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幻爱

      “娘!娘······”戚七投入那人温暖的怀中。

      “做恶梦了吗?”一个温柔的声音轻轻在她耳边低喃,母性柔软的身体抚慰了戚七受创的心灵——似幻似真——戚七甚至愿意告知自己,爹娘未曾出过意外,也未曾过世。这个怀抱如此温暖,如此熟悉,与她娘的如此相似,温暖与柔和。

      “娘······你可是······不要七七了······”她呜咽的问着,不肯抬起头。

      “谁会不要你呢?没有人会不喜爱你这般可爱的小女孩。”吴夫人心底一股疼爱泛开了。

      自打她儿子午后带回这漂亮的小东西后,吴夫人就打从心眼儿里喜爱戚七。而当戚七从恶梦中乍然醒来投入吴夫人怀中,毫不犹豫的表现出全然的信任更是令吴夫人感动。吴夫人多么希望这孩子是自己生的,好让自己可以倾其一生所有来养育她,疼爱她,怜惜她,陪伴她长大成人。

      “戚七乖,你可是梦到了什么?”吴夫人低头看向怀中的戚七。

      戚七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才看到抱着她的是一位保养得极好的中年妇人,慈祥而优雅,眼中满是了解与疼惜,一股心酸的泪意再度涌上她的眼眶。

      “我梦到我爹娘有了小弟弟,便不要我了!我一直唤他们,可是他们都不曾回头看我一眼······然后······风就一直吹呀吹的,将我吹走了,不见了······我看不到他们······他们都不理我······”

      吴夫人轻拍了拍她的肩,拿起丝帕轻拭她的小脸。

      “他们定是不曾瞧见你在那边。”

      “嗯,不然他们不会不理我的。”戚七自我安慰,已平复大半伤感。

      她抬头看向妇人。

      “您是谁呀?大姐姐,您好漂亮哦,和我娘一样。”

      说到拍马屁,戚七可不是吹牛的,几句话便让吴夫人心喜得巴不得将她揉入怀中亲个够。

      将一个年过四十的伯母唤作大姐姐,除了表明吴夫人保养得极好之外,戚七唤得未免夸张了些。但,好听话、高帽子谁不喜欢?谁能免疫?多说总是没错的。

      吴夫人果然眉开眼笑,“瞧瞧你这张小嘴,我可是能当你祖母的人了,我是你慎叔叔的娘亲。”

      原来是未来的婆婆!戚七笑了。

      “伯母,您好年轻哦,瞧着如同慎哥哥的姐姐一般。”表明身份之后,更是应该拼命溜须拍马——真是老奸巨猾——戚七在心中偷偷给自己扮了个鬼脸,嘴上的笑容却甜得像是可以挤出蜜汁似的,更赖皮的依在吴夫人怀中。

      吴慎行推门而入。

      “娘,那小懒虫可曾醒了?”

      内堂里的人肚子实在是饿了,偏偏不见吴夫人带戚七过来,自是动筷不得。所以,差吴慎行过来看看。本来还有更多话要说,在见到戚七的泪脸后一震,忘了开口。原以为有何事,但见展现在她唇边太过甜腻的笑容又让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他问。

      “戚七做了恶梦,没事了。我们该出去吃饭了哦,七七。”吴夫人拉着戚七下床,替她整理好衣裳。

      “难怪肚子大唱空城计,原是到了该用晚膳的时辰了。”戚七拿出自己的丝帕擦拭着自己的脸,一扫刚才的凄楚状。与吴夫人勾着手臂出去,对吴慎行的存在视若无睹。戚七这是怕他笑话她是小孩子才会被恶梦吓到,好丢人哦!

