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幸福宝官网

      花欣云盯着动态血流图,病人的脑供血功能还在逐渐恢复,已经到达了能做手术的水平!

      “这……这也太神奇了!这真是刚刚那几下针灸的疗效吗?”

      一个神经外科医生难以置信,他们科室给这个病人用上了所有能用的药,其中不乏很多名贵的进口药物,注射一支就要上千,然而根本没效果!

      结果现在,这个年轻医生过来扎了几针,病人的脑供血功能便恢复得这么好!!!

      华东医科大学附属中医院虽说是中医院,但是神经外科这种需要动手术的科室还是以西医为主的,所以医生们对中医了解得并不深。

      目睹苏和神乎其技的针灸,这名神经外科医生被深深震撼,脑海里只想得出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神奇”!真是太神奇了!

      “你们快看!不仅脑供血功能恢复了!血栓也有松动分离的迹象!!”

      另一位外科医生惊呼道,喜悦与惊奇的情绪在病房内外迅速蔓延。

      “苏和医生,您真是太了不起啦!”

      小护士们一脸崇拜的望着苏和。

      花欣云在她们崇拜的眼神中,径直走到他身前,郑重鞠躬道歉:“对不起。”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我确实是关系户。”

      苏和微微一笑,花欣云骂了他两次关系户,但他都没反驳。

      为什么?

      因为他本来就是卫良教授特招入专家组的。

      “你是不是我不管,至少我以后不会再这样称呼你了,要不,我叫你小和和怎么样?”

      花欣云正经了一秒不到,立刻眉开眼笑道。

      “太难听了。”

      苏和疲惫的摆了摆手,拒绝了这个提议。

      “我觉得挺好听。”花欣云咯咯直笑,随后看向手下的医生护士们,脸色立马一沉,“都盯着我,很好看是不是?病人康复了?是能下地走路了还是能大口吃肉了?赶快通知第一手术室,进行术前准备,联系麻醉师,时间紧迫,还不快动!”

      “是!”

      一大帮医生护士领命离开病房。

      苏和见这一幕,哭笑不得,这个花欣云翻脸比翻书还快,但偏偏她能力极强,是神经外科有史以来最年轻副主任,亦是最年轻的主刀医生,所以手下人都很佩服她。

      “小和和,你看上去好像很累的样子,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吧?”

      花欣云关心的问道。

      “无妨,你快去准备手术吧。病人的脑供血只能恢复4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抓紧。”

      “你之前在会诊厅,不是说可以恢复5个小时的吗?”

      花欣云皱起了淡如青烟的眉头。

      “紧急抢救,能恢复四个小时我已经很尽力了。”

      眼见苏和身体被掏空的疲惫模样,花欣云就知道这话不假。

      “行,接下来就交给我,我会尽量在四个小时的时间内完成手术的。”

      说罢,花欣云自信满满的转身离开病房。

      “苏和,你没事吧?”

      卫良教授和白青石两个老辈,直到此刻才有插话的机会,出口第一句话便饱含对苏和的关心。

      “我没事的,缓个两三小时就会好很多。”

      苏和摇了摇头,跟两位老人一同离开病房。

      “苏和,你刚刚帮病人恢复脑供血所用的针灸技法,是不是雷火针法?”

      三人一路走到医生值班室,苏和刚刚坐下,白青石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您这也知道?”

      苏和有些讶异,白青石博览群书不假,但是雷火针法,乃是比鬼谷十三针更加偏门且古老的东西!

      雷火神针的艾灸技法,一直流传到后世,现在能够使用的人也大有人在,可针灸技法,早在东周末年就已经失传了!

      “我看过一些先秦时期的医药古籍,上面记载了这种针法,但是已经残破不全了。”

      “雷火针法存世三百年,很快失传于东周乱世。”苏和点头道,“秦人记载,自然不全。”

      “所以这失传的雷火针法,也是你从捡到的医书上学来的?”

      “是。”

      “雷火针法以气运针,此话不假?”

      “不假。”

      “你内功又是谁教的?”

      “都是从我捡到的医书上学的。”苏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年幼时,他只是以为自己不过是随便捡了本古书,但是随着年龄与见识的增长,愈发明白自己小时候有多么幸运!

      “什么捡到的医书?记载鬼门十三针和雷火针法的医书!?”

      卫良教授一头雾水的问道,“这种医书还能捡?我怎么捡不到?”

      “老卫啊,我跟你一样,最开始也不信这种书能捡到。”白青石哈哈大笑,“但是这两种早已失传的针灸绝技,居然同时出现在苏和身上,他也确实用得炉火纯青,若非自幼修习,绝无半点可能。”

      卫良教授望了一眼苏和:“要说这孩子,也确实不像能胡编乱造的人。”

      卫良教授话音未落,值班室忽然被推开,李成兴走了进来:“苏和,我说你怎么年纪轻轻,便身怀如此医术,原来是年幼奇遇,沾了古人的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