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花live卡密共享

      只是随着爷爷吸的血越来越多,整个人也越来越胖,等他转过头来,相貌已依稀能辨,英俊潇洒。

      林沐霏不禁狐疑的看了一眼周云,奇怪道:“虽然隔了两代,也不至差别这么大吧?”

      爷爷叹道:“谁让他娘长的太丑呢?”不容他俩接话,一剑将七品魔晶挖了出来,那赤红光芒直射云霄,眼花缭乱。他忙将魔灵虎和魔晶收入纳戒,却还是晚了一步,那东方雄正好在附近,看到后赶了过来。

      他看了看这三人一犬,满脸怒色道:“魔灵虎魔晶呢?”

      爷爷将魔灵虎魔晶取了出来,霎时赤红光芒乱转,晃的人睁不开眼。

      东方雄喜悦难抑,“把它给我,我不为难你们。”

      爷爷笑了笑道:“我们多年老友,原本给你也无妨,但我眼下急需恢复功力,他日我再弥补你吧。”神魂一亮,直接将魔晶吸了进去,霎时四周恢复了阴暗之色。

      东方雄又惊又怒:“你……”却随着魔晶在他神魂溶解,整个人的面貌便更加清晰,脸色大变道:“是你!”

      爷爷微微一笑道:“老兄,别来无恙?”

      东方雄哈哈一笑,上前抱拳道:“原来是燕……”

      爷爷抢着抱拳还礼道:“东方兄,近来如何?”

      东方雄喜道:“没有你与我对饮,我是寝食难安。我告诉你,那次不算,咱俩再比三天三夜,这次说什么你也赢不了我。”

      爷爷笑道:“那是自然,你看我这番模样,只怕不消一天一夜,就醉的找不着北了。”

      东方雄面带惋惜之色,“你这是遇到了何事?”

      爷爷道:“中了火毒,苟延残喘啊。”

      东方雄道:“你也中了火毒?啊,莫非上次在一刀门救我爱徒的是你?我还当是哪位岚霖宗的前辈还活在世上,老兄我当真孤陋寡闻,不识真人呐。”

      爷爷笑道:“巧了,我这孙儿与你的徒弟是金兰之交。上次我没让他俩相认,一直跟我过不去呐。”

      东方雄道:“是么?那太好了。枫儿正在路上,咱们这就回神武城,痛饮千杯。”

      爷爷道:“那倒不必,我们还有要事,不能久留。只可惜此处有虎肉却无酒。”将魔灵虎尸体取了出来。

      东方雄指着他笑道:“老兄我出门还能不带酒?八品九品今天没带,七品酒带了百十斤,正好拿这魔灵虎下酒。”

      爷爷哈哈大笑道:“秒极!”招呼道:“云儿,你去找几块大石头来,咱们今日就地吃烤虎肉。”

      周云听爷爷提起他娘亲的事,本一肚子困惑,却觉眼下不是时候,隐忍不发,按照爷爷的吩咐,找了几块大石头来。

      爷爷道:“霏儿,你去把虎肉切开。”

      林沐霏哪干过这活,十指不碰阳春水,把五彩蛇鳞剑递给周云道:“你厨艺好,交给你了。”

      周云皮笑肉不笑道:“你不是不借给我剑么?”

      林沐霏一扬手,作势要揍他。周云忙伸手接过,将数百斤重的魔灵虎拉来,褪去虎皮,将肉一块一块的切开,虽然魔晶已被取走,但皮肉中的灵力还未完全散尽,因此切肉的时候劳心伤神,好在有七品五彩蛇鳞剑,加把力也就行了。

      等他将肉切块后,爷爷伸手在肉块上方轻轻拂过,立时所有的肉块腾腾燃烧,却又有木气、水气护在底端,不致烧爆托着肉块的大石头。须臾,肉香味便飘了出来,令人垂涎欲滴。

      东方雄赞道:“老弟的火功还是这般出神入化!”

      周云也知这看着容易做着难,要对火属性、水属性、木属性,在一瞬间拿捏的恰到好处,分毫不差,甚能展示出施法者对火候的从心所欲,登峰造极。若让他来,恐怕只能干瞪眼。

      林沐霏道:“好香啊,若再配点香料就更好了。”

      爷爷道:“刚在来的路上,我就看见了野山椒、野辣椒、茴香菜。云儿,你去摘点,用你的炼药器具磨成粉就能配菜了。”

      林沐霏目露仰慕之色道:“原来爷爷这么懂生活。”

      爷爷微微一笑,和东方雄闲聊去了。

      林沐霏呆着也无聊,便去找周云。周云没功夫理她,总觉她真拿自己当仆人似的,因此兴致不高,也不怎么答话,将野菜摘回来后,就开始捣碎,然后用虚火熏成香料粉。

      林沐霏拿剑扎着肉,蘸着香料,这虎肉入口即化,醇香柔腻,那叫一个舒坦,那叫一个惬意。

      周云不满道:“武大哥还没来,你怎么先吃上了?”

