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秘书将分房名单贴在了公示栏上,便迅速的离开。

      풫众人立刻围了上去,查看名单上的名字。

      씤 第一个自然是于正诚。无论是按照职务橰排名,还愥是按照ᘾ姓氏笔画排名,于正诚都会被排在第一位。

      于正诚后面,便是一个个大家所熟悉的名字,整整四十八个名⒞字,每行六个,一共八行。

      跸 唯独马驰宇,对这些名字毫不熟悉ꯘ,他不是运输公司的냿职工,自然也认得运输公司的领导和中层干部,所以他只是单纯的在名单上搜索“李ࡒ卫东”这三个쌠字。

      然而从头看到尾,马驰宇并没有看到李卫东的名字。

      囙“不会是看漏了吧?”马驰宇又看了一遍,而煂且这一次他看的更加仔细,结果还是没有看到李卫东的大名。

      覥 “难道,这真的是个乌龙?”马驰宇顿时沮丧起来,他本以为抓住一个大新闻,却没想俔到只是一颗烟雾弹。

      杨伟也在看名单,马驰宇有些郁闷上前问道:“老杨同志,这名单上怎么没有你说的李卫东啊?”

      㡖 “䓩没有李卫东?”杨伟迅速的扫过每一个名字,有些吃惊的说的:“上面还真没有李렀卫东!李卫东的名字哪去了?”

      㾵一瞬之赿间,围在公告板前的人群突然尬住了。

      此前大家还异口同声的说,不服李卫东分到房,那真是群情激奋,杨伟更是꾙在那里倚老卖老,秀了一把三十年的工龄。

      可如푤今分房名单上压根就没有矖李卫东的䔫名字,之前各种鎬慷慨激昂的情绪酝酿,结果却是一枪刺空,这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真闹了个乌龙,还好繙听主编的,亲自看了看分房的名单,要不然就闯祸了。我还是太年轻啊,工作经验不足,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马驰宇心中轻叹,刚刚燃起的雄心壮志,瞬间被熄灭➼了一大半,就连无冕之王都不想当了。

      也就在此时,有人突然说道:“这名单上虽행然没有李卫东,但是有橭老李会计啊,老李会计不是李卫东的爸爸么?” ꠝ

      ꛅ“还真是的,你看那里写着的,李登科,以前会计科的,现在内退了,他礋就是李卫东듔爸爸!”

      “李卫东又没结婚,分给李卫东,跟分给李卫东他爸,不是一样的么?”

      “李卫东好像是长子的,以后肯定要赡养父母,所以就算是结了婚,也得跟老李会计一起住。这房子分给老李会计,就是分给了李卫东㯃。”

      “我明白了,这是一招暗度陈仓,大家可别被骗了,房子还是分给李卫东了。“

      一瞬之间,局꯹势逆转,众人又开始群情激奋℆。

      旁边的马驰宇也听明白了,名单上的李登科是李卫东的父亲,而李卫东㩏是家里的长子,担负着赡养튭父母的责任,所以房子分给李登퇶科,就相当于是分给了李卫东。

      “真没想到,还是一波三折啊,这足够我写一篇跌宕起伏的报道了。”马驰宇的雄心壮志再次燃起,一瞬间无冕之王又一次上身潻。

      窴 鬸马驰宇转过身去,向着不远处的李卫东,盛气凌人的问道:“李卫东同志,这名单上虽然没有你的名字,可是却有你父亲的名字,这也相当于是给你们家分房了吧?你是不是应该发扬一下中氺华民族尊老爱幼的美得,来个孔融让梨,把房子让降给老同志们啊?轀”ꥃ

      李卫东上前蠢几步,眼睛扫过众人,开口说道:“这位记者说࠴的没错,房子是应该给老同志,所以才会分给Ꮃ我爸,我爸李登科,也算是咱们公司的老同䂄志吧?”

      几个四十来岁的职工全都沉默下来,李登科的年龄摆在那里,在쓦李登科面前,他们还真不好意思称呼自馠己是老同志。

      李卫东又◵望向杨伟,开口说道:“杨师傅,你刚才뼹口口声声说,如果我分到房子,你第一个不服气,那现在我爸李登科分到房子,你服气不?”

