 汾

      所以以后有其他村民问起来,你们就按这个价格说,咱们村我都勉强,其他村我实ᾣ在供应不起了。”

      围观的村民们都倒吸了Ⲗ一口冷气,看鹬向陈夏的目光变得敬畏了许多。

      15元缨一份,这工里起码分出去30份,这得是多少钱啊?

      嵼 那些病人家属更是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

      哪怕陈夏一定不肯收东西,在回柯镇的时候,船上也放满了鸡ڲ蛋、玉米、番薯等农家自己产的东西。

      然后一群人站在码头,依依不舍地跟他告别。

      陈夏回到柯镇后,已经有不少病人在梅园门口等着他了,陈夏还要继续卖药辛苦赚钱,

      “一晚上马马虎虎几百元钱,唉,想当年我䔺的工资奖金一天ƀ都在1000元以上,差远啦。”

      如果被外人听到,峻一定会꿣打死他这个装逼犯。

      쑯 2020年的一千元,能跟1980年的100元比粥吗?

      余家兄弟估计是靠倒卖达菲赚了钱,近段时间又来送过几次古董。

      陈夏也不懂得齭价值,他们两个其实也不懂得价值,真艾的假的也分不清,一个敢卖,一个敢ᱽ收。

      另外,还有一些来卖药盐的人,펛也都拿出一砟些老物件来抵药钱,所以陈夏家里,惈那些坛坛罐罐,古玉宝石已经有不侀少了。

      ׀ 字画他没敢要,这鉞玩意儿什么造假的实在太多,每个朝代都有。

      陈夏觉得这样也不行,至少得︦知道真假,价格无所谓,反正쐦这年头老物件不值钱。

      只要是真的,藏个几十年,那价㇃格也绝对远远高于6粒达菲不是。㪤

      㹽 但如果是忪假的,陈夏也得中止收购老物件뾗,可㡏不能让别人把自己当傻子看不是꼑?

      有困难找虞得水,他是地头蛇人头熟,一定没错。所以陈夏拎着一大堆村民们送的土特产去了他家里。

      虞得䈋水家。

      “我以为什么事呢,不就是个懂鉴定老物件的师傅嘛,我还真认识一个,解放前是当铺的老朝奉,这些老家伙都有真本事,什么东西被他们看一眼都八九不离十。”

      “对对,我就要找这样的老师傅,价值多少无所谓,我只要知道东西是真是假,羿什么朝代,稀不稀缺就行。”

       “我说你小子要这些老즨物件干嘛?不能吃不能用,摆在家里还占地方,也就以前的资本家和臭老九喜欢这玩意儿。”

      洛 陈夏假装不好意思道:“嘿,这不是个人爱好嘛㰃,我就喜欢这些瓶瓶罐罐ኛ,还有那亮晶晶的䕗石头。”

      “谩你真想要,我有个主意,你也不先找人鉴定,你这一鉴定肯定会走漏风声,聪明人太多,到时你想收什么老物件,人춝家都抬价了,你这不是多花钱嘛。”

      陈夏听了连连点头,虞得水又⡲靠近了说道:

      “这些老物件,每个公社,每个−镇都有,那个年代抄家抄出来的,现在都堆在仓库里无人问津。

      你櫹真想要,你去找找关䲑系,或者给当地一些好处,你就当收垃圾一样收走不就得了?”

      陈夏一拍大腿,大喊一声:

      “妙呀,虞哥你真是智多星,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