      跟在她们身后出去的吴慎行深思洞察出戚七的心意而笑了。短短几一盏茶的工夫,戚七便已收服了他娘,真是了不起呀!从未曾看过他娘眼中巴不得把全天下至宝送至戚七眼前的那股疼爱劲儿,用在他们姐弟三人身上过。戚七最大的本钱就是那甜甜的笑容,和精灵古怪的顽皮劲儿,收服人心之迅速,连吴慎行都快要吃味了。耸耸肩,为了自己有这般的心思感到好笑。

      内堂饭桌旁坐着三个等着开饭的大男人——

      吴家的一家之主,吴老爷——吴谦和。

      吴家老三——吴慎思。

      外加食客叶希之。

      一桌子的丰盛菜肴,快要引得三个大男人的口水了,终于见到屋外缓步前来的吴府小娇客。

      “我们的大小姐终于醒了,当真是解救我受苦受难肚腹的大善人。”叶希之表现得感激涕零,夸张得只差没跪下来叩拜。

      戚七不与他一般见识,瞧也不瞧他一眼,乖巧地坐在吴夫人身旁,然后双眼一亮,露出甜甜的笑容。

      “哇!好香哦!伯母,这是您做的吗?”

      “是啊!戚七要是喜欢多吃点。”

      “我跟您学做菜,好不好?我往后也想当个贤妻良母,打理好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好呀!难得戚七想得那么远,将来娶到你的人有福气了。”吴夫人万般宠溺,如今戚七说什么,她一定会说好,也都会一口答应。

      戚七大眼一转,看到吴夫人另一侧的首位上坐着一位神态悠闲睿智的中年男子,一身的儒雅气息。四十多岁,高瘦型的,与吴慎行极像,一看便知晓定然是她未来的公公。坐在叶希之身旁,戚七对面,约莫十八、九岁的男子,与吴夫人更为相像,那定然是吴慎行的小弟。

      戚七大方的打招呼:“我叫戚七,往后恐要叨扰各位几日。并打算学一身厨艺,回去后若慎哥哥忙于商行之事而将我也留在那里时,我不但可以自食其力,也可为他解决膳食的问题。免得他老是用冰糖葫芦打发我。”

      吴慎行坐在她身边,警告似地唤了她一声:“七七。”他打算若她再胡乱告状,回去之后定然要好好惩戒她一番。

      戚七并未即时回嘴倒令他有些意外。

      只见,她扁着一张樱桃小嘴,戚七低头默默的吃着吴夫人挟满碗的食物,神情委屈极了。这会造成旁人何种错觉,她心里可是清楚得很,半垂的眼帘下一双满是等着好戏的骨碌大眼。

      当吴家老宅的众人用不敢苟同的苛责眼光看向吴慎行时,吴慎行当下明了了戚七的诡计。这丫头存心让他的家人误会自己未曾好好照顾她,更甚者,也许是苛待她。难道——戚七当真想让他爹吊打他才甘心吗?虽不至如此,但也不会让他太好过就是了。

      果然,吴慎思最先为戚七打抱不平。

      “二哥,你对女子向来不假辞色也就罢了。但戚七不过是个活在你淫威下的小可怜,你犯不着这样吓唬她吧,人家可不曾对你死缠烂打。”

      接下来吴老爷也开口了:“慎行,你可是一直这般对待戚七吗?”

      吴夫人也想要开口,但戚七轻轻扯住她的衣袖。

      “不要骂慎哥哥了,我还要回去跟他相处一段日子呢!”活像怕吴慎行的苛待会变本加厉,急急又道:“其实慎哥哥对我很好很好的,非常的关心我。就连我出恭,他都会计时,倘若我未曾在规定的时辰里回来,他定会叫人到每一处的茅房寻我,生怕我会一不小心淹死或臭死。虽然,他没收了我的月银,可是那都是为我好,若是有一日我把银两全部花光了,那便唯有当乞丐,沿路乞讨以求过活,谁叫我老是忘了自己是孤儿的身份而胡乱花钱。”

      这一番话简直将吴慎行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去了一般。吴慎行接收到家人更为不悦的眼光,偏偏戚七还一派天真、单纯模样。

      叶希之则在一旁偷笑,可怜的吴慎行,这次可真的被坑惨了,这个小恶魔实在是惹不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