      “我当然不服,鳪我杨伟好歹在运输公司ꅜ里干了三十年,1955年的时候,我就进入了运输公司,那时候李会计还……”

      杨伟说到这里,突然止飢住了话语,他依稀记得,自己来到运输公司,第一次领生活用品,就是找的李登科。

      国家在1955年之前国企和事业单位采取的是供给制,简单说就是国뤄家分ℨ配粮食、衣服、肥皂、毛巾等生活必需品,同时还给一小部分津贴。后来国家开始实行工资制度ῠ,国企和事业单位才开始发啴工资。 

      杨伟刚进入运输公司的时候,工资制度还没有实施,当时是需要按月去领生活必需品的,而负责发放生活必需品的,正是身为ຫ会计的李登科。只不过那都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杨伟如果不刻锽意去回忆的话,还真想不出来。

      “ᓠ难道说,李登科比我更早进入到运输公司当中?”杨伟猛然意识到这一点⌵。

      “杨师傅,怎么ﻍ不说话了?你进入运输公司的时候,我父亲李登科在做什么啊?”李卫东冷笑着望着杨伟,随后大声说道:要不我来替你说吧!” 饞

      只见李卫东向쒆前几步,站在众人前面,朗声说道:“1952年,咱们ﻁ的青河专员公署还没有成立,当时的汉东省人民政府决定,决定在青河成立一支运输队,那就是咱们运输公司的前身。

      刚成立的青河运输队,一共有两匹马,三头骡子,七辆地排夋车,外加十三个人。我父亲⺧李登科,就是这十三个人中的一位!

      1955年,青河行政专署成立,青河运输队改名为青河运输公司,同时还调来了二十믋五位新员工,杨师傅,那时候你才进入运输公司的吧?”

      帡杨伟立刻低下了头,此时的他恨不得找个地缝繶钻进去。

      李卫东则接着说道:“经过了三十三年,运输公司有了䃁今天这样的规模,而当年建立运输公司的那十三个人,要么被调动到别的单位,⍽要么已经去世,依旧还留在运输公司里的,只剩下三个人,分别是于书记,工会的࿐陈主席,还有就是我父亲李登科!”

      큑李卫东ጪ说完,望向众人,开口问ᆉ道:“你们不是说,鑮分房要看资历么?要看在公司里待了多少年么? 

      那好,咱们就来比一ﯟ比呗,我父亲李登科,从运输公司建立的那一天起⸍,就待在运输公司里!他在运输公司里干了三十三年,你们有谁比我父亲干的时间长?

      现在,这套房分给了ᨛ我父亲李登科,你们有谁不⌕服气,现在就可以站出来,咱Ꮅ们论资排辈,看看谁在公司里辈分更高!”

      李卫东的⨗三连问,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这些人之所軥以对李卫东不服气,无非就是仗着自己资历深厚,而李卫东只是ꛂ个小年轻,在排资论辈的国企当中,小年轻䳰怎么能骑在老职工的头上!

      李卫东干脆来了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你们不是喜欢排资论辈么?你们不是喜欢晒资历么?这方面我比不过你们,但我可以跟你们拼爹啊!李登科老爷子搬出来,你们谁拼得过?

      李卫东嫏又转头望向马驰宇,开口说道:“记者同志槦,你都看到了,我们公司还是非常最老爱幼的,把房子分给了资历最老的同志。我们的职工思想觉悟这么高,你回去不得写篇报道,着重的弘扬一下这种高尚的品质?”

      “这个嘛……”一时之间,马驰宇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夻他是来헌揭露分房黑幕崒的,又不是来报道先进典型的。现在可好,他原本以为的黑幕,现在真的成了先进典型。

      李卫东没有再理会马驰宇,㺉他看了看周围的众生相,刚才嗓门最大的那几个人,现在却如同刚绝育的公猫一般沮丧Õ,李卫东却是心情大好。

      “呵呵,要说剔拼爹쨐,你们还真拼不过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