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鲁tV官网

      帝都,抚清市市里最大的一座商城。

      商城正门前,有一个池塘。池塘东半边是音乐喷泉,西半边种满了荷花。池塘中间是一座雨亭,一条廊道贯穿其中,连通南北。

      池塘靠近路边的一侧有两排垂柳。垂柳树下,分布着许多长条座椅和健身设施。

      今天星期二。

      我出来散心,路过此地,坐在长椅上休息。

      现在将近中午,人很少。

      我翘着二郎腿,靠着椅背,望着池水碧波荡漾,追忆起了前女友。

      这里曾经是我们经常来的地方。

      现在却只剩下了一颗复杂纷乱的心,伴着我孤独寂寥的人。

      我这淡漠忧郁的眼神,怎么也看不穿空洞虚伪的尘世情。

      我正触景伤情,回忆得入神,忽然感觉左边坐下了一个人。转头看去,顿时愣在当场。

      是她,医院里的那个女子,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给她说过我的名字。

      她穿着一条黑色短裙和白色t恤衫,坐在那里两腿交叠,左下右上,露出了大半个白皙迷人的大腿。

      她右手拿着一根冰棍放在嘴里,用一种很有诱惑力的眼神看着我。

      她一动不动,从她的眼神和脸上的肌肉可以看出她正在笑。

      我不觉心中一动,马上收回目光。

      我不知为什么会突然紧张了,愣了三秒我才说话:“你……你怎么会在这?”

      她把冰棍抽出来,笑着说:“我来散心呀?你怎么总跟着我呢?”

      我稳了一下心神,心想这女人不正常,还是快点远离她为好。于是我说道:“那你先在这玩吧。我到别处转转,不影响你了。”

      “我是和我男朋友一起来玩的。你看我今天漂亮吗?”她站了起来,满脸堆笑地扭动了几下腰肢。

      “嗯,是很漂亮。”我看了看周围没有人,问道:“你和男朋友来玩的,我还是先走了,省得误会。”

      “我男朋友就在我旁边呢,你没看到吗?”

      旁边哪有人啊!这女孩是真有问题?我心中顿时有些发毛,被精神病缠上可是很麻烦的事。

      我说道:“既然你男朋友在这,就更不需要我了,你们慢慢玩。”

      我说完转身离去,刚走出两步就听见她在后面哈哈大笑。

      回头看去,她捂着肚子弯着腰,已经乐得不行了。我有种被愚弄的感觉,问:“你笑什么?”

      她止住了笑声,脸上还是挂满了笑纹,“我笑你,看你吓得那样,我男朋友不是鬼。”

      “你在逗我呢是不?”

      “没有逗你呀,你再想想,我男朋友就在我旁边。”

      “你不会说的是我吧?”

      “对呀,就是你!”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你这么一个女朋友啊?你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

      “名字你没告诉过我呀。那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心说,你是要捉弄我还是你真的是花痴呀?居然调戏我这么一个长相大众脸的男人。这女的看来真是病得不轻。不过名字告诉她也无妨,“刘寒。”

      “我叫秦雪。还记得上次我给你说,我有东西要给你看吗?”

      “记得啊,你难道把那东西带来了?”

      “就在我包里,你看。”说着她从包里掏出一个通体通透的圆珠。

      她是一个正常起来让男人无法抗拒的女人,我也无法抗拒她的魅力。

      我走过去坐下,接过圆珠细心端详,又对着阳光看了看。这圆珠比鹌鹑蛋稍大一点,像是玻璃的,但是绝对不是,分量比玻璃材质重很多。整个表面很光滑圆润,内部也没有任何瑕疵。

      “这是什么?”我问她。

      “你不知道?”

      “我?我没见过,这只是一个透明球,没什么太特别的呀?难道是夜明珠?”说着我用两手捂起来,看看会不会发光。结果没看到任何亮光。

      “这是你给我的,你不记得吗?”她的声音变得很严肃,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两眼直直地看着我。

      “我给你的?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们刚认识,我什么时候送你的?”

      她收回目光,停了两秒又再次看着我说:“上个周四晚上。”她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我,像是在观察我的反应。

      我知道我绝对没有给过她这东西,而且第一次见面是在周六晚上那个医院里。可是看她的神情又不像在撒谎。

      我疑惑道:“你真的记错了,我们星期六才见过第一次面,这个东西是我第一次见到。”

      “我星期四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有很多人追我。我跑进了一个山洞,山洞很黑,很长,洞深处有亮光。我以为是出口,可是到了亮光处才看到只是一盏油灯,灯旁边还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对我说今生我有很多苦难,而且有可能马上会死,他给我了一个珠子。说这颗珠子可以满足我的一切愿望,还能保我平安。让我不要对任何人说,否则我自己和被我告诉的那个人都会有难。梦醒了以后,我发现身边真的有这么一颗珠子,我当时吓坏了。过了一天就在医院遇到了你,当时我觉得有点面熟。回到家看到这颗珠子才想起来,梦中那个人就是你。后来第二次见面,我就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不可能那么巧的。可是你当时总是躲着我,我回家后就把这珠子带在了身边,我相信很快我们还会有这种巧合的,然后今天就遇到了你。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真是怪事哦。”我敷衍道。心中暗想,这是不是哪位朋友闲得无聊,找这么一个女孩来逗我玩的?就像外国的一些恶作剧一样,最后会有一伙人跳出来对着我哈哈大笑。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陪你们玩玩。看你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她见我在发愣,停了一下才问:“怎么样?想到什么了吗?”

      “没有,没有任何印象。这既然是件宝贝,那你实验过没有?这怎么用啊?”

      “我不知道怎么用,我想要一些吃的,可是什么也没有出现。”她像天真的小朋友一般,很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

      我看她这样子,突然觉得想笑。

      我忍住笑说道:“或许不能要吃的,你最想得到的是什么?”

      她转过头望向远方,表情突然变得很凝重。

      “我以前是做珠宝生意的,也许你不太懂我们这一行,也不知道我们那里的情况,别人眼中我不是什么好女孩,但是我知道我是纯洁的,至少和她们相比我是这样的,不会为了某些东西出卖自己。”

      “你是好女孩,虽然并不熟,但我能感受得到。”我说。

      她看了我一眼,又望向远方,说:“我每天很压抑,可是没有人懂我,就连我最信任的男朋友也不理解我,我都怀疑我们怎么会相爱的。在我最需要他鼓励的时候,他却对我说要和别人结婚了,而且那个女的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了。”

      她说完这话,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眼睛还是看着远方,像是在回忆那一段痛苦往事。

      她的境况竟然和我一样,这种痛楚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无法体会。

      她静默了许久,最后把头转向一边,抬手擦拭了一下湿润的眼角,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你有烟吗?”她问道。

      “没有,我一般不抽烟。”

      她苦涩地笑了笑,“咱们喝酒去吧?”

      我还是第一次被女生邀请喝酒,也可能以前遇到的女生都是不喝酒的。

      我笑道:“你要请我喝酒?可以啊。”

      “我没说请你喝酒啊!谁说请你了?我是说咱们去喝酒,没有说我请哦!”她顿时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似乎与生俱来她就是不讲理和耍赖皮的个性。

      “那就是让我请了?没问题。我也挺喜欢请朋友吃饭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