      “没事,这不是来了!”那边闪开一道金光,赫然是武枫。他离多远就看清了周云的脸,上前揽住他道:“原来是你救的我,好啊,居然还对我隐瞒,今天你怎么不躲了?”

      周云赔笑道:“当时有要事在身,不便相认。这不特意烤了七品魔灵虎肉,给大哥尝个新鲜。”

      武枫一愣道:“这是魔灵虎肉?哎呀,师父,我可先吃了啊。”说着拿金翎枪扎起一块,蘸着香料狼吞虎咽。

      东方雄笑了笑道:“我这徒儿向来没大没小,不懂礼数,老弟勿怪。”

      爷爷笑道:“无妨,在你我的眼里,不都是孩子么?不过你这酒,是打算什么时候拿出来?”

      东方雄嗨的一声:“你看我!”直接将百十斤酒全部取出,堆的跟座小山一样,“今天不喝完,谁都不许走。”

      武枫叫道:“师父,你不打算让我也喝点么?”

      东方雄怒视他一眼,却眼里尽是爱惜之色,“这小子从小跟在我身边,别的没学着,我这嗜酒如命,他是全学去了。如今也是个酒鬼,一天能喝二三十斤。”

      爷爷笑道:“有了好酒量,修为才提升的快。来吧,咱俩也席地而坐。”

      二人当即坐下,对饮起来。但东方雄暗暗推给了武枫两大坛,爷爷视而不见,只怕若非是遇到自己,他这七品酒说什么也不舍得拿出来,给他徒儿两坛,也无可厚非。

      不多时,其余的神武宗弟子也赶到了,但他们和周云一样,只能看不能吃,七品虎肉火气太大,非蒸腾他们的五脏六腑不可。好在他们随身带的有酒菜,请周云过来一起吃了。武枫肉是吃饱了,酒没喝过瘾,当即加入战团,对着周云猛攻。

      一伙人好不热闹,唯独林沐霏百无聊赖,无人搭理,只好尽可能的喝酒吃肉,虽然不雅,可这千载难逢的大补灵气时机,焉能放过?

      最后周云、爷爷、东方雄、武枫,都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爷爷谢绝了东方雄的盛情邀请,一因他担心暴露,急于离开武佑大陆,二因他实在懒得再从南到北,返回神武城。最后,周云和爷爷,分别告别了武枫和东方雄,骑着龟背马,和林沐霏一起离开。

      路上,周云实在忍不住道:“爷爷,我娘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爷爷道:“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周云无可奈何,他知道爷爷若不肯说,那是绝无办法的,追问下去,无非是自己再挨顿毒打,不过爷爷是一个信守承诺之人,只要他答应会说,早晚必定会说。道:“那我们接下来去哪?”

      爷爷道:“向西是青月大陆,向东是光辉大陆,你想去哪?”

      周云道:“光辉大陆可是无极宗的所在?”

      爷爷道:“是。”

      周云道:“那先不去光辉大陆,等我有能力时,再去找白羽飞好好算账,我要亲手宰了他。”想起白羽飞丧尽天良的所作所为,他不由得杀气四溢。

      爷爷道:“那就去青月大陆,那有个青月泉遗迹,二十年开放一次,想来这两年也该到时间了,对你提高修为大有益处。”

      林沐霏道:“可青月泉归青月大陆第一宗门,同时是中三门之首的星辰教辖制,而这星辰教向来亦正亦邪,只有其门下弟子才能进入青月泉遗迹,我们岂能进去?”

      爷爷微笑道:“让他加入星辰教不就成了?”

      周云一愣道:“我是岚霖宗的弟子,倘若让我师父和止……知道我改拜过其它宗门,这……”

      爷爷道:“你叫云舟,没人知道你是周云。”

      周云猛想起东方雄喊爷爷“燕……”小心翼翼的问道:“爷爷,您是叫周什么燕么?”

      爷爷破口大骂道:“我周你祖宗!你爷爷我是说过你叫周云,可你爷爷没说过你姓周名云,是你自己这么想的。”

      周云大惑不解道:“那我姓什么?”

      爷爷道:“你只需要记住你的周,就是小舟的舟。”

      林沐霏喃喃道:“逆水行舟,拨雾见云,可比你的什么破周云好听多了!”

      周云道:“我叫舟……舟云?”

      爷爷不愿多说,纵马一鞭道:“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